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CP:里維˙阿卡曼x韓吉˙佐耶

 

*背景架空現叭囉,關於研究生韓吉與上班族里維的故事

 

*希望十二回可以完結(默默增加回數...)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當天 92

 

  韓吉在亂糟糟的房裡醒來,狹窄的空間充滿空扁的鐵鋁罐,電子鐘停在凌晨五點半,她卻是睡不著了,放縱飲酒的頭痛欲裂和全身酒臭,驅使她沖澡更衣。她在遠比退房時間要早的時候離開飯店,拖著行李箱,微微的飢餓感令她本能地尋找餐廳,而在清晨唯一熱鬧的巴士轉運站,她再度遇見那個男人。

 

  一襲黑西裝的男人,因為身高緣故,站在排隊等車的日本上班族中也毫不突兀,只因他那雙淡漠的眼與冰冷的臉,所散發出的氣場仍十分搶眼。

 

  他也注意到她了,就在確認過車票後抬起頭時,他走出隊伍,反正座位是指定的,只是早上車晚上車的問題,而當她看著他走向自己的瞬間,韓吉發覺自己心中竟滋生出一股情緒。

 

  半是緊張,半是期待。

 

  她為這種情緒感到驚訝,大腦飛快轉著,緊張出於他反覆莫名的態度,期待呢?從登機開始第三次相遇,是否真能期待什麼?

 

  但她什麼都沒說,於是他先開了口,臉上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

 

  「怎麼一臉精神不濟的樣子?昨晚和妳的男人玩通宵,玩太累了?」說罷,他還輕蔑地哼了聲。

 

  瞬間,韓吉感到胸口彷彿被利刃划過,握著提把的手收緊,她想轉身,想走離,但對眼前的陌生人,她仍想保持最後的禮貌,她想微笑,,想打馬虎眼矇混過去,但才一張嘴,眼淚便噗溜噗溜地落下。

 

  就像年久失修的水龍頭,關不緊地,不斷滴漏。

 

  「喂、妳......」男人趕忙找起手帕,巴士發車的廣播同時響起,胡亂將手帕塞進韓吉手裡,他只停頓兩秒,便反手握住她的手。

 

  「妳是來旅行的,那麼接下來有行程嗎?」

 

  「咦?沒、沒有......」他問的急躁,韓吉忙著抹去眼淚,也答得急切。

 

  「那就過來。」他拉著她,一齊走上巴士,以比手畫腳的方式替她補票,讓她坐在自己身旁。

 

  「去、去哪裡?」

 

  「湯布院。」他說,坐定後一手鬆開領帶,另一手從公事包裡拿了瓶水給她。

 

  「雖然不知道妳發生了什麼事……喝口水冷靜一下吧。」    

 

 

然後,就到了現在。

 

  男人睡得很沉,上車後他們並未多交談些什麼,只是當韓吉的肚子餓得咕嚕咕嚕叫時,他將三明治分享給她。但韓吉還沒有放鬆到能說睡就睡,她手托下巴,眼盯窗外,看日本山林的景色,與法國最為不同的是夏末微雨的天空,幾朵雲霧飄過。

 

  「湯布院」。

 

  她低喃著男人告訴她的目的地,她在書上讀過,那也是九州觀光勝地,有一座金鱗湖,一條商店街,幾種名產。不知道男人去那裡做什麼?那裡也有需要出差的公司嗎?

 

  在她胡思亂想的期間,巴士已經駛下交流道了。

 

  他們在車站對面的案內所寄放行李,凌晨出發、時值中午,只吃三明治的兩人現下早已飢腸轆轆,男人離開觀光案內所後,立即在一間餐廳前停下腳步。

 

  這是間湯布院傳統料理的餐廳,主打鰻魚、地雞與豐後牛料理的三種吃法,  儘管觀光勝地大抵都有外語菜單,但點餐之間韓吉還是看得出男人不擅日語,她對於他有太多疑問,只不過美食當前,她也顧不得眼前的陌生人,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儘管心上人被混血日本女孩搶走,韓吉還是無法抗拒,無論是店員的親切態度、古風的木造建築,或是美味的道地料理,嘴裡忙著咀嚼,眼睛也沒停下,她靜靜地觀察著男人,他吃飯的模樣安靜俐落,目光專注在食物,韓吉幾次想開口搭話,男人都會淡淡地說:「嘴巴有東西時不要說話。」簡直比她的禮儀老師還要囉唆。

 

  酒足飯飽,男人繼續往金鱗湖的方向走去,韓吉還疑惑著跟去公事不太好,便聽他答到:「聽說前面有間店的奶油蛋糕捲,很適合配紅茶。」

 

  這下她越來越不能理解,滿腹疑問不知從何開始,跟在男人身後走了一段,她開始觀察起路人,觀光勝地什麼人都有,也少不了日本人,她盯著一對日本小情侶,學著女孩小步抬腿,學她帶點嬌羞可人的模樣,但走沒兩步就跌倒了,這令她又想起瑪莉,她們長得很像,同樣可愛嬌小,打扮精緻,和大喇喇又沒有女人味的自己完全不一樣。

 

  「喂,平地也能跌倒嗎?」一隻大手伸到眼前,抬起頭,韓吉正好對上男人淡漠的雙眼。

 

  她沒有握住那隻手,半是尷尬,半是賭氣,賭上她自己還在羨慕瑪莉的那口氣。站起來拍拍衣服,她將幾個最先跑到喉頭的問題扔了出來。

 

  「吶……先生,你到底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還有,你到底要去哪裡?」

 

  「蛋糕屋,之後去金鱗湖。妳的名字……飛機上看妳在填入境卡時看到的。」他聳聳肩,「我們離得不遠,很難不看到。」

 

  「喔,是嗎?那你呢?莫名奇妙地將我帶來這裡,你連名字都還沒告訴我!」

 

  他盯著她,眼神彷彿可以刺穿自己的內心,韓吉努力穩住腳,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在這裡退縮!

 

  不過男人似乎沒有敵意,他側著頭,順勢別開眼神。

 

  「里維˙阿卡曼,妳可以叫我里維。我會帶妳來這裡……是因為妳一副很痛苦的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來玩。而且妳不也沒行程嗎?聽說那間蛋糕很好吃。」

 

  為什麼話題都停留在蛋糕上?話說這男人是有多愛蛋糕啊?!

 

  「還有,按妳的方法走路吧,那模樣看了就彆扭,妳在太宰府興奮的大呼小叫時,步伐可沒這麼小。」

 

  「你一直在注意我?」

 

  里維沒有回答,位於路口的蛋糕屋到了,他放著韓吉,自己跑去排隊了。

 

  過了好久,韓吉才發現,那時的他或許是在害羞。

 

 

  細雨點點落在金鱗湖畔,若說當年毛利空桑見著的是夕陽之下的金魚鱗片,如今便是細小漣漪形成的片片魚麟。

 

  不同景象,會因著不同人的內心變化,而有不一樣的感受呢。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是艾爾文,傳來了共同慶生的邀請。

 

  "包括瑪莉,和另一位在日本的友人,讓我們一起替妳慶生吧。"

 

  韓吉突然又想哭了,明明配著溫熱紅茶的蛋糕這麼好吃,就像里維說的一般,真不想浪費。

 

  「今晚要回博多嗎?」里維見了她看手機的樣子而問到。

 

  「咦?不、五號才要回去。」

 

  「是嗎?那麼,要一起去湯平嗎?」

 

  「那又是哪裡?」這地方她就真的沒聽說了。

 

  但里維沒有回答她。

 

  「去了就會知道了。」

 

  他看起來心情還不錯,從吃過豐後牛午餐後眉間深深的皺紋就少了些,吃過蛋糕後幾乎完全平撫了。

 

  還是因為喝到紅茶的緣故?

 

  他們在湖邊解決了美味蛋糕捲,回到湯布院車站,正好遇上太鼓表演,震耳欲聾的太鼓及表演者中氣十足的吶喊贏得熱烈掌聲,韓吉也終於開始有「來到日本旅行」的感覺,她不斷發出奇異的驚呼聲,再看到前往湯平的超迷你兩節式紅色小火車時,更發出令路人注目的驚嘆。

 

  「喂,小聲點啊。」

 

  「哈哈、因為我很興奮嘛~」看著照片裡的畫面動起來,身歷其境的感動遠比閱讀文字更深刻。

 

  列車越發駛向深山,過了湯布院就幾乎沒人上下車,而里維口中的「湯平」更是只有一個小小候車亭的無人車站。

 

  放眼望去,連人影也沒有。

 

  韓吉心中的不安很快地被候車亭中各種昆蟲的吸引力掩蓋,她仔細地速寫牠們的模樣。山區裡收訊不好,里維則走出候車亭打電話。

 

  雨下得更大了,冷風夾帶雨滴打進亭子裡,令韓吉忍不住打起噴嚏,但她畫圖都來不及,根本無閑穿衣服,一件外套被拋過來,她回頭一看,只見里維全身沾著水滴,她肩上的外套卻是乾的,而放在門邊的行李箱已被拉開。

 

  「再等會,老闆要開車下來接。」

 

  韓吉還來不及道謝,一輛白色廂型車便緩緩駛向兩人。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