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CP:里維˙阿卡曼x韓吉˙佐耶

 

*背景架空現叭囉,關於研究生韓吉與上班族里維的故事

 

*希望十二回可以完結(默默增加回數...)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再度搭上典雅的路面電車,下車的地點是全日本最長的商店街,圓呼呼的熊本熊高掛穹頂。被芥末蓮偶及地獄沾麵嚇壞的里維拒絕再嘗試任何熊本名產,兩人便挑了間壽司店,最保險的選擇。

 

  熱情的店員大聲招呼著,讓兩人坐在吧台,現點現作還能與師傅聊天。

 

  看不懂日文的里維任韓吉隨意點餐,反正生魚片總沒那麼多花招,他心想。沒想到一道創意壽司上來,暗藏柚子胡椒於其中,再度衝擊他的味蕾。摀著嘴巴,在師父及韓吉期待的目光下,將它用力吞下。

 

  「柚子胡椒也不錯吧?」韓吉的笑臉令一度以為是在陷害自己的里維稍稍寬心,這傢伙說不定真是想推薦好料,而不是另類整人把戲。

 

  不過他真的無法說出不錯。

 

  「......很特別*。」

 

  韓吉一聽,一陣大爆笑引來師傅好奇,他們用日文激烈交談,里維是鴨子聽雷,但他心想她終究沒有解釋那句話的涵義,否則老闆不會帶著感激的眼神看著他。

 

  席間韓吉夾了不少壽司給他,里維的掙扎只有一下下,便將它們全吃下肚。潔癖對韓吉不成問題,對面對韓吉的里維,也漸漸放開心胸接受了。

 

  「客人們是從哪裡來的呢?」

 

  「是法國唷。」

 

  「那還真是遠道而來,是來度蜜月的嗎?」

 

  里維聽不懂日文,但可沒少聽「蜜月」這個詞,他疑惑地看向韓吉,但她沒有翻譯。

 

  「哈哈哈、如果是的話,老闆會請吃點什麼嗎?」

 

  「真是位有趣的小姐呢,那麼,來。」老闆包了兩個黑亮亮的軍艦壽司,遞到兩人盤內。

 

  「這是當地摘採的昆布做成的壽司,請慢用。」

 

  冰涼爽口的昆布滑進嘴裡,沖淡了微微的魚腥,韓吉忙著咀嚼,便比出大拇指表示讚賞,里維看了也有樣學樣,得到師傅大大的笑容。

 

  他們在歡快氣氛中結束晚餐,回到街上,韓吉還想吃甜點,以紅茶冰淇淋作為誘餌,死活也要拉里維陪同,吃完了才發現相機忘在壽司店,趕忙回去。

 

  「你在這裡等我就好,我回去拿相機!」

 

  已經走到街口的韓吉拔腿往回,留下里維獨自等待。

 

  待找回相機,放下心中大石頭的韓吉回來時,卻發現里維已經被一群打扮亮麗的小姐們包圍了。原來他站在的是銀座通路口,底邊就是娛樂街,各種無料案內所亮著燈招攬客人,韓吉回來的路上也被牛郎搭訕過,不過她急著回到里維身邊,真的回來了卻見到這副景象。

 

  「嘿、那些小姐也滿可愛的啊,沒有去人家店裡坐坐的意思嗎?」娛樂街底就是今晚的飯店。明知她們都是陪酒小姐,男人臉上黑壓壓的臉也能顯示他的不情願及極度不悅,但韓吉還是忍不住調侃幾句。

 

  「我根本聽不懂她們在說什麼。」里維直接白眼,走進電梯,按下房間樓層。

 

  「這種東西是無國界的吧?不會語言,只要會喝酒和看漂亮美眉就好啦,而且她們都比你還要嬌小,應該很不錯吧?」她不知爭著什麼氣,一連串的話脫口而出,這回他反而挑起眉毛,斜眼看她。

 

  「……妳喝酒喝多了嗎?還是萊姆葡萄的冰也會醉?」

 

  「我才沒喝酒,如果你想去嘗試也無所謂,我不介意。」

 

  「誰管妳介不介意?況且……」他伸手朝向她,"碰"的一聲,將她壓在牆壁與自己之間。

 

  「要女人的話,這裡不就現成的一個嗎?還用得著去外頭找?」

 

  「什……

 

  "叮",電梯門適時開起,韓吉聽到里維輕輕嘖嘴,便將手插回口袋,信步走出電梯。

 

  「那顆充滿酒精的腦袋還是趕快洗洗睡了吧。」

 

  他留下這句話,和一臉錯愕的她。

 

 

她怎麼知道他安得什麼心?連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對面的單人床上,韓吉面向牆壁,已經睡得熟,里維在黑暗中盯著那背影,想到稍早前在電梯裡有些執拗的韓吉,她是在吃醋嗎?但看那隱含笑意的嘴角,他又覺得那是調侃,

 

  眼前現成的女人,沒錯,外邊那些濃妝豔抹,聞起來各種氣味混雜其中的人他才沒興趣,他只要眼前這個,而且並非臨時起意。

 

  上司要求他前往遙遠東方出差時,里維很是不願,他討厭遠行,直到在戴高樂機場遇見這個女人,坐在候機室的沙發上,以中性溫暖的嗓音輕聲朗讀日文的高挑女人。

 

  他沒想過他們會再相遇,就在飛機上,她坐在他身旁,一時心慌意亂的里維無法專注將行李箱放上夾層,因而得到她的幫助。而起飛後明顯變得緊張的她,在他塞了顆喉糖後,換得了屬於自己的、她的笑容。

 

  他偷瞄她在入境卡上寫下的名字,韓吉。

 

  他在心中默念這個名字。

 

  他們在福岡共進早餐,在太宰府短暫交談,她說有伴,他突然感到忌妒。

 

  夜裡,他幻想著她與那個男人或許就睡在隔壁房裡,他們翻雲覆雨,她抱著男人竭力嘶喊,身體變得嫣紅曖昧,他忽地覺得難以忍受,全身熾熱的難以入睡。

 

  他們不會再碰面了,他的旅程本不該有她,他們是萍水相逢,從未相識的陌生人。

 

  里維突然不太期待他的旅行了。

 

  隔天,當他帶著疲憊、失落,準備展開計劃已久的日本之旅,卻在巴士站遇見失魂落魄的她,臉上明顯的黑眼圈、雜亂無章的頭髮及妝容,他不曾在見過女人這麼無精打采,雖然他忘了,他們相識不過三天。

 

  他向她提出邀約,在女人還弄不清楚狀況時,將她帶入自己的旅程,他發現她遠比想像中聰慧有朝氣,雖然講起她掛念的男人,臉上還是難掩失落,但無妨,現下在她身旁的是自己,連續兩晚,他們比鄰睡去。

 

  今天早上,里維發現自己對韓吉的欲望,已經毫無保留地展現在他的夢裡,他慌亂起身,拋下睡夢中的她,在溫泉的暖氣裡試圖讓自己恢復平靜,不過生理慾望壓下容易,心理呢?

 

  再過一天,她會回到博多,儘管她向自己訴說過放棄男人,她的心真的放下了嗎?而自己,有能力在那雙閃亮亮的雙眸中,在她內心裡留下一丁半點的位置嗎?

 

  黑暗中,他緊盯著的那有著圓滑曲線的背影,再度度過一個輾轉難眠的夜晚。

 

*****

*很特別(Très unique),在法文中指稱某事「特別」,不是單純獨一無二之類的正面涵義,有時可以代稱一點負面涵義,譬如有點怪。(自己感受一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