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二次延伸同人文,與原作無關

*背景架空現代

*CP:台櫻、菊灣

*私設名稱:台/灣=林曉梅&林曉青

*灣組視角,上下兩篇無關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既然放了颱風假,該還的是該開始還了,補上日本七夕賀文

*****

 

  你掙扎了好久,大拇指在發送鍵上搖擺,還是遲遲無法送出訊息。

 

  "晚上一起吃飯好嗎?就去妳最喜歡的那間壽司屋。"

 

  "哈囉~晚上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吃飯?我也很喜歡吃壽司唷!"

 

  "我剛好經過這附近,會留到傍晚,要不要一起吃晚飯呢?突然好想吃壽司喔。"

 

  幾個版本的邀約文字輪番出現在你的草稿夾,自從你們的關係從「認識的人」(お知り合いさん)進展到「朋友」(友達),你常會為了一句話,或許是一句問候、一個邀請,躊躇半天,遲遲不敢發送。

 

  其實你的個性本不是這般優柔而寡斷。

 

  大家都說你變了,在某個翹課的午後,當你在僻靜的文學院一角遇見她,你的大喇喇被收起,對待她,你提著心吊著膽,一件事再三思量、一句話不斷複習才敢說出口。

 

  因為面對她,你總覺得自己像在面對什麼精緻易碎的陶瓷娃娃,只是呼氣大用力一點,她就會被碰碎。她是那般柔弱嬌貴,是最美麗鮮嫩的花朵,只在層層把關的溫室中綻放。

 

  而這樣的她,卻對你微笑了,對總是粗魯行事的自己微笑,那是令你心動不已的,即使放棄自我也無妨的微笑。

 

  你無法自拔,甘願沉醉在她的芬芳之下,儘管,你們不過是稍微說得上幾句的「朋友」。

 

  聽說日本女孩心思細膩,你思索著哪個版本的文字最不會冒犯到她,拖拉的程度已經到了你朋友都看不下去的地步。

 

  「我說曉青,再不發送都宵夜時間了。」勇洙說道,他不斷試著搶過你的手機,替你隨機按下一則發送,也好過某個人為了這則訊息,從日正當中一路煩惱到夕陽西下,還為此放棄一場球賽。

 

  「再不send她也吃飽了吧,就no dating了。」另邊是香君,錯過了一場球賽還好,重點是為此錯過一場賭注,令他非常不滿。

 

  「嗯,但是我……

 

  「是男人就別婆媽,乾脆點!」看不下去的兩人乾脆一起,一個架著你,另個搶過手機,隨手點了發送,再將它丟回你手中,還得意洋洋的笑著。

 

  「怎麼樣?這樣事情有沒有簡單點?」

 

  「你們……」你點了寄件備份,赫然發現那頭上有跟短呆毛的白痴送出去的,是你放在草稿夾中的其他短訊,那令你無地自容的內容,使你只想先殺了眼前兩位兄弟再自殺。

 

  「你他媽搞什麼鬼啊!」

 

  在你掐住勇洙的衣領時,手機突然傳出響亮的提示音。

 

****

 

  今天放颱風假,當然,這是對台灣而言。

 

  妳了無生趣地抱著電腦,每五秒一次手動更新臉書訊息,nothing nothing nothing,系統不斷跳出「已是最新訊息」的提醒,那個木頭沒上線,沒更新任何狀態,他們沒放假,這時間肯定還在和文件與上司搏鬥,哪有空更新這些?而且木頭不只是木頭,還是參天古木等級的,雖然是個科技宅,卻對社群網站一竅不通,直接點開他的專頁,塗鴉牆最上面的,仍停留在上回妳們一同出遊時留下的打卡紀錄。

 

  妳嘆著氣闔上筆電,再度飛快打開,仍然沒有任何訊息。

 

  右下角藍底白字寫著「2015/7/7」,若對於在生在台灣的妳而言,確實沒有特殊意義,但對於交了個日本男友的妳而言,這個意義就不一樣了,今天是日本七夕,臉書上已經一遍金光閃閃,貼籤條祈福的也好、換大頭貼的也罷、數日子的也是有,就你們這裡最安靜,即便妳知道他為人的原則就是「以和為貴,低調上等」,有時還是會希望他可以有所表現。

 

  當然,妳是不可能講出口的,無論是希望他可以自己察覺,或是妳也不想為了這種小事打擾他。

 

  每週一通電話,每月一次視訊,每半年或許勉強見上一面,當初說好,只要這樣就夠了,足夠妳將戀愛能源充得飽飽的,遠距離最好的是雙方還能保有各自的生活,最壞的就是,妳不一定能在最想見他時見上一面。

 

  好險放了颱風假。

 

  打開櫥櫃,妳還有足夠度過一天的糧食庫存,不必出門,即使出門也無妨,今天不是台灣的情人節,不必怕被閃得眼睛痛了,回家還要繼續對著他的照片大發相思病。

 

  將筆桿夾在人中,妳思忖該先趕稿還是泡碗麵來吃,關窗死線在急,腦中卻連個字兒都不見,開了電腦就想掛臉書、掛推特、掛所有他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即便妳知道上班時間,公私分明的男人不可能上線,距離約好通話的日子也還有三天。放了筆,妳決定從維x炸醬麵開始,插上熱水壺時,突然想到個點子。

 

  反正他不會看到,自己放自己閃也沒關係吧?十一點整,距午休也還有陣子,午休前刪掉便是,在這之前,貼標籤也無所謂吧?於是,妳拿出手機,從兩人的合照開始,一張配上一段文字,思念也好,愛戀也罷,一字一句,寫出妳想講,卻又怕造成對方負擔的心聲。

 

  "呆木頭,七夕了啦。"

 

  "人家說織女牛郎一期一會,那是隔著銀河的。我跟你只隔個東海,怎麼反而這麼難見。"

 

  "嘿、想你了。"

 

  "呆木頭有沒有照顧好自己?別顧著工作,忘了肚子啊。"

 

  "……

 

  打著打著又忽覺無趣,他也看不到,自己一個勁的打反而像個白癡似的。眼看水煮滾了,妳隨手擱了手機,便泡麵去,邊吃邊配新聞、配重播的宮鬥劇、配影集……轉上一輪沒個好看,麵反而越吃越無味。

 

  再度拿起手機,已經有人按讚,是林曉青那屁孩,特地PO了和本田櫻的合照,擺明著要炫耀。

 

  "姐姐,想情郎了快來日本,阿菊哥會等妳。"

 

  「去你的。」妳邊說,邊按下右上編輯,將照片一張張刪去。

 

  碗筷也沒洗,就丟在桌上,外頭風雨漸強,妳躺上沙發,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