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最後兩天,我的木屋已經退租,暫住在艾爾文家。

 

  我試著和韓吉聯絡,但她明顯不願意見我,就連家門也上了大鎖,憑鑰匙無法從外面打開,在天文台的時間也謝絕見客,連莫布里特也無法說服她。我沒有手機,仔細一想才發現除了直接見面外我們別無其他連絡方式,眼看就要離開,我心急,卻不知道能做什麼。

 

  我沒辦法告訴別人我們之間出了什麼問題,因為我也不知道問題是什麼。那天晚上,我什麼都來不及問,韓吉也不給我隻字片語,她是打定主意不見我了。

 

  這股挫折感所產生的怒氣,艾爾文首當其衝。過了好久以後他才告訴我,那兩天他得時時提防,以免我衝出去殺人放火,造成特澤威爾血案云云。

 

  「里維,你要相信韓吉有她的苦衷在,畢竟明眼人都看得出她有多喜歡你。」他努力勸說喪志的我,但我還是難以接受突如其來的挫敗。

 

  「如果她只是想玩玩呢?」

 

  「你真的認為韓吉是那種人嗎?」

 

  我沒有回答,因為我知道她不是,這是句氣話,太過衝動的氣話。

 

  「......抱歉。」

 

  「韓吉她從來沒有請過假,這句話是真的,不誇張。」

 

  我抬頭看著艾爾文。

 

  「不要說病假事假這種小事,就連她媽媽在斯德哥爾摩因病去世時,她都沒有請假,沒有離開過天文台。」他心平靜氣地說,但我卻感到無比震驚。

 

  「你說什......!?」

 

  「但是,她為了當你的嚮導,特地請了那一個月,你還記得嗎?」

 

  我下意識地握緊拳頭。

 

  怎麼可能忘記,那個月,我以為我們互相敞開了心房,但是……

 

  「我從來沒聽她說過她媽媽已經……

 

  艾爾文再度端出有古怪香氣的熱紅茶給我。

 

  「已經有兩年了。有些事,她必須自己跨越,她選擇不告訴你,或許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辦吧?我相信你也知道,韓吉的聰明僅限於研究,但對於善待自己,她一向不擅長,對你伸出手,她肯定也鼓起了最大的勇氣吧。」

 

  我想起第一次被韓吉問到軍中生活時,有點不知所措的自己。

 

  「為什麼你要告訴我這些?」

 

  艾爾文嘴角勾起,輕啜他的美式黑咖啡。

 

  「或許是我的私心希望你們可以在一起,你們的相遇是『命中注定』的。」

 

  「你老是說那種話。」

 

  「不,里維,你是明白的。」他的眼神變得銳利。

 

  「你難道還單純地認為自己看到的『影像』,只是夢嗎?」

 

  「艾爾文......?」我緊盯著他,雖然不知該如何形容那些事、那些「影像」,但他的表情,顯示他完全明白我的意思。

 

  「那些究竟是……

 

  「最初的時候,當我看到那些影像,究竟是前世或是單純的夢,我也不太確定。但是,在與韓吉、米可,與大家、與你重逢後,我越發相信這不僅僅是夢。」

 

  「如果連你也是,代表果然曾經發生過什麼吧……」我垂下眼,視線落在冒著熱氣的紅茶。

 

  「里維,無論是什麼,都結束了。你雖然看到,但你並不因此而行動,你的一舉一動,是受到了眼前的事物引導,就像你會愛上韓吉,並不單單是你『看到了』她,難道不是嗎?」

 

  我聽著他說的話,沉默半晌,向他伸出手。

 

  「做什麼?」

 

  「有信紙嗎?不然白紙、廢紙都可以,我要寫信。韓吉把門鎖起來了,但門縫沒有堵起來。」

 

  艾爾文真的笑出來,還難得笑得非常沒形象。

 

  他直接給我ㄧ包未開封影印紙,和一疊牛皮紙袋。

 

  「加油,你還有十二小時。」

 

  在紐西蘭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徹夜無眠,完成了十幾頁要給韓吉的信,並將家當,大部分都是書本,封裝留在艾爾文家的倉庫,如同來時,我仍只帶著輕便的登機箱。

 

  艾爾文、米可和納拿巴都來替我送行,一行人剛好塞得進一台車,我們在韓吉家暫停,確定信封塞進去了,才繼續往基督城出發。

 

  「你拍星空的技術還不純熟,可以回來特澤威爾多練習。」米可送了我ㄧ堆膠捲,非常實用的禮物。

 

  「少了你感覺好寂寞呀,好不容易餐聽又有固定收入、啊不,是熟客了……」納拿巴撐著臉頰,總是帶著微笑的臉難得有些哀傷。

 

  「里維,保重了。」艾爾文只說了這一句,他拍拍我的肩膀,我也拍拍他的。對這傢伙的印象從一開始老長官的親人、嚴重父控兼妹控、腹黑壞心眼,到現在,也稍微改觀了。他其實是個好人,就像我的記憶裡,那獨臂的、如同父親兄長的人一般。

 

  「我會再回來的。」我說,帶著三人的祝福,走向海關。

 

**

 

  時序推進,再次回到故里,巴黎正要進入冬天,秋葉楓紅渲染整個蒙馬特山丘,我租了間短期公寓,無所事事地等待學校申請及簽證通過。

 

  我將相機帶來,閒暇時就上街拍照。人說花都巴黎,四季皆有其動人之處,我不知道它的美麗在哪裡,只是覺得如果拍下沿途所見,或許韓吉會想看,如果她還願意見我,況且我不會說故事,圖像可以代替我說故事。

 

  期間,妮法和我見過一次面。

 

  我們約在花神咖啡館,人來人往的地方。她不斷鼓勵我,希望我不要放棄韓吉。她說了很多韓吉學生時期的事情,說著說著還哭了起來,說除了我,沒有人能帶給韓吉幸福。週邊尷尬的眼神使我只好趕緊安慰她,我當然不會放棄,只是,還需要時間。

 

  希望她看了那些信以後,能給我一句回覆也好。

 

  返回的路上,晚風夾雜零落楓葉,帶來些許寒氣,我將圍巾拉高,悶頭走過,一時不注意,便迎面撞上一個小男孩。

 

  「啊!」男孩被我撞倒在地,一邊摩娑著屁股一邊喊痛,咕嚕咕嚕的大眼睛卻眨呀眨,努力強撐著讓眼淚不要掉出來。

 

  「艾蓮,你還好嗎?要不要緊?」一個小女孩飛奔過來,將男孩扶起,紅色的圍巾隨風飄揚。

 

  「我沒事,米卡莎。」

 

  「我很抱歉。」雖然我想會撞在一起大概我們兩個都沒在看路,但我還是先向男孩道歉。

 

  「我也是,先生,對不起。」他抬起頭,翡翠綠色的眼睛對上我的視線,一瞬間,腦袋中浮出一句話。

 

  奇蹟的少年,人類最後的希望。

 

  「好久不見,里維。」

 

  一個男人走來,我抬頭,看見那張說好這輩子最好不要再見的臉。

 

  「葉卡醫師。」

 

  男人──曾任我的心理醫師的葉卡醫師,和身旁依偎的美麗女性,朝我招呼致意,男孩拉著女孩的手,回到兩人身旁。

 

  「你過得如何?紐西蘭之旅還好嗎?」

 

  最後,我與葉卡醫師一家共度晚餐。在這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這古怪的男人有家庭,有美麗的妻子,還有兩個孩子,雖然女孩在我撞倒男孩後一直將他護在身後,警戒地看著我。

 

  這兩個孩子的行為令我感到似曾相識,好像曾看過這麼一個少女,老是狠狠瞪著我,將少年護在身後。

 

  餐後葉卡醫師留我下來喝酒,我自然而然地說起紐西蘭的故事,他口中的歐提羅奧,在那裡我遇見了我的Aroha*,遇見了hoa*,我度過了三十幾年來最輕鬆愉快的半年,最幸福滿足的時光。

 

  「當初建議你去紐西蘭果然是對的。你真的變了,里維,以前的你不會這樣敞開心胸。你以為我不知道,以前的你總是說著不著邊際的話敷衍我嗎?」

 

  「那麼,你認為是什麼改變了我,醫生?再來一次診斷吧。」

 

  「這個嘛,如果不是有什麼重大意外讓你改變想法,那肯定是戀愛了。」

 

  葉卡醫師可說是一語中的,同時也戳中我的痛處。

 

  我聳聳肩,不置可否。

 

  「遇到瓶頸了?」

 

  「我不確定。」我將最後一次見面時,韓吉說的話告訴他,越說,越發覺她說的不是不願意,而是不能。我驚訝地抬起頭,先前心情太低落,都沒細想過她說的話。

 

  「這麼說來,她並沒有拒絕你。是『不能』而不是不願。」葉卡醫師也發現了,他看著我,臉上露出溫和的笑容。

 

  「把這裡的事情結束以後就快回去吧,這次最好不要回來了。記得替我向那位小姐問好,能馴服你,可不是件簡單的事。」

 

  「......別把我講的像隻動物一樣。」

 

  明明仍然沒有音訊,透過與葉卡醫師的談話,我的內心踏實不少,也不再像先前一樣心浮氣躁。

 

  醫師目送我出門時,小女孩好像睡了,只有小男孩,躲在父親身後盯著我,有著天真臉龐的孩子,肯定過著十分幸福的生活吧。我感到慶幸,沒來由地欣慰。艾蓮,我將這個名字默默記在心裡。

 

  回到清冷的公寓,在換洗衣物時,褲子口袋中有個閃亮的硬物掉出來,是一枚戒指,是我特地跑到基督城訂作,準備給韓吉的生日禮物。

 

  原來褲子內裡有個破洞,所以當時才找不到,我認為這是個好徵兆,將戒指和懷錶收在一起,電腦的提示音突然響起。

 

  莫布里特寄信來了,他說大學不接受我的申請,但可以從預備學校開始唸起,至少有了長居紐西蘭的理由。除此之外,信箱中還有另一封信,我不加思索地將它點開,仍然不是韓吉,是艾爾文,信件夾帶容量頗大的附檔。

 

  那個晚上,我彷彿看了一本奇幻小說,那是艾爾文寫的,他所看到的「影像」。他將所見鉅細靡遺地記載下來,其中包括許多非常科幻的事物:吃人的巨人、會飛的機器、巨大牆壁、地下室的秘密、不斷的戰鬥、殘缺的夥伴。筆記中紀錄到在最後一次戰爭過後,「里維士兵長抱著瀕死的韓吉分隊長回到壁內,經過一段時間調養,他們決定離開調查兵團,單獨踏上旅程,尋找地圖沒有記載的地方。幾年後,當我再度與他們相遇,他們已結為夫妻,恩愛地生活著。」

 

  這就是艾爾文老在說的命中注定,儘管於我並沒有真實感,但曾經夢見與韓吉結為連理的事情,卻也是真的。

 

  即使入學申請沒有允准,從預備學校開始唸也無妨,如果之後能在天文台找到工作更好。我已經下定決心,這一趟回到法國是為了道別,道別我陌生的故鄉。我終於找到了方向,首先,我得向故人道別。

 

  再來,無論即將花費多少時間,我都會讓韓吉見我,說出推開我的原因,說出不能在一起的原因,我會待在她身旁,就算最後韓吉不接受我也無所謂。

 

  並非因為我們在未知的時空有所連結,而是因為在這個世界上,我的歸處,只有她所在的地方。只有韓吉所在的地方,才是我的歸途。

 

  我打開窗戶,在看不見星空,繁華不夜的巴黎,無聲地許下願望。

 

****

 

  啾啾鳥聲將我從睡夢中喚醒,我睜開眼,聽見身旁的動靜,一股平靜的呼吸聲。我轉身,看見韓吉就躺在身側。她看起來比記憶中蒼老一些,臉上多了細紋,披散的長髮也夾雜著白絲。我先是愣了愣,才憶起我們經歷了各式各樣的冒險,決定定居在壁外邊境,一處靠近湖泊森林的地方。

 

  這是住在這裡的第十來年,外頭還有木柴等著我劈,但韓吉還在睡,我也不想起床。

 

  我伸手輕撫她的頭髮,再度閉上眼前,只覺得一股滿足油然而生。

 

  我的心願,已經實現了。

 

*****

Aroha:毛利語,愛

hoa:毛利語,朋友

*****

這是第一部,也就是里維篇的完結

雖然有些倉促,如果以後有時間希望還能稍作修改

大家元旦連假過得還愉快嗎?

還是像我一樣在期末考進度裡死去活來呢?(癱)

總而言之,再來的第二部韓吉篇,將會在16號以後繼續

這段時間,如果和我一樣要期末考的各位,一起加油囉

祝大家2016新年愉快=)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