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二次延伸同人文,與原著無關

*CP:台˙灣X日˙本(台櫻)

*私設名稱:台˙灣男版=林曉青(BY百里寂祥)

*BGM:光るなら

*時序:過去-過去-現在;日˙本視角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櫻花是大和民族的精神象徵,在最美最燦爛的的時候毫不保留地展現自己,隨即凋零消逝,化歸塵土。即便短暫,卻也在來人的心目中,留下最深刻的印象。

 

  與那粉嫩小花有著相同名字的我,一直以這樣的象徵自豪,並與如櫻花般綻放自己的生命作為願望。而原本,一向不善交際的我,只想在匿名的網路世界中,留下自己生活過的紀錄,綻放自己生命的櫻花,直到遇見那個人以後,現實生活中的我,才真正有了活著的意義。

 

  帶著樸實香味的榻榻米、一面廣大的穿衣鏡、一件母親遺留的高級和服、以及一疊疊由傭人每週帶來更換的書籍,構成了我生活的全部。

 

  隨風搖擺的風鈴是這偏暗的和室中唯一的色彩,清脆的聲音提醒著我季節的更迭,廊外枯山水裡有個池子,池子旁有棵楓樹,我叫做櫻,但我只看過秋天哀傷的橘紅,未曾見過春櫻朝氣的美麗。

 

  我是本田櫻,來自日本古老望族本田家掌門人的……妾室,母親體弱,在生下我不久後就過世,父親的正妻有個優秀兒子,作為庶出女兒,我沒有地位、沒有人關注,獨自生活在本家偏房裡,在那天來臨以前,從未出過房門。

 

  是的,當我以為全世界只有我、池塘裡的金鯉和前來送飯送書的傭人知道我的存在時,本田家收到了一封信。幾年前,正妻的兒子收過這封信,幾年後,我居然也收到了,那是W學園的入學邀請,他們不知道用什麼管道,居然知道我的存在。

 

  父親雖驚訝,仍毫不猶豫地將我送出去,雖然在學園裡,我不能住在普通宿舍,必須另居學園深處的小屋,我必須低調,盡量不讓人察覺自己的存在,但正妻的兒子在我入學第一天送了我一台筆記型電腦,從那之後,即便現實中的我必須抹殺自己存在的痕跡,虛擬世界的我,仍能十分活躍。

 

**

 

  他的存在,最初讓我挺困擾的。我是在台灣遇見這個男孩,不過只有一瞥的時間,因為他的眼神,讓我知道自己的存在已被察覺,驚慌失措的情緒讓我無法多想,只能混在人群中逃走,沒想到不久後,會再度相見。

 

  被青鳥帶來的男孩,那雙黑眸裡的光芒,和初次見面時如出一轍,那是某個夏日午後,但我總覺得自己身處在櫻花樹群裡,周遭是一大片被花瓣渲染而成的粉色,照亮了我的世界。

 

  從那之後,他總是會一再地經過文學院,而某次在圖書館的偶遇,則是我們從點頭之交正式邁向朋友的契機。

 

  「妳總是借這麼多書啊?不行啦妳這麼瘦小肯定拿不動,以後要來圖書館都告訴我,我來幫妳拿書。」

 

  「......非常感謝您。」

 

  「就說了......跟我講話不必用敬語嘛~」他以不流利又非常口語的日語同我說話,但我無所謂,因為光只是這般簡單的談話,我似乎都能一再察覺到,自己週遭的櫻花盛開的感覺。

 

  我們漸漸地變得親近,變為真正的朋友,從說話、牽手到擁抱,對我而言,能在他身上一再感受到春天的溫暖,令我非常安心,不曾被母親擁抱,也不曾被父親重視的我,終於,找到了一個眼中有我的人,會讓我看見櫻花綻放的美景的,最重要的人。

 

  對了,再此敘明一下,父親他雖然不曾表達過對我的看法,但對於我的要求他總是不拒絕,畢竟本田家多的是錢,只是缺乏可以分享給我的愛罷了。所以我做起網拍生意,僅在最初向他借了一筆錢批貨,不久後生意穩定,便能還款了。

 

  高中畢業後,我向父親要求離開學園,住在大學附近的大廈中,這裡的空間足夠擺放貨品,我也能作為自己商品的模特兒,唯一困擾在於拍攝,不擅使用相機的我總是只能拍出一個角度,正巧遇上了愛玩相機的他。

 

  「如果妳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幫妳拍照,雖然我只擅長拍攝風景,不過人像……凡事總有個起頭嘛。」開朗地笑著的他,替我試拍了幾張,其實只是他太謙虛而已,明明就拍的很漂亮,我看著相機躊躇地想著該如何開口,他卻先低下身子。

 

  「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呢?」

 

  「我......

 

  「啊,不用勉強也沒關係喔,如果是網拍也不能拍得太差嘛。」他準備拿回相機,但焦急的我說不出話,只能緊抱相機猛點頭。

 

  「這是......喜歡的意思?」

 

  我再點頭,帶點膽怯地看向他,他突然又是一笑,當下我只想著真是個奇怪的人,怎麼這麼愛笑,彷彿笑容不用錢似的,拼命大放送。

 

  「那麼,接下來請多指教了。」他伸出手,我這才發現,在這之前我接觸過的男性不過就是正妻的兒子而已,除此之外,三次元的男生,這似乎是第一次……

 

 

  我的房間佈滿了所有可愛的東西,洋娃娃、蕾絲緞帶、花朵彩帶等等,但這些是沒有生命而沒有溫度的東西,只有在他身旁,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感受自己的生命,感受春天的溫暖。

 

  這天,等到中午過後,他終於出現了,帶著我最喜歡的食物,滿身大汗地出現。

 

 「吶、老是吃惠方捲的話,對身體不好吧?」

 

「還有蔬果汁……?」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抬頭,曉青正在架設相機和反光板,他的臉有些紅,雖然皮膚不算白,但還是十分明顯。看來外頭真的滿熱的。

  

  「我是說……下次出去吃吧,車站前又開了間新的壽司店喔。」

  

  「……好的。」

  

  曉青的臉突然好紅,他拿反光板遮住臉龐,縮在角落。

 

  「請問怎麼了?」

 

  「我說妳啊……」他張開雙臂,我也順從地坐進他懷裡。

 

  「是喜歡,還是不喜歡呢?」

 

  「咦?」

 

  「唉……拜託快發覺吧,再這樣下去好折磨啊……

 

  「請問是指什麼呢?」

 

  曉青沒有回答,只是又重重地嘆口氣。

 

  「吃飽後再來拍照吧,我替妳把拉鍊拉上。」

 

  「謝謝......你。」

 

  我靠在他的胸膛,感受到的除了滿足,還有淡淡的失落,好像落英繽紛的美景,只有一個人獨享的孤寂。

 

  那是什麼情緒呢?只是在那個時候,我還尚未察覺到而已。

 

*****

其實真的是想到什麼寫什麼,所以兩篇下來時間軸也好敘述也好都有點亂。這只是我的設定裏面,台櫻故事的片段,不過應該不會有完整版的(掩面)因為不知道怎麼寫才好啊......就像菊灣一樣,一直都只能寫出片段式的故事。

話說回來,這篇故事的背景與其他W學園系列皆有相連,架構是一樣的這樣~

最後,蘇先生毀了CWT,本來有點想在D1晃晃看看COSER也不行!只好再家裡看了一天的電影,並且在一天的最後幾個小時裡嚕出這篇算是有做點事(明明還是耍廢的一天)看了教父三部曲以後有點想寫刑警德X黑手黨義的故事(羞),現在對APH還沒有長篇故事的想法,大概會一直以這種短篇片段方式書寫,也謝謝看到這裡的妳/你,並且留個言吧(尤其對小櫻的設定,覺得非常挫...>///<)

 

感謝大家!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九芎
  • 嘎!!!(說話
    小櫻和曉青都好可愛ˊ///ˋ
  • 兩個小可愛小純情的愛情故事
    菊灣裡面菊還會使壞一下
    直來直去的阿台根本沒能力啊,只好任小櫻玩弄了(不對

    Toku 於 2015/08/14 13: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