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自此後很長一段期間裡,我們瘋狂的做愛,就像久旱逢甘霖,迎合著生物的本能,在每個寒冷的夜晚,擁抱彼此燒燙的軀體。託此之福,韓吉反而變得準時上下班,且幾乎定居在我家,她的房子只剩存放資料用,有時晚餐還沒吃,就先吃到床上去。

 

  我們就像普通社會中陷入熱戀的情侶,朝夕相處也不煩膩,分享彼此的體溫、也分享彼此的思考。我喜歡韓吉枕在我身上,看書也好、說些她感興趣的話題也行,無論我理解與否,我喜歡聽她說話,喜歡看她沒有戴眼鏡時,充滿光芒的雙眼盯著我看的模樣。

 

  「阿卡曼士兵長,你做的真好,真的好舒服,我都捨不得讓你離開了。」

 

  「我現在不會走,妳可以放心的睡。」我的食指繞著她的頭髮,滑順的、被我好好清潔過的髮絲,變得柔軟。

 

  「或是,我可以早點回來。」我想了想,補充道。

 

  她低低地笑著,搖搖頭。

 

  「不要,男人們的聚會,我不要打擾你。明天早上艾爾文會來接你吧?那結束後換我去載你?」

 

  我點點頭,低下來吻她,一邊拉開她在我胸膛調皮的手。

 

  「嗚~好結實……不愧是軍人。哪像我,只剩肥肉。」

 

  「肥肉很好,摸起來很舒服。」

 

  韓吉大笑,起身時碰掉了我放在床頭櫃的書本。

 

  「啊......抱歉,這是什麼?你不是已經看過了嗎?」

 

  我從韓吉手中接過書本,放回櫃子上,一邊將她擁入懷中,一邊告訴她是因為妮法,我才又再讀一遍那本書。

 

  「《小王子》呀……她似乎很喜歡那本書。」

 

  「她也總說,莫布里特是她的小王子,而她是他的玫瑰。」

 

  「你們聊了那麼多呀?」韓吉望著我,笑嘻嘻地以自己的鼻子磨著我的鼻子。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就像那個地理學家,在地圖上、在望遠鏡裡探索世界,直到遇見你,我才開始踏出自己的步伐。」

 

  「嗯?」

 

  「你啊,里維,你就是我的小王子。」

 

  我看著她,想起男孩與他的玫瑰,妮法口中,嬌弱自傲的玫瑰。

 

  韓吉不嬌弱,但我仍視她為自己的玫瑰,最特別的玫瑰。

 

**

 

  隔天早上,我們約在艾爾文家,舉行所謂男人的聚會,實際上是瞞著韓吉準備申請大學入學的工作,但是工作,也只有莫布里特真的在做事,他的手腳麻利,才一個多月就將必備文件蒐集得七八成了,有了他的大力協助,我能做的只剩按他的指示寫自傳、動機等。

 

  我起床時韓吉還在睡,我將枕頭塞進她懷裡,代替本來被她緊握的手臂。

 

  昨晚又下了雪,今天早上停了,堆積在屋簷下,剛好有兩堆高一點的。等待艾爾文過來前,我將它們堆成雪人的模樣,一個高點、一個矮點,還有一個小小的雪人,想著如果有什麼理想家庭的模型,這就是我理想家庭的模樣。

 

  做好後,一台黑色福特緩緩接近,駕駛座的窗戶降了下來,是艾爾文,比了個往後的手勢。

 

  後座是莫布里特,副駕駛是米可,他們都在,看來我是最後一個。

 

  「早安,韓吉呢?」

 

  「還在睡。」

 

  「你們簡直就像新婚夫妻,乾脆現在就開始同居如何?」

 

  雖然名義上不是,但實質上我們與同居無別。

 

  被艾爾文和米可調侃著一路到他家,車停穩了兩隻大狗便熱情地迎上來,那是奈爾和瑪莉,寂寞大叔的邪惡趣味。

 

  「沒想到你會申請文學系,韓吉的影響力真的很大。」米可一邊讀著我寫好的自傳草稿,一邊鼻頭輕哼了一聲。

 

  「怎麼可能,如果她有影響力,里維該是去念天文學系。」艾爾文笑著,也在圈劃我的讀書計畫,只為看書而唸書,還不夠強烈。

 

  「並不完全是因為韓吉。」我冷冷否認。

 

  她替我開了一扇門,而這扇門後面的道路,仍舊必須由我自己來走。

 

  看著自己親手寫下的動機,我也覺得不可思議。當初來到紐西蘭時完全沒有想到會發生這麼多事情,走一步算一步,活一天是一天,如果睜開了眼不是在戰場、就是在醫院,而能夠在柔軟的床上平靜地醒過來,衣食無虞,飽覽紐西蘭的美麗風光,身邊還有總帶著微笑的韓吉,這樣的幸福我從未預先到,連作夢都不比如今。

 

  午餐由艾爾文掌廚,他做了紅酒燉牛肉,意外得手藝極佳、味道也不壞。

 

  「作為男人,艾爾文簡直完美的無可挑剔,但就是取名的品味有點奇怪。」米可意有所指地看著兩條在一旁酣睡的狗,一下就解決了他的午餐。

 

  我想他肯定不認識奈爾,不然就知道何止奇怪,艾爾文根本也有心靈創傷吧。

 

  午餐過後,艾爾文泡了帶著奇怪味道的紅茶(後來我才知道那叫做伯爵茶),悠悠地說:「第一次看到你,簡直像看見一頭受了傷的黑豹,渾身警戒地,讓人不敢靠近。只有韓吉不怕,不知道是遲鈍還是神經大條,一個勁地接近你,那時候開始,我就相信你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

 

  又是命中注定。

 

  我沒有回答,只是啜飲怪味紅茶,米可聽著,也哼著鼻子答腔。

 

  「聽你這樣說起來,我才想到韓吉也曾經非常……瘋狂過。」

 

  講到這裡,連一直默不作聲、埋頭苦幹的莫布里特也加入話題,用力點頭附和。

 

  「剛來到約翰山時,我還被她嚇到過好多次。」

 

  「怎麼說?」關於韓吉的話題,令我不禁萌生好奇心。

 

  艾爾文放下茶杯,眼神望著天花板,狀似思考。

 

  「這樣說吧,最初的時候,韓吉就像一頭狂犬,將自己全心全意投入研究的狂犬。她提出很多有點駭人的計畫,我那時候就常在想,她無法進入法國天文學會,說不定和口無遮攔地提出計畫有關。」

 

  「如果只看現在的韓吉小姐,真的非常正常,完全看不出是SAF的黑名單……雖然經過這次論文發表,她應該可以順利進去了。」莫布里特補充。

 

  從三人的對話,我歸結出最初的韓吉,就是個提出許多瘋狂計畫、埋頭做研究到發霉、令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存在。

 

  「直到索尼和賓進駐天文台,她才開始正常一點了。」

 

  兩台望遠鏡的名字令我聯想起前些日子有些失控的韓吉。

 

  聽說她利用索尼和賓整整觀察了三天三夜的天體。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即將毀滅的星星這麼美麗……」第四天早晨,終於出了觀測室的她如是說,艾爾文便趁機收服了韓吉。

 

  「如果妳想陪著它們,要不要進我的研究小組呢?妳知道,它們目前由我管理。」

 

  於是,韓吉就變成了最初,我在天文台遇見的那個韓吉。

 

  「不過她在遇見你以後,似乎變得更活潑了,這樣很好,真的很好。」艾爾文說以誠摯的眼神看著我,對於韓吉的改變感到欣慰。

 

  米可也接著說道:「你留下來不僅韓吉高興,我們也高興。我還想跟你一起拍照,捕捉美景。」

 

  「我也是,真的很高興里維先生可以來到這裡。」莫布里特說。

 

  氣氛一下變得十分溫馨,不曉得是艾爾文的暖氣開太強還是怎麼,我突然覺得臉有點熱。

 

  "叮咚"

 

  鈴聲響起,米可說可能是納拿巴來了,一開門卻先看見一團白色布巾──是一張皺得像隻小猴子的臉,大眼巴眨巴眨地盯著我們。

 

  「麗奈、吉爾迦!你們回來了!」

 

  米可和艾爾文熱情地迎著懷抱小猴子的女人和身旁的男人,他們也是特澤威爾的居民,在納拿巴的餐廳對面開雜貨店的吉爾迦夫婦,之前為了生產住在基督城,現在一回來,就帶著小孩過來拜訪了。

 

  這群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好久不見,要不要一起上納拿巴那裡喝一杯啊?」

 

  「吉爾迦,才剛回來你又想喝酒!」

 

  「我是很高興你那麼澎場,但惹老婆生氣可不好喔。」

 

  三人寒暄著,男人看著我,突然向前傾身。

 

  「你好啊,你是里維先生對吧?」

 

  「你好……」我勉強舉起手,握住他熱情伸過來的手,懷疑著他怎麼知道我。

 

  「你想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你嗎?那是因為我會通靈啊~啊!」

 

  「夠了吉爾迦,少開那種冷到不行的玩笑。」從名為吉爾迦的男人身後冒出納拿巴,用力拍了吉爾迦的頭,韓吉也來了,我趕忙往桌邊移動,本想將文件收起來,沒想到莫布里特動作更快,桌上早已清空,只剩幾只茶杯。

 

  「麗奈他們帶著小貝比過來,我想大家都在這裡,就一起來了。」

 

  韓吉拉著我,手還有點冰,不過吉爾迦夫婦的來訪讓大家都很興奮,圍著小孩不停嘰嘰喳喳,那小猴子就睜著大大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看到我,突然笑了出來。

 

  「啊~賀寧格笑了,他喜歡你呢,里維先生。」麗奈將小猴子塞到我手裡,那團彷彿沒有骨頭的東西,令我忍不住繃緊神經,小猴子賀寧格好像很高興,不聽咯咯笑著。

 

  「韓、韓吉。」那觸感太令人不安穩,我趕忙將他塞到韓吉手裡。

 

  「咦?欸?喔喔~小貝比真的好小好軟喔……而且好熱好溫暖。」她拿臉蹭小孩,納拿巴也忍不住說要抱。

 

  最後,下午的聚會變成小男孩的亮相會,外頭下著大雪,納拿巴的餐廳今天也沒有營業,晚餐也就在艾爾文家,由我和艾爾文一起作飯,其他人則留在客廳,聽著麗奈的媽媽經,也分享照顧小賀寧格的各種方法。

 

  託那位無酒不歡的新手爸爸吉爾迦的福,我們喝到幾種艾爾文珍藏的好酒,回去時韓吉還在發酒瘋,就由我來開車,路程很快,大約十五分鐘就到了。

 

  上車後,韓吉突然拉住我,從那雙水霧朦朧的眼就能知道,她還在醉。

 

  「里維,我好喜歡你。」她將手臂打開。「比喜歡艾爾文還要多這樣!」再把距離縮小到約兩個拳頭。「比索尼和賓多這樣!」再縮小,剩約兩只手指間的隙小縫隙,「比天文學和星星多這樣~唷!」

 

  「好好、我知道,妳這個醉鬼,回家了。」

 

  「我也好喜歡賀寧格,嗝、大概只比喜歡里維少一點……

 

  「……妳如果想要那種東西,我倒可以慷慨解囊。」我將她的安全帶繫上。

 

  「欸嘿嘿、這是什麼意思?你感覺不喜歡小孩。」她便趁機抓著我的手臂。

 

  「如果是妳就可以。」

 

  「什~麼~?」

 

  「我說,如果妳是小孩的媽,那就可以。」

 

  「喔~這是在求婚嗎?」她向前傾倒在我的胸膛,磨了半天,抬起頭來看我。

 

  「妳說呢?是的話,妳會答應嗎?」我慶幸著自己已經開了暖氣,一邊想著在艾爾文家旁車震的可能性。

 

  「這樣啊~?欸嘿嘿。」但韓吉沒有回答,只是發出鈴鐺般的笑聲,不久後就只剩鼾聲,又睡著了。

 

  我將她推回座椅,便坐回駕駛座,繫上安全帶,帶著一點點遺憾返程。到家時韓吉還沒醒,我便替她蓋上外套,直接橫抱她進屋裡。

 

  韓吉在睡,嘴裡還喃喃唸著索尼、賓、和我的名字,原來我和那兩台望眼鏡是同一等級……

 

  進家門前,我發現門外的雪人多了圍巾和毛帽,那肯定是韓吉的傑作,不顧毛織品濕定了,但是,最小的雪人卻不見了。

 

  那時我忙著將韓吉扛進屋裡,沒有想太多,我將她放在臥室,便抱著電腦回到客廳,繼續今日未完的作業。我以為她早就睡熟了,如果我早知道她在房裡偷偷哭泣,如果我早知道,我說的話給她帶來多大的痛苦。

 

  那麼,我會毫不猶豫地放棄一切,為了韓吉。

 

  可惜,當我察覺時,已經來不及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