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BGM:大塚愛,星象儀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自皇后鎮回到特澤威爾後,韓吉讓我放了兩天「假」。

 

  「開了一整天的車也累了吧,明天就好好休息,後天晚上再來接你。」

 

  「晚上?」

 

  「嗯!」她笑著,將手指豎直在唇邊。

 

  「說好的禮物呀。」

 

  然後隔了兩天,剛過晚餐不久大門就被敲響,韓吉站在外頭,臉上掛著笑容。

 

  「嘻嘻,我是來接你的。」

 

  「我穿件外套就來。」我走進房裡拿起外套,目光被櫃子上某個金屬的東西吸引,走近一看,是弗蘭的懷錶。這陣子跟著韓吉參加的活動都不是適合帶著它一起的活動,就被我擱置在這裡。

 

  但今晚,我想應該不一樣吧。

 

  「久等了。」將懷錶放進口袋,我關燈鎖門,身後的韓吉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舉高手中的白色布條。

 

  「這個,要請你先蒙上眼睛!」

 

  她在我後腦杓打了個紮實的結,並協助我坐上副駕駛座,聽著她發動引擎的聲音,視線受阻時所感受到的時間流逝更為漫長,但她卻比我所遠想的時間,要快速地停下車子,我聽著她關上車門、再度打開車門,冰涼的手滑過我的手背,貼上我的手臂。

 

  「跟我來。」

 

  南半球已是秋末冬初,夜晚非常寒冷,吹過臉頰的風都是冰的,但還不比她手掌心的溫度,我反手握住她的手,下意識地輕搓著,期望帶給她一些溫暖,韓吉似乎停頓了一下,便回握住我的手,伴隨著輕不可聞的笑聲,一下就被風聲掩蓋。

 

  我們走在一段崎嶇小路,兩旁是刮過身體的雜草,腳下踩的似乎是碎石子,她小心翼翼地帶我繞過幾個天然路障,我只聽得到風動,蟲鳴,還有水流。

 

  「我們到了,可以睜開眼睛囉!」韓吉鬆開白布,讓我可以睜開眼,還想著在玩什麼把戲,見到眼前的景象時,突然都說不出話了。

 

  眼前是毫無遮擋的完整夜空,闇紫、墨綠、深藍(這些顏色還是後來韓吉教我認的,否則憑我的學識能力根本分辨不出它們之間細微的差異)互相堆疊交映,像一幅畫似的,艷麗得難以置信。

 

  星河穿梭其中,湛藍得無法以言語形容,閃爍在其中那各種不同色澤光芒的繁星,彷彿天神散落的寶石,相互輝映,一閃一滅地發光著,目不暇給,美得令人屏息。

 

  我往下看,以為自己看到了另一個宇宙,仔細一看才發現是一大潭水,是蒂卡波湖,平靜的湖面恰巧成了巨大的鏡子,將星空納入其中,以庫克山為界,是天上地下,兩道緩緩流動的美麗星河。

 

  「這是……

 

  「這是我們的秘密基地。」回頭一看,才發現原來艾爾文、米可、納拿巴,不只我倆,大家都在。

 

  「這裡可是全南島最棒的觀星地點,能拍出最美的照片唷。不過還是比不上自然的美麗就是了。」納拿巴笑著說,米可則操作著三角架上的相機,吸了下鼻子,得意地向我豎起大拇指。

 

  「這是我發現的,很棒對吧!」韓吉笑嘻嘻地說,遞上墊布及毛毯,「這樣就能躺下,全方位地看著星星!」

 

  艾爾文也走向我,拍了拍我的肩。

 

  「韓吉都告訴我了,我想,果然還是這裡最具代表性,在紐西蘭這幾十年,我能保證這裡真的是最美的觀星地點了。」

 

  「……弗蘭的事?」我搖搖頭表示不要緊,這算不上秘密,但是……

 

  「但將我帶來也無所謂嗎?說是秘密基地......

 

  「當然啊!」韓吉湊上來,「里維也是我們的一員了嘛,這就是我送你的禮物。」

 

  「那還真不賴……

 

  我再度抬頭,發現星空中雖美,但似乎少了什麼。

 

  「今天是初一喔。她讓你等到今天,就是為了等沒有月亮的時候。既沒有光害,也不會被月光影響,今晚空氣也很乾淨,能見度非常好。」

 

  艾爾文將墊布鋪平,在我左邊坐下。

 

  「說不定有機會見到極光呢。」

 

  韓吉則湊在右邊,拉起毛毯。

 

  這下我終於能夠理解了,弗蘭口中的美景,那傢伙……如果看過這個,還會說圖片漂亮嗎?就連米可的高級相機都拍不下來的美麗景色,天與湖相連的壯闊星空,我只想將它記在腦中,如果能在他的墓前訴說……不,口拙的我大概無法表達吧,這般美麗而震懾人心的畫面。

 

  捏緊口袋裡的懷錶,我輕輕喚著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彷彿回到了沙漠裡的那一晚,我們肩並著肩,聽著他敘述未來。而如今我仍仰望著夜空,只是身邊不再有弗蘭,卻有韓吉及艾爾文作伴。

 

  我突然想起「夥伴」一詞,雖然不是在戰場上一同出生入死的戰友,如今一同旅遊過幾次的我們也能算是夥伴了嗎?

 

  說話聲漸漸平息,我們再度安靜地觀賞星星,週遭只有大自然細微渺小的配樂,直到身旁傳來陣陣吸鼻涕的聲音。我以為韓吉被冷到了而拉開毛毯,打算替她多蓋一些,但仔細一看才發現,那帶著眼鏡的臉龐已經沾滿淚水和鼻水,糊成一團。

 

  「妳……怎麼了?」

 

  她搖搖頭,又用力擤了下鼻子。

 

  「只是覺得……你的朋友啊,一定也看到這片星空了……他的願望,因為你而實現了……

 

  我愣了一下,一股暖流突然湧上心頭。

 

  除了我以外,還有人記得你,還為你流淚了。

 

  弗蘭,你這傢伙,真令人羨慕。

 

  「那怎麼是妳在哭啊……?」

 

  「因為我太感動了嘛……嗚嗚……

 

  我看著哭泣的她,有種憐愛油然而生,所以我伸手拭去她的淚水,而四眼田雞還抽搭著吸鼻子。

 

  「韓吉,謝謝妳。」

 

  「你喜歡嗎?」

 

  「嗯。」

 

  韓吉這才停下來,她摘下溼答答的眼鏡,以毛毯邊角擦了擦再戴上去。

 

  「……里維,我發現你笑起來其實滿好看的耶。」

 

  我伸手碰向自己的臉頰,但立刻被韓吉抓住。

 

  「妳……

 

   「里……

 

  「啊!快看,有極光!」隨著納拿巴的叫聲,我們都抬起頭,見到星河中出現一道帶狀光芒,鮮綠色的光芒緩緩流動。

 

  「那就是......極光?」我驚訝地喃喃自語。

 

  「太好了,里維一定可以得到幸福,因為你看見極光了。」

 

  韓吉握著我的手,哭得亂七八糟的臉龐破涕為笑。

 

  我突然有種衝動,好想問她,如果現在不在的是我,她是否也會為我哭泣。

 

  這種感覺前所未有,我感到惶恐而心煩意亂,但手心傳遞的溫度很快地令我冷靜下來。強忍著不開口,我看著她所說的,象徵幸福的極光,再低頭看向她,一面懷抱著陌生的情感繼續迷惘。

 

  自以為封閉的心門,在這傢伙強行闖入後,似乎已經無法再關上了。

 

  為什麼?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