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韓吉視角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星星墜落在地平線彼端,留下巨大的凹洞,及一顆又黑又不起眼的小石頭。

 

  你告訴我,這是星星,曾在天上綻放光亮的星星,如今卻隱沒在黑暗之中。大部分的星星,掛在天上的時間遠比墜落地上的少。

 

  不求一生榮華富貴,只要一人刻骨銘心。

 

  你說著,我看見你黑得像宇宙的眼,留下一滴淚,彷彿流星劃過。

 

**

 

  他就這樣離開了,也好。

 

  畢竟愛情本來就不科學,無法衡量、無法比較。這種東西無法測量,難以捉摸,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擁有過。

 

  外頭下著雨,滴滴答答地好像誰隨意敲著琴鍵,卻也不難聽。我想起了小星星,母親吟唱給幼時的我聽的、我唱給他聽的、他唱給我聽的。

 

  他離開那天,特澤威爾難得下大雨,窗簾的縫隙外,水滴滑下的痕跡模糊了一切,我躺在休息室的小床上,動也不動地盯著那副景象,想像著逐漸遠去的引擎聲,原本說好在他的房子退租後,讓他來家裡住,為了打掃他口中的垃圾堆,還被那張壞透的嘴教訓一頓。我猜他最後大概去了艾爾文那裏,往機場的話大概不會再經過這裡了,而那張嘴,那張從不留情於調侃別人的嘴,對我說出最後的話語,卻是關於愛的話語。

 

  真是不敢相信,卻又彷彿預料之中。

 

  就連推開的力道,都像是經過精密計算、反覆演練。

 

  我知道他不會再追過來,但還是將自己反鎖在觀測室,在索尼與賓的身旁,我想他已經轉過家門門鎖,發現上了大鎖的房子只憑鑰匙進不去,又來了天文台,被莫布里特阻擋在外,我猜他對我失望透頂,生氣至極,我猜他不會想再見我,不會再回到特澤威爾了。這樣很好,就像我的預想,一切進行順利。

 

  內心的破洞彷彿收縮的黑洞,不斷擴大的恐怖感覺令我忍不住緊緊環抱自己,如果睡著可以讓意識停息,感覺不到恐懼,我寧願放下索尼和賓,好好地大睡一場。

 

  桌上有什麼在閃,是手機的訊號燈,還有一旁兩片疊在一起的金屬片。

 

  雨還在下,數據機的聲音彷彿嘆息,我閉上眼睛,讓自己再度進入夢鄉。

 

 

 

  ──韓吉,妳和妳媽簡直一模一樣。

 

  ──媽媽不能帶妳走,妳必須留在這裡。

 

  "啪剎──啪剎──"

 

  衣物摩擦聲吵醒了我,睜開眼只見一個熟悉的背影,一點都不高大,卻很厚實,白皙得有如陶瓷般的皮膚上,劃著條條刻痕,怵目驚心,卻又彷若一尊古代神像,經歷過歲月,肌肉線條深刻如初,但也多了不少龜裂痕跡。

 

  我忍不住伸出手,發現那尊神像帶著溫度。

 

  「吵醒妳了?」神像──那個男人回頭,低沉的聲音好像鳴鼓,直達內心。

 

  我搖搖頭,笑了笑,便見他低下頭來,垂下的瀏海戳著額頭,有點癢,我撥開它們,見到他鐵灰色的雙眸,有我的影子。

 

  「還有時間,再多睡一下吧?我喜歡妳躺在床上的時候。」

 

  「為什麼?里維,你好色。」

 

  我故意說,以沙啞的聲音調侃他。

 

  男人難得露出微笑,不,他昨晚也笑過,在看見坐在他身上的我脫下內衣的時候。現在的他也在笑,嘴角勾起微小的幅度,眼睛也彎了起來。

 

  「只有這樣我才能輕易親到妳,韓吉。」

 

  「嘻嘻,乾脆永遠不要起來好了。」

 

  鼻頭被輕啄了一下,再來是嘴唇,我攀上他的後頸,觸摸整齊削理後那叢短短的頭髮,有點刺刺的,摸起來很舒服。

 

  我聽到自己在笑,也聽到他在笑,門板被敲響了,但我們的吻沒有停止,誰都不管門外的人如何大聲呼喚。

 

 

 

 

  「韓吉小姐、韓吉小姐!」再次睜開眼,我回到狹小的觀測室,有個人開門走進,不停叫喚著我。

 

  「韓吉小姐,妳也差不多該回家了吧?妳不走,警衛都不能下班喔。」是莫布里特,警衛拉著他來拜託我下班。

 

  我坐起身來,戴上眼鏡。看著兩個男人如出一轍的淒苦表情,還來不及撫平心中的悸動,我趕忙起身收拾,從床上爬下來,把手機和項鍊一起塞進外套口袋裡,讓警衛可以關燈鎖門。

 

  「等、等等,韓吉小姐,需不需要幫妳帶些食物……?」

 

  我愣了一拍,向莫布里特擺擺手,「不必了,讓我一個人靜靜。」

 

  天已經黑得就像再也不會亮起,我不再抬頭仰望星星,只是坐進車裡,發動暖氣。

 

  肚子餓真是種麻煩的感覺,作為生物,進食是本能,但作為充滿理想和遠大目標的人類,進食和睡眠都會消耗很多時間,我在超市打烊前買了些簡單的食品,扔在副駕駛座。睽違兩天的家門前空蕩一片,積雪消融後,看不出有人來訪的痕跡,只是門縫夾了一個包裹,以牛皮紙包著文件,上面的字,我即使失明都能認得。

 

  是里維,他來過,他果然來過了。

 

  儘管已經進入春天,室內仍然寒冷得難受。點燃了壁爐裡的火苗,有那麼一瞬,我想將這疊紙扔進火裡燃燒,但好奇心終究佔上風,說起來,我總是被好奇心牽著走,無論是現在選擇的工作,或是那時候,握住他的手。

 

  那個人會寫些什麼呢?說話總是拙劣得令人猜不透主題,偶爾還需要翻譯的人,寫出的這厚厚一疊紙,都是些什麼呢?

 

  我想著,想將它擱在桌上,等到很久以後,平復了心情在看,但頭尾拿錯了,袋子又沒封口,十幾張紙便滑了出來,散落一地。

 

  滿滿的,都是他親筆寫下的字句。

 

  這下大概沒有不看的理由了,我蹲下來,緩緩地收拾紙張,在那之中,看到不少熟悉的地名。

 

  特澤威爾、皇后鎮、基督城、奧克蘭……

 

  幾個地名將注意力完全吸引住,我忍不住席地而坐,開始閱讀起他留下的,最後的訊息。

 

*****

終於又有時間繼續更新了,不過這次進度大概還是奇慢無比......希望大學結束以前也能將故事完結......

那麼,大家,好久不見啦啦啦啦啦~~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