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樂意之至?是誰前一晚還信誓旦旦地說著樂意之至的啊?

 

  我一手拿著拖把,一手提著水桶,前方令我寸步難行的不是那些雜物文件,而是抱著我大腿的女人。

 

  「里維對不起我錯了拜託你放下掃把!」

 

  「已經是拖把了,地早就掃完了。話說妳家的骯髒程度,根本不是掃掃地就能解決的,快放開我!」

 

  「就說這樣擺著也好啊,不然我會找不到資料的啦,你也很辛苦了拜託別再掃了!」

 

  我放下拖把,由上而下俯視著她。

 

  「......那我要回去了。」

 

  「對不起不打擾了您還是繼續吧。」

 

  如此這般的對話,從今天來到韓吉家開始已經重複了三四遍之多,雖然我自認已經非常克制自己,只做最基本、在我忍受限度內的掃除工作,但對於韓吉而言好像已經看到地獄一般,每本書都說看到一半,每張紙也說是重要文件,雖然如此也不見她將它們歸類收好,。我真懷疑這女人的腦袋到底裝了些什麼,才能令她在紙海中隨時找出自己的答案。

 

  某種程度而言,這確實也是佩服讚賞之意。

 

  「那這東西呢?」

 

  「欸!這不是電費帳單嗎?里維你好厲害唷我都忘記它到底被放在哪裡了!」

 

  前言收回。

 

  "啪"的一聲,電燈突然暗掉,連帶暖器也是,似乎斷電了。我就著戶外自然光,看了下那帳單的文字,剛好昨天到期,今天上午十二時準時切電。

 

  「這東西到底去哪裡繳?現在立刻馬上繳清了!」

 

  雖然正值五月,紐西蘭大約是秋末冬初,早晚溫差很大,這樣下去可不是一句「欸嘿♥」可以解決的。

 

  折騰了一下午,總算在入夜前結束掃除,也讓電力公司復電了,我坐在沙發上啜飲韓吉泡的紅茶,稍作休息,順便將昨天剩下幾頁的小說看完。

 

  韓吉也坐下來,明明要她在家休息的,她卻也跟著我折騰一天,雖然不是幫忙掃除,而是幫忙阻擋掃除,我環視了下這間房子,總算乾淨多了,木頭地板還會發亮。

 

  「那是什麼樣的故事?你看得好入迷喔。」

 

  我翻了書名給她看,韓吉便要我講給她聽。

 

  「妳自己看速度不會比我講的慢。」 

 

  「可是我喜歡聽你說話啊,你就說說看嘛。」

 

  猛地一句「喜歡」,胸口好像有什麼用力縮了一下,我高舉著書本掩飾漸漸發燙的臉,以平靜的聲音回答。

 

  「就是一對情侶,前世不能相守,在今世時因為還記著前世的事,便再度在一起的故事。」

 

  「喔~是關於前世今生的愛情故事啊,你喜歡這故事?」

 

  「不討厭。」  

 

  「那麼,你相信前世今生嗎?」她向我湊過來,距離近得只要稍微一動就會碰到她的皮膚。

 

  「……我不知道。」因為我無暇思考,一但退後,韓吉就會又靠過來,退無可退,這傢伙卻絲毫沒有自覺。

 

  「那妳呢?」驅使我發問的動機是閃過腦海中的一個畫面,這些天來做的那些夢,夢裡擁抱著我的韓吉,哭著說想將冰河的遺跡也帶給其他人看。

 

  「我嗎?嗯……雖然這種事情沒有科學根據,但是,我相信喔。」

 

  她終於拉開距離,抱著雙腳窩在沙發上,抬起頭來思考。

 

  「當我還是學生時,曾在家鄉里昂遇過一個來自東方的女人。她說自己正在尋找前世的戀人,靠著前世的記憶,她肯定地說那人就在歐洲,只是不知道在法國或是德國,所以她正挨家挨戶的尋訪著。」

 

  她歪著頭,似乎要將十年多前的記憶從深處找出來。

 

  「啊、那個女人還喊我『分隊長』,說是她前世也認識我,雖然講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我卻相信著她。」

 

  「為什麼?」

 

  「因為,我曾在夢中見過她,雖然夢裡的她年紀看來比我還小…… 這麼說來,對你的熟悉感也是這樣來的吧?雖然我不太記得,但說不定我們在夢中相見過。」

 

  我們對視著,我這才看清她的眼睛,不僅是褐色,還是漸層的褐色,眼球下半部明顯較淡,帶著細微痕紋,所以雙眼看來總在發光似的,又密又翹的睫毛清晰可見,盯了半晌,她突然眨眨眼,別開臉。

 

  「呃……時間也差不多了,要留下來吃晚餐嗎?或是出去吃……?」

 

  「妳決定。」

 

  韓吉不自然地乾咳幾聲,站起身走向廚房,冰箱裡蔬果肉類很是俱全,但韓吉只看一眼就對我說:「我們可以煮泡麵,今天還可以加肉片!」

 

  我伸手越過她,將她禁錮在自己與冰箱之間,褐色眼瞳中的光亮閃爍不定,看來好像慌張了,出於一點好奇、一點單純想捉弄她的心情,我故意貼近她,看四眼田雞的臉慢慢變紅,一路紅到耳根子去。

 

  「還是我來煮吧。」

 

  放手時,我聽到她偷偷鬆一口氣的聲音。

 

**

 

  「唔~好吃!」

 

  飯桌上,韓吉吃得津津有味的,一邊不忘繼續說話。我簡單整理了流理台,也坐在餐桌對面,這傢伙的冰箱雖應有盡有,但主食好像總是櫥櫃裡的泡麵乾糧,明明是個科學家,似乎不代表比較注重身體健康,軍隊裡反而不可能吃這些沒營養的東西,否則怎能確保兵士有力氣打仗。

 

  「妳喜歡就好。」明明是很普通的義大利麵,在她看來好像什麼山珍海味,我啜飲著紅茶,總覺得有些自滿,這是離開軍隊後第一次做飯給誰吃,就得到這麼高的評價,心裡總有點得意。

 

  「里維好厲害,又會煮飯又會打掃的,嫁給你的女生一定會很幸福!」

 

  「沒那回事。」我淡淡的說,經過一切不如常人的經驗,我已經不認為自己有機會步入婚姻,有一個平凡而幸福的家庭,妻子、兒女,都是遙遠不可及。

 

  「吶、我是說真的。」她突然傾身向前。

 

  「你都沒個對象?」

 

  「……有對象就不會在這裡了。」

 

  「嘛、說的也是,那你可以在這裡找對象啊!天文台裡單身的妹妹們……好吧不算太多但也不是沒有,除此之外也常有些打工旅遊的,都可以試試?」

 

  「妳不必替我著急,倒是妳……沒對象?」

 

  「有對象就不會讓你進來了!」韓吉用我的話回覆我。

 

  她舉起右手,按在左胸口。

 

  那雙羽翼再度閃過我的腦海。

 

  「我啊,早就決定將自己都奉獻給宇宙了,我的生活目標就是做研究,找出所有答案。但是里維,你沒有目標呀。」

 

  「誰說我沒有。」

 

  我想了下,臨時也只想得到這個。

 

  「不就是跟妳玩遍紐西蘭嗎?」

 

  「啊?啊哈哈~哈哈哈~」她突然大笑起來,笑到往後仰,直接連著椅子倒下去,碗盤隨著她的動作震了一下。

 

  「說的也是、說的也是!那得要好好出去玩了!明天想去哪裡?」

 

  「……都可以。」

 

  「喂喂、說要玩遍紐西蘭的可是你啊,稍微給點主意吧?」我將她扶起來,她笑到都流眼淚了。

 

  「我負責玩,妳負責想,不都是這樣?」

 

  「狡~猾!好啊,那我負責想。」她盤腿坐在地上,閉著眼皺著眉。

 

  我決定先將自己的晚餐吃完,免得等等她突然跳起來,整桌菜都不用吃了。

 

  「有了!」果不其然地跳起,立刻撞到桌腳,碗盤沒翻,韓吉的頭倒是腫起來了,但她不以為意似的揉了兩下,便衝到書房打電話。

 

  「對、要預約,三位,嗯……兩男一女,好。」看來艾爾文也被拖下水了,雖然不知道她想到什麼,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哼哼~里維!」因為結束電話後,從書房裡探出頭的奇行種露出十分奇行的笑容。

 

  「明天你就拭目以待吧♥」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