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與原著無關

*架空為進巨中學校 

*CP:里維X韓吉 

*以上OK,以下正文

*****

 

  陽光、沙灘、比基尼美人相伴。

 

  每個少年在純真年代時,或許曾有過類似的寫真集,藏在漫畫後面、藏在床墊下面,藏在每個媽媽找不到的縫隙,少年里維也不意外,只不過他偏好帶著眼鏡、綁著馬尾的高挑少女罷了。

 

  那天,他終於距離夢想更近一步。那就是青梅竹馬兼暗戀中初戀情人的鄰居韓吉,邀他前往海邊的日子。

 

  距離期末考剩下一周,所有社團活動暫停,蟬鳴替來臨盛夏演奏交響曲,煩躁不已的韓吉在他的房間,那光可鑑人的地板上滾來滾去,夏天太熱,念課內書太煩燥,女孩唸不下去,嘟嚷著要男孩陪她去海邊走走。

 

  於是,拗不過女孩(同時也拗不過自己內心小鹿)的男孩,便收拾起行李,放著隔天要考的國文、數學不管,同她坐了將近兩小時的火車,來到海邊。

 

  他滿心期待見到女孩的泳裝之姿,不管是孩子氣的、成熟大姐姐的、還是學校的史庫水都好啊!反正現在游泳課男女拆班,也什麼都看不到嘛~想起最後一次看見韓吉穿泳裝的樣子,還是幼稚園,如今八年過去,平原不能變成高山,好歹也有丘陵了吧?

 

  然後,韓吉就在他特地租來的大陽傘下,將厚重的提包打開,拿出國文課本繼續唸。

 

  少年里維似乎能聽到自己的心碎成兩半的聲音,如此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韓韓韓韓吉──」他努力穩住自己的聲音,保持在韓吉身旁,一向高冷莫測(自認)的形象。

 

  「妳不下下下下水嗎?」

 

  「咦?」縮坐著看書的女孩困惑地抬起頭,「不下去啊,明天要考試,你現在要玩水嗎?」

 

  然後,伴隨心一起破碎的,還有理智。

 

  「妳特地坐兩個小時的火車來海邊,就是為了在這裡看書嗎?」

 

  說好的泳衣呢?比基尼呢?後背擦防曬油呢?還有切西瓜,海邊的你追我跑和潑水遊戲呢?

 

  里維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這些妄想全部吞回肚子裡,沒有一次向韓吉吐出來。

 

  「聽海潮的聲音、吹海風唸書,很棒呀。這樣比較唸得下去吧?」她朝他伸出手。

 

  「里維,我要麥茶。」

 

  「妳又知道我有帶了?」

 

  「一定有的啊。」韓吉笑了一下,是令少年里維心動不已、躁動不已的微笑。「里維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一定都會準備的嘛。」

 

  敗給了她,雖然根本是自願落敗,里維認命打開袋子,拿了冰鎮好的麥茶給她,自己則喝著媽媽泡的紅茶,跟著坐下來。

 

  「里維泳褲都換好了,不唸書嗎?」

 

  「……誰會想到妳來海邊是為了唸書,我ㄧ本都沒帶啦……

 

  「這樣啊?」韓吉似乎也只帶了國文課本,她想了想,拿出一瓶防曬油。

 

  「那我幫你擦後背吧?如果要玩的話,這種天氣不擦防曬油一定會曬傷的。」

 

  那本來是我的台詞吧?

 

  但男孩還是認命地轉過身,讓女孩替他服務。

 

  「你的皮膚真的好白喔,明明在每個運動社團都有兼職,還可以這麼白。」

 

  「囉唆。」白有什麼好?向隔壁班的米可,同樣的年紀卻已經非常有男人味,又高又壯又多毛,雖然兩人在球類競賽的實力不相上下,但里維還比較希望自己變成那樣。

 

  「我是稱讚你耶,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不坦白了。」韓吉笑了笑,剛摸過冰鎮麥茶的手冰冰涼涼的,跟著乳狀液體在背上滑動,里維閉上眼,仔細感受她撫過他每一吋肌膚的觸感。

 

  「好了。」她輕拍了他的肩膀,他立刻轉回來。

 

  「前面也要。」

 

  「咦?不要,前面自己擦啦,又不是擦不到!」

 

  「我不喜歡碰這種黏糊糊的東西。」

 

  里維說的是實話,他從來不理解女孩子出門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搞得像塊沾了太多奶油的小蛋糕,流汗已經很不舒服,要不是韓吉堅持,他肯定不擦這些東西。

 

  他聽見韓吉嘆了口氣,手掌再度貼上他的胸膛。

 

  「知道了啦......」比起後背整個手掌全用上,這次她小心翼翼得多,只以食指和中指輕輕擦著,像是美術社裡那群人以兩指蘊染粉彩畫一樣,不知有意無意,她避開了許多地方。

 

  「喂、不擦均勻一點的話會變貓熊吧?」里維睜開眼,一手抓住韓吉的手,只見她低著頭,髮梢後方露出的耳根紅得彷彿會滴血。

 

  「妳……為什麼……

 

  韓吉拉扯著要掙脫他的手,里維也順勢放掉,她立刻捂著胸口,臉仍舊別向一旁。

 

  「都、都是里維不好啦,這、這種事情,要女生來做不是很奇怪嗎?」

 

  指的是擦防曬油的事情?

 

  里維好一會才會意過來,他硬掰起韓吉的臉,果不其然看見她爆紅的雙頰。

 

  「妳該不會在害羞吧?我們都一起洗過澡了……

 

  「那是幼稚園的時候啊!里維你個大笨蛋!」然後一巴掌襲來,少年只能把自己完全泡進海水裡,等待被打腫又印上紅手印的臉趕快消腫。

 

**

 

夕陽即將西下,韓吉滿足地闔上國文課本,這次考試範圍的進度總算結束了。

 

  倒不是不喜歡看書,其實她喜歡看書得很,只是比起僵硬的課本內容,她更喜歡天馬行空的看,為了滿足自己的求知慾,而非為了滿足成績而看。

 

  只能當作是必要之惡了。

 

  將書本收回背袋時,她碰倒了擺在一旁的防曬油,想到稍早前觸碰男孩身體的感受,臉頰又不自覺發燙起來。書上寫到青春期的男女身體會劇烈變化,她明白自己的、女性的變化了,卻沒想到男孩的、男性的變化也如此明顯,結實的胸膛也好、不同於自己充滿脂肪的上半身,男孩幾乎沒有半點贅肉,其實手感不錯,只要不想東想西的話。

 

  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腦袋,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衝動之下給了男孩一巴掌,然後他就沒回來過了。不久前抬起頭,還能看到那個皺眉頭大王泡在水裡悶悶不樂的樣子,後來就不知道跑哪去了,明明答應媽媽和伯母要在八點前回家,再不走會來不及啊……

 

  男孩不知道自己在學校多有人氣。

 

  那是韓吉在隔壁班的好朋友納拿巴告訴她的。進擊中學校的熟男代表首推史密斯老師,同年級的話,三年級的學長姐已經畢業,而即將成為三年級的他們,就以米可和里維人氣最旺,米可以沉默寡言的溫柔大哥哥形象風糜,里維則是不苟言笑又冷漠的冰山男模樣,吸引了喜歡壞男孩感覺的女學生,但韓吉明白,真正的里維只是不善言詞,又非常溫柔。

 

  只是越是明瞭真正的他,她越不明白自己要什麼。前兩天有兩個學妹在他們教室門外等著里維,韓吉藉口他已經回家了,但其實他只是去替自己跑腿送日誌而已。現在回想起來,那時自然說出謊話的自己,說不定已經在忌妒了。

 

  忌妒著可愛的學妹們對他的情感,並且暗自希望永遠沒有人理解真正的里維,理解他真正好的地方。

 

  她拿起冰鎮的麥茶,一口見底,這也是他的溫柔體貼,就算每天要背兩瓶滿滿的水瓶、兩個便當,一起上學時,他還是會主動將她的書包也拿去。

 

  「只要跟著里維就有麥茶」,或許是「只有跟著里維」,才有可以拼命撒嬌耍賴的自己。

 

  韓吉縮著腿,將下巴撐在膝蓋上。

 

  泳衣啊……下次也去買套可愛的泳衣吧,雖然她知道自己無論怎麼裝扮也比不過可愛學妹們、比不過將來會遇到的各種美麗的追求者們,但是,韓吉不想什麼都還沒做就先放棄。

 

  「妳在幹嘛?混蛋四眼?」

 

  一個亮晶晶的東西遞到眼前,韓吉抬頭一看,是個心型扇貝。

 

  「這是什麼……貝殼?」

 

  「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就只有一個而已。」

 

  里維坐在韓吉旁邊,喝著自己的紅茶。

 

  「別說我破壞大自然,我確定裡面沒有生物、寄居蟹也不能用。」

 

  「要給我?」

 

  「不然我留著嗎?」

 

  他的口氣奇差無比,但看模樣也不像在生氣,韓吉聰明的腦袋多轉了一圈,突然會意過來。

 

  「你在害羞嗎?里維?」

 

  本來以為大概會得到個「誰在害羞啊妳這笨蛋四眼」的回覆,沒想到里維用力地「呿」了一聲,便轉過頭去。

 

  「欸?真的害羞了?好可愛唷~里維,轉過來給我看一下嘛~」韓吉伸手穿過他的肩膀,將自己掛在他背上,熱氣透過衣料傳達過來,他半乾的身體發燙著,她的也維持同樣溫度。

 

  「囉唆,再不回家會趕不上門禁,該走了啦。」里維沒有撥開韓吉的手,只是拿著大毛巾胡亂擦乾身體,穿了上衣,才挣脫她。

 

  「妳把東西收一收,我去換褲子。」

 

  然後飛也似地衝向更衣室了。

 

  韓吉看著那小小的背影,低頭,手裡還是粉色的心型扇貝,如果能順利說出來就好,但她還沒有勇氣。

 

  剛過晚餐時段的區間車沒什麼人,但兩人仍緊緊靠在一起,各自抱著說不出口的話語,相依偎著沉沉睡去。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