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CP:里維˙阿卡曼x韓吉˙佐耶

 

*背景架空現叭囉,關於研究生韓吉與上班族里維的故事

 

*希望十二回可以完結(默默增加回數...)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駕駛是旅館的老闆,車子經過一段遠比鐵道路段更為荒涼的深山老林後,突然出現一座聚落,沿著山坡往上,最高的地點,就是旅館的所在。韓吉發現里維雖然幾乎不會講日語,卻能以自己的方式與完全不會外文的老闆溝通,譬如比手畫腳,或幾個關鍵單字,再不行就用寫的。

 

  她站在玄關處,看里維如何與老闆交涉,正當她猶豫著是否該出「口」相救時,他突然朝她揮手,示意可以上樓了。

 

  頭髮花白的老闆想幫忙搬運行李,但他看著比韓吉的爺爺年紀還要大,她趕忙拉起兩個行李箱,隨著里維朝二樓走去。

 

  穿過嘎吱作響的木造走廊,打開有點卡住的房門,撲鼻而來便是榻榻米的氣味,兩人小心地將行李放置在後方沒有鋪榻榻米的部分,傳統和式房間十分寬敞,還有隔間,只是洗手間都在外頭,不附設浴室的地方稍嫌麻煩。

 

  「哇......榻榻米耶!呃、等等,該不會只有一間?」正準備拿起相機前,韓吉突然大夢初醒般地轉向里維,眼神的警戒早已遲了好幾步。

 

  「老闆說沒有空房了。」而後者更是一副無所謂,他聳聳肩,將濕漉漉的外套脫下,拿起準備好的毛巾、浴衣。

 

  「等等等等,你要做什麼?」

 

  「泡溫泉,我……有點冷,而且距離晚餐也還有段時間。」他遞了份毛巾給呆滯的韓吉,「一起去嗎?」

 

  一起去嗎?

 

  如果知道只有一間,還會一起去嗎?蛤?

 

  站在門口,抱著毛巾的韓吉真想立刻轉身回屋,但男人看來毫無反應,大驚小怪的自己反而顯得不大方,況且淋了雨的兩人都有點冷,眼前就是暖呼呼的溫泉……

 

  算了,也不是沒聽過混浴,泡就泡啊誰怕誰啊!

 

  韓吉半抱自暴自棄的心情,脫了衣服準備走進池裡,手臂突然被男人抓住。

 

  「你要做什......

 

  「妳打算沒洗澡就直接進去嗎?髒死了混蛋眼鏡!」他拉著她坐在板凳上,直接舀水從頭淋下。

 

  「洗乾淨再進去!」

 

  「嗚......你個潔癖矮子!」

 

  里維當真替韓吉洗了頭髮,而且臉上表情沒半點變動,不知是顏面神經已經壞死,還是因為眼前的女人半點姿色也沒有。韓吉憤憤地任由他搓揉頭髮,不得不說他的手藝真好,連頸部都按了還有點馬殺雞的味道。

 

  他們在半坪大的溫泉池子裡各據一角,韓吉將整個身子泡在水裡,等到里維起身更衣時,她已經像條熟透的蝦子。

 

  「轉過去,不准看!」  

 

  澡堂裡還有氤氳水氣遮掩彼此的身體,出到更衣區就沒了,不過里維只是做了輕蔑表情,便背過身去,等他再轉回來,她才發現他將浴衣穿反了。

 

  「這是壽衣的穿法,是右下左上,你的左右邊。」

 

  「左邊?右邊?」

 

  「不對,你別動。」里維乾脆張開手臂,讓韓吉替他調整。

 

  「我看看,你的右下左上應該是……」她認真地幫他穿好繫帶子,調整長度以免被絆倒,而注意到兩人距離太近,是在目光不自覺地被鎖骨吸引過去時,她察覺到他的喉頭震動了一下。

 

  「咦?」

 

  下意識後退想拉開距離的韓吉不小心撞上置物架,他則順勢將她拉向自己。

 

  「妳在做什麼?先是平地跌倒現在又直接撞上置物架……是眼鏡起霧還是等不及吃晚餐了?」

 

  「不是、不是視線不良也不是肚子餓!」還不是臭矮子突然靠那麼近!但現在好像又比剛才更近了……

 

  韓吉低著頭,企圖掩藏發熱的臉,但效果不彰,因為里維比她還要矮些,臉上是花是白只消抬頭他都能一覽無遺。

 

  「還是泡昏頭了?喂?四眼?」

 

  她越發覺得頭昏腦脹,在里維再度伸手碰觸她以前,先打開了拉門,外頭的冷空氣無預警灌入,兩人都打了哆嗦,但韓吉感覺好多了,肯定是泡了太久,泡昏了頭。不然,她怎麼會和個不是艾爾文的男人靠那麼近?

 

  艾爾文……如果是和他一起來的話,情況又會不一樣了嗎?

 

  佔地不大的食堂,只有換上浴衣的兩人與另外一組情侶檔客人,矮桌上懷石料理、各色小菜及生魚片、味噌湯一字排開,豐盛的料理又令韓吉再度驚呼不已。

 

  「這是什麼魚?」

 

  「這個好好吃喔!」

 

  「里維你趕快吃吃看,這個梅子是甜的耶!」

 

  韓吉再度失控的音量引來情侶檔的頻頻注目,儘管里維又一次黑著臉要她嘴巴有東西不要講話,不過她顯然完全聽不進去。

 

  是對自己完全失去戒心的意思?

 

  里維有點無奈地想著,白天時還那般戰戰兢兢,像隻警戒不已又受到傷害的小狗,現下完全是到處搖尾、開心到無法自持的大狗了。

 

  「老闆娘,再來一碗!」韓吉遞出飯碗,以流利的日文向老闆娘要求添飯,和善親切的老闆娘也像個母親一樣,看吃得津津有味的女兒,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好好好,飯還有很多呦!對了,旅館下方有條溫泉大街,如果你們接下來沒事,晚飯結束後可以去走走。」

 

  「真的嗎?太謝謝您了!」

 

  里維咬著煎到恰到好處的豐後牛排,待老闆娘回廚房忙碌,韓吉才將對話內容翻譯給他聽。

 

  「妳根本就會講日文,卻在一旁看戲?」

 

  「別這麼說嘛,事實證明不會講日文也可以順利check in呀!」她朝他眨眨眼。

 

  「......臭四眼。」他只是悶悶地回到。

 

 

  按著旅館給的手繪地圖,經過一段只有路燈沒有行人的小路,轉個彎後,他們突然來到所謂的「溫泉大街」──一條僅有一間商店開著的細長斜坡街道,紅燈籠被高高掛起,蜿蜒向下,不知其盡頭。

 

  整條街僅有兩種色調,黑與紅,彎曲的巷弄及其間幾家看似倒閉荒廢的旅店,更增添此地的神秘氣氛,里維默不作聲看著眼前奇異的景象,忽地被韓吉高分貝的歡呼嚇了一跳。

 

  「呀呼!這裡簡直就是《神隱少女》的世界嘛!無臉男在哪裡呢?會有白龍底迪嗎?天啊里維,你怎麼會發現這麼好的地方!」

 

  「妳在說什麼?還有,不要突然大叫!」

 

  「唉唷~就是那個呀,日本很有名的動畫嘛~你看這裡又有溫泉又有這條街道,指不定到了半夜,就會出現湯屋和小千呢!你到底怎麼知道這種地方的啊?」

 

  韓吉霹哩啪啦地講了一堆,但里維仍聽得一頭霧水,他只回答了她最後一句話的問題,總而言之,這裡很像某部動畫的場景對吧?

 

  「我想泡溫泉,但湯布院太貴了,湯平離湯布院近也便宜……況且這裡好安靜,我比較喜歡這種感覺。」

 

  「你是說比起湯布院安靜得多嗎?嗯……我也喜歡。」她激動地往前跑了幾步,差點沒被木屐絆倒──因為里維又及時抓住站不穩的韓吉。

 

  「妳小心點!」

 

  「嘻嘻,你發現了個好地方呢。」

 

  他們在第一也是唯一一間商店買了手工羊羹,里維本來排拒甜食,被韓吉一說適合配紅茶,立刻買了三條,不同口味各一。沿著石子路走到底,還有一間賣乾貨、明信片的店,整條溫泉大街僅前後兩間店開著,老闆都是和旅館老闆一樣的白髮老人,而當他們從底部再度走回頂時,羊羹屋也關了,整條街變得更為靜謐。穿著浴衣腳步邁不開,兩人便緩緩走著,只剩喀搭喀搭的木屐聲,黑暗不令人心慌,遠處溫泉水轟隆的水流聲,反而令人感到平靜。

 

  「喂,混蛋眼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里維首先開了口,就像白天時一樣,不過語氣放柔得多,在充滿溫泉香氣的街上,她聽著他的聲音,輕輕笑了。

 

  「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嗎?」

 

  「……韓吉。」

 

  「可以不說嗎?」

 

  「隨便妳,但妳看起來不像忍得住的人。」

 

  「哈哈哈......真奇怪,我們才認識三天,我也才知道你的名字不到一天……不過你說的沒錯,我的確忍不住。」她轉頭看向他,鏡片反射著上頭的紅燈籠,也變得通紅起來。

 

  「我被最喜歡的人甩了,喜歡了四年,卻連告白都沒有,就被甩了。」她想講的雲淡風輕,就像在講天氣,但是邊講,還是忍不住鼻酸了起來。

 

  「嗯。」

 

  「他就住在博多,所以我想離開博多。」

 

  「嗯。」

 

  「……很遜對吧,居然為了男人哭什麼的。」

 

  「原來如此。」里維鄭重地停在韓吉面前,儘管視線不佳,她還是能清楚見到他皺起的眉頭。「遜不遜我不知道,只是還能笑得出來的妳,我覺得很佩服。」

 

  他頓了一拍。

 

  「雖然不好看。」

 

  「你是來找我吵架的對吧!?」

 

  「我的意思是……之前的妳比較好看。」

 

  「嘿......別說的好像你一直在注意我一樣。」

 

  「我不知道。」里維果斷往前走,留下平衡感不好的韓吉繼續與木屐奮鬥,緩緩跟在後頭。

 

  「喂,你在害羞嗎?」

 

  「閉嘴,臭四眼。」

 

  不知道、不明白、不清楚。

 

  里維的腳步越趨加快。

 

  不理解、不熟悉、不舒服。

 

  內心的異樣感來源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聽到女人有心上人時會不愉快,為什麼知道她被甩後又鬆口氣?

 

  太陌生的情緒佔據心頭,而這時的他還什麼都不懂。

 

**

 

  他們睡在不同布團,不過仍緊密相鄰。里維告訴韓吉明天要去的熊本城,她就開始猛翻旅遊書、喋喋不休介紹名產,直到停下來換氣時,才發現他已經沒出聲了。

 

  「里維,你已經睡著了嗎?」

 

  沒動靜。

 

  「睡著了也好,說真的,我滿感謝你的喔。」

 

  「......感謝什麼?」

 

  「哈哈,果然還醒著。感謝你啊,硬把我帶來,才有機會來到這麼好的地方,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

 

  韓吉看著天花板,身旁的里維動了一下,不過並沒有將身體轉回來。

 

  「這是我第一次和女人共枕,卻什麼感覺也沒有。」在她以為他真的睡著時,里維冷不防地冒出一句。

 

  「其實你可以用更直接的方法表達我們合得來,真的。」

 

  「......睡覺。」

 

  「又害羞了嗎?哈哈、晚安。」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