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莫布里特X妮法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這裡就是紐西蘭,有著長白雲朵、純淨星空的地方。

 

  再度踏出基督城國際機場,與幾個月前初次踏上這塊土地,我的心境已完全不同,帶著難以言喻的輕鬆感。

 

  我望向笑嘻嘻的韓吉,去奧克蘭時是兩人,回來時卻變成三個。

 

  咳、第三個不是在韓吉肚子裡,而是拉著她手臂親暱聊天的女子。她是韓吉的學妹,也是昨日座談會的司儀,嬌小的黑髮法國女孩妮法。回程飛機上,她和韓吉並排坐著,我則和她們相隔走道,反正時間很短,韓吉看起來很高興,拉著妮法交頭接耳。完全看不出來今早醒來後,那個因為滿身吻痕鬼吼鬼叫,甚至把自己埋在棉被裡差點悶死自己的女人。

 

  經歷一夜歡愛,身體難得出現了運動過度的痠痛現象,再加上韓吉震耳欲聾的叫喊,頭都痛得要裂開了。

 

  「把人家弄成這樣……啊啊啊───不能嫁人了啦!」

 

  「原來妳還打算結婚啊?還有,再不走就趕不上飛機了。」行李不多,在她在浴室大吼大叫的期間就收拾好了,我提起小登機箱,腦裡想著果然還是上了年紀,還有早知道多做幾遍讓她叫都叫不出來就好,開門時,便見到妮法站在門邊,笑容可掬地向我道早安。

 

  下了飛機,我主動接下行李,讓她們繼續談天。已經和莫布里特約好要來接我們,時間也差不多,剛走出機場大門,就見到那位老實憨厚的青年,接著一陣疾風自我身邊掃過。

 

  「小莫──♥」  

 

  一眨眼間,黑髮女孩已經掛在金髮青年身上,緊緊環抱著他。

 

  「好久不見,我好想你!你怎麼好像又變瘦了?有好好吃飯嗎?先來個見面的吻吧♥」

 

  我轉頭看向韓吉,她聳聳肩,笑著說:「我之前跟你說過啊,莫布里特的戀人,就是我大學時代的學妹妮法,不過他們還是老樣子,都在一起好久了看起來還這麼恩愛。」

 

  聽說在妮法還在讀大學,來到紐西蘭探望學姐時,就和當時還是實習生的莫布里特一見鍾情,陷入熱戀。

 

  「這就是所謂的遠距離戀愛吧?不過也真夠遠呢,可以說是地球的兩端。」

 

  車上,韓吉難得和我一起坐在後面,讓小倆口可以肩並肩,互訴分離許久所累積的思念。

 

  「時間過得好快,這麼說來也要三年了吧?吶吶、妮法,不透露一下你們維持感情的方法嗎?反正問莫布里特也什麼都問不到。」

 

  「前輩,妳什麼時候變這麼八卦了?」

 

  「偶爾八卦一下有益身心健康。」

 

  「學姐!」

 

  莫布里特和妮法一起害羞地斥責韓吉,不過她仗著前輩架式,硬是讓妮法講了。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信任吧。小莫總給我滿滿的安全感,即分隔兩地,時差半天,小莫就是……給我一種我們之間很有未來的感覺。」

 

  「喔?打算結婚了嗎?」

 

  「還沒那麼早啦,學姐。不過,我想如果能夠成功調職紐西蘭,那麼就......

 

  「妳要離開巴黎?」莫布里特似乎很吃驚,音調難得高亢,妮法則急忙揮手解釋。

 

  「因、因為有你和學姐呀,我最喜歡的人都在這裡了,我也想……

 

  「但那是巴黎,那不也是妳最喜歡的地方嗎?」韓吉也提問了,我靠著椅背,安靜地聽這三個關係有點微妙的人談話。

 

  「我也不希望妳離開,等我調回去……

 

  「你要離開紐西蘭?」

 

  「小莫不能離開紐西蘭!」

 

  韓吉和妮法同時叫著,換莫布里特安靜下來。

 

  「就維持這樣也很好,我說過,無論你在哪裡,我都──」

 

  「我知道,我的心也與妳同在,妮法。」

 

  前座的小情侶右手緊握左手,在紅燈停車時接了個長達十五秒的吻。

 

  「哦……呵呵。」韓吉坐靠回椅背上,發出讚嘆聲。

 

  我則拉住她被大衣斗篷掩蓋的手,確定她不打算掙脫後,緊緊握住。

 

 

  妮法能留在南島的時間不長,也就一週而已,她和莫布里特行程滿檔,得力助手請假一週,韓吉雖忙,倒也忙得很愉快,她在書房加班工作時還愉快到會哼歌,可見可愛的學妹來訪令她感到多開心。

 

  「妳噴了什麼?」端茶點給韓吉時,我發現她身上多了股沒有聞過的味道。

 

  「嗯,是妮法送我的香水。」她將書籤插進夾頁,仰頭看著我。

 

  「不適合嗎?」

  我低頭,湊近她的耳際,仔細一聞似乎是某種花香味。

 

  話說回來,「那時候」的事情在韓吉心中似乎什麼也沒有留下,即便我如此靠近,她也不會害羞閃避或有所反應,即使被我握住手,雖然不會將它抽走,但也不會有更多動作。

 

  想到這點,我不禁感到氣餒。我的戀愛經驗不豐富,甚至可以說是從未有過。對於毫無反應的韓吉,我一點辦法也沒有。

 

  「不是不適合,只是覺得妳更適合油墨與書香味。」

 

  「書香就算了,油墨是怎麼回事啊?現在都改用電腦了!」

 

  她大笑,笑得很誇張,耳根子都紅了。

 

  我環視她的書桌,發現真的沒有油墨,筆筒也才幾支原子筆,沒有鵝毛筆,印象中書桌上充滿的羊皮紙捲,仔細一看,也就幾張普通白紙而已,根本沒有那些古典又不實際的東西。

 

  ……這種印象不知道打哪來的。

 

  我尷尬地鬆了手,準備出去,她卻主動抓著我。

 

  「你要去哪裡?」

 

  「客廳,我的書還沒看完。」

 

  她露出笑容,將椅子轉向,面對我。

 

  「你真的變得好愛看書,這是件好事。不過……

 

  她的話沒有講完,只是將我的手拉起,壓在自己胸口。

 

  「我希望你可以多看著我一點。」我盯著她,她則緩緩地抬頭,眼神中帶點遲疑,又像勾引,我原以為的一灘死水,如今,正泛著微小漣漪。

 

  「我可不保證還能讓妳嫁得出去。」

 

  她的笑容變了,變得更為媚惑,就像那天晚上,在床上微笑、張開雙臂迎接我的女人。

 

  我傾身湊近她,韓吉緩緩閉眼迎合,總覺得這情景似曾相識,但雙唇接觸不道兩秒,電鈴聲再度不識相地響起。

 

  「韓吉學姐、里維先生,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去溜冰?」

 

  帶著難為情表情的莫布里特和穿著淺色絨毛大衣的妮法正站在門口,就像在飯店的那個早晨,笑容可掬地看著我們。

 

**

 

  從特澤威爾往蒂卡波湖的路上開了不少渡假村,其中有一處標榜冬天才營業,有溫泉SPA又有溜冰場,莫布里特準備四張入場券,找了韓吉和我一起去。

 

  渡假村和湖際比鄰,由於軍隊長期的訓練,我習慣在抵達新地點時先觀察地形、尋找掩護,但現下,我的感官卻深受韓吉牽動,情不自禁地追隨她的一顰一笑,即使目光不在她身上,仍得以全身細胞,感受她。

 

  莫布里特小倆口很快就穿上冰鞋,裝備好後走上冰面。我從未做過這玩意兒,穿鞋不費力,但在冰上站穩就很費勁。

 

  「里維,我們也來溜嘛~」

 

  遠遠看著在冰上自在旋轉,彷彿一對天鵝相依偎的戀侶,韓吉突然拉著還沒穩固重心的我,雙腳角度一偏差,立刻重重摔在冰上。

 

  「我、不、會、溜、冰!」

 

  「欸?那就把腳張開,膝蓋微彎,啊、你的傷口……

 

  「那不是問題。」我拉住她伸向我的手,勉強起身。

 

  「只要慢慢來就好,慢一點。」

 

  韓吉的表情似笑非笑,聽她咕噥著「要你慢一點你也不慢啊……」什麼的,再像上次滑雪那樣,慢慢地帶著我滑。

 

  這裡沒有滑雪場大,但和滑雪一樣,人們會自動分成初學者區和非初學者區,加上今天的人不算多,我有足夠的空間慢慢學會冰上走步,慢慢前進。

 

  「你看,你學會了。里維,你的學習能力真好,再不久就可以花式溜冰了吧?像這樣!呀~呼~」韓吉一邊說,一邊驅起腿,單腳轉了兩圈,立刻跌倒在冰上,滑稽的模樣令我也忍不住笑出來,雖然我不確定自己真的勾動嘴角了。

 

  「妳真是隻奇行種。」

 

  「嘿、你常那樣叫我,那是什麼意思?」韓吉本來也在傻呵呵地笑,聽到這個名詞,便抬頭疑惑地看著我。

 

  「是......是與眾不同的意思。」

 

  「是軍隊裡的用語嗎?」

 

  我突然愣住了。

 

  不是,儘管現在總是掛在嘴邊,但在退伍前、在與韓吉相遇前,我從未說過這個字。

 

  「我......我真的不知道。」失去了什麼重要東西的恐懼與焦慮緩緩湧上,我難以控制逐漸低落的情緒,緩緩低下頭。

 

  最可怕的不是失去,而是知道自己失去了,卻連那是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恐慌。

 

  ──妳這隻奇行種、混蛋眼鏡。

 

  ──哈哈,這是你對我愛意的展現嗎?

 

  「里維?里維,你還好嗎?」

 

  猛地一抬頭,韓吉已經站起來了,從她的眼鏡反射,我看見了在哭泣的自己。

 

  「只是風沙掉進眼睛。」

 

  我說的謊大概很拙劣,因為韓吉壓根不相信,她捧著我的臉,態度嚴肅地盯了我半晌,突然將臉湊近,吻了我。冰面上傳來不小的撞擊聲,似乎是莫布里特跌倒了。

 

  「真的……不是又想到了戰場上的事情?」

 

  「……真的只是風沙。」我還是堅持原本的說法,韓吉也就接受了。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在那之後我還是被她拉著學了怪模怪樣的「花式溜冰」,直到天色漸暗,我們一起進了度假村的自助餐廳用餐。

 

  「聽說這裡有螃蟹,莫布里特你來幫我。」

 

  「啊、好的前輩!」

 

  韓吉領著莫布里特拿餐時,餐桌上只剩下妮法和我,這本是個令人尷尬的組合,因為面對與韓吉或納拿巴這類女人截然不同,非常非常具有小女人模樣的妮法,我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過她卻先對我笑了。

 

  「里維先生,你是第一個讓學姐露出那種表情的人。學姐看你的模樣很特別,就像你們生來就要在一起似的。」

 

  「韓吉只需要研究就夠了,她最愛的書本、天文學,和那些望遠鏡。」

 

  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說話,可能是面對妮法的不自在,也可能是真的覺得對韓吉而言,愛情本來就不是最重要的。

 

  「索尼和賓嗎?但是啊、女人就像玫瑰,而愛情就像水,玫瑰活下去需要水。」她看向莫布里特,眼神裡滿溢柔情。

 

  我想到那本童書,而她正在講的就是那本書。

 

  「莫布里特就是我的小王子,呵護我、照顧我。」

 

  「......在我看來,韓吉已經很美了。」

 

  「學姊聽到一定很高興。」

 

  她的笑臉很甜,令人想到馬卡龍,精緻小巧的法國甜點。

 

  「只是,一旦用愛情來灌溉,學姊一定會變得更美麗的。美麗的令您愛不釋手。學姊……學姊就拜託你了。」

 

  恍惚間,我看見妮法的笑容中閃過的遺憾和請託,異樣的歉疚感一同浮現,一張潔淨稚氣的臉在面前微笑,下一秒卻面目全非。

 

  ──兵長,分隊長就拜託你了。

 

  同時,端餐的兩人回來了,正好打斷那股不安的情緒。

 

  為了迎上韓吉總是掛在臉上的微笑,我也露出笑容,無論即將面對的是什麼,除了接受,也沒有辦法了。

 

  因為在妮法說話的同時,我才發現自己,真的已經愛上了韓吉。

 

*****

上週為了一場交流、一場研討會和一場面試忙得死去活來

這週終於有時間好好打字

故事算是進入新的一輪

也即將到達尾聲

還請繼續支持囉♥

話說當本傳裡妮法掛到時我還不知道她是女生,直到後來才知道老師將她設定為本傳最時髦的女性

既然是最時髦,肯定在巴黎工作吧(什麼印象#)總之,她是在法國天文學會工作的時髦女性,最愛的地方是巴黎,最愛的人是莫布里特

不知道這些設定還有沒有機會在故事出現=3=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