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文,原著向

*CP:里維X韓吉

*一般好像不會清明節賀文,那就當兒童節的好了(隨便)(欸)

*BGM:うそつき(說謊家)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我出生於865年,這是巨人謎一般地消失後的第十五年。

 

  35年後的今日,雖然巨壁仍在,但壁外也出現了人類的足跡,其中,就以探索兵團最負盛名。

 

  他們的前身是我國三大兵團之ㄧ的調查兵團,主要由破解巨人之謎的第104期成員所組成,元調查兵團第14任團長韓吉˙佐耶擔任第一任團長,再加上其副手莫布里特˙柏納、及有著「人類最強」稱號的里維˙阿克曼兵士長護衛,在他們的帶領下,人類踏出了史無前例的遠征,到達了傳說中滿在鹽分的水域「海洋」,走過覆滿大型冰山的「冰原」,探索無法生長出任何作物的「沙漠」。

 

  其中,最值得令人讚訟的就是總統艾爾文˙史密斯,他推翻了迂腐的王政,創建全新共和體制,並給了全人類希望與未來,即便這是用他的一隻手臂換來的,聽說那個男人在被傳聞中的巨人咬斷手臂時,仍然鼓舞著士兵們,要求他們「前進」,繼續開疆、破土。

 

  從小,我所閱讀的書本,就是這樣告訴我的。這是我出生前十五年的故事,再如何的傳奇,傳了十五年版本變化也會很大,有些東西太玄乎了,我根本不相信,對我來說,那是傳說的一代,而我所生存的和平,是他們帶來的成果,只憑這點,我就非常感謝他們,但也只有感謝。

 

  因為我從未見過傳說中的任何一人,探索兵團出征、艾爾文大總統的逝世,都是在我出生前的事情了。

 

  我是個小學老師,住在舊稱瑪利亞之牆的內部,托洛斯特區一帶的邊郊,雖然叫做小學,但自從圍牆被打開,人類的束縛不再,圍牆內的人口又進行過大規模的移動,如今留在圍牆內的人口已經不多,更甭提我所居住的小鎮,小學六個年級,總學生數也才六名。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寫書,寫一些通俗小說,多少可以換錢貼家用。與我相依為命的老父親過世後,我喜歡去墓園寫書,那裡風光明媚,完全沒有死亡的沉重陰影,整齊潔淨的墓園,反而給我一種安詳的感覺。我喜歡倚在樹下寫稿,好像父親就在附近,一如往常地在砍柴整柴後回家,我邊準備晚飯,邊將今天想到的故事講給父親聽,儘管那些都是賣不太出去的小說,但父親聽得津津有味的樣子,讓我很有成就感。

 

  我喜歡那種感覺。

 

  今日放學後,我帶著簡便的三明治做午餐,又再度坐在樹下邊吃邊想,想劇中的男女主角該怎麼破鏡重圓,想他們該如何走向美好的幸福結局,想著想著,有個老婆婆的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

 

  已經不是第一次在這裡見到她了。白髮蒼蒼、帶著副厚重眼鏡、佝僂著身體的老婆婆,今天又帶了大把大把的花束,和乾淨的水,來到這裡掃墓。

 

  她是個學問淵博老者,算算年紀,她應該也有六十好幾了,是經歷過巨人摧殘的一代,但她的臉上沒有恐懼,每每談起那些傳說般的生物時,都會露出做夢小女孩般的笑容,佈滿皺紋的臉龐就會浮出可愛的酒窩。我曾經請她到班上來講幾回關於巨人的故事,她講得很激動熱情,但比起由父親闡述的,對於巨人的恐慌,她看起來更像是深愛著這些不可思議的生物,連帶的,她也給了我不可思議的感覺。

 

  我很喜歡同她說話,今天,我也特地帶了做給她的三明治,並煮了壺紅茶,雖然不是太頂級的茶葉,不過她說過,那是她的戀人最喜歡的味道,所以她也喜歡。

 

  「婆婆的戀人?」

 

  「是啊。」她喝了一口紅茶,和說到巨人的故事時一樣,臉上又泛起淡淡紅暈。

 

  「要是弄不乾淨,他會很生氣的唷。那是一個長得不太高,有非常強大力量的男人,只不過就是太潔癖了,這點很麻煩的呢。」多虧了婆婆每週二回、三回的掃墓,這一整排墓碑都擦得亮晶晶的,整個墓園給人的感覺才會如此明亮吧。

 

  講起戀人,婆婆也會像個情竇初開的少女,雙頰泛紅,眼睛裡卻閃著光芒。

 

  「吶、小姑娘,妳總是在寫的,是小說嗎?」

 

  「是、是啊。」

 

  她從來不曾問過我在做什麼,只是坐下來後就會一個勁地講故事,但今天忽然提到了,總覺得與平日相比,有些不一樣。

 

  「那麼,我有些故事想告訴妳。看看能不能作為妳的題材吧?這也是感謝妳,總是陪我這個老人家說話。」她笑了一下,伸手指向那排墓碑。「是關於葬在這裡的那群人哪。」

 

  她說到,這裡的一排墓碑裡,其實大部分都是衣冠冢。有些人是屍骨無存,消失在壁外的茫茫大地,有些人則是埋葬在距離此地十萬八千里的王都墓園,只是她聽從他們的遺願,將他們的衣冠葬在她所居住的小鎮。

 

  「因為,他們都是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上司和下屬,我最愛的人們。」

 

  她領著我走到兩個墓碑之間,我稍微看了下,上面的年表大多有所殘缺。

 

  "米可˙薩卡利斯,~850

 

  "納拿巴,~850

 

  我疑惑地抬頭,大概接收到我的視線,老婆婆開始解釋。

 

  「那是他們失去所蹤的時間,還記得那個夜晚天搖地動,我們因為各自的任務不同,被迫分開,再度會面時,只剩下小朋友們,這兩個人,我的摯友們,都不見了。所以,這也都是衣冠冢。」

 

  她又指向另一個,這個相對新一點,上面的名字,我就很清楚了。

 

  "艾爾文˙史密斯,~860

 

  調查兵團第13任團長,帶著人類解脫枷鎖的總統,我開始驚訝於老婆婆與這位偉人的關係,但她好像沒有察覺我的驚訝,仍講著故事。

 

  「他失去手臂的傷口沒有做好處理,終究還是敵不過病魔,英年早逝了。真是可惜啊,這麼好的人,我本來很期待看到在他帶領之下的人類,到底可以走到什麼地步,就連臂外探索他也沒有一起去,明明是他的功勞,我和里維說穿了都只是輔助,聽命於他罷了……

 

  聽起來已經不是單純對於傳聞的景仰,老婆婆似乎和艾爾文大總統很熟識,我想問些什麼,又不知道該如何問起。

 

  因為,在這之前,我只當她是經歷過動亂的人,看過巨人的人,這樣的人我不是沒有遇過,因為活過850年大浩劫的人還很多,卻從沒想過,或許、或許……

 

  傳聞的英雄就在我面前。

 

  「最後,小姑娘,我還得在拜託妳一件事情。」

 

  她帶領著我到最後一個墓碑旁,上頭寫著的是"里維˙阿克曼,~880",逝世於五年前。

 

  「如果哪天我走了,可以幫我埋葬在他旁邊嗎?」

 

  「他是......?」

 

  「我的戀人。」老婆婆跪在他的墓前,以乾枯的手撫摸著墓碑上凹進去的文字。

 

  「真是對不住,要麻煩妳這種事情。但是,我的身體等不到自由和平的來臨,否則,真想為他生下一兒半女啊……」她說這句話時,明明帶著微笑的臉龐,看起來卻好像在哭泣似的。

 

  里維˙阿克曼,擁有「人類最強」稱號的男人,就是眼前這塊墓碑底下長眠的人嗎?

 

  突然之間,我發覺自己或許,知道老婆婆是誰了。

 

  最後,我目送著老婆婆,乘著夕陽西下時,染紅的天空離去,再過幾日,我都沒有再見到老婆婆。

 

  出於對她的擔心,以及那日那些彷彿遺言般的話語,我沿著鄰居挨家挨戶地詢問,找到了她的家。好險這個小鎮真的不大,她就住在最靠近山丘的地方,一棟小木屋裡,我進去時,先是被滿山滿谷的書籍嚇了一跳,再來,才看到坐在搖椅上,看似安睡的老婆婆。

 

  她已經回到那些「家人」身邊了嗎?回到「戀人」身邊了嗎?

 

  我問的問題,她已經再也無法回答了。

 

 她的葬禮很簡單,就像我替父親辦的葬禮一樣,只是個儀式,告別的儀式。我遵循她的話語,將她埋葬在里維˙阿克曼的墓碑旁。埋葬時,我意外發現只有阿克曼的棺不是空心棺,這代表,他們直到最後都在一起嗎?

 

  再過幾日,有個有著一頭金髮的中年紳士找上門來,他自稱阿爾敏˙亞魯雷特,104期的那位智者,在韓吉˙佐耶以後,接替探索兵團的人。

 

  他告訴我,他一直在尋找那位老婆婆,但自從艾爾文大總統逝世,探索兵團完成交接後,她便和里維隱居了起來,他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哪裡,同時也有兵團事務纏身,等到他終於可以空閒下來尋找老長官們的蹤跡時,他們已經雙雙入土。

 

  那天,這位老紳士哭了一整個下午,但我不覺得可笑,只是,在聽他敘述他們發生過的故事時,也覺得想哭,最後,乾脆陪他一起哭。

 

  最後,他說他想看他們的墓碑,我便帶他到了那座墓園,老婆婆的墓碑我還沒刻上任何文字,一方面時間緊湊,另一方面,老實說,我還是不知道她的名字。

 

  「韓吉˙佐耶˙阿克曼,~885。」亞魯雷特先生這樣告訴我,我也將寫著名字的紙片交給雕刻墓碑的師傅。再來,我帶他到了老婆婆生前居住的地方,發現那些堆積如山的書本,有一半,是她寫下的回憶錄。

 

  他託負我保管這些回憶錄,我如獲至寶,並且也同意亞魯雷特先生,要將這些回憶錄編纂成冊,將老婆婆一生的所見所聞,傳達給所有人類知道。

 

  他紅著眼眶對我微笑,我也投以微笑。

 

  這是我能為帶給我們自由和平的英雄,所做的最後一件事情了。

 

* 

 

  那天,當我同老婆婆的習慣,帶著大把花束及清水前往掃墓時,看見老婆婆的墓碑上,有隻茶色的小鳥停留著,我走了過去,突然有隻黑色小鳥飛了過來,牠們交換意見似地叫了幾聲,就相偕飛走了。

 

  我想,牠們一定是非往壁外,那片最廣闊的天空了吧?

 

  那裡,有著他們用盡一生追尋的自由(Freiheit)。

 

*****

私設時間軸:

850年:大浩劫,推翻王政,破解巨人之謎。隔年調查兵團改組探索兵團,由第14任團長韓吉˙佐耶接替第一任探索兵團團長,元調查兵團團長艾爾文˙史密斯當上大總統。

860年:艾爾文˙史密斯逝世。探索兵團再度改組,阿爾敏˙亞魯雷特接任第三任團長。(第二任:莫布里特˙柏納)阿克曼夫婦退休隱居。

865年:本篇主角誕生。

880年:里維˙阿克曼逝世。

885年:韓吉˙佐耶˙阿克曼逝世。

 

又是一個腦洞的突發奇想,靈感這種東西就是傲嬌,越不理它它越來(然後我的小考就掰了)

 

其實這篇的BGM和靈感來源,是在NICONICO上面看到的,慶祝韓吉女神生日的うそつき(說謊家)MMD ,但和歌詞無關,只有畫面。那種轉身剩下血跡和刀痕,身邊最要好的米可失蹤、納拿巴被分屍、艾爾文斷臂......身邊的人都一個個離開以後,獨自老去的韓吉,但在她生命的最後三十多年,還是有最親愛的里維陪伴,直到里維也比她早走一步,擁有這些回憶的韓吉卻不孤單,只是有點寂寞而已。


透過一位年輕、出生於巨人消失後一代的女老師,看到的韓吉,和從她口中敘述得知的各位戰友,我想表達的是這樣,有點哀傷,卻也度過非常精采人生的韓吉的感覺。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

 

最後,祝大家連假愉快。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