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向奈爾致謝後,我仍然搭韓吉的車回去。因為一整天活動下來身心俱疲,我不想說話,上車不久就睡著了,而眼鏡女難得非常安靜,完全不打擾我的睡眠。醒來時還在半路,她看我醒了似乎想開口說點什麼,但嘴巴開闔半天,還是沒發出點聲音。

 

  「……如果還想道歉就不必了,另外,我沒有生氣。」

 

  只是有點嚇到而已,不得不承認,今天在冰河洞那件事,著實令我後怕。

 

  「唔……那就道謝吧,里維,謝謝你救了我。」

 

  我頷首,看向窗外,彷彿打翻了墨汁的深色夜空之中,已有點點星辰閃耀。

 

  「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妳說。」

 

  「為什麼你……會想來看星星?我的意思是,雖然這裡有南半球最純淨的天空,但北半球也不是沒有星星,往北邊走,到北極圈以內總也能找到不同於這裡的漂亮星空,雖然我還是覺得這裡最美,但是……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啊!當然,如果你不想說也沒關係。」她彷彿機槍似地吐出一堆話,激動得雙手都放開了方向盤,在半空中亂揮。

 

  「今天,在冰河洞裡的時候,我看到你的眼神,看起來….好無助、好驚惶,我知道自己錯了,知道自己真的嚇到你了,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奈爾和艾爾文也不會這樣,所以……你願意告訴我嗎?」

 

  她看向我,眼瞳十分澄澈,真摯。

 

  胸口突然湧現出一股特別的感受,不同於在冰河洞中的全身顫慄,而是一股淡淡的、若有似無的暖流,漸漸擴散開來,到最後,我連自己發出來的聲音都不認識了。

 

  「......妳願意聽我說嗎?」我聽到了那個封閉內心的自己,主動將心扉開了一個縫,或者該說,被這個女人給輕輕推開了一道縫隙。

 

  我發現自己對於她或許不願意而感到擔憂,因為那會使這道門再度關上,恐怕永遠都不會再打開了,但她很爽快地回答一句好,頓時卸下了我的心防。

 

  這時候,我才真正明瞭到自己,原來其實希望有個人可以聽我說、希望有個人可以主動觸及這塊禁忌之地,像她那般溫柔地、小心翼翼地貼近。

 

  我便斷斷續續講了些弗蘭的故事、講了來到紐西蘭的緣由、講了在軍中生活的事,我不太會說話,時間軸和敘述都顛三倒四的,但總是吵鬧不停的四眼田雞仍然靜靜地聽我把話說完。故事結束不久,已經能看到我住的小木屋了。

 

  「吶、里維,作為你告訴我這段故事的謝禮,我也想送你一個禮物,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她停下車,雙手用力握著我的手,抬頭對上她的目光,才發現眼眶中打轉的晶瑩液體,彷彿隨時要奪眶而出。

 

  「現在?」我看了看手錶,雖然明天她不用上班,我也還在放假,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況且今天又累。

 

  她抬頭看了眼夜空,只有圓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大概再幾天吧,可是這段時間你要答應我,晚上不要看天空。」

 

  我答應她了,雖然不清楚理由,但是反正時間也還多著。

 

  下車後,韓吉搖下車窗向我揮手道別。

 

  「今天真的非常謝謝你,晚安。」

 

  「韓吉。」

 

  「嗯?」

 

  「明天.....要去哪裡?」

 

  她看來很驚訝,眼鏡底下的雙眼漸漸睜大。

 

  「里維......你還願意跟我……等、等我的消息吧,明天早上就知道了。」

 

  「嗯,晚安。」

 

  我帶上門,聽引擎再度啟動,車子逐漸駛離,車燈遠去後,四周再度陷入夜晚的平靜。

 

**

 

  「里維,就快到了,走快一點!」

 

  「慢點也沒關係,目的地又不會消失。」

 

  「可是......啊!快看!」她站在大石頭上,激動得把護目鏡都推到額頭上。

 

  「怎麼啦?」我緩步跟上,終於了解她的震驚和振奮。

 

  眼前是片灰藍色的大地,帶著冰冷的氣息,廣大、浩瀚而神秘,比起那群服從於慾望的家畜、或是阻擋人類自由的高牆,這片土地更能令人感受到自身存在的渺小。這是大自然的偉大,就連我也打心底折服。

 

  「就是這裡......書籍上記載的『冰之大地』……

 

  「啊啊……里維!」她跳過來,緊緊抱著我。

 

  「又怎麼了?」我不知所以然,所以只是輕拍她的背。

 

  「如果艾爾文也在這裡就好了,他一定也很期待看到這個,不然至少要帶點紀念品……

 

  但是冰保存不下來,也帶不回去。

 

  我思索著她口中的男人去哪了,才想起他似乎被遺留在三道圍牆裡。

 

  『你的夢想實現以後,打算做什麼?』在最艱鉅的時刻,我曾經這樣問過他,那時男人沒有回答我。

 

  而當他的夢想實現後,他卻選擇了留下。

 

  但是……

 

  「我們不是……一起走到了嗎?」我想起和艾爾文、和奈爾,還有和韓吉一起走上塔斯曼冰河,她還差點滑進洞裡。

 

  懷中的韓吉抬起頭,護目鏡後的眼睛咕溜了半晌,突然彎了起來,她笑了,笑得就像在馬廄時那般靦腆、含蓄,還有……可愛。

 

  「說的也是,里維替我,實現願望了嘛。」

 

  她似乎打算要親我的臉頰,因為她倔著唇靠了過來,但在碰到前,我又醒了。

 

 

 

  叫醒我的是外頭的鳥鳴,這裡的鳥和法國的非常不一樣,又大又笨重,也不太會飛,聲音倒和貓頭鷹有點像,低沉而緩慢。

 

  我坐起身來,迷糊地望向窗外,太陽已經在很高的位置,卻不見前兩日的白色Volvo,連帶的也不見褐髮女人的身影,我下床梳洗,做了簡單的早餐,配著幾本被丟在桌上的旅遊雜誌,是昨天道別前,韓吉特地從車上挖出來的,說是讓我選選想去的地方,沒想到昨晚還說等消息,今早就完全沒動靜。

 

  但是,除了坐在這裡等待,我無處可去。我沒有她的電話、沒有她的住址,如果她不主動找我,我根本不知從何找起。

 

  除了天文台。但若真的在天文台,我也不想去打擾她。這樣的想法維持到中午過後,陽光被烏雲遮住,似乎就要下雨時,我拿了車鑰匙,還是決定往天文台一探究竟,剛出門,就見米可和納拿巴夫婦,站在對街的房子門口。

 

  「啊啦?是里維。」

 

  我點頭向兩人打招呼,坐進駕駛座,正要發動引擎前,突見他們按響門鈴後,頂著一頭鳥窩頭出來應門的高大女人,正是韓吉。

 

  「混蛋眼鏡!」

 

  「啊~里維,要去哪裡呀?」

 

  我下車衝到對街去,韓吉對我憨笑著,米可夫婦仍舊一臉不明所以。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