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說著「再說」,回過神來,已經在馬背上了。

 

  我無語地望向四周,除了一片比自己還高的雜草以外,什麼也沒有,耳裡聽的是風吹過草枝發出的沙沙聲,和戴著眼鏡的奇行種驚聲怪叫的聲音。她騎在我後方,前方則是艾爾文,和他的那位要帶我們參觀冰河的好友,奈爾˙德克先生,據說他也是科學家,不過研究的是地質,和研究天文的艾爾文是大學認識的。而他們口中不同於觀光團的冰河歷險,就是由身為地質學家的奈爾作為嚮導帶領,來一趟深度之旅。

 

  稍早,正確來說約三個小時以前,那隻奇行種再度出現在我面前──是真的在「面前」,我ㄧ睜開眼就看到她了。

 

  「早安,里維!昨晚睡得好嗎?」

 

  「......妳是怎麼進來的?話說……先從我身上下來!」我記得昨晚睡前有記得鎖門啊!

 

  「欸嘿嘿~這裡很溫暖嘛~是說里維,這樣不行唷!睡前後門至少要鎖上才行!」

 

  「莫名跑進別人家的人才沒資格講這些,況且我明明有鎖!」

 

  「你自己看。」她指著的地方是位在廚房的後門,門板下一塊可動的版子,那根本是狗門吧?她竟然從那裡鑽進來……

 

  「先不說這些了,里維,我是來接你的,該出門啦!」

 

  「我沒答應要和妳出去吧?」

 

  「唔……說的也是。」沒想到這麼輕易就放棄了嗎?正當我還在驚訝,她突然"咚"的一聲,趴在我床上,還順勢將棉被捲走。

 

  「那里維的床就借我睡吧,這裡好溫暖~」

 

  「好了走吧出門!」我立刻將棉被拉起,被包在裡面的奇行種跟著滾出來。一打開門,清晨帶著冰冷氣息的風立刻灌進。

 

  「哈、哈啾!」

 

  「所以我說這裡很溫暖嘛~出門記得穿多點唷~」

 

 

  這次的地點,在庫克山附近的一座私人馬場,艾爾文和奈爾決定騎馬進山,省去前面一段路可能會消耗的體力。

 

  「會騎馬嗎?」韓吉問到,她見我搖頭,就將手擺在半空中比劃。

 

  「那想左轉就往右拉,右轉就往左拉,停下來就一起往後拉。好,選一匹吧!」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我想找看似比較可靠的艾爾文,他正好將一匹奶油金色的高大馬匹拉出馬廄。

 

  「沒事,牠們都很溫馴喔。這孩子是我寄養在這裡的,牠是佛塞堤。」

 

  「我的是布拉基,這孩子跑得可快了!」韓吉也牽出一匹馬,不過話說完立刻被艾爾文阻止。

 

  「這回要走的地方可不是既定路線,把布拉基拉好,別兩個一起掉下去啊!」

 

  「好啦,艾爾文好像爸爸喔~」

 

  看著他們談話,我總覺得好像有哪裡越來越奇怪了,這些人不都是科學家,怎麼一下會開飛機一下會騎馬的……

 

  「哎呀,科學家也不能老是坐實驗室,屁股會爛掉喔。」韓吉看到我的表情,立刻說著,一邊把我推入動物氣味濃厚的馬廄。

 

  「快選吧!」

 

  我沿著柵欄依序瀏覽每匹馬,儘管對於選擇坐騎根本一點概念都沒有,我想著就找匹看來體力好點的,也不知道牠們要走多久。盯著幾雙溫和的大眼睛,走到最後時,一匹本來坐著的黑色駿馬,突然起身走向我。

 

  黑曜石般的大眼炯炯有神,和前面幾匹明顯溫順的不同,一瞬間,腦海中浮現一個畫面,陳舊無比的畫面。

 

  那是在一顆大樹之下,黃昏時分,眼前有個簡單地以二根木頭交叉而成的十字架,插在壟起的土堆裡,我將右手握拳放在左胸膛,心裡非常清楚土堆下的,就是這匹黑色駿馬。

 

  「里維。」

 

  有人碰了我的肩膀,回頭一看,是韓吉,她看來要比現在更為成熟,身上披著老舊的墨綠色披風,護目鏡掛在額上,雙眼紅腫,看來似乎哭過。

 

  「妳......」我伸手想觸碰她的臉頰,眨眼的瞬間,眼前景象又回到馬廄,韓吉在我面前,神情略顯擔心。

 

  「里維?你還好嗎?」

 

  「……沒事。韓吉,就這匹馬。」我指著黑馬,但韓吉只是愣愣地看著我。

 

  「怎麼了?」我將手在她眼前晃晃,她才大夢初醒似地搖搖頭。

 

  「沒有……只是里維,你剛剛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

 

  「啊?」

 

  韓吉突然笑了起來,不是平時那種有些瘋狂的大笑,而是靦腆地、含蓄地微笑,配上雙頰出現的淡淡酒窩,她一邊替我將黑馬牽出,套上馬繩。

 

  「哈哈,怎麼感覺、有點高興……

 

  「妳在說什麼啊混蛋眼鏡……」雖然提醒過自己不能再說出這個名詞,但脫口而出的粗魯綽號,卻依然未將奇妙的氣氛打消半點,直到艾爾文探頭進來看我們的情況。

 

  「咦?堤爾嗎?但牠還沒有出過遠門,性情也不太穩定。」他擔心地說,不過我回頭看了黑馬一眼,牠也望向我,眼瞳中有種信任,彷彿我們已經搭擋過很長的一段時間。

 

  「沒關係,不要緊。我相信可以和牠相處得很好。」我伸出手,堤爾也將頭側傾,磨蹭我的掌心。

 

  上馬時,我突然想起韓吉昨晚說過的,重點不在見過幾次面,而是這種無以名狀的信賴、一見如故的感受。

 

  回頭看,韓吉還在和她的布拉基說話,布拉基以鼻頭蹭了她一下,惹得她哈哈大笑。

 

  「喂、該出發了。」奈爾的呼喊拉回我們的注意力,不久後,就來到這片荒野,堤爾和我配合的非常好,完全不如艾爾文說的,看不出是匹未出過遠門的馬。而在不知不覺之中,一切都變得寂靜了,就連風聲也沒有。

 

  進入冰河區前,我們在一棵樹下稍作停留,順便進時補充體力。不遠之處就是冰河前端,那裡只能徒步,馬不能前進。我隨地坐下,接過韓吉準備的三明治,一邊吃,一邊聽他們說話。

 

  「話說回來,瑪麗還好嗎?」

 

  「都第二胎,已經好很多了。」

 

  「這樣啊……真是恭喜了。」

 

  「你明明有機會的,卻覺得外星人比瑪麗有趣,艾爾文,你真是瘋了。」

 

  我望向韓吉,在相處的短短幾天裡,我已經理解到這傢伙不必開口,也能立刻回答我的疑惑。

 

  「艾爾文和奈爾是大學同窗唷,好像還是室友。」她靠在我耳邊,小聲地說:「聽說都追過啦啦隊隊長,最後是艾爾文贏了,但他為了去阿拉斯加進修,就和那個女生分手了。」

 

  最後,她成了德克夫人,而艾爾文單身至今。

 

  「喔……?」我不經意看向奈爾,他也注意到了,四目相接的瞬間,他似乎打了個冷顫,忍不住別過頭,乾咳幾聲打斷話題。

 

  「那位先生......我怎麼不知道你有這樣一位朋友?」奈爾轉向艾爾文,低聲詢問,但這裡太安靜了,他們的一字一句仍會自動進到我耳裡。

 

  「里維?前幾天才認識的,但他是個好人,相處起來非常愉快喔。」

 

  奈爾抖了一下,明明現下環境很涼,甚至有點冷,但他還是拿出手帕擦汗。「……不知道,我總覺得看到他會本能地感到恐懼。」

 

  「哈哈,你才是,準備再做父親太興奮了嗎?最近太累了吧?」

 

  「還不都是你,突然說想去冰河......

 

  我們起身開始整裝,將不需要的行李和馬匹留在一起,只背著必要物品,並且在鞋底裝上冰爪,方便走路。

 

  「我們即將前往的塔斯曼冰河,是南島最大的冰河,前端已經被溫室效應融得差不多,形成湖泊了,這裡是中段,越往上游,看到的冰會越純淨。」奈爾一邊解說,一邊指著腳下。

 

  「這些冰下面還是流動的河水,所以跟著我的腳步走,否則一旦採空…….或許十幾年後,當這裡也被溫室效應融化時,會被漁夫發現吧。」他走在最前面,艾爾文殿後,韓吉在我前面,愉快地和奈爾討教。

 

  「你們曾發現過任何古生物的遺跡嗎?」

 

  「真不巧,我是研究地質的,雖然偶爾會發現一些小生物,但多半就直接往古生物學家那丟了,如果小姐是想看如猛瑪象之類的生物,紐西蘭還真的沒有。」

 

  「這樣啊…….那有看過什麼?」

 

  我留意地踩在她踏過的地方,這一帶的冰灰灰髒髒的,看得出雜質頗多,遠方隆起的冰河則呈現清晨時分天空藍的顏色,但那些地方上不去,只能用看的。

 

  奈爾再帶我們走進冰河洞,那裡的藍更夢幻,透著淡淡光芒,由下而上呈現藍白漸層。

 

  「冰不會吸收藍色,所以洞內會自然形成這種藍色。」

 

  「好美……」韓吉的讚嘆聲在洞內迴盪,連艾爾文也露出驚奇的表情,我忍不住伸出手來觸碰,刺骨寒氣透過手套傳達過來,但這種前所未有的體驗,仍令我執意將手掌整個貼上,感嘆大自然奧妙的同時,為美景嘖嘖稱奇。

 

  「好美、好漂亮啊!簡直是地面上的銀河~啊──」本來的感嘆聲突然轉為尖叫,我轉過頭,只見韓吉不知何時已經繞過奈爾,自己往裡面跑得太遠,踩到薄冰,竟踩出一個洞。

 

  「小姐!」

 

  「韓吉!」說時遲那時快,我衝過去伸長了手正好拉住她,那女人眼看沒事,竟還有餘裕指著底下川流不息、轟轟作響的地下河。

 

  「里維你看,是地下河!」

 

  「笨蛋,從這裡掉下去真的會死啊!」好險有冰爪牢牢抓在冰上,我才沒被她的重量拖下去,實際上韓吉並不重,但帶著手套的手要將她拉上來也不容易,艾爾文和奈爾不敢過來,免得這裡的冰直接碎成碎片。

 

  「抓緊我!」

 

  韓吉終於閉上喋喋不休的嘴,雙手搭在我的手上,小心翼翼地將她拉上來後,我立刻後退,退到牆旁,奈爾指示的地方。

 

  「韓吉,沒事吧?」

 

  「嗯,我沒事。里維呢?」

 

  我感受到他們的視線同時過來,但我無法抬起頭。緊繃的肌肉一但放鬆下來,立刻被席捲的恐懼淹沒,方才拉著韓吉的感覺,似乎與弗蘭的死相連結,我止不住地顫抖,不知道是出於寒冷的冰河洞穴,還是再次與死神拔河的用盡氣力。

 

  「里維......?」觸感光滑的皮質手套貼上臉頰,韓吉蹲在我面前,我不知道自己現下的表情如何,但肯定很糟,因為她的笑容都不見了。她突然抱住我,拍撫著我的背,拼命道歉。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不會有下次,我保證,對不起、對不起......

 

  「……混蛋眼鏡。」

 

  我挣開她的手,獨自站了起來。

 

**

 

  後來在韓吉再三保證不會再亂跑之後,奈爾才願意帶我們前往中上游段的地方探看,進山前是正午時分,出山回到馬匹和行李放置處時,夕陽已經沉了半個在山頭另端。

 

  我們依序騎馬,天色漸漸暗去,只能依靠奈爾手上微弱的燈光,因為若是燈光太過顯眼,又怕引來山中動物。好不容易離開高大的草叢,望見漆黑的馬廄,這趟旅程才正式告一個段落。

 

*****

 

自己覺得寫得不太順的一章節......(其實只是想讓奈爾出場)
大家放暑假了還愉快嗎?
現在同時有實習和報告在身,暑假好像也不能太愉快,重點是每天都在火爐一般的電腦前窩著,真的,好熱啊......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