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BGM:大塚愛,星象儀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那個晚上,我們的手都沒有放開。

 

  一直到了我家門口,都沒有放開過。韓吉仍然喋喋不休地說著宇宙的故事、說著極光的故事,而我則細細聽著,空著的手時不時輕觸弗蘭的懷錶,但已漸漸沒了感傷的情緒,取而代之的是手心的熱度和皮膚摩擦的觸感,令人心煩不已。

 

  她牽著我的是右手,或許身為科學家書唸得多、字也寫得多,指節間帶有薄繭,與拿槍的軍人不同,這是文人的手,與粗獷的男人不同,這是女人的手,雖不致水嫩,但也纖細。

 

  「里維?你在聽嗎?」

 

  「......不好意思,妳說了什麼?」專注在感受手掌的差異,我漏掉了韓吉的話語,趕忙抬起頭。

 

  「我是說,我的假期就要結束了,還有沒有什麼想去玩的地方?」

 

  「不是還有兩週?」

 

  「這也很快呀,而且正確來說大概剩十天。」她聳肩。

 

  「......動腦一向不是我的專長。」

 

  「那麼,要不要去趟但尼丁?」

 

**

 

  她說了算,因為我根本不知道那是哪裡,也不知道等在前頭的有些什麼。這次我們搭火車出發,因為只剩我們兩人,我又不敢坐她的車,路途又和去皇后鎮一樣遙遠,那麼乾脆來趟火車旅行,誰也不必開車,誰都樂得輕鬆。

 

  我們先回到基督城,再轉六小時車程的火車。沒了艾爾文,發車時間又早,兩人拉了行李上車便都睡去,夢裡我模模糊糊地聽到三個孩子說話的聲音,說什麼「炎熱之水、冰封大地、沙之雪原」,說著要去看大海,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巨大鹽水湖泊,他們說得起勁時,我突然被搖醒,眼前是韓吉,眉頭都皺起來了。

 

  「你沒事吧?作惡夢了嗎?」

 

  我不明所以,直到她翻找了包包,遞了手帕過來,我才發現自己居然淚流滿面,甚至浸濕了蓋在身上的外套,水痕清晰可見。

 

  「我不知道,我……」我不覺得那是惡夢,三個孩子說得愉快,彷彿是他們期待已久的心願,但那背後卻是巨大的壓力與恐懼,無以名狀,我不覺得悲傷,眼淚卻先流出來了。

 

  「我想……看海。」我重複著那三個孩子的願望,同時,也見到韓吉的眼神亮了起來。

 

  「會的喔,這次會看到海的,所以別哭。」

 

  「就說不是這樣的。」

 

  「哈哈,不過這幾天玩下來也累了對吧?你睡了好久,再半小時就要到站了。」

 

  聽著她這樣說,仔細想想,我才發覺自己來到紐西蘭以後,睡著的時間似乎變長了。

 

  我們抵達但尼丁後,韓吉便先至旅遊中心寄行李,並拿了地圖打聽景點。

 

  「這次……沒有跳傘?衝浪?或是其他……?」

 

  「咦?里維還想玩那種的呀?但我這次沒什麼安排呢,就是在這座城市裡走走晃晃而已。這裡是南島第二大城唷,僅次於基督城而已,但尼丁的名字來自愛丁堡,是南半球的愛丁堡……

 

  真是不敢置信。

 

  我的心情既矛盾又複雜,欣喜在終於不必為了極限運動玩命,失落在沒想到她也會走平淡的觀光行程。

 

  「里維?」韓吉還在解說,見我腳步慢了些,便停下來等我。

 

  「怎麼啦?坐火車也會暈嗎?」

 

  「沒有......

 

  我們行經一座白色的大教堂前,鐘聲突然敲響,高大的木門推開後,走出了一位穿著華麗白紗的女人和她的男人。

 

  「哇,是新娘子!」

 

  韓吉大叫,停下腳步拿著相機猛拍。

 

  「吶……女人都憧憬當新娘?」

 

  「男人就不憧憬取個美嬌娘嗎?哈哈。」

 

  我搖搖頭,對於穿著正式大禮服,將頭髮梳得油亮服貼,而嚴謹地站在教堂門口迎接自己心愛女人的畫面,幾乎無法想像。

 

  「不過當新娘很辛苦的,要化妝要弄頭髮,結婚前還要減肥……米可和納拿巴結婚那會就是那樣,納拿巴雖然叫苦連天,最後還是當了特澤威爾最美的新娘。」她拿出手機,將他們的結婚照拿給我看,裡頭是笑得含蓄的米可、幸福的納拿巴,還有開懷的韓吉。

 

  她也穿著白紗,是伴娘用的簡單款式,她難得摘了眼鏡,頭髮也梳得整整齊齊,只有搞怪個性不減,和納拿巴拍了堆奇怪動作表情的照片。

 

  「很美對吧?」

 

  「嗯。」新娘當然美麗,但我指的是她。

 

  新娘準備丟捧花了,他們的親友都鼓譟起來,而趁著韓吉又把注意力轉回新人身上,我將手機中的相片翻拍起來,偷偷保存。

 

  「妳沒對象嗎?之前那位……」我試著搜尋腦海裡的記憶,長相已經不大清楚,名字還記得幾個字。

 

  「叫做莫布什麼的……金髮的先生。」

 

  「你指莫布里特嗎?他可不是我的對象,被他聽到會哭的哈哈~悄悄告訴你,他喜歡的是我的學妹唷,一個可愛的小美人。」

 

  她以老頭子的口吻說著,繼續翻找學妹的照片給我看。

 

  「那你呢?都退伍了不打算組家庭什麼的。」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

 

  「我不認為一個帶傷退伍又沒受過多少教育的軍人能回歸正常社會、有個平凡的夢想……況且,妳認為我適合穿那種衣服?」

 

  「我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就不能有夢想,而且……哈哈哈,除了矮了點以外你穿那個應該還是挺好看的啦。」

 

  「……閉嘴,臭四眼。」

 

  我們在街上漫步,或許正值午後,街道上沒什麼行人,古典英式建築林立,不說清楚還真像到了明信片裡的英國街景。

 

  「這裡真的好像英國。」韓吉嘆息著,手裡握著相機,從剛才開始快門就沒停過。

 

  「妳去過英國嗎?」

 

  「嗯,我父親是牛津大學的客座講師,小的時候偶爾會和他一起去英國,他上他的課,我則在大學城裡跑來跑去。」

 

  一陣風揚起,落葉飄散著,連韓吉的聲音也隨風遠去。

 

  「不過,在他和母親離婚後,父親就去英國定居了,母親去了瑞典,剩我自己待在里昂,完成學業以後,才跑來紐西蘭。」

 

  「所以啊……我不太相信婚姻。」

 

  「真像個孩子。被熱豆腐燙過一次,就不敢再吃熱豆腐的孩子。」

 

  「你在說誰呀?」

 

  「……小時候的我。」

 

  「哈哈哈,真的嗎?」

 

  她又笑了,在秋天高高的藍天之下,笑聲好像銀鈴一般悅耳。

 

  「要不要去吃飯?我餓了。」我提議,在火車上沒吃什麼,差不多漏兩餐了。

 

  「這個嘛……先來找找這附近有什麼餐廳吧,老實說,我們好像迷路了……」韓吉翻轉著地圖,隨意閑晃之下,已經不知道我們走到哪裡了。

 

  「我好像聽到有人在問午餐。」

 

  「如果是好吃的餐廳的話,你們碰到對的人了。」

 

  眼前一對年輕男女向我們走來,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要不要跟我們來趟美食之旅呢?」

 

  綁著馬尾的少女說著,和理平頭的少年一起指向一個方向。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