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里維,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做出的抉擇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因為真正有價值的抉擇,必須經歷時間的考驗。」

 

  男人拍著我的肩膀,語氣中透著淡淡菸味,還有醫院特有的藥水味,我忍不住皺了皺鼻子,引起他一陣輕笑,他伸長包著繃帶的左手,輕拍我的頭,像在拍個小孩。我曾經很討厭這個動作,現在回想起來,卻懷念無比。

 

  「所以,你只要做出不後悔的決定就好了,按著當下的心情,做出你不會後悔的決定。」

 

  那是被我視為彷彿父親一般、強大而恆久的存在。

 

  我的長官,史密斯司令。

 

 

  「怎麼了?里維?」

 

  「不,我只是……

 

  艾爾文的手還晾在半空,我怯怯地握住它,輕晃了晃。

 

  只是覺得太好了,能來到這裡實在太好了。

 

  因為,我在這裡,彷彿遇見了依然健壯的您。

  

**

 

  後來,我被韓吉拉到一個類似接待室的地方,她替我倒了果汁,便坐下來閒話家常,把觀察小流星群的事情完全拋在腦後。

 

  「吶吶、你來紐西蘭打算做什麼?旅遊?」

 

  「嗯,因為我想看星星。」

 

  她盯著我半晌,突然用力一拍大腿,跳起來朝向坐在另一面的艾爾文。

 

  「那艾爾文,我要請假!就請個14天吧,我要把年假都用完~」

 

  「妳想做什麼?」我們都抬起頭來看她,她指著我,朝艾爾文說道。

 

  「做嚮導啊,里維看起來就不像有嚮導的樣子,還是你對紐西蘭很熟,不用人幫你介紹介紹?你來這裡只打算看星星嗎?那也太浪費這塊美好的土地了!」

 

  「我……」我不知道該反駁什麼,因為在來這裡之前,我的確一心只想著看星星,準備看上整整一趟旅行。

 

  韓吉跳下桌子,走到我面前,企圖繼續說服我。

 

  「而且看星星是晚上的活動啊,白天也看不到什麼,那你白天要做什麼?走啦,我帶你去玩!」

 

  「妳、但是,我們才見第二次面,這也太……況且妳不也對那個小女孩說過,孤男寡女一起很危險嗎?」這女的,難不成連自己說過的話都忘記了嗎?

 

  韓吉停頓一下,眨著單眼吐出舌頭裝可愛般地敲了下手掌。

 

  「我們兩個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才怪。」那種莫名的自信是哪裡來的,我還當過軍人、受過訓,可不是以李小龍的電影那種招式就能輕易擺平。

 

  不過,我不覺得自己會飢不擇食到對這傢伙做些什麼就是了。

 

  「韓吉,妳看,太突然的把人家嚇到了。」

 

  「艾爾文!不然你也一起來,這樣兩男一女,就不會奇怪了吧?不然你把我當男的也可以,我不介意。」

 

  「我介意啊,混蛋眼鏡!」脫口而出的名詞把我嚇了一跳,韓吉和艾爾文看起來也像嚇到了,畢竟這對於只見上第二次面的女性而言,實在太過失禮,我立刻想要道歉,不過話還沒說出口,韓吉突然大笑起來。

 

  「你講得真順耶,不過這綽號滿可愛的,韓吉小姐可以大方地接受唷。」

 

  「我、妳……」我也朝向艾爾文的方向,帶著求救的眼神看向他,不過這和長官長得相像、就連頭髮都像假髮的男人來回看著我們,最後露出笑容。

 

  「說的也是,我也好久沒放假了,趁這個機會一起去玩也不錯。」

 

  我終於是完全敗給這群人,而遊樂計畫拍板定案的時候,距離我們認識還不到一小時。

 

  最後,我們聊到下班時間才離開。因為他們的工作不能說放就放,所以雖然約定了出遊時間,距離真正放假大概仍隔個兩三天。

 

  離開時觀星團已經結束,連莫布里特都下班了,他握著我的手淚流滿面地感謝我。

 

  「里維先生真的很厲害呢,韓吉小姐是個工作狂,累積的假就算請上一年都還有剩,能讓這樣的她主動請假的,里維先生真的是第一人!不愧是韓吉小姐的大恩人!您肯定替她找回了很重要的東西吧?祝您們玩得愉快!」

 

  重要的東西……我不過是撿到她的錢包而已。我尷尬地看著他,而罪魁禍首的那隻四眼田雞,還在和艾爾文討論出遊行程。

 

  當我走出觀測台,準備開車返家時,不經意地抬眼看了下天空,蒂卡波這裏為了防止光害,所有燈光光線都是垂下的,漆黑的夜裡只有一輪明月,我聽到韓吉說,今晚的月亮太亮、根本不適合觀星。

 

  「不過你還是可以找找流星,這應該不會太困難。」

 

  她像隻奇行種一樣蹦蹦跳跳地跳向自己的車,一邊歡呼著要出去玩。一行車隊回到特澤威爾的模樣,對這人口稀少而冷清的小鎮而言,倒是壯觀。

 

  我們互道晚安,雖然嘴裡仍嫌麻煩,但我發覺自己好像有那麼點開始期待,和他們出遊的日子到來。

 

  畢竟在這之前,我的確什麼也沒想過,不,或許想了些什麼,但那是當時被韓吉弄得暈頭轉向的自己,還來不及深思的事情。

 

**  

 

  星期四早上,陽光普照、天氣晴朗,剛用過早餐,門口就傳來車輪磨過柏油路的聲音,再來是煞車、開啟車門、靴子踢到小石子的腳步聲。

 

  「早安,里維,你醒來了嗎?」

 

  我背起背包,走到門口,正好看見那隻閃閃發亮的奇行種,神清氣爽地揮著手臂向我打招呼。

 

  「……早安。」

 

  她開了副駕駛座的門,看向我。

 

  「你知道我們今天要去哪裡嗎?」

 

  「不知道。」

 

  「那麼我來開車?」

 

  「沒差。」我鑽進副駕駛座,繼續說道:「我還不太會開車……我才剛考上駕照,在巴黎,也不太需要會開車。」

 

  「但在紐西蘭,沒車就等於沒了雙腳!」她俐落地拉上安全帶,大腳一跨催油門,車子猛地往前發動,人也連帶晃盪了一下。

 

  我突然發覺自己似乎做了個會後悔的決定,這傢伙,該不會是把Volvo當雲霄飛車開吧?

 

  「你住巴黎?」她完全沒發現我的恐懼,放了輕鬆的音樂,便開始丟問題。

 

  「嗯,我在那裡長大。」

 

  「那在更之前,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是職業軍人,可是已經退休了。」

 

  她只喔了聲,沒再問過我為什麼要提前退休,或許是談到我的名字與沒有母親這件事的前車之鑑,尷尬還存在於我們之間。

 

  「那麼妳呢?淨問些我的事,對自己的事卻守口如瓶?」

 

  「我呀......你想知道什麼呢?我是個土生土長的里昂人,出國的第一次就是來到這裡,也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為什麼不待在法國,我記得那裏也有…..天文協會。」我想著,她說過自己的工作是觀測者,那也就是作為天文學家的存在囉?

 

  「哈哈~我知道,SAF嘛~我在那裡實習過一段時間,但就那段時間,就對北半球的星空膩了,反而是現在,對南半球卻怎麼都看不膩呢。」

 

  她說著,對工作熱衷而充滿熱情的側臉、閃閃發光的眼睛,我不禁想起沙漠跳鼠,這類小東西看到我們手中的食物也會兩眼放光,況且韓吉的腳看著也挺長,和這種為了逃命方便有著一雙長腿的老鼠更像了。

 

  「里維?你在看什麼?」車速突然慢下來,我抬頭一看,才發現在這條看似空無一物的公路上,居然還有紅綠燈的設計。

 

  「……我在看這種連叉路都沒有的地方,為什麼要設計紅綠燈?」

 

  「哈哈、因為接下來又要減速了,這一帶奇異鳥很多,路也不算平穩,開快了很容易撞到牠們的。」

 

  就像有時戰車不注意點,就會輾到很多小動物一樣。

 

  我突然很想替牠們默哀,忍不住低頭祈禱,順便祈禱自己這趟旅程順利,別還沒到目的地這先被這女人狂野的開車模式折磨死,而在我默禱的期間,車子又用力跳了一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