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同人文

 

*CP:里維˙阿卡曼x韓吉˙佐耶

 

*背景架空現叭囉,關於研究生韓吉與上班族里維的故事

 

*希望十二回可以完結(默默增加回數...)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94 旅程第三天

 

  雖然里維說過工作只佔最初兩天,其他都是旅遊行程,但他的本質仍是商務人士,穿著西裝遊玩、住在商務飯店,早餐在飯店附設的小餐廳,除了明顯是觀光客的韓吉以外,清一色是穿著西裝的上班族男性,用餐時間甚至只到九點,便見大部分人提著公事包離開。

 

  匆匆結束早餐,她被里維催促著收拾行李,準備前往下一站,整理參觀簡介時,一個被壓扁的紙袋隨著韓吉的動作滑落出來,白色的紙袋上以紅色顏料寫著天滿宮太宰府,裡頭是個白色御守,守護學業的御守。

 

  這是艾爾文送她的,就在太宰府短暫分離的時間,他為還是學生的她買了這個御守,祝福她的研究順利進行。

 

  想起那封相約慶生的簡訊,以及手中的純白御守,韓吉的猶豫從未消散,只要在明晚以前通知,都還來得及取消赴約,但這樣做是否正確,她不知道。

 

  是否應該面對艾爾文,或是從此避不相見,她不知道。

 

  「該走了,現在還趕得上十點的車。韓吉?」里維將關上的行李箱立起,一副隨時能夠出門的模樣。

 

  「咦?嗯,好。」她急急將御守塞回包底,拉上拉鍊。

 

  「出發吧。」

 

  他們回到熊本車站,需經過一次轉車,才能搭上前往長崎的海鷗號新幹線。

 

  韓吉買了不少熊本熊吊飾,在車上愛不釋手的把玩,里維則翻看著她貼滿標籤的旅遊書,從外套內袋中拿出記事本書寫。

 

  「不愧是社會人士,連記事本的質感看起來也好棒。」韓吉將吊飾收回袋子,好奇地探頭過去。

 

  「是行事曆,先將想去的地方記下來比較不會忘。妳要不要看看還漏寫了什麼?」里維毫不猶豫地將皮革小本子遞給韓吉,在九月四日的欄位已經寫上幾個地名,她認得一半,是她特別做有記號的地方,另一半雖然不知道,但反正跟著他走就是了。

 

  在九月五日的欄位,寫了博多與聚餐,韓吉以眼神詢問里維,他便指著下頭一個潦草得難以辨識的名字。

 

  「這傢伙,他是我以前的同學,現在人住在博多,就是因為這傢伙在這裡,上頭認為我有點人脈關係,才會挑我來出差。」里維瞥了眼日期。

 

  「這天說是要聚餐,所以我也得回博多,七號回法國……妳呢?」

 

  「也是七號,說不定我們又能搭上同一班飛機。」韓吉笑了笑,將行事曆還給他。

 

  「這麼說來,今天是旅行的最後一天了……六號還打算去哪裡嗎?」

 

  「不知道,不過肯定在福岡。」

 

  「或許還能見個面一起吃飯之類的?」

 

  「或許可以吧。」

 

  接著兩人都陷入沉默,沉默在即將結束的旅程,沉默在充滿未知數的往後。

 

  早知道就不講這些了,多掃興。

 

  韓吉托頰想著,努力將腦袋轉回即將抵達的目的地。

 

**

 

  長崎,一再活躍於世界史舞台的美麗港灣城市,日本鎖國時代作為唯一對外窗口,蜂蜜蛋糕、教會,留下不少荷蘭商人的生活痕跡;第二次世界大戰被選定為核彈投爆地,偌大的平和公園裡,著名的和平祈念像祈禱永遠的世界和平;這裡同時也是新幹線終點站,韓吉拖著行李,滿懷期待地迎向港灣。

 

  長崎與熊本相同,也有路面電車,里維訂的飯店在中華街附近,遠遠看見紅色拱門矗立兩旁,瞬間就能感受到長崎滿滿的異國風情。飯店也有不少中式圖騰擺設,檀香味迎面而來,抵達時間距進房還早,兩人便先寄放行李,在香味撲鼻的中華街上開始覓食。

 

  中華街上中文看板林立,服務生大多也穿著旗袍唐裝,里維想吃長崎特有的什錦麵,讓韓吉選餐廳,她便帶他來到街上裝潢最華麗的,門旁還擺著兩隻石獅的餐館。

 

  「江山樓,是這裡最有名的餐廳唷!」  

 

  「喔?還有什麼推薦的?不要辣椒和柚子胡椒。」

 

  「嘻嘻~這間餐廳呀,它是出名在曾經作為偵探小說的舞台啦。」

 

  看著那張笑臉,里維突然有股衝動,再也不要相信韓吉的選擇了。

 

  偵探小說是什麼?能吃嗎?

 

  中午時段,一樓客滿了,二樓是席地而坐的竹蓆地板,中間一張大圓桌,將兩人的距離隔得老遠,牆上一幅長江三峽水墨畫,身在日本,也能感受濃濃唐味。

 

  長崎什錦麵,特色在酥炸得金黃脆硬的麵條,拌上濃郁醬汁及海陸鮮蔬,比面盆還大的碗公份量十足,加點的餃子幾乎要塞不進肚子,出餐廳時,兩人的胃都裝得鼓鼓的。

 

  中華街出去轉彎就是電車站,他們站在街頭,頂著比在熊本時更大更熱烈的太陽研究路線,史蹟文物約分成兩部份,原爆文獻區與外國人生活區,因為時間有限,方向又不同,兩人決定往哥拉巴花園的方向前進,平和公園暫時保留。

 

  既然決定了,就有充裕的時間前進,兩人先往出島的方向,走一趟重建過的荷蘭商館遺跡。

 

  里維是隨意瀏覽,走馬看花型,與之相反的韓吉,則是仔細用功、不放過任何細節型,兩人的距離一下拉遠,里維便又若無其事般地走回她身旁。

 

  「妳是歷史系嗎?對這些東西這麼有興趣。」從熊本城就開始,里維有預感接下來的荷蘭坂、前英國領事館、哥拉巴花園,時速絕不超過二十公尺了。幸好已經刪去一半的行程,他心想。

 

  「生物科技,不過研究無邊界,況且我有充沛的好奇心。」韓吉速寫下一枚遠渡重洋來到日本的荷蘭東印度公司貨幣,抬起頭。

 

  「說起來,你的工作到底是什麼?我好像沒聽你提過。」

 

  「我們公司是做清潔的,從路邊的垃圾車、環境維護,到家居清理都有。」

 

  「哈哈,好符合里維形象的工作。」

 

  「我們總公司在德國,我是法國分公司的,這次來日本,就是準備拓展市場……妳還記得早上我跟妳說過,住在博多的傢伙?或許今後,我也會被調派過來。」

 

  「這樣的話,日本有沒有合格呢?」

 

  「論潔淨程度,這裡當然沒話說。」

 

  他以大拇指擦過下巴,狀似思考。

 

  「就是還找不到合格的紅茶。」

 

  「日本那麼大,肯定有及格的啦。」

 

  離開出島,沿著港灣直行,就能經過荷蘭坂與前英國領事館,不同於日式木造房屋的細長紅磚房屋櫛次鱗比,看得出鎖國時代長崎商貿的興盛。介於真正的歐洲與傳統日本的風格,是種混血兒的感覺。

 

  韓吉在遍布遺址、隨處杵立告示牌的長崎街道興奮大叫,每發現一點就像發現寶藏,弄得里維都想裝不認識。數位相機的相片累積飛快,等走到哥拉巴花園底部的天空步道,太陽已經傾斜,準備下坡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