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這對男女帶我們到了間韓式料理店,和自來熟的韓吉一下就熱絡起來。

 

  將酒紅色長髮束成單馬尾的女孩叫做莎夏,理平頭的男孩則是康尼,他們兩人是奧塔哥大學的學生,經過他們的講解,我們才知道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大學城裡,空堂的時候,來自蘇格蘭的莎夏和男友康尼,便會到處尋找好吃的餐廳。

 

  我從沒吃過韓國料理,也不知道該怎麼點,便照著他們的推薦隨便點了道菜。

 

  「你們是第一次來但尼丁嗎?因為是莎夏先發現你們的,她說好像在哪裡看過里維先生,我也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韓吉小姐。」

 

  「不是,我們是第一次來這裡,所以才會人生地不熟的,好險遇到熱心的你們。」

 

  「真的?從未作為客座學者或是……科學家什麼的?」

 

  「嗯……實際上我是科學家,就在約翰山觀星台,里維是退伍軍人,我們趁著休假出來玩。」

 

  「喔~所以也是情侶!」莎夏作下結論,大口塞入「辣炒年糕」。

 

  席間,韓吉和康尼邊聊邊吃,也問到不少但尼丁可以去的景點、可以玩的行程,莎夏吃東西吃得相當認真,食量也不算小,本來一份連我都覺得有些勉強的套餐,她一下就掃完了,吃飽後擦擦嘴巴,開始分析這間韓式料理的特色,對料理喋喋不休的熱衷程度,和韓吉還真有點像。

 

  對於這種豪邁吃相,我似乎有點印象,不過肯定不是在戰場,女孩除了紐西蘭也只有待在蘇格蘭而已,大概又是在夢中見過,這些日子來我漸漸習慣了一再遇見夢中看過的人,總覺得這是股模糊又真實的印象,我抬眼瞥向莎夏,她似乎被我嚇了一跳,湯匙都掉到地上。

 

  「怎麼了?」康尼關心女朋友,牽住她的手輕聲問到,他的手上有個半圓弧形、看來像齒印的痕跡。

 

  這女孩,該不會太餓時還把自己的男友拉起來咬吧?

 

  「不、不、不……沒、沒事……

 

  韓吉突然不說話,盯著康尼的手。

 

  「那是胎記?」

 

  「咦?是啊,小時候還不太明顯,長大後反而越看越清晰,很像齒印對吧?就像被誰用力咬過一樣。」

 

  我們對看一眼,再度看向莎夏。

 

  不是她咬的真是太好了。

 

 

  康尼和莎夏邀請我們參加隔天在大學城裡舉辦的滑艇競賽,韓吉看來充滿興趣,反正沒有行程壓力,應允後便回到旅館。

 

  當然,兩間單人房。韓吉難得沒提議玩牌什麼的,回房間後就沒動靜了,或許坐火車也會消耗體力,一天長途跋涉也累了吧。

 

  但尼丁的夜晚已經不適合開著窗戶吹風,所以我只拉開窗簾,盯了夜空半晌便睡,這裡的夜空不比在蒂卡波湖畔看到的美,這一生或許也難以再經歷那樣的感動。

 

  隔天我們到了奧塔哥大學,本來還想著會迷路找不著比賽地點,但鼎沸的人聲直接當作指標,大概全校學生都聚集過來了,小河兩岸擠了滿滿的人,加油助陣震耳欲聾。

 

  「里維,你看是莎夏!」韓吉指著最前端的小船,紅髮女孩一馬當先,帶領全組隊員衝破突圍,看不出她這麼有幹勁,再定睛一看,原來康尼站在終點線,手裡揮舞著……一條長桿麵包。

 

  我拍拍韓吉,指向終點,四眼田雞找了好一會才看到,抱著肚子笑彎了腰。

 

  「食物的魅力真大,哈哈、哈哈、哈哈哈!」

 

  莎夏的隊伍毫無懸念地拿了冠軍,他們忙著頒獎啃麵包大概也沒空理我們,所以比賽結束後,我們便繼續在大學城裡散步,在古典英式建築中穿梭。

 

  韓吉張開雙臂,用力吸了一口氣。

 

  「雖然這裡的建築和里昂不一樣,但書香氣息還是一模一樣啊~」

 

  我將手插在口袋裡,跟著她慢慢地走。我們雖然離小河越來越遠,還是能聽見一陣陣歡呼聲。

 

  「妳讀大學時,也有那麼多活動嗎?」

 

  「有啊,不過我不太參加就是了。大學時就是個實驗宅,整天窩在實驗室裡頭,系上的人名記不得幾個、最好的朋友是解剖用的青蛙和一位老到不行的教授,唯一參加過的也只有科學競賽而已。」

 

  她收回手,抬起頭來思考,陽光在一根根雕刻精美的柱子及樹林間,間隔地照在她身上,我盯著輪廓立體的側面,其實奇行種靜下來以後,還挺不錯看的。

 

  「……仔細想想,我的大學生活好像沒什麼值得一提的部份,沒有談戀愛、沒有休閒娛樂,和其他大學生不太一樣,總是在念書,最喜歡的人是……哥白尼,所以他們都叫我書呆子。」

 

  「大學生不念書?」

 

  「念哪,只是對一般人來說,那不是唯一。不過那時我就有了成為天文學家的夢想,所以就算寂寞,也不要緊,里維,你的夢想是什麼呢?」

 

  「……從來沒想過,當兵是為了吃飽,而且我也沒念什麼書,不像妳。」

 

  「念太多書也沒用,三句不離星星的我啊,大概是全系最怪的人了吧,難怪那時會沒朋友,哈哈。」她乾笑,表情難得有些落寞。

 

  我看向前方,美麗的奧塔哥大學,帶給我的是陌生,我和這棟建築沒有共鳴,沒有回憶會因著它而觸發,但韓吉似乎很多,不知道這裡讓她想起的,究竟是美好的、還是孤寂的大學時光。

 

  我孤獨慣了,但韓吉不同,她能在艾爾文、在米可、在納拿巴、在朋友同事面前笑得那樣開心,對她而言,這應該是一輩子都無法習慣的事情。

 

  「我記得妳說過,星座的故事……那個南十字星,可以指引水手不會迷航,還有其他星座的故事,我覺得那還不壞。」我想著該如何措辭,慢慢地講,一邊觀察她的反應,看她是否真的聽懂了我想表達的意思。

 

  「聽了那個故事以後有時我會想著,如果我的生命裡也有個南十字星引導,是不是就不會迷路了……但是,北半球看不到南十字星。」

 

  「你記得啊?」

 

  「我沒忘記任何一段。」

 

  韓吉終於又露出微笑,暖暖的,明明風吹過時臉頰都凍痛了,她的笑容卻像陽光那般和煦。

 

  「我發現你記憶力不錯耶,沒考慮過回去唸書?」

 

  「我都這個年紀,也沒讀過高中。」雖然嘴上拒絕,但出乎意料地,我發覺自己不討厭這個想法。

 

  「有什麼關係,大學也有人60歲了才來唸,也有專門給像你一樣沒唸高中又有工作經歷的人唸的大學,如果擔心同學看起來差太多的話,娃娃臉一張的你,肯定不會被看穿啦!」這句不知是褒是貶的話得到我一記白眼。

 

  「而且我可以教你念書喔,就先從我家那些書開始吧?也可以看看你對什麼有興趣。」

 

  我想了想,覺得提議不錯,便緩慢地點頭表示贊同。

 

  奇行種突然用力抱住我,還直接轉了一圈。

 

  「太好了,那我們就一起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