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哇哈哈~好涼喔!」

 

  遠處,蔚藍的水面徐徐波動著,看似非常平靜,近處,有隻奇行種手腳並用地激起陣陣浪花,和打上岸邊的白浪嬉戲。

 

  我坐在潔白的沙灘上,在地圖邊緣畫下記號。

 

  這裡是「世界的盡頭」,大陸最邊境,禁書中所記載的傳說中的「海」,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魚類和食鹽,也是城牆內所流傳的地圖,所記載到的最邊界。或許越過所謂的「海」,還有另一塊大陸,但這都還是未知,憑我們的力量,目前還無法克服探索的障礙。

 

  "啪唦"

 

  臉頰突然感到一陣水氣,韓吉那傢伙漂浮在岸邊,正對著我潑水。

 

  「四眼田雞,弄髒地圖怎麼辦?」

 

  「那就自己走啊,我們不是已經沿著它走一遍了嗎?吶、里維,快下來嘛~很舒服喔!」

 

  「……不要。」

 

  「我說你,該不會怕水吧?」

 

  「我不會游泳。」正確來說,除了洗澡,我沒將自己泡在水裡過。

 

  「咦?」她倏地起身,浸濕的小背心和短褲服貼在身上,姣好的身材一覽無遺,我下意識地吞了口水,看著她走近我,拉住我的手。

 

  「那我來教你吧,別說人類最強,連水都克服不了啊!」

 

  我跟著她的腳步,躊躇地踏進水中,冰涼的海水立刻湧上,走沒幾步就到了腰際。

 

  「像這樣,把身體放鬆,自然就會飄起來囉。海水的鹽分比較高,比在河裡還輕鬆呢,來,試試看。」

 

  我盡量照著她的話放鬆身體,只有手,仍緊緊繫著。

 

  「這不就學會了嘛。」她彎下腰,逐漸靠近我的臉。

 

  「來,里維。給你獎勵──」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橡皮艇上,上頭是韓吉,雙手捂著嘴,臉龐流著的不曉得是河水還是淚水,因為她全身溼透,眼眶泛紅。

 

  「里維!里維!」

 

  「咳咳……」我坐起身來,看了看周圍,大部分的遊客都溼透了,整艘船底有淺淺的積水。

 

  我們的快艇在經過瀑布時角度不良,將近翻覆,一半的人被拋出船外,再被導遊和清醒的艾爾文、韓吉一一拉回。眼看漂流還在持續,不過渡船口也近在眼前了。

 

  「我還以為你就這樣死掉了……嗚嗚……」韓吉抱著我使勁的哭,話也講得含糊不清,是艾爾文講解,我才知道自己落水後昏了過去。我知道自己不諳水性,不過僅僅被嗆到就能昏過去,還是自己始料未及。

 

  況且,我似乎又做了個漫長的夢,將我昏迷的時間都給打亂,算不清了。

 

  「才沒那麼容易死掉,好啦快起來……鼻涕都沾到我身上了。」我抹了把臉,發現嘴上殘留著什麼,帶有香氣的膏狀物。

 

  「這是……?」

 

  「韓吉剛剛嚇得要死,什麼心肺復甦術啊人工呼吸的,全都做了一輪喔。」艾爾文在我背後,悠悠地說。

 

  我尷尬地全身僵直,面對懷裡的韓吉,推開也不是,只想乾脆跳進河裡,讓我用游的回去岸邊算了……

 

**

 

  結束快艇插曲,我們一同回了皇后鎮。

 

  從那之後不曉得是自己的錯覺,或真是如此,總覺得韓吉變得更粘我了。除了在男更衣室及廁所的時間外,她幾乎與我形影不離。就連要買紀念品給米可夫婦,我沒興趣,只說在外面等,她也寧願跟我跑出來,最後只好再和她一同進到店裡,在狹窄的櫃位走道之間挑禮物。

 

  或許正如艾爾文說的,我那一昏著實把她嚇壞了。

 

  「那給納拿巴這個如何?吶、里維?」

 

  一包餅乾在眼前晃盪,我抬起頭,正好見到韓吉半開的嘴,帶點油亮光澤,想起下午那一荐,再度不自在地別過頭。

 

  不過就是個人工呼吸,想這麼多也太不乾脆了!

 

  ……但我就是乾脆不起來,畢竟嘴對嘴的事情,三十多年來還是第一次。

 

  「……嗯。」

 

  「咦?身體還在不舒服嗎?你的臉好紅喔。」四眼田雞完全不理會我內心的小劇場,直接探頭來,將額頭壓在我的上面。

 

  「妳!」我猛地往後,不小心撞倒了明信片的架子,接下來也顧不得害羞,只能趕緊向店家陪不是。

 

  晚餐在韓吉推薦的美式漢堡餐廳,整條街就這家店大排長龍,折騰一天大家都是又累又餓,但在她的堅持下還是排了約二十分鐘。後來上餐,才發現等待的時間非常值得。

 

  「莫布里特看到妳這樣乖乖吃飯一定會很感動。」艾爾文即使是吃漢堡仍能吃得像排餐,完全不弄髒手,優雅而充滿氣質。

 

  「哈哈,因為吃飽才有力氣繼續玩嘛,明天就要回去了,今晚我還想玩牌!」

 

  韓吉就完全不同,她大口咬下麵包,邊嚼邊含糊地說著。不過那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也稱得上可愛。

 

   咳。

 

  「艾爾文,你這兩天有見到莫布里特啊?」

 

  「嗯,他現在暫時頂替妳的工作,那天在實驗室有見到。」

 

  他們開始了工作上的話題,我邊聽邊繼續用餐。我本來算不上講究的人,軍隊伙食一向只求填飽肚子,但退伍後在巴黎住的那年,也漸漸養刁了我的口味。這家的漢堡不同於一般美式大漢堡,它的麵包很有嚼勁,比起其中富含肉汁的烤牛肉片,麵包更引人入勝,搭配炸得金黃香酥的炸魚薯條也很好吃。在紐西蘭的這些天來,這餐算是十分好吃了。

 

  「里維,怎麼樣?這家店不錯吧?」

 

  「還不壞。」我簡答,可惜只有氣泡飲料,如果配上紅酒應該更能襯托它的美味。

 

  韓吉笑了笑:「可惜沒有酒,不然就更完美了。」她做了個親吻手指的動作,絲毫不差地說出我的想法,法國人果然無酒不歡。

 

  「等等還要開車回飯店,妳也還想玩牌……不如買回去喝?」艾爾文提議道。

 

  吃飽喝足後,我們便買了一打酒回飯店,以二比一的投票通過,就在艾爾文房裡喝,韓吉拿了撲克牌發牌,我則去要了桶冰塊。全部備妥,牌局就開始了。

 

  「不過,里維今天真的嚇到我了,還以為你就這樣去了……

 

  「妳放心,就說我不會那麼容易死。」我丟牌,瞥了眼緊張兮兮的眼鏡。

 

  「在戰場上都沒事了,死在這裡也太丟人,何況我不是說了只要妳安排我都會跟著去嗎?我不會食言的。」

 

  「呀,還真可靠呢。」艾爾文涼涼地說,韓吉低下頭來,我突然發覺自己好像說了什麼……別有涵義的。

 

  「咳、我只是沒想到,妳都喜歡玩這麼刺激的遊戲。」

 

  「咦?我還以為里維不喜歡平淡的行程。不過這也是我的私心,喜歡追求心跳加速的感覺。」

 

  「研究室坐久了?」

 

  「不完全是,有新發現或是研究進度突破時也會心跳加速呀,但這是很直接的心跳加速,今天都加速要跳出來了。」韓吉做了個手勢來表達她的心情。

 

  「我只是……做了個夢。」

 

  「什麼?」

 

  「不過也不必做到那種地步吧……

 

  韓吉不解地轉向艾爾文,後者指了指嘴唇。

 

  「啊~但那是必要的呀。」

 

  我沒回答,不過發燙的耳根想遮也遮不住,頭髮理得太短也有壞處。

 

  「里維是覺得妳吃虧了。」

 

  「畢竟......這種事……

 

  「啊啊~別在意、別在意。還是里維覺得被我吃豆腐了?」

 

  「才沒有!」

 

  「哈哈哈~」韓吉放下牌揮了兩下手,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明明是她吃虧了,怎麼好像她才是主動的那方呢?還非常豪邁地揮著手喝著酒。

 

  我看了艾爾文,他無奈地聳聳肩。

 

  「好啦,乾杯!」

 

  牌局約過四輪,接近午夜時,韓吉終於醉到不醒人事。艾爾文扶著她,由我開門,將她送回房裡。

 

  「艾爾文,就算換作是別人,她也會那麼做的。」蓋好棉被,我們退出房門後,我向艾爾文低聲說道。

 

  「嗯?」

 

  「人工呼吸。以她的個性,不會見死不救。」

 

  我走向自己的房間,開了門。

 

  「並不是特別因為我……

 

  並不是特別因為我,這點自知之明,我還有。

 

  艾爾文沒有回答,表情似笑非笑的。我道了晚安,便回自己房裡沖洗休息了。

 

*****

這話只有一個重點,少話的里維一定有大量的內心小劇場!!(欸)

颱風來囉少出門唷,大家小心//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