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APH二次衍伸同人文

*《教父》背景

*CP:路德維希(德˙國)x愛麗絲(北義˙大˙利妞塔)

*BGM:柔聲傾訴(教父電影主題曲)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基爾伯特帶人衝進屋子時,只來得及抓到黨羽和以極其複雜的表情看著自己的弟弟。

 

  瓦爾加斯堂兄妹不見了,即使將整個瓦爾加斯家族的勢力範圍、將紐約翻過來尋找,都找不著他們的身影,彷彿人間蒸發,而明顯放走了他們的路德維希倍受懲處,雖然不到辭職負責的地步,因為他蒐集到的都是極其有用的證據,只在於沒有主嫌,無法完成審判,但將黨羽成員ㄧ把抓起後,瓦爾加斯家族的勢力也瓦解,一支黑手黨家族正式宣告解散。

 

  事件過了又近十年,路德維希仍做著刑警工作,他花了好長的時間,才理解當時的愛麗絲究竟說了什麼,而他們之間又發生了什麼。

 

  他認同愛麗絲說的,如果是普通人,他們或許能擁有普通的幸福,但在這之前,他們將永遠無法相見。他認同了自己當下魯莽的行為,但他不後悔,因為他發覺自己深愛著她,能替她做些什麼令自己感到快樂,儘管他仍不知她是否活著。

 

  路德維希持續打聽瓦爾加斯堂兄妹的事情,有人說他們回了西西里島隱居起來,有人說他們在逃亡途中被敵人家族射殺了。總而言之他們是消失了,而隨著科技漸漸發達,國際間還有更多跨國罪犯等待國際刑警的追查,他在行動中漸漸冷落了這件事情,但愛麗絲最後那泫然欲泣的表情卻永遠記在他心裡。

 

**

 

  西西里島仍保持著中世紀純樸風格的小村裡,有間白色的美麗房子,房子主人在過世已久,將他的遺產留給摯愛的孫女,孫女去了紐約,遇上她的命定之人,但他們終究無法結合,她帶著遺憾再度回到美麗的白色大房子,每日看著美麗卻寂寞的夕陽漸漸西下,她始終記得爺爺說過的話。

 

  她追查那孩子,就在她繼承爺爺的一切不久,他也因為幾件大案子成了優秀的警察,她周旋在黑白兩道之間,維持平衡並壯大家族勢力,他開始作為國際臥底,遊走在歐洲各地。他來到美洲的第一件案子獻給她,她不曾想過兩人會相愛的那麼快速──她相信那是真愛,因為最後,路德維希將她推向羅維諾。

 

  她可憐的堂兄並不責備她,儘管羅維諾並非真正理解愛麗絲與路德維希之間的情感,直到他談了戀愛,有了妻子。

 

  他們在西班牙友人安東尼奧的幫助下,在南美洲度過一些時日,直到風聲漸退才回到西西里,他們變裝改名,在爺爺留下的房子裡充當僕役,再過段日子,他們才回到原本的身分。

 

  她不敢再要求羅維諾陪她冒險回去見路德維希,她也無法獨自前往,丟下羅維諾,直到他轉向替安東尼奧工作,獨留愛麗絲在大房子裡。她設法打聽路德維希的行蹤,但從前的人也在打聽他們,過程膽顫心驚,已不是憑今日的愛麗絲所能承受,漸漸地,她便放棄了。

 

  不久後,他娶了個西班牙姑娘,有一群兒女承歡膝下,他們守住了瓦爾加斯的名號,並讓它流傳下去,羅維諾重起爐灶,在背景單純的西班牙妻子協助之下,找了正當行業,並讓愛麗絲充做幕後智囊。再過一段時間,他衰老凋零,在世的痕跡剩下一塊石碑,而兩年後愛麗絲便也追隨而去,在她闔上眼不久,一群警察衝進大屋,卻也什麼都不剩,成年的孩子們未曾聽聞那一代的故事,他們乾淨、沒有汙點,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和姑姑經歷過什麼,只有他們的兒女,羅維諾的孫子輩,曾聽老去的爺爺反覆呢喃著那些黑手黨的故事,叱吒風雲的紐約瓦爾加斯家族的故事,而其中,最小的女兒將它們牢牢記住了,全部都,牢牢地記了下來。

 

 

義大利 威尼斯 

 

  路德維希˙拜爾休米特,一手拿著地圖,一手捧著相機,走在眼花撩亂的水都巷弄。

 

  承蒙伊拉斯莫斯獎學金,他有機會來到義大利,這個爺爺講了一輩子的地方。他的爺爺和叔公都曾是警察,但叔公在意外中過世了,爺爺為了紀念親愛的弟弟,讓他取了跟叔公一樣的名字,路德維希本人是無所謂,反正兄長承襲的是爺爺的名字,和光榮的爺爺兄弟兩人同名,也沒什麼不好。

 

  他從小坐在爺爺腿上,聽他講義大利的故事,儘管他們從未來過。爺爺說叔公戀慕著一個義大利女人,說義大利女人都不是好東西……說著又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地道歉,再告訴他義大利人其實也不錯,必須平反一下。

 

  他聽著千遍一律的故事,手裡捧著爺爺和叔公的照片,那時代只有黑白照,還是看得出爺爺的頭髮,和叔公的不一樣。

 

  「你很像他,你們同樣金髮藍眼,你肯定是隔代遺傳,才能有那麼好的長相。」爺爺說著,輕輕摩娑他的臉頰,一邊哭著說「對不起,阿西。」

 

  一隻鴿子震翅飛起,路德維希發現自己已經來到聖馬可廣場,他將地圖收進背包,拿起相機時,手臂碰上了一個人,是個女孩,有著一頭茶色卷髮的女孩。

 

  「Mi Scusi*.」他以充滿口音的義大利文道歉,女孩則朝他笑了笑,這時,路德維希看清了女孩的臉,一雙大大的、映滿威尼斯水光的蜜色大眼、帶著些微雀斑的白皙臉龐,還有一張不輸南歐陽光的笑容。

 

  「Non fa niente*.第一次來到義大利?吶、先生,怎麼稱呼呢?」

 

  聽說義大利扒手很多,還有黑手黨,遇見陌生人如此熱情招呼,路德維希心生警覺,但看著那張臉,又心跳加速地難以冷靜思考,便報上了真名。

 

  「路、路德維希,路德維希˙拜爾休米特。」  

 

  「路德維希?路德?我是愛麗絲˙瓦爾加斯。」她拉起他的手,踏入陽光正美好的聖馬可廣場。

 

  「Benvenuti su Italy*!

 

  那年,十八歲的德國青年在聖馬可廣場遇見十六歲的義大利少女,相隔半世紀的戀曲,再度輕輕響起。

 

*****

*抱歉、沒關係、歡迎來到義大利

 

看完《教父》三部曲的腦洞中於填完,雖然對祖字輩獨伊不是HE,但還有孫字輩所以應該還能接受吧?(打)

歡迎留下感想唷,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