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既然是韓吉的邀約,肯定不會是逛街、觀光走覽這種平和的行程,這不是她的作風。我想了想不久前的冰河、輕航機,在飯店用早餐時,忍不住向她開口詢問。

 

  「今天要去哪裡?」

 

  「你們等等就知道了!」

 

  因為不知道目的地,只能任由韓吉駕駛帶著我們,而一小時後,我已經站在紅褐色的橋墩上。

 

  聽說皇后鎮以極限運動聞名,高空彈跳更是由此發源。看著人們不斷驚呼、尖叫,義無反顧地跳下橋墩,此處距離地面134公尺,下面是條河,進入冬季已經有些乾枯,附近可見大而尖銳的巨石,落下去後若無法控制方向,說不定會摔個粉身碎骨,實際上這裡也出過意外,這是艾爾文跟我說的。

 

  我看向艾爾文,後者也看向我,我們的目如死灰。

 

  「是你向她提議的?那麼你先請吧。」

 

  「才不,完全是她自己決定的,沒想到你會怕這種玩意兒?」

 

  「不怕,只是年紀大了,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小,他們不能沒有我。」他指的是他家養的一條母獵犬,和最近生的一窩小狗。

 

  「我都不知道你責任這麼重大。」我調侃著,不過始作俑者完全聽不出我們話裡的針鋒相對,還笑嘻嘻地以為我們感情變好了。

 

  「好啦好啦,都不要急,我最後就是了。艾爾文你先跳吧。」

 

  「妳到底從哪裡聽到我們在爭順序?」

 

  「我?」

 

  我們同時轉向韓吉。

 

  「快跳吧。」韓吉催促著艾爾文,看著他被工作人員綁上繩索,推下去。

 

  五分鐘後。

 

  「換你囉,里維。」毫髮無傷的艾爾文,臉上推滿著不懷好意的笑容,笑瞇瞇地將我推給工作人員。

 

  「……

 

  繫上繩索後,我按著指示張開手臂,聽到岸邊的群眾開始鼓噪,在教練的口號下,咬著牙,背對著河谷躺下去。

 

  只見韓吉和艾爾文探出的臉越來越小,身體彷彿成為一把利刃劃破空氣,我聽到繩子張力被拉到最大的緊繃聲。接著,我開始往上,繫在腰間的繩索用盡力氣將我拉起,以極快的速度衝向天際。

 

  我下意識彎起手臂,貼在腰際,再度經過橋墩時,我看見艾爾文和韓吉站在邊緣,身上已經不是大衣,而是印有黑白雙翼的短版皮衣,艾爾文的右臂袖管,空蕩蕩的,隨風揚起。

 

  彷若慢速電影的畫面,那兩人帶著血氣的臉龐緩緩抬起,週遭是滾燙水氣,散落的肉塊和刀片成為佈景。

 

  「兵長……」畫面最後停在一個褐髮女孩染血而無神的臉龐,舉起的右手上有個清晰齒痕。

 

  腿部一陣刺痛瞬間亂了平衡,我捂著右膝,再度頭朝下墜,橋墩近在眼前,最後,我盪回谷底,終於被慢慢拉回橋上。

 

  「還好嗎?」舊傷復發使我一時難以站立,踉蹌地撲進迎面而來的人懷裡,抬頭一看是艾爾文,趕忙推開他。

 

  「你的表情,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他湊近我,低聲問道。

 

  但還來不及回答,後方又喧鬧起來。

 

  「呀呼~」

 

  「等等小姐,要背對下......」工作人員來不及阻止,韓吉已經以奇怪的姿勢,愉快地跳下去了。

 

  「那傢伙!」

 

  「那樣會撞到頭啊!」教練話音未落,她又往上彈。

 

  「耶~」那傢伙經過橋墩,還不忘比手勢,我還在傻眼的同時,一旁的艾爾文已經不停在按相機快門了。

 

  那瞬間,我真想回答他自己看到了一對父女,還是最白癡的那種。  

 

  「任務完成!」韓吉爬上橋,漂亮地擺了個pose

 

  「里維、艾爾文,來合照!」繩子還沒解開,她便拉著我們,以手機自拍了一張。

 

  沒想到這般吵鬧之下,我又忘了自己的膝痛,直到結束高空彈跳行程,前往下一站,反而是胃先痛了起來。

 

**

 

  「所以是你把自己的生殺大權交給她的。」艾爾文總結。

 

  「我只說我負責玩,她負責想。」哪裡知道她想的淨是些玩命的法子。

 

  我們一同盯著眼前一條滾滾河流,比起方才高空彈跳的場合,這裡的流速明顯更快、更加刺激,河水轟隆作響,韓吉攬上我們的肩,笑容都快開到耳際,我們的臉卻都更黑了。

 

  「等等要玩快艇漂流唷,趁這個時間先來拍照吧!」

 

  這裡是沙特歐瓦河(Shotover),我們在這裡要進行的是快艇體驗,一艘船需14人才能出發,所以我們還在等足額的人數。

 

  「太好了呢里維,一米以上就可以乘坐了。」等待期間,我們在渡船口到處晃悠,艾爾文指著告示牌,皮笑肉不笑地對著我說。

 

  「......去你的。」

 

  等到人數足夠,我們便穿上救生衣、戴上安全帽,依序上船。

 

  「哇~好期待!」韓吉興奮的手舞足蹈,不過我就沒她的輕鬆愉快了。

 

  「妳怎麼老挑這類遊戲……

 

  「里維?你該不會怕水吧?」

 

  「不到怕水,不過我確實不擅長水類活動。」我在軍隊裡受的主要是陸上訓練,簡單的游泳什麼雖然也學過,但稱不上擅長。

 

  快艇緩緩滑離木板搭成的渡船口,導遊簡單交代了注意事項,便開始了沙特歐瓦河之上,為期25分鐘的旅程。前半航程都還平穩,韓吉還能發問而不咬舌頭。

 

  「啊~這是什麼石頭呀?如果奈爾有來就能請他講解了吧?」

 

  「你看!這個形狀好特別唷!」

 

  「底下的水好藍,可惜不能拍照。」

 

  「里維你看!」

 

  話還沒說完,導遊突然加速,乘客都鼓譟起來,看來刺激的還在後頭。

 

  隨著乘客的驚呼,導遊時不時加快速度,衝過一次次看似窄小無法通過的峽谷,快艇後方揚起不小的水花,我們都被潑得全身溼答答。

 

  眼看峽谷的斷差越來越大,前方有個幾乎是小瀑布等級的,有些乘客不安地向導遊發問,只換來他一個大拇趾的手勢,下一秒,當快艇摔進水中的瞬間,我只見到韓吉的後馬尾高高揚起,激起一大團泡泡。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ruko
  • 好喜歡他們的相處模式~~~~其實我不太看兵韓的現代背景
    但這篇是唯一打中我的>///<
    每個週末都會固定來發露一下療癒上班一星期的痛苦哈哈
    (第一次浮出水面)期待買次的更新!!!!!
  • 終於有人了(握手+抱抱)
    一直以為這篇在這裡沒什麼人看呢(百度貼吧也有放)
    謝謝你~雖然我都是看現代背景比較多,原作背景有一半是韓吉先走了,另一半是里維(掩面)我要看HE只好找現代了...
    再度感謝你的留言(覺得又驚又喜♥

    Toku 於 2015/08/07 21: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