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場景是一間房間,我不認得它,但認得裡面的擺設。這應該是我的房間,因為處處都有我打掃過的痕跡,只是私人用品不多,我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住過這裡。時間似乎是晚上,窗簾沒有拉開,只有一盞小小的燭燈掛在門旁。

 

  我坐在床邊,韓吉跪在我面前,我看著她笑盈盈地解開黃色襯衫,乳房裸露,肩上、腰上還有不少皮帶勒緊過的痕跡。

 

  我知道她要做什麼,也任她去做。

 

  她伸手解開我的皮帶,拉下長褲,我配合著她動作,不讓事情太過複雜。

 

  「嘻嘻,什麼都還沒做就已經變成這樣了。」

 

  她的手指在那裡游移,我則不耐煩地催促著她,她看起來玩心大發的樣子,讓我想到幾頭被她做過實驗的巨人,先是手指,再來她張開嘴,含住它,緩慢地上下移動。

 

  沒有戴眼鏡的茶色雙眼漸漸從清晰變得混濁不清、意亂情迷,她的臉頰紅潤,若隱若現的鮮紅舌頭及摩擦時發出的水聲令我更加興奮不已。

 

  我看見她拉起我的手,放在她的後腦。

 

  「你可以隨心所欲一點。」她含糊地說,平時高我一等的她抬眼看我的樣子更膨脹了我的征服欲。

 

  「這是妳說的。」接著主導權一轉,我壓著她的頭,開始擺動腰部。

 

  直到淫靡氣氛充滿整個室內為止。

 

 

  驚醒時,我果不其然看見床單髒了一小塊,年過三十的男人還像個青春期小男孩一樣控制不住這種事,令我感到有些挫敗,我將它拆下,扔進浴缸裡洗,再鋪平開了抽風機。我不敢將床單曬在外頭,一來是太丟臉,二來韓吉就住在對面。

 

  她如果問起,我要怎麼回答?或者該說是現下,我根本不想看到她。

 

  因為她就出現在我夢裡,替我服務。

 

  春夢這種事情雖然也不是沒有過,但夢中的女主角總是模糊不清,第一次我清楚看見了她的臉龐,居然就是韓吉,我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才好了。

 

  幸好今天是週一,她應該早早去天文台報到了。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觸發這種夢,要說是前些日子那件也不足夠,因為看到她的身體,與其說是撩人,不如說是嚇人。

 

  被奇行種嚇到的成分還多一些。

 

  完成例行打掃,我思忖著或許運動太少,體力無處發洩,但今天外頭下雨,又不想出門,桌上擺了些韓吉塞給我的書,想來想去,還是隨便抽了本來看。

 

  答案往往在意想之外。

 

  這是一本探索青年心理的文學書籍,開頭有些枯燥,但讀著便慢慢有趣了起來。它的厚度適中,劇情有趣,就是用字不太簡單。我花了整整三天,除了吃飯時間以外都在閱讀。

 

  夜裡在熟悉的引擎聲接近後,我便回到臥房,只開著小小的閱讀燈。我不想讓那傢伙知道我在家,儘管車就停在外頭,一眼就知道只是足不出戶,不過無妨,在我調適到能夠面對她以前,能躲一天就是一天。

 

  我漸漸陷入書本中年輕男主角的愛情愁緒之中,儘管順序不太對勁,我還是明白,自己對韓吉多少抱持著不同的感覺了。只是,從未體驗過愛情的三十歲男子,還是無法輕易說愛。

 

  在確定這是愛情,或是單純肉慾以前,我無法面對她。

 

  那就逃走吧。

 

  我闔上書本,將自己埋進厚重的棉被裡,恍惚地想著能逃去哪裡。逃往皇后鎮?北島?法國?

 

  總之,逃得越遠越好就是了……

 

 

  這幾天,我沒有再夢見那樣情色的畫面,只有摸不清的混沌灰暗,是小說的少年主角,他的心思佔據了我的腦袋。

 

  某個沉重的悶聲將我吵醒,是從窗戶外傳來的。揉揉惺忪睡眼,我打了個哈欠,走到窗邊拉開窗簾,一張貼在玻璃上的歪曲大臉差點沒把我嚇得尖叫。定睛一看,才發現那根本是韓吉。

 

  「喂!大清早的在幹嘛?四眼田雞!」

 

  「開窗......」她的聲音模糊傳來,我打開窗戶,她立刻伴著冷風攀進臥房裡,跌坐在地上。

 

  「妳在搞什麼?」

 

  「明明就是你,怎麼突然都不見人影?不是說好要教你念書嗎?我每天晚上都回家等,但里維都沒有出現,按電鈴也沒人開,你有沒有電話我也不知道……」雖然講話還是像機關槍,但韓吉的聲音明顯無力許多,我將窗簾都拉開,讓陽光照進房內,發現她的臉色不太好,雙眼也沒有光采。

 

  「妳怎麼了?」

 

  「我不懂啊,怎麼人突然就不見了?里維是討厭我了嗎?明天開始會乖乖洗澡的啦……不要不理我……

 

  說那什麼容易令人誤會的話?討厭還會做菜給妳吃嗎?重點是,她又沒洗澡了嗎?

 

  「喂!」

 

  「不行了,好餓......

 

  伴隨漸弱的吶喊,我看著奇行種往後一躺,倒在地上,張大嘴巴。

 

  睡著了。

 

  不知道這傢伙又是幾天沒睡、沒好好吃飯。

 

  我將書本的最後一章讀完,濃湯正好完成,香噴噴的氣味讓那隻被我拖回客廳的奇行種有了反應,她起身,搖搖晃晃地接下我端給她的湯,連湯匙也不用,呼嚕呼嚕喝完後,她就像充飽電那般,完全清醒過來。

 

  「呼啊~活過來了!這個湯真好喝,里維,再來一碗!」

 

  「妳這傢伙,該不會這幾天又亂吃東西了吧?」臉上嫌棄的表情沒進到她眼裡,我乾脆認命添湯。

 

  「小心點喝,別弄髒沙發。」

 

  「呼呼~謝謝你啦!我就知道里維對我最好了,來這裡肯定有吃的!」

 

  「妳把我當流浪狗收容中心還是遊民服務中心?」

 

  韓吉只是一個勁傻笑,看著那副傻氣大型犬的模樣,我居然想摸摸她的頭,那顆不知道幾天沒洗的頭!

 

  我拿起書本在她面前揮了揮。

 

  「最近在看這個,一不小心就忘了時間,抱歉。」我沒說實話,也無法說實話。

 

  「《少年維特的煩惱》?你喜歡這種風格的書啊?」韓吉還是翻了好幾頁,才發現是她的藏書。

 

  「你喜歡這類書?」

 

  「不討厭。」

 

  她將湯碗放在桌上,抱著腿、將下巴撐在膝上狀似思考,搖了兩下。

 

  「這種書我家不多......還是去一趟坎特伯雷大學?那裡的藏書還滿豐富的。」  

 

  我好像聽過這個地方,盯著那雙閃閃發亮的眼,腦袋轉了轉才想起坎特伯雷的所在地。

 

  「基督城?不必跑那麼遠……

 

  「走啦走啦~還可以順便進城補貨!」

 

  和韓吉相處過的人都知道,她非常有行動力,基本上說走就走,我連湯碗都來不及洗,就被她拖出家門,直接扔進車裡。

 

  「喂!妳……

 

  「基督城的路你認得吧?那我就來補眠囉。」她將椅背調低,心滿意足的躺下。

 

  「我以為做了什麼讓你討厭的事,不再理我了,害我好緊張啊......這幾天都睡不好覺。」

 

  或許是睡意濃厚,韓吉的聲音聽起來很黏,就像在撒嬌,我開了引擎,抬眼看她,她也在看我,掛著淺淺笑容,這次我終於克服心中障礙,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想太多,快睡吧。」

 

  說罷,我倒退滑出車道。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