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結束了環繞「地圖上未記載之地」之旅,我們準備啟程,返回壁內王都。某個趕路的夜晚,我們圍在火爐堆旁,韓吉將頭靠在我肩上,啜飲著熱湯。

 

  「韓吉,這趟回去,還有什麼想要完成的事情?妳的夢想……都完成了嗎?」

 

  自從看到「大海」以來,我一直很不安。

 

  戰爭時期,我只聽聞她想要在未記載之地旅行、探索,這是個聽起來廣大而難以實現的夢想,彷彿數遍浩瀚宇宙中的繁星、彷彿走遍每吋土地。我同她一起踏上旅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沒想到,歸途卻來得如此之快。

 

  她的夢想就要完成,那我呢?我還能替她做些什麼?我還能…… 留在她身旁嗎?

 

  「嗯~里維呢?老陪著我做這做那的,你的夢想呢?」

 

  我將杯子放下,垂下肩膀。

 

  「自從殲滅那些畜生以後……我的夢想就是,陪著妳完成妳的夢想而已。」

 

  「嘿嘿……那麼,我還有一件想做的事情,不過是件很普通的事情就是了,稱不上多特別或有趣,也不像我的風格……

 

  「很普通的事情就代表容易達成吧,我們連地圖上沒有記載的地方都到了,還有什麼困難的?妳說說看。」

 

  「那不一樣啦,我想,我想呀......」韓吉難得的扭捏,自從走出城牆,我還以為她只有在見到珍奇異獸時才會露出有些害羞而不知所措的樣子……難道某程度而言,她也把我當珍奇異獸了嗎?

 

  在我震驚當下,韓吉也放下杯子,伸著食指指尖互相戳著,那畫面很神奇,因為作風總是大喇喇的她,竟然低下頭來,扭捏的動作讓我想起曾經向我告白的小女孩,僅管我連她的臉也不記得了。

 

  「我想,和里維結婚,度過往後的人生。哈哈、哈……很不像我的風格吧?」

 

  這下我更震驚了。

 

  「……不、但還不壞,應該說正合我意。」我伸手,輕輕握住她的,發現兩個人都在微微顫抖。在此之前明明坦呈相見了不下數百次,這個當下卻還是像情竇初開的小夥子,不過在我眼裡的韓吉,無論何時都同樣地令我心跳不已。

 

  「我們結婚吧,韓吉。」

 

  我說,聲音的顫抖程度前所未有。

 

  韓吉不斷嘿嘿笑著,緊緊回握我的手,眼中的光芒閃閃動人。

 

  「好!」

 

  她緩緩閉上眼睛,我則緊張地吞了口水,朝她貼近。

 

  這是個平凡的願望,雖然平凡,但不容易達成。巨壁剛開放,出來牆外的人很少,幾乎不曾碰到過他人。而因為太過著急,我們等不及回到城牆,在回程路上見著幾個探路的旅人,便立刻讓他們做見證,正式結為夫妻。

 

 

我們之間,是否實質上縮短了距離呢?

  

  韓吉是個忙碌的天文學家,她的忙碌常讓我覺得,先前一同出遊彷彿是一場夢,見不到她才是常態,儘管她就在車程不到一小時的天文台,儘管我隨時能出發,經過那一夜後,我卻怯步了。

 

  我思索著我們之間的關係,脫離正常社會太久,我不太懂一般男女社交的方法,我不知道什麼行為代表什麼意義,什麼時候,應該做些什麼。但我不認為韓吉會隨便允許別人親吻她,像我那樣的親吻她,她不是「隨便」的女孩,就像我也不會隨便吻任何女人。

 

  平日傍晚,納拿巴的餐廳沒什麼客人,接近打烊時間更只剩下我,坐在吧台上,腦子裡充滿疑惑,除此之外,眼裡盯著另一件令我困惑的事情。

 

  克莉絲塔和尤彌爾回去後,來了三個新的孩子,其中兩個,金頭髮的男孩和女孩看來好像很怕我。即便他們手頭上沒在做事,也得等到另一個黑髮男孩有空替我送餐,我撐著頭,眼光隨意瞥向他們時,女孩手中的掃帚甚至掉到地上。

 

  我撇開眼,一個巨大身影擋住吧台的燈光。是米可,他在我旁邊坐下,鼻子抽了一下。

 

  「你聞起來很想找人討論事情。」

 

  ……我相信他是善意,他看起來也無惡意,他不是來找我吵架,雖然那個用詞很莫名。總而言之,我斟酌著用詞,平靜地說:「你的員工看起來很……怕我。」

 

  「你總是嚇著我的員工不是嗎?別管他們了,你會一個人坐在這裡喝酒,很不尋常。」

 

  我沉默了一會問:「在正常社會裡,一個人喝酒很奇怪?」

 

  米可愣了一下,笑著回答:「自從和韓吉認識以後,你就再也沒有一個人來過。一個人喝酒不奇怪,但因為是你,所以很奇怪。」

 

  這下反而令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搔了搔頭,我低聲問道。

 

  「一般社會裡,男人和女人進展到什麼階段會上床?」

 

  "噗──"

 

  米可口中的酒直接噴到我臉上。

 

  「對、對不起,貝、貝爾托特、萊納!給我一條毛巾!」他招呼著那兩個男孩,其中一個面色鐵青的拿了毛巾過來。

 

  「有這麼著急嗎?」

 

  「……我只是好奇。」

 

  「嗯......這種事情真難說,以我和納拿巴為例,我們到了第三次約會就、咳,但每個人狀態都不太一樣……你不是法國人嗎?我以為法國人對這種事都很了解。」

 

  我聳聳肩,我是法國人,但我並不在那裡。

 

  話說回來,第三次嗎……?如何計算這第三次呢?我們一同出遊的次數,早就超過三次了,這麼說來,早就應該……

 

  「我說,你是真的喜歡韓吉,對吧?」米可語重心長的問話,打斷我的思緒。

 

  我看向他,沒有回答。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喜歡和韓吉在一起的感覺,我重視她的感受,也常常對她的反應感到愉悅而不知所措,像個思春期剛來到的小男孩。但是這些,就是喜歡嗎?

 

  「雖然世界上這種人也不少,但是,我不希望你是抱著玩玩的心態接近她的。韓吉對我,對我們而言,都太重要了。」

 

  「她還真是被深愛著。」我想起艾爾文,那個傻爸爸護女兒的模樣。

 

  他瞥我一眼,伸手拍了拍我的頭,這個意料之外的舉動令我驚訝不已,忍不住睜大了眼睛。

 

  「對我們來說,你也很重要,所以才不要你們為彼此受傷。」

 

 

週五傍晚,我獨自進城補充日用品,回去時,韓吉房子裡的燈已經亮了。

 

  腦子裡響起米可的話,我將東西放回屋裡,便轉身出去,拿了她家的備用鑰匙進去。

 

  「妳回來了。」

 

  韓吉坐在書桌前,她聽見我的聲音,回頭盯著我半晌,露出笑容。

 

  「嗯,我回來了,好像有點久不見了呀哈哈?等等啊,我把這些弄完就好。」

 

  「嗯。」我點點頭,她便繼續埋首書堆。門口的桌上擺了個沒見過的盒子,我將它拿起,發現重量意外地輕。

 

「這是什麼?」

 

  「喔,是巧克力。那是我在法國的學妹寄的,要吃就自己拿吧。」她頭也不回地說。我對甜點沒什麼興趣,但盯著那精美的深色禮盒,心中突然有股奇異的想法。我小心拆開精緻緞帶,打開層層包裝,裡頭的巧克力彷彿是精雕細琢的工藝品,包裝盒上以繡花字體寫著Du vin"。

 

  拿起一顆,在它為著我的體溫融化前,我走向韓吉。

 

  「嘴巴張開。」

 

  「嗯?啊~」韓吉還在寫字,但嘴巴乖巧地張開了,我將巧克力放進她嘴裡,再抬起她的下巴,低下頭。

 

  那是個混合著紅酒芬芳與巧克力香氣的吻,韓吉是措手不及,因為我聽見她的筆掉到地上的聲音,我調整了角度,讓她的頭抬的不會太辛苦,一吻結束,她的眼神彷若蒙上水霧,一時還無法回神,唇上的水漬看得令人心癢,我乾脆再拿起一顆。

 

  「唔、唔......

 

  韓吉這次終於有了回應,她伸手環住我的後頸,我則將手撐在椅背,一步步縮短身體的距離。這一吻難分難捨,我幾乎將重量壓在她身上,紅酒味濃烈,令人沉醉。好不容易分離,她伸出舌頭,舔舔唇畔勾起巧克力殘渣。

 

  「看不出來,有潔癖的你會喜歡玩這種的。」

 

  「不討厭。」我說,視線無法離開她鮮紅的舌。

 

  我再度低頭,同時伸手想拉開她的毛衣,韓吉倒也順從地舉起手,而毛衣拉到胸口時,電鈴突然響了。

 

  「韓吉小姐,我是莫布里特,妳在家嗎?是關於研討會的資料……

 

  「里、里維,等等……

 

  「裝作不在家。」

 

  「不行,拜託你等等……」韓吉輕輕推開我,將毛衣拉好,將我單獨留在書房,奔去替大電燈泡開門。

 

  嘛、雖然我不討厭莫布里特這小子,但做些煞風景的事總是惹人嫌的。

 

  「不好意思,突然來打擾。只是關於下週的研討會……

 

  「啊,真是的~坐下來講吧我替你泡茶。」

 

  他們的對話短時間內似乎不會結束,我沒興趣聽,乾脆走出書房,經過客廳。

 

  「啊,里維先生也在?」莫布里特趕忙起身,他對我總有種莫名的恭敬,我朝他點點頭,再轉向韓吉。

 

  「我先回去了。」

 

  「咦?那就不好意思啦~」韓吉笑著,笑得有些調皮。

 

  我看著那笑容,瞥眼對我們不明所以的莫布里特,便拿出手帕遞給她。

 

  「嘴巴旁邊還有巧克力,擦乾淨,還是……要我替妳舔掉?」

 

  「什、你……!」

 

  看到韓吉突然脹紅而不知所措的臉,雖然對明瞭後一臉尷尬的莫布里特不好意思,我還是揮揮手,帶著勝利的笑容離去。

 

  「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別別別管他了、快告訴我研討會怎麼了......

 

  關上門前,我聽見他們如此說。

 

  跨過一條馬路,便是自己毫無溫度的小木屋,我沒有開燈,沒有整理那帶東西,只是打開空調暖房,便走進浴室,將蓮蓬頭轉開,把熱水調到最大。拉開褲檔,我將已經脹疼不已的,咳、掏出來,就著方才未盡的餘韻撫弄。

 

  沒關係,來日方長。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