妳倒在冰涼的地板上,印入眼簾的第一個景象是一雙純真無邪的大眼睛,妳將被撞歪的眼鏡扶正,仔細一看,是一條茶色大狗,正撲在妳身上,妳們之間夾了的柔軟物體,是剛洗好澡,身上帶著淡淡香氣的黑貓。

 

  「里維!」

 

  妳緊張地抱住牠,本來以為貓狗正要大戰,不過小里維仍然面無表情地,接受大狗替牠的腹部進行舔毛運動。

 

  「韓吉!」

 

  突然有人呼喚妳,妳詫異地抬頭,身上的大狗也跟著回頭,一個身形矮小的男人跑了過來,臉上是掩藏不住的擔憂與緊張。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問話的同時,那隻大狗終於離開妳和小里維,奔向男人,以後腳站立,興奮地對著男人搖尾巴。

 

  「韓吉,妳坐下!對不起,妳還好嗎?」

 

  男人推開大狗,將妳扶起來,聽著與妳相同發音的名字,妳忍不住苦笑。

 

  「沒關係,牠叫做韓吉?我也叫做韓吉耶。」

 

  懷裡的貓又叫了一聲,掙脫妳的懷抱,湊近那隻大狗,兩隻動物彷彿許久未見的老朋友,相互依靠,蹭在一起。

 

  「韓吉……?」男人遲疑了一下,突然問到:「那隻貓是不是叫做里維?」

 

  「咦?對啊,你怎麼知道?」

 

  「……因為,那和我的名字一樣……

 

  妳愣住了,抬起頭來正視半蹲下來的男子,正好看進那雙灰青色的眼瞳。一瞬間,妳內心的某個開關似乎失靈,洪水般的感情流瀉,在妳未覺察以前,眼淚就先奔騰而出。

 

  「里……維?」

 

  「你們兩個,都沒事吧?」納拿巴和她的男朋友靠了過來,一人一個拉開兩人的距離。

 

  見到哭泣的妳,納拿巴以為是哪裡受了傷,急忙檢查妳的身體,但妳只是回頭看向她,指了指眼前的男人。微微顫抖的語氣,和突然充塞胸口的各種情感混雜在一起。

 

  「……是他。」

 

 

  小韓吉的行為令你措手不及,但更來不及反應的是茶髮女子的話語。

 

  「牠叫做韓吉?我也叫做韓吉耶。」

 

  你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原本要扶起她的手臂僵直在半空中,彷彿複讀機似地重複她的話語。

 

  「韓吉……?」你突然想起她方才呼喚黑貓的聲音,那是和你的名字相似的發音……不,那或許就是你的名字。

 

  「那隻貓是不是叫做里維?」你問,心中矛盾的情緒浮出,你希望她肯定,又希望她否定,如果否定了,你們或許就此老死不相往來,如果肯定呢?

 

  猛烈跳動的心臟,令你覺得等待她的答案彷彿半世紀之久。

 

  「咦?對啊,你怎麼知道?」

 

  「……因為,那和我的名字一樣……

 

  她猛地抬起頭,你終於能夠看清楚她的臉,和遙遠記憶中的「韓吉」一樣,總是帶著陽光氣息的臉龐,唰地流下兩道清淚。

 

  伴隨著顫抖的聲音,她呼喊你。

 

  「里……維?」

 

  痛徹心扉的記憶在腦海深處湧出,你來不及細看任何一個片段,就被友人拉開,女子茫然無助地回望同樣拉開她的金髮女子,她們交談著什麼,但你聽不清楚,耳邊米可同樣在詢問自己的狀況,你突然掙開他的手,往前傾身,抱住她。

 

  在心裡暗誓,這一生再也不會放手。

 

 

  一年後,陽光明媚,風和日麗的寵物公園裡,有一對戀侶互相依偎,帶著他們的小動物們。

 

  「韓吉,坐下才有餅乾!韓吉,吃便當前先把手擦乾淨!」

 

  「里維好煩啊,話說回來你是故意的吧?明明說好在牠們的名字前面加個『小』來區分啊!」女子不滿地嘖嘖嘴,雙手一張。

 

  「不然我也要!來~里維,抱一個!」一貓一人同時撲進懷裡,韓吉被自己心愛的男人和心愛的貓給弄得差點窒息,仍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旁的狗兒看到主人和女主人,還有流浪時期結識的朋友黑貓全疊在一起,也湊熱鬧似地撲進,發出雀躍的叫聲。 

 

  一個名字,一段姻緣。雖然他們之中沒有人弄得清究竟是怎麼回事,但已經找到了命運中失落的另一半,誰也不願意再放開手。

 

  屬於彼此的故事,才正要開始。

 

*****

《初戀以後》卡彈,這週先發兵韓短篇。

故事靈感來自一位像貓一樣的教授,也非常愛貓的教授,因為他真的太像貓了第一堂課看著他我就一直在想,如果是里維養貓......?然後就生出了這篇故事,不過里維是養狗那個(笑)

開學第二週大家還好嗎?本人我非常之不好,不知道在緊張些什麼(像隻到了新環境的貓)一周下來不是胃痛就是反胃,好不容易撐到星期日明天又要繼續上學了......今年的運勢籤上說,清明以前腸胃不太好,現在我非常之相信,這種反胃到吃不下東西的感覺,抑或是好不容易舒服點又餓到想吐的感覺(究竟)

請大家保重身體,聽說明天又有寒流,記得多穿一點呀。

那這週就先這樣,大家下周見(拚周更ing)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