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初雪降落在特澤威爾時,韓吉和我正在納拿巴的餐廳吃飯。我漸漸習慣了有她的陪伴,韓吉帶著我融入她的生活、融入特澤威爾,和她聚在一起的時光,能令我忘卻在戰場上經歷的恐懼。我就像再度經歷青春期的少年一樣,對她的反應動作或大大的笑容感到手足無措,也為能夠像老媽子一樣照顧她而感到愉快。

 

 

  「啊、下雪了,里維你看!」

 

 

  譬如眼下,本來和納拿巴、米可閒聊家常的她一看見窗外細細白雪飄落,立刻拉起我的手跑到門外,也顧不得穿外套圍圍巾,手舞足蹈又叫又跳。

 

 

  「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呢!要不了多久就會是一片銀色大地了。」

 

 

  「妳喜歡這種冷冰冰的東西?」我邊替她披上外套,圍上圍巾,邊說到。雖然她的熱情足以融化一切,但在這種天氣裡,再溫暖的火爐也會被冷風吹熄。

 

 

  「唉呀,真的呢。說不定之後可以去瓦納卡滑雪。」納拿巴和米可也出來了,她身上披著羊毛披肩,米可則穿了風衣外套。

 

 

  「滑雪,對!就是滑雪!我們一起去滑雪吧,就我們四個!瓦納卡的話,下週開始說不定就可以滑雪了。」

 

 

  我盯著彷彿下雨的綿綿細雪。

 

 

  「這種程度的下週就能滑雪……?」

 

 

  「別小看大自然,兩週內瓦納卡的山頭就會是厚實的雪地囉。里維,你滑過雪嗎?我們一起去嘛~和納拿巴她們一起!」

 

 

  韓吉是行動派,她的朋友們也是。在開始降雪後第四天傍晚,我們便開車前往瓦納卡,上回來這裡是開小飛機,這次則是滑雪,她讓我見識到一個頭腦體力兼具的科學家女性,改變我對他們一貫刻板的印象。不過話說回來,我根本不會滑雪。

 

 

  「沒關係,可以請教練教你啊!我會陪著你的唷!等你學會,就可以一起去高級雪道了。」

 

 

  最好可以一天就到高級雪道。

 

 

  我瞪了她一眼,不過她一如往常地渾然未覺。米可夫婦早早放生我們,自行前往高處。韓吉登記了教練,來了位綁著小馬尾的高大金髮男人,他和新婚妻子兩人都是這座滑雪場的教練,來自瑞典。北歐的冬天剛結束,便跨過半個地球,南下到紐西蘭來繼續滑雪。

 

 

  集合地點的周遭都是兒童,雖然我的身高不高,還是能立即察覺出異狀,我以眼神詢問韓吉,她則乾笑幾聲。

 

 

  「啊哈哈~從初級開始學比較紮實啊,而且有同學也比較不孤單嘛。」

 

 

  「渾蛋眼鏡,妳給我報名兒童班嗎?!」

 

 

  「呀!反對暴力!艾魯多先生救命!」

 

 

  「哈哈,很有元氣的兩位呢。」隨著她的叫聲,那名叫做艾魯多的教練走了過來,帶著歉意說到:「並不是讓里維先生和小朋友一起上課喔,只是我不想離妻子太遠,才安排在這個位置,基本姿勢的話在哪裡都可以練習,請問……這樣可以嗎?」

 

 

  「……算了,我無所謂。」我聳肩,只是要求韓吉絕對要留下來。

 

 

  只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站在一群小鬼中間能看嗎?

 

 

  不過奇行種混入兒童的速度倒是很快,一下子就跟他們玩成一團,我再度被孤立出來,艾魯多乾脆帶我到一旁練習。

 

 

  「里維先生學得很快呢,體力和體格都很好的樣子,平衡感也不錯,真的沒有學過滑雪嗎?」

 

 

  搖搖頭,這種休閒我還真沒體驗過,如果只是體力和平衡感,大概是從軍時訓練出來的吧。

 

 

  當我成功從初級雪道滑下來時,不只韓吉在一旁哇啦哇啦的鼓譟,連帶著小鬼也掌聲歡呼起來,所以當教練說出「這樣的話,今天說不定就能試試看中級雪道了。」時,我不假思索地隨他上去,扔下韓吉繼續和小鬼頭玩。

 

 

  「可以從這裡滑滑看,這條很直,就算還不會轉彎也不用擔心撞到。」艾魯多如是說,我擺好姿勢,滑出去前看到奇行種已經要追上來,壞心地想著乾脆讓她多跑一趟的同時,突然聽到一句低語。

 

 

  「那麼兵長,請一路小心。」

 

 

  我只來得及回頭匆匆一瞥,看見艾魯多將右手握拳放在左胸前,滑雪板已經將我帶離,逼迫我直視前方。

 

 

  「等等啊里維!真是……」韓吉的聲音漸漸遠去,我只聽得到風聲、心臟跳動聲,以及方才那句低語。

 

 

  「兵長」。

 

 

  寒風快速劃過我的臉頰,眼前一片潔淨白雪,不見一根枯枝落葉,樹林聳立兩旁,距離雪道很遠。有兩個人自左右滑入我的視線範圍,轉頭對我微笑,是納拿巴和米可,但他們的速度很快,一下又成了小黑點,在那瞬間,我突然聽到嘈雜的人聲,伴隨尖叫驚呼,風聲不見了,滑雪場廣播的歡樂音樂聲不見了,有個尖銳的聲音在質問我。

 

 

  「為什麼他們沒有回來?米可和納拿巴,他們都去哪裡了?」

 

 

  他們去哪了──

 

 

  我的頭隨著那句問話而痛了起來,膝蓋的傷口也開始隱隱作痛,使我無法直立,膝蓋彎下去的同時,滑雪板也偏離方向,衝進樹林裡。

 

 

  樹林小徑彎曲不平,還有些冒出頭的岩石,我憑著意志勉強閃過幾棵迎面而來的大樹。印象中樹林另一面就是停車場,既然無法停止,乾脆快速通過這裏,於是我調整角度,放低重心,腰部隱約感受到一陣拉力,這次,我聽見的是少年的叫聲,看見樹梢的白雪消失了,四周只有參天大樹,迫在眉睫的危機感,源源不絕的馬蹄聲,還有,掛在樹林中,殘破不堪的軀體。

 

 

小說用   

 

 

  「是女巨人,是她......」少年絕望地吶喊聲,在腦中不斷回盪。

 

 

  當我意識到時,自己已經正面撞上粗大的樹幹,衝擊力道之大使得我完全被翻過來,頭下腳上,有個影子朝我衝過來,雙眼被鮮血掩蓋前,我只看到墨綠色的披肩揚起,上頭有著大大展開的自由之翼。

 

 

 

 

  「兵長,拜託你……

 

 

  「我的死亡,是否有價值了呢?兵長......

 

 

  「小鬼,從今以後,你可要自己活下去了啊……

 

 

  「里維,約好了,下輩子也一定要......

 

 

**

 

 

  我睜開眼睛,見到韓吉的瞬間,身體便自己動了。我分不清自己在哪裡,聽覺和視覺都不甚真切,朦朧中,身上的傷口發疼,但我顧不得這麼多,只有手裡緊握的,才是真正的。

 

 

  「韓吉,是在巨大森林,是女巨人,是她把我班上的孩子都殺了,是她,她把艾……」我喘著大氣,一股腦地講著自己聽不懂的話,韓吉也一頭霧水。我摀著嘴,有個說不出口的名字斷在咽喉,令我全身發冷,驚恐不已,她則輕輕拍著我的背,說話的聲音縹緲遙遠。

 

 

  「沒事了,里維,那些都過去了。繼續睡吧,再休息一下,我在這裡陪你,不用害怕。」

 

 

  我抬頭望她,但視線模糊一片,我突然感到手臂上一股刺疼,我呼喊著她的名字,但聲音還沒出來,意識便再度陷入深沉的黑暗之中。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