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我們在清晨出發,接近目的地時也快中午了,進入韓吉一路上一直嚷著的、稱為瓦納卡的地方,我們停靠在一處有廣大停機棚的建築前面,艾爾文已經等在那裡。

 

  「現在要做什麼?」

 

  「要來開飛機,里維,你當過軍人的話,有沒有開過飛機?」

 

  我隨著兩人一起進入櫃檯辦理手續,艾爾文填單,韓吉則繼續同我閒聊。

 

  我搖搖頭,畢竟兵種不同,我所屬的小隊連跳傘都不必,何況開飛機。

 

  「這是兩人一組的輕型飛機,韓吉和我都有飛行執照,你要跟誰一起?」

 

  我幾乎是想都沒想就回答:「艾爾文。」

 

  光是看韓吉開車的樣子,大概就能想像到她開飛機的樣子,我才從戰場上退下來,如果死在這麼清靜和平的地方,傳回去那可真是天大笑話,還不如死在站場……

 

  「咦?幾乎毫不遲疑啊!好過份哪里維,你在質疑女性駕駛的能力嗎?」

 

  「不.....我質疑的是妳的能力而已,不包含所有女性……

 

  我若有所思地看向停在外頭的車輛,艾爾文看了下,便笑出來。

 

  「明白了,那就跟我ㄧ起來吧。」

 

 

  他帶著我到停機棚,穿戴一些裝備。

 

  「艾爾文......你有家人在中東從軍嗎?」琢磨了半天,我還是決定一問。

 

  他先是一愣,後來才露出微笑,是那種帶著遺憾的笑容,看到他的表情,我就能確定直覺沒有錯誤。

 

  「我想你說的大概是我的叔叔,但我和他不親,他在我還小時就離開美國,你認識他?我知道……他在幾個月前離開了。」

 

  「他是我的長官。」

 

  「哦?」他挑起眉毛。「你願意和我說說他的事嗎?」

 

  「他是一個……頭腦好、足智多謀、又負責任的人,我很尊敬他,他是個很好的人。」

 

  「原來如此,我和他長得很像嗎?否則你怎麼會這樣問我?」

 

  「很像。」我只是點點頭,無論是充滿理想的眼眸,和看起來三七分的服貼金髮,都很像。

 

  「這樣啊......」他再度喃喃地說,

 

  「你會在這裡,和他的死亡有關嗎?」我們走到草坪,登機前,他問了我。

 

  「算是吧,我傷到膝蓋,雖然這不會有所影響,但是……我也累了。」

 

  艾爾文瞭然地點頭,剛才不知道跑去哪裡的韓吉又冒出來,正好將這沉重的話題打斷。

 

  「教練說已經可以起飛了!」

 

  「好,出發吧。」

 

  我在他的指示下坐在左方位置,繫上安全帶,蓋上艙門,輕型小飛機準備起飛,我們先在草坪上短暫滑行,再順著氣流騰空飛起。

 

  「艾爾文、里維!路上小心!」韓吉在地上用力揮著手臂,艾爾文也朝她微笑,小幅度的揮揮手。

 

  「很活潑的孩子,不是嗎?」

 

  「嗯,是滿吵的。」

 

  他瞥了我一眼。

 

  「呃……我的意思是,以前待的軍隊也有類似這樣的人,這種人總是比較能......炒熱氣氛。」我斟酌著用詞,但本來就口拙的自己總有種越描越黑的感覺,艾爾文似乎看出了我的窘境,笑著擺擺手。

 

  「我理解,我們已經共事七、八年了,她還是和剛來的時候一樣,帶著永遠用不完的好奇心和精神,也給天文台的工作團隊帶來完全不同的氣氛。」

 

  我乾脆閉上嘴,隔著耳機聽他說話,窘迫的情緒隨著飛行高度增加,和韓吉一起留在地面,不一會,我們就越過山丘,再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地上的一切看來變得非常渺小,我盯著大片大片深綠色土地,想起幾年前坐直升機的經驗,準備出任務前只有緊繃和沉重,相比這回坐輕航機觀光,真的非常輕鬆。再越過下一個山頭,迎面而來的卻不再是生機,而是一片沉寂,在灰褐色的、光禿禿的大地上,堆積著靄靄白雪,和佈滿山谷之間,像是刻痕的水流,仔細一看最前端,卻又如時間停滯一般,停頓在半空。

 

  「那是冰河,庫克山的冰河,也是南島最大的冰河區塊。」艾爾文解說道。

 

  我震驚地盯著那片風景,艾爾文乾脆降下飛機高度,讓我看得更清楚,冰河前端的水流彷彿活生生地被按了暫停鍵,還停在揚起的一瞬間。

 

  「如果是夏天的時候,還可以看到洶湧的河水流過。」

 

  我點點頭,視線還是無法移開,隨著前方坡度越來越陡峭,艾爾文再度將飛機往上拉,我看著那片反射著正午陽光的冰河痕跡,突然有些炫目,忍不住瞇起眼來,一抬頭,太陽就在不遠之處,散發著熾熱光芒,彷彿隨手可及。

 

  「……好像曾有誰和我講過,為了飛上天空、為了再離太陽近一點,不顧翅膀的蠟融化而墜海的少年……

 

  我像是自言自語般地呢喃,是誰呢?曾向我說過這個故事的人…..總覺得近在咫尺,記憶卻恍如隔世。

 

  不,說不定確實不是這一世聽到的。

 

  「嗯?放心吧,我們不會離太陽那麼近,這樣才能飛得更遠。」

 

  艾爾文說得沒錯,飛機回到原本高度,從正前方的擋風玻璃,可以看見毫無遮蔽的、完整的藍天。

 

  我們就在天空之中,這種想法彷彿是一支無形的手,將堵在胸口的拴子拔去,連日來的鬱悶跟著飛機製造出的雲朵,被遺留在身後。

 

  「里維,你會暈機嗎?」

 

  我以為他指的是現在平穩的航程,於是以鼻腔輕哼了下。

 

  「別小看法國的軍人,這種程度的還不足掛齒。」

 

  我聽到艾爾文促狹地笑,他按開一個按鈕,握起方向盤,我才發現原來剛才都在自動駕駛模式。

 

  「那麼,坐穩了。」

 

  語畢,他突然大幅度地轉動方向盤,讓小飛機在空中盤旋,一下來了個大迴轉,我只得抓著艙門上方的把手用以維持平衡。

 

  「哈哈、不都說坐穩了嗎?」

 

  「誰知道你會突然這樣開飛機?果然和那隻奇行種相處久了,行為模式都變得奇行了嗎?」

 

  「討厭嗎?」

 

  「……倒是不會。」

 

  聽著耳機裡艾爾文爽朗的笑聲,我忍不住用力嘖嘴。

 

 

  著陸不久,另一架小飛機回來了,是韓吉,臉上掛著的大尺寸擋風鏡倒比眼鏡更適合她。

 

  「你們回來了!到底跑多遠去啦?我上去都沒看到你們!」

 

  「我帶里維到庫克山的冰河那裡去。」

 

  「我就知道!難怪怎麼找都沒人!」韓吉跳下飛機,用力拍了我一把。

 

  「怎麼樣?對冰河心動嗎?我們一起去走走看?如果是艾爾文的話,不用事先報名也會有名額唷!只不過和一般的參觀團有點不同就是了。」

 

  她看起來興致勃勃,我只輕輕點頭,她突然抱住我,開始轉圈圈。

 

  「呀呼~艾爾文,快連絡奈爾!再不去就不能進去了,我好久沒去踩冰河了呢,呀呼呀呼~」

 

  我被抱得全身僵硬,等韓吉再度被別的事物吸引而跑走的時候,艾爾文拍了拍我的肩膀。

 

  「她很喜歡你。」

 

  「……我感覺到了。」

 

  他忍不住笑,「我不是這個意思。嗯……先去吃飯吧。」說著,便開始打電話聯絡韓吉剛剛說的那個人。

 

**

 

  結束晚餐後,艾爾文便和我們道別,各自返家,回程同樣是韓吉開車,但一整天下來已經很累,對於偶爾的顛駊反而不太在意。

 

  韓吉一路從輕航機講到氣象、天文,再講回地球上,講到冰河、奇異鳥,喋喋不休的雖然有些聒噪,但就像在聽一本有聲百科全書,而且她知道的遠比弗蘭多,許多他曾說過的事情,她能說的更細,又淺顯易懂,連我都能產生興趣。

 

  「吶、里維,今天很好玩對吧?」

 

  「……還不壞。」飛行初體驗也好,那片震懾人心的冰河也罷,我是真心覺得不賴,只不過說出口的總是比心中想的差上那麼一點。

 

  「而且,你看起來心情不錯。」

 

  我下意識地看了後照鏡一眼,不知道韓吉是用什麼來判斷我的心情不錯,因為就我自己觀察,連一根睫毛也沒改變。

 

  「我啊……我不知道你過去經歷了什麼,不知道你為什麼特別想看星星,不知道你來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但我相信找你出來玩肯定沒錯。」

 

  她指了指自己的眉間,笑著對我說:「因為你的這裡,皺紋變少了,剛見到你的時候、還有在天文台的時候,你的眉頭都皺得好緊啊。還說要來紐西蘭旅遊呢,你是我看過這麼多觀光客以來,第一個以這種沉重表情旅遊的人,如果你不說,我還以為你打算將這裡作為最後之地呢。」

 

  遲遲說不出話。

 

  最後之地,我看起來像是這麼想的嗎?

 

  即使盯著鏡子也看不出端倪,但在這之前,在飛上天以前,在遇見這傢伙和艾爾文以前,我抱著怎樣的心態來到這裡呢?

 

  只想著看過星空,心願就了結了吧?或許淺意識裡,我確實將「人間最後一塊淨土」,作為自己最後停留的地方。

 

  我語塞了半晌,還是向她拋出問題。

 

  「妳……妳主動請假陪我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妳在同情我嗎?」

 

  「哎呀~只是因為我想玩呀!而且我完全不覺得里維有任何需要同情的地方喔。」她看了我ㄧ眼。

 

  「能夠坐艾爾文的飛機還不吐的人,你是第一個,這樣還有什麼值得同情的?」

 

  「……妳吐了?」

 

  「第一次嗎?當然啊哈哈~第二次也吐了,像那種轉圈圈的技巧,我到現在都還學不來呢哈哈~」

 

  爽朗的笑聲持續一會,韓吉才又恢復冷靜。

 

  「不過說真的,那時候,里維不是說了我們才是第二次見面就一起出遊,實在太奇怪了。但我總覺得,雖然第二次是無法否認的數字,但在這之前,我們已經認識彼此好久好久了。」

 

  「所以呢?」

 

  「見到你,就有種一件如故的感覺,其實我在速食店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了喔。真是不可思議,對吧?」

 

  我看向她時,她正好也轉過頭來,對我笑了下。

 

  特澤威爾的街道在不遠處浮現,不一會,車已經停在木屋前面。

 

  「啊~今天玩得好開心!吶、里維,明天也一起出去玩吧?」韓吉搖下車窗,將半個身體探出來,熱絡地邀約。

 

  但是今晚,我已經累了。

 

  「......再說。」

 

  我背對著她揮揮手,關上門。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