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回程的路上繁星點點,韓吉夜視力不好,讓我來開車,短短的路程我卻開得膽顫心驚,不是路太難走,是她太安靜。

 

  認識她一個月以來,好像從未見過韓吉如此安靜。我將軍隊裡會閒聊的內容全想了一遍,對女性問候大小便順暢度好像不太合適,以上司對下屬說話的態度也不太好,除了早晚問安以外,我能講的居然只剩一句話,清清喉嚨,這是第一次我們兩個相處時,由我先開口。

 

  「妳吃飽了嗎?」

 

  韓吉好像嚇了一跳,因為她的肩膀抖動明顯,我不明所以地瞥了她一眼。

 

  「和我在一起......很不自在嗎?」

 

  第一個問題還沒回答,我自然地問出第二個莫名奇妙的問題。連自己說完都感到後悔,就算不自在也沒辦法,畢竟我們相識的時間,真的只有一個月。

 

  「不是這樣的......只是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里維會來接我下班什麼的。」

 

  從後照鏡裡看到她的笑容很尷尬,但不牽強,她大概只是沒話找話,不帶負面情緒。

 

  「米可教我使用相機,結束時納拿巴告訴我妳差不多要下班了,我想說順便,反正我們住得也近,只是這樣而已。」

 

  我低聲說著。

 

  「況且,妳好像很久沒回家了,都睡在研究室,納拿巴說對身體不太好……

 

  韓吉看來好像有些坐立難安,她不停以手指捲頭髮,不時望向窗外。我重新審視自己說過的話,哪句裡又講了什麼不妥的,但她轉過頭來,嘴角微彎,是笑容的角度。

 

  「里維……你真的好溫柔喔。」

 

  我這下才看明白那不是尷尬的笑,而是……不好意思的笑容、害臊的笑容。

 

  這下車內的氣氛更奇怪了,我不知道該接什麼,韓吉也是,到了特澤威爾她才說自己還沒吃晚餐,但這個時間點連納拿巴的餐廳也關了,我們回到她家,在冰箱裡勉強翻找出還能煮的食材,我讓她在沙發上休息,獨自料理。

 

  韓吉的家很髒亂,但不包括廚房,她基本不下廚,廚房潔淨的像樣品屋。

 

  我做了簡單的燉飯,端出廚房時,她已經在沙發上躺平攤開四肢,睡著了。那副模樣有點奇特,一個高大的女人睡在一堆書本文件裡,要不是我早知道那裡有張沙發,她就像睡在白紙堆成的海洋中。

 

  我嘆了口氣,仍不忍心叫醒她,我不知道研究室和戰地帳篷哪個比較不好睡,但這些地方本來就不是拿來睡覺的,肯定都不好。只不過丟下她回家好像也不太好,這麼髒亂的客廳我卻是一秒都待不下去。

 

  猶豫不超過一分鐘,便做出了選擇,反正先前已經整理過一次了,再整理一次也不至於生氣吧?話說回來那明明是不久前的事情,這傢伙怎麼就有辦法這麼快再把這間房子搞亂?

 

  我將文件排列整齊,沿著牆邊堆疊,書本依序放回架上,紙海中我還發現了一架被淹沒的鋼琴,和從但尼丁回來還沒整理過的行李衣物。幫女人洗衣服不要緊,洗貼身衣物好像太超過,但那些衣服散發出的奇怪味道令我不得不再度作出決定,接近日出之前,終於將客廳打掃乾淨。

 

  天亮了,我也沒心情睡了,借用了浴室,簡單沖洗過後,我在廚房找到開封過的紅茶包,雖然沒經過韓吉同意,不過今晚沒經過她同意的事情太多,我還是泡了一壺紅茶,坐在乾淨的單人沙發上,輕啜這杯辛勤工作後的獎勵。

 

  韓吉打了個呼嚕,翻過身,面朝向外邊,我盯著她半晌,除了微開的嘴裡口水長得快要留到地板(我考慮拿個碗來接,但似乎太失禮了所以換鋪了墊子在下),我發覺她長得其實還不錯。我不認為在軍中的生活降低了我的審美觀,雖然軍中的確見不太到女人……但我知道她的長相雖不如雜誌或廣告上的主流女人,卻是屬於有自己特色的好看,在巴黎,每個女人都有自己對美的品味,韓吉若好好打扮整頓過,不會輸給蒙馬特街頭的任何女人。

 

  鬼使神差之下,我伸手順了順她的髮絲,糾結在一起的頭髮在我的梳理下柔順地分開,如果一直保持這樣,似乎也不錯。

 

  「......里維?」

 

  韓吉醒了,我趕忙縮回手,替她倒上一杯還熱騰騰的紅茶。

 

  「這裡是......哪裡?」她看起來很驚恐,用力揉著眼睛。

 

  「妳家。」

 

  「那......我的東西呢?」

 

  我指指一旁堆堆捆起的文件,還有半開著門的書房。

 

  「你把它們……你又來了,里維,這算是你的潔癖症發作嗎?」她扶額搖搖頭,這件事就算過了,其實對於韓吉是否會生氣這點我頗為緊張,不過她沒有追究,將紅茶喝完後,便準備起身洗澡。

 

  「等等......妳該不會四天沒洗……」我不敢置信地問,連話都講不好,我看了看自己的手,立刻拿出手帕用力擦抹,韓吉只是冷冷地對我吐個舌頭,從背後撩起頭髮,往浴室走去。

 

  難以置信!居然有人能夠四天不洗澡,而且這人就在我身邊!我想起那些無法洗澡的軍中歲月,那些難聞噁心的惡臭、又厚又黑的油垢……雖然韓吉身上完全沒這些東西,我還是止不住自己的惡寒。

 

  「我要回去,燉飯放在廚房,加熱就可以吃了。」

 

  「咦?要走了?」她問,隨手向我拋來一串金屬製品,是串鑰匙。

 

  「這要做什麼?」

 

  「這是我家的備份鑰匙,如果想看書的話,就自己過來看吧,把書拿回去也可以。對不起,說好要教你念書的,我卻忙得分身乏術。」

 

  接著,她背對我揮揮手。

 

  「謝謝你,雖然我不太習慣這裏這麼乾淨……快回去休息吧。」

 

  「……妳也是,多吃點有營養的東西。」我抓著大衣和鑰匙走出門,走到兩棟房子之間才想到相機忘在桌上沒拿,趕忙折回去,敲門前想到鑰匙已經在手裡了,不如自己開吧,但不開還好,一開就看到一隻半裸的奇行種在客廳晃蕩。

 

  「哎呀?有東西忘了?」

 

  上身襯衫全開、下面只穿著一件內褲的韓吉,拿起我的相機晃了兩下,我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搶下它,大步跑出房子。

 

  「臭四眼,妳快給我進浴室!」

 

  「現在沒有戴眼鏡唷。」那隻不知羞恥的奇行種還朝我愉快地揮了揮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