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CP:里維˙阿卡曼x韓吉˙佐耶

 

*背景架空現叭囉,關於研究生韓吉與上班族里維的故事

 

*希望十二回可以完結(默默增加回數...)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93日 旅程第二天

 

  韓吉起床時,身旁已經空無一物了。早一步起床的里維將布團折得整整齊齊,靠在牆邊,他則不見蹤影。韓吉換了衣服準備下樓吃早餐,才見到從澡堂回來的里維。

 

  「早安,居然趁著早上又去泡,里維你好賊喔!」

 

  「誰讓妳睡那麼晚,懶豬。」他走上玄關,看都不看她一眼就走進食堂,雖然嘴巴和昨天一樣壞,但那副態度總令韓吉覺得有些奇怪。

 

  早餐和晚餐一樣豐盛,各種醬菜拌飯一字排開,佔滿整張桌子,經過昨晚吐露心聲,韓吉發覺心情輕鬆得多,退房前又跑到旅館外拍拍山嵐霧氣,和街坊小貓打招呼,才被里維抓回房裡收拾行李,下山搭乘電車回到湯布院。

 

  兩人搭乘有著和名字一般墨綠車身的「湯布院之森」,途中還請車掌小姐拍下紀念照,相片中的韓吉笑容燦爛,里維則靦腆地皺起眉頭──經過一天一夜的相處,韓吉漸漸理解面癱冷漠只有一號表情的里維,在他的眉間是有很多文章的。

 

  她愛不釋手地看著他們第一張合照,為著這小小的新發現感到得意。

 

  從湯布院到久留米,再從久留米搭新幹線至熊本,韓吉問了里維第二個令她在意不已的問題。

 

  「你不是來出差的?怎麼有那麼多時間可以玩?」

 

  里維本來已經閉上眼準備補眠,被她一問而再度睜開。

 

  「我的工作只有兩天,接下來是休假,難得飛那麼遠來日本一趟……」他轉向她,臉上的表情似乎稱得上是「期待」。

 

  「妳不好奇這裡有多少好喝的紅茶嗎?」

 

  「完全不好奇。」這個男人,骨子裡果然還是紅茶怪胎。

 

  「話說回來……我原本的預定可沒打算跑那麼遠,也沒帶那麼多錢。」

 

  「錢的事妳不用擔心,是我把妳拉過來,就當作是陪我,放輕鬆地玩就好了。」

 

  「嘿、你把我當成伴遊女郎了嗎?」韓吉的語氣帶著明顯不悅,這趟旅程本來就是半自願踏上的,雖然玩得很開心,但被看輕成用錢就能買到的女人還是令她感到不愉快。

 

  里維想了想,從西裝內袋(沒錯,他還是準備穿著西裝玩!)裡抽出一張名片,在背面寫下一串數字。

 

  「這是我的帳戶,如果這樣會令妳感到不舒服,覺得非還錢不可,再把錢匯過來吧。但我話先說在前頭,我並沒看輕妳,只是當作能夠一起旅遊的……」

 

  他認真地想著詞彙,看到前方座椅欄上夾著的廣告,便將它拿起,上頭是一對西方人男女,背著大型背包,站在前往富士山的路上,是攀登富士山的廣告,他們露出潔白的牙齒愉快地笑著。

 

  「像這樣的。」

 

  「那是哪樣?」韓吉疑惑地盯著那張紙。「嗯……反正是像背包客或是旅伴的關係吧?」

 

  「嗯,旅伴。」里維正色重複,對於這層關係很滿意。但看那身彷彿要去面試開會的正式打扮,韓吉突然想笑。

 

  「那麼,先找套適合遊玩的裝扮如何?」

 

  「還有,我還是會還你錢,只是千萬別用那種態度對待你的『旅伴』,很容易被誤會。」她想了想,補充說到。

 

**

 

  韓吉滿意地看著里維身上的衣服,出了車站,第一件事就是買套適合遊玩的衣服,雖然幫男人搭衣服是第一次,但韓吉對自己的眼光非常有自信。換上休閒連帽T及七分褲的里維,在娃娃臉的襯托下,顯得更為年輕,好像剛下課的高中生一般,走在韓吉身旁像極她弟弟。

 

  不過就是表情臭了點。

 

  兩人在下榻的飯店寄過行李後,便開始在熊本街頭遊蕩。他們挑了間麵店,韓吉不顧「激辛」二字大大寫在菜單上,替兩人各點一碗熊本特有的地獄沾麵,被後勁十足的辣麻得直討冰水。

 

  韓吉直嚷著小看了日本辣椒的威力,里維則在賞她白眼後,繼續向店員要水喝。

 

  坐著路面電車晃到熊本城,他們沿著護城河緩緩步行,午後陽光配著徐徐微風,熊本與福岡和湯布院不同,是美好晴天。正在部分整修的熊本城門票減半,里維被韓吉硬拉著與城外裝扮成黑田官兵衛的男人合照,他的眉頭更深,不過韓吉知道那不是不高興,只是害羞而已。

 

  十九世紀末遭遇祝融的熊本城,內部已大抵改造為博物館,廣放各種城郭模型、兵器盔甲,韓吉和戶外教學的日本小學生一起認真地聽導覽解說、細讀每種文物的解說牌,還做筆記,對此毫無興趣的里維便扔下她先走了。

 

  等到小學生都散去,韓吉才發現剩自己一人,抱著滿懷筆記、簡介和老師發給她的認真勉強卡,她急急上了位於最頂端的大天守閣,繞了一圈還是沒見到臭臉小矮子。

 

  抱著些微的失落感,她還是拿起相機,仔細拍下從至高點的大天守閣看去的熊本市,她靠在面西的一方,沁涼晚風迎面帶走爬上樓閣留下的汗滴,找不到里維,韓吉突然感到有些無助。

 

  「喂、臭四眼,妳可終於爬上來了。」

 

  「里維?你剛剛在哪裡?我到處都找不到你!」

 

  里維沒有回答,韓吉一上天守閣就急慌慌地四處尋找他,他當然看在眼裡,但實際上里維就坐在樓梯口的板凳上,正面面對著她。

 

  如果是因為身高而被漏看……不,絕對是四眼田雞近視太深才沒看到的,絕對跟身高無關!

 

  「嘿、從這裡,看不到艾菲爾鐵塔的吧?」

 

  「妳在做夢嗎?那可是在地球的另一端。」

 

  「地球的另一端啊……你不覺得很神奇嗎?我們都是法國人,在法國不認識,卻在飛越大半地球的這一端相遇了。」

 

  里維順著韓吉的目光看向遠方,夕陽再過不久就要掩藏到海的彼端,一瞬間,他們彷彿聽不到喧鬧的人聲、聽不到嘈雜的群眾,只剩下傍晚的寧靜,在兩人心中蔓延開來。

 

  「這就是命中註定。」里維以只有自己能聞的音量低語。

 

  下樓梯時,韓吉突然拉住里維的衣角:「下次你可不可以等我……我是說,各走各的就不是旅伴了。」

 

  他輕哼了聲表示瞭解,之後的確也放慢了腳步。

 

  「下次」。

 

  或許在心中蔓延的,不僅僅只有平靜。

 

  走下登城坡道,首先便是城彩苑,韓吉按旅遊書買了兩種熊本名產,「隨手糰子」*和「炸黃芥末蓮藕」,沒仔細聽她說話的里維隨手拿了裹著芥末大口咬下,嗆辣奇異的味道使他差點吐出來。

 

  「咳咳、這是什麼東西?!」

 

  「咦?不是說了吃小口點居然直接咬掉一半!快喝水啦!」韓吉轉開水瓶遞給他,還沒心沒肺地大笑起來,笑到眼淚都掉了。

 

  「這個呢?也吃ㄧ口吧?」韓吉將咬過的隨手糰子遞給他。

 

  「......不要。」里維灌了半瓶水,拿著手帕擦嘴,死命搖頭拒絕。

 

  「這就是甜餡了,味道很正常,很好吃喔。」

 

  除了被怪味蓮藕嗆到,另一個拒絕顧慮在那東西已經給她咬過了,但看她推薦得十分大力又不忍拒絕,掙扎半晌,他投降般地張開嘴,準備接受第二次味覺衝擊,沒想到正如韓吉保證,是甜而不膩的好吃麻糬餅。

 

  「怎麼樣?」

 

  「還不壞。」他微微睜大了含淚的眼,模樣像極幼貓,韓吉看的是欣喜不已,內心的母愛都要泛濫了。

 

  「那這個就給你吧,我吃蓮藕。」豪不忌諱唾沫互傳的韓吉,一口吃光蓮藕餅,將它全部吞下。

 

  「哇~這真的超難吃的啦!」

 

*****

*隨手糰子:本名いきなり団子,這個中文字我自己翻的。這是在物資還很缺乏時(大概是戰後),對突然來訪的朋友,以手邊現有的材料做成的甜點招待的概念,吃起來有點像麻糬餅,QQ的很好吃!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