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BGM:Je vais  t'aimer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熱氣圍繞,伴隨一股噁心的生物臭味。

 

  懷中的女人全身衣料破爛,沾著冒出熱騰爭氣的深色髒污,護目鏡已經裂了,掛在脖子上搖搖欲墜,與之相反的是臉上安詳的表情,彷彿睡著一般。

 

  令人不安的赭紅液體,隨著艱難前進的步伐不斷落下,沒有蒸發,留下足跡,從女人腹部,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裡。

 

  「里維、里維……

 

  女人醒了,用著細微如風聲的音量呼喊我。

 

  「閉嘴,臭四眼。妳臭死了,我恨不得現在把妳扔到裝滿水的浴缸裡。」

 

  她抖了一下,大概是在笑,液體卻流得更快。

 

  「里維,我愛你......

 

  「就讓妳閉嘴了,算我拜託妳……

 

  「嘻嘻,能夠認識你真的很棒喔……如果還能一起看到海就好了……

 

  她不顧我的斥責,喋喋不休地講著,彷若風中殘燭。我早分不清臉上流的究竟是汗水還是淚水,只是緊緊地抱著她,希望可以止住那道可怖的傷。

 

  世界之大卻似乎只剩我們兩個,而這令人做噁的灰暗雲霧永遠無法散去。

 

  「希望還有下輩子,讓我可以再見到你……」她伸出手,吃力地捧著我的臉。

 

  「我這輩子就要妳,臭四眼,給我保持清醒!臭四眼......

 

  「韓吉......!!」

 

  最後,她的手無力地垂下。

 

**

 

九月份的重頭戲,除了即將將我帶離的回程航班,就是韓吉的生日。

 

  妮可早早便傳了電子郵件,附上十幾種生日派對的方案,她在巴黎指揮在這裡的莫布里特協助我,我們給所有韓吉的朋友送了通知,差不多就是整個特澤威爾的居民。

 

  派對地點在納拿巴的餐廳,我們以艾爾文的家作為據點,有空閑的人就去他家幫忙做手工裝飾品,這段期間,我也往返過基督城兩次,為了準備給韓吉的生日禮物。

 

  除了派對方案,妮法也特別傳了一封郵件,給我關於小禮物的滿滿建議與注意事項,她對韓吉很上心,對我們之間的事情更關心。

 

  韓吉生日當天是工作日,我們約好了由我接送,晚餐在餐廳一起慶祝。

 

  寒冬已過,春天即將來臨,積雪漸漸融化,蒂卡波湖畔甚至可以看到新綠的嫩芽冒出。韓吉沒有讓我等太久,她蹦蹦跳跳地拉著我的手走路,都不怕踩著融雪跌跤。

 

  「你吃過hangi嗎?那是這裡的特色料理,米可的手藝更是一級棒!」

 

  我點點頭,那是我來到特澤威爾後的第一道菜,韓吉突然湊上來,以她的鼻子磨蹭我的,但距離沒抓好,等於用力撞過來。

 

  「妳在做什麼……?」不是在說Hangi嗎?這是Hongi吧!我捂著鼻子,這一下撞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今天不是我生日嗎?」韓吉也捂著鼻子,但還在傻笑。

 

  「那你笑一個嘛、開心一點嘛!」

 

  我這才發現自己的臉部肌肉似乎很僵硬,因為後天就要走了,實在笑不出來,但她捧著我的臉,半彎著腳。

 

  「我相信你會回來,不然我去找你也可以,我也好想念艾菲爾鐵塔。」

 

  那張總是充滿元氣的笑容,令我想起艾爾文曾說韓吉離開巴黎時是非常狼狽的,忍不住心頭一熱,一股衝動想將她抱在懷裡。

 

  ……乾脆別去餐廳,直接回家算了。

 

 

  車子回到鎮上時已經天黑了,納拿巴的餐廳亮著招牌,但店裡是暗的。出發前我已經給艾爾文發短訊,他們應該都準備好了。韓吉滿臉疑惑地走進店裡,還在問納拿巴和米可是不是出門了,一開門,紙炮便跟著亮起的燈紛紛響起。

 

  「Happy Birthday,韓吉!」天文台的人,等於特澤威爾的居民幾乎都在了,頭上帶著色彩繽紛的紙帽。

 

  「哇、哇、哇、哇!」韓吉不停驚呼,納拿巴和麗奈從兩旁走出,給她戴上超大的生日紙帽,艾爾文和莫布里特一起推出畫有索尼和賓的大蛋糕,一群人簇擁著她到大蛋糕前,我本來站在她身後看著,米可突然將一頂小帽也戴到我頭上。

 

  「辛苦你了。」他深吸一口氣,露出奸笑。看了實在很想揍他,不過現在不合適,我努力忍了下來。

 

  韓吉許了兩個願,祝實驗順利及祝大家身體健康,第三個就許在心中,吹熄蠟燭後,派對就開始了。

 

  震耳欲聾的音樂聲響起,米可家的三個打工青年也開始出菜,一下就擺滿了長桌,眾人隨音樂起舞,餐廳頓時變得喧騰不已。

 

  眼前的景象令我想起在軍隊時,偶爾也會有這種給士兵放鬆身心的活動,男男女女混雜其中,身體隨節拍律動,弗蘭曾試圖邀我參與幾次,被拒絕幾次也就放棄了。

 

  但韓吉畢竟不同,她的死纏爛打等級可是弗蘭望塵莫及的。

 

  「里維,今天我生日!」

 

  「我不會跳舞。」

 

  「你也不會騎馬、不會滑雪、不會溜冰,但是現在,不都學會了嗎?」韓吉笑著說,一邊朝我伸出手。

 

  「學了就會了。」

 

  「憑什麼要跟妳跳?」

 

  「憑我今天是壽星。」

 

  「嘖。」我才將手舉起,韓吉立刻緊緊握住,將我拉起,滑進舞池中。

 

  不知道是有意無意,大家似乎特地挪出空位給我們,本來饒舌的快歌成了抒情慢歌,韓吉將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另一手握著,緩緩地,移動腳步。

 

  "愛 讓我們閉上雙眼  

 

   愛 讓人承受苦難,讓肉體逝去 

 

   愛 讓我們的靈魂被盜至九霄雲外

 

   愛 讓我們彼此相信

 

   我會愛你

 

  「如何,不難,對吧?放輕鬆一點,你的肩膀好僵硬。」她輕聲地說。

 

  女歌手以鏗鏘有力的聲音吟唱愛情,我們裝做不懂,視若無睹,顧左右而言他,但卻又無法真正忽略彼此眼中的光芒,韓吉看著我,茶色的眼裡閃爍著光芒,彷彿搖曳的燭火。

 

  「如何,這趟紐西蘭之旅,獲益良多吧?」

 

  「還不壞。」她低下頭,靠著我的肩膀輕聲說話,我嚥了嚥口水,強迫自己的腦袋運轉,隨便想點什麼都好,四分多鐘的歌曲,足夠我回想整整半年,從與韓吉相識以來,比往前那三十年都要精彩的時光。

 

  至少在認識她以前,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渴望對一個女人說出自己的心情。

 

  "我會愛你

   就像我們過去還從未相愛過一般

   我會愛你

   愛得比你的夢所能想像的更遠

   我會愛你 我會愛你 

   我會愛你

   用沒有人敢如此愛你的方式

   我會愛你"

 

  我環著她的腰,讓韓吉向後,優雅地結束一支舞。

 

  「學會了嗎?」我問,韓吉不斷咯咯笑,環著我的後頸起身。

 

  「里維,你的領悟力真是超棒的。」

 

  音樂又變得輕快起來,一陣歡呼後大家再度湧入舞池扭腰擺臀,韓吉和女人們跳開了,艾爾文和米可便一左一右夾著我。

 

  「看不出你還挺有兩把刷子的。」

 

  「舞跳得不錯。」

 

  「......閉嘴。」

 

 

  酒過三巡,眾人變得越來越瘋狂,看得出特澤威爾難得有個大派對,便一路狂歡到午夜,等到派對結束,已經深夜了。

 

  我們都喝了酒,也還沒消退,乾脆把車留在餐廳,走路回家。反正初春的夜晚不會太冷,走回家也不遠。我站在餐廳外,等著韓吉和納拿巴結束閒聊,才發現本來準備給她的生日禮物不見,只剩小盒子,裡頭的東西不知道掉哪裡去,我遍尋不著,正覺得懊惱,韓吉結束道別,已經走出來了。

 

  我們一前一後,難得沒有牽手。沒有光害的特澤威爾也有滿天星斗,今晚天氣又好,連朵雲也沒有。

 

  「納拿巴都告訴我囉,是你主辦了這場派對的,還有莫布里特,難怪你們最近總是沒睡飽的樣子。嘻嘻,謝謝你。」韓吉走在前面,我走在後面。

 

  「妳……開心嗎?」

 

  「當然啊。」

 

  小東西不見了讓我有些受挫,但是看著她的笑臉,卻又覺得那東西在不在都沒關係,重要的是我的心意。

 

  「啊!有流星,趕快許願!」

 

  韓吉突然停下腳步,我也停在她身旁,果然看見幾道光芒劃過天際,稍縱即逝。春天的星空和冬天不同,不只星星位置不同,或許天氣暖和也有影響,夜空似乎帶點粉嫩氣息。

 

  「妳不是才剛許了三個願?」

 

  「那不同,我想要實現的願望需要很~多~很~多~力量才會實現。」

 

  「妳的願望是什麼?」

 

  「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

 

  我靜默地盯著天空,如果對流星許願就會實現,那麼……它可以替口拙的我傳達心意嗎?

 

  「里維,你在許願嗎?」

 

  「……流星速度太快,實在來不及。」

 

  「哈哈哈,你想許什麼願?」

 

  「我的願望和妳不一樣,不說出來,不會實現。」

 

  「你說說看啊。」

 

  我向前一步,握住韓吉的手,在她回頭同時單膝跪下。

 

  這也是妮法教我的,本來看著示範影片很彆扭,自己做卻出乎意料地順利。

 

  「里維?」韓吉看起來很想笑,卻又很努力在忍耐。浩瀚的宇宙作為背景,使得她似乎在發光,即使是憋笑的樣子,都可愛得令人忍不住怦然心跳。

 

  Merde,戀愛使人癡狂,我現在總算知道了。

 

  「韓吉,我愛妳,我愛妳笑的樣子、愛妳喋喋不休的樣子、愛妳每次拉著我,去嘗試一些我從沒試過的新東西,我不知道正常社會裡半年愛上一個人正不正常,但是這是我的真心。雖然我就要回去,不過遲早會再回來的……我愛妳,請妳和我在一起。」

 

  我吞吞吐吐地講,單膝下跪的動作很簡單,說話卻沒這麼簡單,即使練了兩三個禮拜,真正面對著她,卻還是講出一些莫名奇妙的話,不過,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毫無修飾的、發自內心的感受。

 

  一滴水滴落在我握著她的手背上,我抬起頭,還以為下雨了。

 

  「謝謝你,里維,謝謝你……

 

  「但是,你想要的東西,我恐怕無法給你。」

 

  她笑著,抽回自己的手,將我推開。

 

  「我們……我們不能在一起。」

 

  她的笑容很難堪,是極為痛苦的情況下勉強自己微笑。憋笑還比較可愛,我想告訴她,但我已經沒有說話的機會了。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我只記得一道眼淚滑過她的臉頰,就像那顆流星劃過天際,太快了,我來不及訴說自己的願望,所以,我的夢想終究無法實現。

 

*****

這不是聖誕節賀文,我也寫不出那種東西(兵長我對不起你!!!)
這次的故事有附BGM,《貝禮一家》的Je vais t'aimer
在聖誕夜放這樣的故事,如果想維持快樂心情的就等心情不好再來看吧(可能會更不好?)(不知道放這裡會不會太晚...)
總而言之,謝謝大家//
祝大家聖誕快樂♥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