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六日 博多

 

  她在男人的臂彎中醒來,昏沉的腦袋還弄不清發生了什麼,在戴上眼鏡,看輕身上花瓣般的點點紅痕,昨夜的記憶才慢慢恢復。

 

  他們相擁吻著,跌跌撞撞進了房間,男人蠻橫地脫了她的衣服,弄亂她的妝髮,卻不忘被潔癖驅使著,拉她進了浴室。

 

  她不知道兩人結合的次數,只知道房間一遍混亂,每個角落都有歡愛的痕跡,就像她的身體,每吋肌膚都印著男人的印記。

 

  低頭,他還沉睡著,額髮散亂,毫無防備的睡顏看著有點像小孩,他天生就娃娃臉,睡著後鬆開的眉頭使他看來更為年輕。

 

  她半帶報復半帶忌妒地捏了捏他的臉頰。

 

  第一下,沒反應。

 

  第二下,還是沒反應。

 

  第三下──

 

  「喂。」

 

  她感到一陣天旋地轉,眼前景物沉澱下來時,她已經被他壓在身下。

 

  「一大清早就這麼有活力,昨晚怕是表現不佳了。」他說,帶著睡意的低沉嗓音,聽得她耳朵酥軟。

 

  「嘻嘻~你表現得很好,是我見過最好的了。」她抬起脖子,快速地在他的鼻尖輕啄。

 

  「還玩不夠?」他惡意地捏了捏她的腰,捏得她大呼小叫。

 

  「等等等等、我還想出去玩啊!今天是在日本的最後一天,還記得嗎?」

 

  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惜機票不便宜。

 

  男人的模樣狀似盤算,女人趕忙做個楚楚可憐的表情,以免他真的打算在床上渡過最後一個休假日,她還有想去的地方,況且,她的腰可受不了這番折騰。

 

  「好吧。」他妥協了,因為還有一個晚上,回到法國後,也還有千千萬萬個晚上。

 

  這是他昨晚得到的情報,他們住的地方不過一條街,世界何其小,有緣千里來相會,沒緣對街不識門。  

 

  如今,兩人的緣分已實實在在地結下,綁在天上拆都拆不開了。

 

  「好吧,妳帶路。」他下床,準備穿衣服,昨晚的襯衫不知道丟哪去,現在肯定皺得像菜干……

 

  一雙手臂環上腰,隨之而來是背上柔軟的豐滿。

 

  「妳到底要不要出去?」

 

  「有點情趣好嗎?早安吻?」

 

  她聽他懊惱地嘖嘴,回頭吻了她,便趕緊下床。

 

  他想遵守諾言,既然做了選擇,他們勢必得走出這個房門。

 

  「早安,里維。」

 

  「早安。」

 

  嶄新的一天,正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