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CP:里維˙阿卡曼x韓吉˙佐耶

*背景架空現叭囉,關於研究生韓吉與上班族里維的故事

*希望六回可以完結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玻璃窗上,幾條細微水痕滑過。放眼望去,除了呼嘯而過、整齊排列的樹木以外,只有灰暗不清明的遠方天空,幾道霧氣載浮載沉。

 

  韓吉˙佐耶出神地想著,身陷其中的是霧,遠觀看到的是雲。

 

  在霧中,她看不清前方,伸手不見五指,但望著雲,卻能精準描繪它的模樣。

 

  那麼現在的自己,究竟在哪裡呢?

 

  回神轉向身旁睡得像隻小黑貓的男人,她無法清楚說明,只是回想起兩天來的經歷,心中滿滿的是不可思議。

 

  大概,是在霧裡吧?

 

 

 

 

 

兩天前,8月31日 
 

  韓吉˙佐耶手裡翻著書本,內心卻煩躁地讀不下一個字。

 

  此時,她正坐在前往日本的飛機上,她非常討厭坐飛機,但離開國境別無他法,雖然每每遇見理工學院的同學,她總是巴著他們的手臂,央求著發明任意門或傳輸管之類可以立刻抵達目的地的工具,但在這之前,她還有得忍耐。

 

  現下,她坐在靠窗的寬敞座位,左邊位置還空著,旅客陸陸續續登機。小小的橢圓窗外,各家客機上上下下,韓吉的心情也七上八下,她討厭坐飛機,不是因為移動不便、耳朵不舒服、座艙狹窄、空姐很冷淡……是起飛之時,胃袋的騰空感、腳踏不到實體地面的空虛感、還有時上時下的墜落感,她討厭這些令她不安的、無法掌握自身的感覺,偏偏在遙遠的目的地,又有她最期待的人在。

 

  "喀搭"置物櫃被開起,韓吉不經意地向旁看去,一個矮小的黑髮男人將公事包放上椅墊,正掂著腳努力將登機箱塞入狹長的空間裡。出於善意與責任感,韓吉起身出手幫忙,卻在登機箱成功安置後,被男人的灰藍色眸子冷冽一瞥。

 

  「咦?呃……」她尷尬地想說些話,但還沒說出口,男人便坐定下來,忙著將公事包塞入椅子下方,看都不看她一眼。

 

  韓吉只覺得是個冷淡的小矮子,便轉回她的書本上,那是介紹九州的旅遊書,並在機上廣播關閉手機以前,再度將那封令她啟程的簡訊拿出來回味。

 

  "九月一日上午在九大有個研討會,是我第一次在日本公開發表論文。如果不會太忙,到時候要不要來日本?

 

  如果停留久一點,說不定還能一起慶祝生日呢。"

 

  她看著手機,想像自己露出甜甜的笑容,寄件欄的ES,是她最喜歡的兩個字母,「艾爾文˙史密斯」,她最喜歡的人。

 

  她記得初遇的那年她大一,他是助教,五年後她成為研究生,而他成了教授,卻離開祖國,被日本的大學聘去了。

 

  那是他們共同嚮往的地方,他們是法國的「日本控」,儘管不曾去過,卻對那裏深深嚮往,艾爾文的父母在日本邂逅,他從小聽父母說日本的美好,韓吉則因為對艾爾文秘密的情愫,他說有多好的地方,她就會相信有那麼美好。

 

  大學四年,她苦學日文,天性的好學與好奇心旺盛,使她學習任何事物都能如魚得水。而在艾爾文赴日一年,長期書信往來後,他終於主動邀約她前往日本,韓吉相信這會是個好的開始,她和艾爾文,能夠像艾爾文的父母那般。

 

  在異國墜入愛河。

 

  韓吉這次真的笑出聲來,被身旁的男人再度一瞥,不過她不在乎,她是學校出名的怪胎,從小到大只有因為很怪和更怪被人討厭的份,直到遇見了艾爾文。

 

  只有艾爾文可以理解她,他有足夠的耐心與專注力,徹夜聽她的研究成果與創新想法,他總是對她溫柔微笑,他能找出她論理的盲點,進而與她爭辯。

 

  只有艾爾文,也只要艾爾文,韓吉才能感受到自己是珍貴的,她的存在不僅僅是科學期刊上發布的名字。韓吉˙佐耶,因為艾爾文,而感受到生命、感受到自己是活生生的、能夠被重視的「人」。

 

  飛機開始緩緩移動,韓吉從回憶中清醒,將旅遊書塞進背袋,她抓穩握把,準備迎向騰空時的癲頗。

 

  引擎聲震耳欲聾,她緊閉雙眼、咬緊牙關,胃袋騰空的不安感襲來,心臟跳動隨之增強,令她有些難以呼吸,她專注在恐懼害怕,直到突然感受被掰開的左手掌裡,被塞進了什麼塑膠製品。

 

  她疑惑地睜開眼,發現手裡是顆水藍色的薄荷糖,身旁的男人手指糖果,再指著自己,他的臉頰鼓鼓的,大概也塞了糖,韓吉不解地照做,當薄荷的沁涼灌入鼻腔,胃部疼痛突然得到舒緩了,她驚訝地看著他,男人只是面無表情地點頭,隨即轉過頭去。他們同樣緊抓著握把,韓吉猜測他們分享相同的不適,但薄荷糖卻解救了他們。

 

  韓吉帶著感謝的心情再度看向他,不一會,飛機衝破雲層,飛行平穩後,空姐們便開始送餐了。

 

**

 

  「不好意思,請給我一杯熱紅茶。」

 

  韓吉醒來時,飛機正經過中東地區,身旁的男人向空姐討了杯紅茶,她默默在心裡計數,這是送餐開始後,他要的第十五杯紅茶,不包含她睡著期間的數量。

 

  這男人究竟有多愛紅茶呀?根本是個紅茶怪胎,沒想到怪胎還能覺得人家奇怪。

 

  韓吉帶著吐槽的心態想到,旅遊書還放在手上,密密麻麻的一堆標籤紙,她隨手翻到名產銘品頁,上頭滿滿的櫻花圖飾,日本和法國最像的地方就是精緻的甜點,她快速地瀏覽過各種令人愛不釋手的小點心,停留在一種紅茶糖果上。

 

  「吶。」

 

  她將書本遞給男人,手指在那種糖果上。

 

  「您很喜歡紅茶對吧?聽說這種糖果很好吃喔,到了福岡一定要買啊!」

 

  男人正在啜飲紅茶,以垂下的手掌握著杯緣,特別的握杯方法令她忍不住多看兩眼,而他的視線滑過書本,只是輕哼了聲表示知道。

 

  「您是來旅行的?」他自然地使用敬語,沒有口音,大概是巴黎人。冷淡的巴黎人。

 

  「還有參加研討會,我還是學生,念生物科技的。」

 

  他點點頭,放下杯子。

 

  「剛剛謝謝您的薄荷糖,很有用,這個給您!」韓吉不放棄搭話,抄下糖果的名字,將紙片撕下遞給男人,但他一聲不響地收下,收進襯衣口袋後,便閉上眼睛,休息了。

 

  那就是他們全部的談話,下了飛機後,韓吉還想幫他拿下登機箱,卻被他制止,他們沒再多說話,連再見都沒有。

 

  萍水相逢,本來就是這樣。

 

  韓吉沒有多想,就快可以見到艾爾文,她根本無心注意別的男人。

 

  早知道兩人那麼有緣,或許先問名字就好了。

 

  她出神地想著。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