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義呆利》國家擬人文二次創作,與原著無關

 

*CP: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德/國)x愛麗絲˙瓦爾加斯(義/大/利女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送走了琪雅拉,愛麗絲窩回沙發裡,緩慢地替小義呆梳毛。

 

  真的已經明白了嗎?

 

  當琪雅拉要求她離開路德維希,愛麗絲是當真一點也不願意,她習慣有他的存在、他的陪伴,他的呼吸、他的腳步、他的話語,一點一滴,落在她的生活裡,成為密不可分的元素,如果抽離了,那還剩下什麼呢?

 

  愛麗絲閉上雙眼,感受著沒有路德維希房子,再怎麼樣,就只是能遮風避雨的地方,但心裡的綿綿細雨不會停,漂泊的感情找不到主人,只能空虛地在雨中打轉。

 

  這才是真實。

 

  沒有任何人是一樣的,因為他們本來就不一樣,所以沒有替代的問題。

 

  當愛麗絲只想到路德維希,只希望和他在一起,只希望被他擁抱,只希望他的關懷聚集在自己身上,那麼,她也只能正視路德維希的感情,而這些,都是她不曾自男孩身上獲得的。

 

  自以為是的情感,好像找到了出口。其實歐律狄克早已被奧菲斯帶出了地獄,但就因為奧菲斯已經不能回頭,而歐律狄克還可以,所以她不斷回頭,緬懷著地獄中,不存在的記憶。

 

  在痛苦的深淵裡懷想丈夫的記憶,難道會比真切握著他的手,回到陽世幸福嗎?如果會的話,那肯定是假象,因為人只會懷念已逝的過往,美化它,卻無法發現身旁無怨的相守。

 

  其實有些事情,只要想通了,就會發現並不如自己認為的困難。陷在其中的人,永遠最難以看清。

 

  "碰"

 

  出神之際,二樓突然傳來巨大的撞擊聲,愛麗絲嚇得從沙發上跳起來,連帶嚇走了小義呆,但牠卻往聲音出處的二樓跑去,她也急忙追上去。

 

  客房的門半開著,愛麗絲擔心這次真的是小偷,緊張地張望著,想找找能握在手裡當武器的東西,沒想到下一刻,便見Cerlitz從門裡鑽出來,圓圓的腳掌正推著一個木盒子。牠看到女主人錯愕地看著自己,趕忙蹲下來,還縮著尾巴,直到愛麗絲蹲下來,呼喚牠的名字,才又搖尾跑來,將盒子當成戰利品似地推到她面前。

 

  那是一只質樸的木盒,輕吹開上面堆積的灰塵,愛麗絲發現裡頭躺著一個雕刻精美的胡桃鉗娃娃,她愣了一下,才想起是去年冬天,和路德維希一起逛聖誕市集時買的。

 

  本來只覺得一板一眼的木頭娃娃頗像一板一眼的德國男人,想把它作為給他的聖誕禮物,但後來發生了太多事情,都硬生生地忘了,放在木盒裡的娃娃,連同聖誕樹被收拾起來,如果不是Cerlitz,她根本不知道放在哪裡。

 

  好像是很久以前的記憶,實際也才過三個月而已。

 

  愛麗絲以食指輕輕描繪娃娃的輪廓,它有雙湛藍的大眼睛,這是當初在攤販上,一眼相重它的原因。她最喜歡路德維希的眼睛,從在米蘭花屋的初識,她便對那個靦腆、內斂、但又充滿自信的藍眼睛印象深刻,沒想到再會來得如此快速,在菲利奇亞諾的病房見到他時,她發現自己開始期待,期待邂逅、期待下一段感情,期待一成不變的生活中,降落下一顆改變自己的流星。

 

  路德維希全部都做到了。

 

  在幾個多月相處的過程中,她發現自己慢慢地著迷於他,儘管也因此,常在夢中見到初戀的男孩,還讓自己的感情迷失在記憶深處,但如今,她終於想起每一段心情,每次不整的心跳,以及自己自始至終真正的願望。

 

  不曾改變過,只是被遺忘而已。

 

  愛麗絲坐在樓梯口,懷中揣著胡桃鉗娃娃,手裡翻著筆記本,點綴著可愛花紋的紙面上,越來越多的路德維希,每一段文字,都刻劃著他們相聚的時光。

 

  怎麼會沒發現呢?明明如此明顯。

 

  她不懂戀愛的真諦,只是想起一個人時,嘴角會不自覺地上揚,心頭甜滋滋的,即使是濕冷的梅雨季節,想到他的時候,也彷彿雲端露出溫暖的太陽,照耀著自己的每一吋肌膚。

 

  其實她一直沐浴在耀眼、溫暖的、她最愛的陽光之下,只是從來不自知而已。回頭一望,伊人從未離開燈火闌珊之處。

 

  將頭輕輕靠在牆壁上,聽著外頭滴答雨聲,她突然好期待路德維希歸來,想趕快將自己的心情傳遞給他,一刻都等不及了。

 

 

  手機雀躍的鈴聲響起,螢幕上顯示著剛過十一點,來電者正是路德維希。

 

  愛麗絲發覺自己坐在樓梯口,等到睡著了。意識矇矓中,她聽著鈴聲哼唱,半晌才想起要接手機,急忙跑下樓,聽到另端的聲音,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

 

  「愛麗絲,妳已經睡了嗎?」

 

  「不、還、還沒有……路德要回來了?」她雙手捧著手機,話語帶著輕微顫抖,好想趕快告訴他自己的心情,又怕現在不是時機。

 

  路德維希頓了頓,繼續說道:「抱歉,我今晚不回家了。羅德、大哥和我決定繼續練習,今天會睡在羅德家,明天直接去會場,不好意思,妳不必等我了,快去休息吧。」

 

  「咦?這樣啊......

 

  「一個人沒問題吧?家裡都還好嗎?」或許是愛麗絲的聲音顯得太過失落,他又繼續問到,後面聽得到一些撥弦的聲音,想必練習還在如火如荼地進行。

 

  「嗯,沒問題……你快去吧,都沒事的,不用擔心我。」 

 

  「那麼,就先這樣了。」

 

  電話應聲切斷,感覺得出他們有多麼急迫,愛麗絲還來不及說晚安,她的心就像坐雲霄飛車似的,聽到他的聲音時衝上最高點,在掛斷後又立刻降到谷底。

 

  還要一天才能見面呀……不過就一天,也沒辦法了,咬著牙忍耐撐過吧。

 

 

  愛麗絲第一次覺得時間過得如此之慢。

 

  明白了心意以後,她只想趕快告訴路德維希的急切心情,供應了她整整一個晚上的精力,翻來覆去的愛麗絲睡不著,直到天都要亮了才稍微入眠,剛過十點又醒來,仔細算算睡不久,精神卻非常好,好到她能立刻跳下床梳妝打扮,然後繼續等待下午音樂會的到來。

 

  如果提早去的話能不能先見到路德維希呢?

 

  說不定可以吧?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她比預定時間提早了許多出門,否則在家裡也坐不住了。往W學園的路上,首先會經過米蘭花屋,愛麗絲想到音樂會結束後或許要獻花,便走了進去。

 

  「店長,Ciao~!」

 

  「愛麗絲?今天不是休假嗎?」坪數不大的花店今日看來有些冷清,包裝紙的殘渣和不成束的花朵隨意堆積著,店長身上的圍裙還黏著膠帶頭,看來正在收拾環境。

 

  「怎麼了?薇妮絲不在嗎?」她問到另一位今日值班的店員,店長笑了下,指向門外。

 

  「去佈置會場了,今天在W學園好像有場音樂會……認真先生也去了?妳怎麼沒跟他一起?」她停下忙碌的雙手,帶著疑惑地抬起頭。

 

  「不……其實今天要演出的就是他,還有他朋友、他哥哥、跟他學妹……」愛麗絲偏著頭,轉了轉眼睛,乾脆直接說明來意。「我想獻花,可是要準備什麼花好呢?」

 

  「心裡沒有想法嗎?真難得,妳平時明明很會給客人意見的。」店長打直了手撐在包裝用的小檯桌上,思考了一下,再度看向她。

 

  「吶、愛麗絲。」

 

  「是?」

 

  「妳想清楚了嗎?」

 

  「什麼事情?」愛麗絲ㄧ時會意不過來,困惑地看著店長,但店長只是定定回望她,她停頓許久,緩慢地給出回答。

 

  「如果是對於路德的事情,我想我應該清楚了,我想我......我喜歡他、不、不對,我愛他。」

 

  某些心情透過話語傳達出來後會更有真實感,愛麗絲是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臟跳動,與說話聲音相映相合的感覺,她忍不住吸了一大口氣,明明眼前的不是路德維希,還是會忍不住緊張,以及喜歡上一個人以後,停不下來的雀躍心情。

 

  店長笑了下,從花壇最裡頭抬出一個箱子。

 

  「很好,那妳就把這個獻給他吧。」

 

  箱子裡面是淡紫色的小花朵,撲鼻而來的沁人芬芳,頗有春天的味道。

 

  還有一種熟悉的香味,是在哪裡見過這種花?愛麗絲ㄧ時想不起來,只是看著花朵發楞。

 

  「這是......?」

 

  「這是香水草,不過我想妳應該不陌生,認真先生曾向我訂這種花,說要送給妳。」店長拿起幾把花,開始準備包裝。

 

  「路德……送我?」

 

  仔細回憶起來,和路德每次單獨約會時,他好像都會送花給自己,但帶有這般特別香味的花朵,身為花店店員,成天與花為伍,再怎麼樣也會有印象才是。愛麗絲再度努力地動動平時不怎麼使用的腦袋,努力地回憶,突然想起好像在某個窗框上看過這種花,在……路德維希家的客廳。

 

  那是搬進他家後的第一個早上,在那之前呢?這些花在路德維希手上,陪同她搬運家當的時候,他還將花束放在行李最上層,那時被搬家弄到暈頭轉向的愛麗絲,根本想不起路德維希是否說過要把花給她,只是當她稱讚了它們的香味,他也難得地露出笑容。

 

  這麼說來……這種花的花語是……

 

  「這是今年第一批香水草呢,它的花語是……

 

  「獻身之愛。」她猛然抬起頭。

 

  原來,早在同居以前,路德維希的愛戀就已經展開了,只是愛麗絲渾然不覺。她忍不住微笑,又忍不住想哭,覺得心疼,恨不得能好好擁抱他。

 

  原來自己一直都被深愛著。

 

  抱著花束告別店長,愛麗絲快步走向典禮堂,距離開演時間還有近一小時,她在入口徘徊,警衛果不其然地走向她。

 

  「小姐,還沒到入場時間喔。後台這裡如果不是關係人不能進去。」

 

  愛麗絲思考了一下關係人的定義,昨晚加上今日難得多用了點腦袋就疼得要命,她想向警衛解釋自己和演出者的關係,但看來嚴肅頑固的警衛,完全不肯放行。

 

  「請讓我進去!」

 

  「不行,閒雜人等不能進去。」

 

  愛麗絲在外邊踱步想辦法,看著裡頭搬運花束、佈置場地的員工走來走去,突然看到一個熟面孔,那是被店長調外勤的女孩,同時也是她的同事。

 

  「薇妮絲!」她趕忙朝她大叫,名為薇妮絲的女孩回頭看,發現愛麗絲熱情地向她揮揮手。

 

  愛麗絲指著薇妮絲,向警衛說到:「我是花屋的人,我也要進去佈置!」在他還沒來得及驗明身分,就越過紅線,跑向薇妮絲。

 

  「愛麗絲!妳怎麼來了?」

 

  愛麗絲跟著薇妮絲搬運花架,直到確定警衛看不見了,才又將它放下。

 

  「抱歉,之後再向妳解釋……現在我有件急事,非立刻去辦不可!」

 

  不待薇妮絲回答,她便沿著後台休息室的指標,走入一間房間。愛麗絲走進去時,裡頭的談話正好結束,有個帶副黑框眼鏡的男人走了出來,好奇地朝她看了一眼。

 

  「呃、我是路德維希的朋友,我想找路德維希。」看著他那有些嚴峻的表情,愛麗絲趕忙說明來意。

 

  「閒雜人等不能進入後台,警衛沒有把妳攔下來……」男人話還沒說完,好像看到她身上的什麼標記,突然舉起手臂,指示方向。

 

  「路德維希就在裡面,半小時後就要準備上台,請別太久了。」語畢,他隨即走離休息室。

 

  走廊的盡頭,通向場外的門邊有個小空間,在那裡有對笨蛋夫妻正在打情罵俏,羅德里希推了推眼鏡,輕敲兩下半掩的門扉提升存在感。

 

  「啊、小少爺,要不要吃餅乾?伊莎老婆大人親手做的喔!」基爾伯特看見來人,立刻把來探班的伊莉莎白烤的餅乾遞過來。

 

  羅德里希若有所思地說到「......還真像,連呆毛都一樣。」就接下餅乾,逕自吃了起來,不管不顧基爾伯特像隻精力充沛的小鳥般問他在低咕些什麼。

 

  仔細想想,從畢業以後到現在,好像也沒什麼機會再度三人齊聚於W學園,一邊吃伊莉莎白烤的餅乾。

 

*****

  五十篇!充滿紀念的第五十篇!

  請各位讀者大大看到這裡不要太驚恐,因為,還、沒、完、結!!!(硬要粗體加大)

  說好的第五十篇完結,我還是食言了,想把愛麗絲的心情寫得細緻一點,不小心就讓她一個人murmur了一篇(掩面)

  不過下篇也確定會完結了(那個量是不夠分兩回的請放心)這週只要有空就在拼命修稿,拼清明節把本子的事情弄完(然後就愉快地迎接期中)

  就當作是作媽的捨不得嫁女兒,再讓我拖一篇吧(土下座)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晴葭
  • 連呆毛都一樣wwwww
    還好今天不是最終回!!!--不然我要哭了--
    在w學園舉行婚禮吧(*´∀`*)(#
  • 婚禮還久呢,還是快在一起吧這兩隻(戳)
    羅德里希和基爾伯特都是知曉一切的人,因為弟弟妹妹還小時他們已經肩負起大哥哥的責任了,雖然是第一次見到愛麗絲,但羅德里希好眼力,一秒就認出她是小菲利的表姐~
    我是這樣設定的啦。

    Toku 於 2015/03/29 22:26 回覆

  • ciao0125
  • 愛麗絲才不是閒雜人等
    他是路德的準新娘啊啊啊啊啊啊(##
    終於要完結了,感覺時間過好快((拭淚(?
    愛麗絲你終於認清自己對路德的感情了,
    嗚嗚…我好感動((感動屁
    肌肉男(O)辛苦的灌溉終於可以收成了
    恭喜大大~最終願意把女兒嫁給路德(wwww
    路德會好好愛戴他的((?
    ((完全不希望完結阿啊啊啊阿))
  • 路德的準新娘XDDDDDD
    我喜歡這個名詞!
    其實完結文稿已經出來了,大概清明連假會連同印調一起釋出
    啊......終於要完結啦
    這幾天為了燉肉文腦袋已經快停止運轉了...
    累到連感慨都沒時間了.....

    Toku 於 2015/03/29 22:28 回覆

  • 晴葭
  • \羅德好眼力/
    所以基爾沒有好眼力(不對
    一星期快過!!!最終回和印調!!((敲碗x
  • 出來了~~

    Toku 於 2015/04/01 23:1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