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CP:里維˙阿卡曼x韓吉˙佐耶

 

*背景架空現叭囉,關於研究生韓吉與上班族里維的故事

 

*希望六回可以完結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一天前,91 福岡 

 

  清爽的早晨從豐盛的早餐開始,韓吉一覺好眠,心滿意足地踏進早餐大廳,她方才才與艾爾文通過話,約在九州大學見面,參加研討會,並在會後由他擔任導遊,帶領她遊覽福岡。

 

  她幻想著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譬如在日式神社裡,他手把手地教她朝拜方法……不行,他從未碰過她,他們總是保持著男女間交際的分際,因為他是位紳士。那麼,在擁有美麗夜景的餐廳中共進晚餐後,向她求婚呢?……這個更不可能,太早了,他們甚至未曾互訴情意。

 

  韓吉用力拍著腦袋,她的想法太現實、太具體,但這怎麼稱得上幻想?

 

  想起前些日子為了學習日文而拜讀的日本少女漫畫,那些自帶粉色泡泡呀、玫瑰花圈哪,沉浸在戀愛幻想中的少女們……韓吉知道自己就算努力一輩子也不可能成為那種人,在那之前,以生物研究奪得諾貝爾獎還比較可能。

 

  那麼,做自己就好了吧?

 

  做最原本的自己……沒問題的,因為那個人肯定願意接受,這樣的我呀……

 

  端著餐盤走到靠窗的吧台座位,一句法文突兀地出現在充滿日語的環境中。

 

  「啊啊、又見面了。」

 

  韓吉略震驚地轉向聲音來源──那個矮小的黑髮男人,他正以與昨日相同的冷淡雙眼盯著她,一手拿著可頌麵包吃。

 

  「啊……早安。」她不著痕跡地將拖盤移開,使兩人間還有一人份的空位,不過接下來一組像家族旅行的東方人旅客走了過來,為了她們方便,她又好心地挪出座位,便名正言順地坐到了男人身旁。

 

  好尷尬……韓吉啜飲著咖啡,客套地堆起笑容。

 

  「那個……真巧呢,您昨晚也住在這家飯店?」

 

  「沒錯,買機票送的。」

 

  話題斷尾,沒關係,再接再厲!

 

  「嗯……您是來工作的,對吧?」

 

  「沒錯。」

 

  「這樣啊......那麼,祝您工作順利。」

 

  「也祝您旅途愉快。」

 

  再度斷尾!

 

  韓吉突然很討厭自己無法無視對方的、喜歡沒話找話的個性,不過男人沒有讓她煩惱太久,他看了眼手錶,低聲說了句先走,便拿著拖盤離開。

 

  果然是社會人,行程要比自己忙碌得多。不過她也無法多做揣測,與艾爾文相約的時間接近,還得轉乘地鐵呢。

 

  希望別再遇到了,不過話說回來,福岡怎麼這麼小……

 

 

  研討會非常精采,艾爾文以流利日文明確傳遞想法,將新研究成果推廣出去,並以謙虛和氣的態度回答在座來賓的疑問,獲得滿堂喝采。

 

  會後,韓吉高昂的情緒還沒消停,兩人不斷討論艾爾文的新研究,就連搭上特別的觀光列車「旅人」*都沒注意,只覺四周氣氛變得粉嫩,胸口心跳明顯可聞,不知是他的研究成果振奮人心,還是兩人獨處自然而然產生的化學變化。

 

  無論如何,身邊是艾爾文果然太好了。

 

  走過濃厚日式風情的商店街道,艾爾文帶她來到太宰府,福岡著名景點之ㄧ。

 

  「也是學生必來的地方唷,這裡的神明會保佑妳,研究順利。」他說。

 

  他們摸過光滑的金牛,祈求好運,並帶著韓吉以日式古禮參拜,他們將象徵與神明結緣的五元硬幣丟入奉納箱,拍手兩下,許下願望。

 

  「在這裡等我一下。」參拜結束後,艾爾文讓韓吉稍等,朝站滿巫女的櫃檯走去。

 

  韓吉興奮地不得了,第一次見到真正的日本神社,拍照都來不及了,艾爾文的話幾乎沒聽進去,她沿著古色古香的木造建築,一路往更深處走去,直到兩棵連根生長的古樹*前,有個矮小的黑髮男人,就站在那裡,仔細端詳著大樹。

 

  「不會吧……」韓吉來不及捂嘴,男人已經轉過身來。

 

  「……韓吉?」男人輕聲叫喚,他走向她,伸手從口袋中拿出什麼。

 

  「挪。」韓吉還來不及問他怎麼知道自己的名字,就見一條糖果遞過來,正是她推薦給他的那款紅茶糖。

 

  「太甜了,我吃不習慣,給妳。」

 

  「咦?」可是糖果根本沒被拆封過啊?韓吉愣愣地盯著糖果,再轉向男人,他不自然地瞥過頭。

 

  「對、對了,你不是來出差的,怎麼會在這裡?」

 

  「是客戶帶我來的,說是體驗日本文化……」他雙手插在褲袋裡,眼神飄忽不定。當韓吉注意到那或許是害羞時,男人再度開口邀約,「如果不介意,等等要不要一起……

 

  「啊、不好意思,我有伴。」說起來,艾爾文讓自己在哪裡等他來著?韓吉急忙擺手拒絕,而男人的眼神也變了。

 

  「……原來妳是來日本找男人的?」

 

  「他不是我男人。」她紅著臉,對那半帶輕視的語氣不以為然,並小聲地補話。「至少現在還不是。」

 

  男人挑眉,有另一位穿西裝的日本人走過來了,他看了她一眼,便背向離開。

 

  「等等、這個紅茶糖果……

 

  「留著吧,太甜的話扔掉也行。」他揮手,仍未回頭。

 

 

  入夜後,艾爾文果然如韓吉所想地邀請她共進晚餐,他帶她回到福岡市區,來到看來頗為高級的壽司屋,一間有榻榻米的包廂。

 

  「韓吉,有件事我一直想告訴妳,又不知道怎麼開口才好……

 

  韓吉聽著艾爾文的話,雙手緊張地糾在一起。

 

  是否真能如她的「幻想」?一想到艾爾文的告白即將來臨,她的心就狂跳不止。

 

  「我要結婚了,對象是位日美混血的女孩,瑪莉。她是我在日本的學生,雖然講起來有些不好意思,但我們……

 

  隨著他的話語,一個美麗的女孩走進和室,她文靜知性,散發著日本女性特有的溫柔氣質,韓吉目瞪口呆地看著她,連握手招呼都忘了,只覺得瑪莉好像西方電影對於東方女人所有印象的集合體,柔順的黑髮,水汪汪的大眼,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太經典,彷彿艾爾文曾予她見過的,他父母珍藏的一尊日本娃娃,經典得她不知如何是好。

 

  「初次見面,妳好。我常聽艾爾文提起妳的事情,韓吉小姐。」

 

  「……妳好。」

 

  韓吉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兩小時,她是如何度過。

 

  只是當她回到飯店,躺上柔軟的床,胸口拴緊的龍頭終於潰堤。她記得自己在自動販賣機買了一些罐裝啤酒,但將她灌得神智不清的不是酒精,是滿滿失落,不斷湧上的悲傷情緒和不斷湧出的淚水,將理智淹沒,她只記得自己一個勁地灌酒大哭,都說酒精傷身,她卻也管不了了。

 

  隨手打開的電視節目,看不出年齡的女主播以溫和優雅的日文播報新聞,曾令韓吉最為嚮往、最喜歡的語言,如今卻再厭惡不過,她關了電視,想起瑪莉的聲音,彷彿夏日風鈴的清亮,卻又舒緩人心。

 

  終究無法成為他最喜歡的人。

 

  好想離開,這個曾經最嚮往的國家,那個依舊最嚮往的人,但在遙遠的異國,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去哪裡。

 

*****

*旅人:本身即為粉色的列車,共六輛車廂,對應不同祈求的內容,各車廂內以不同花色款是裝飾

*太宰府內的夫妻樹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