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彩雲國物語》二次延伸同人文

*關於冰之長官葵皇毅與旺季的女兒旺飛燕的故事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他是葵皇毅,是罪臣之子,父親被誣陷、鋃鐺入獄那年,他已不是什麼都不懂、只能無助大哭的稚子,他明白名門葵家發生了什麼,明白此前為成為宗主所受的教育已經無用,明白自己命在旦夕,握在專橫霸道的國王手中。如同一隻岌岌可危的雛鳥,卻什麼都看的清、什麼都無法忘記。

 

  直到那位大人的出現,以及與他一同前來迎接自己、躲在寬闊臂膀身後的嬌小黑髮少女。

 

  她是旺飛燕,是救命恩人旺季唯一的掌上明珠,受旺季庇護的歲月裡,除了早先來到的凌晏樹、後來的鄭悠舜,一直陪伴自己左右的,還有飛燕姬。受旺季收留的三人擁抱各自的夢想,先後通過勛蔭、國試、入朝為官,成為朝廷的力量,也成為旺季的力量。

 

  無論先王病重後太子之爭、政事停擺,亦或後來先王駕崩、紫劉輝登基,報恩的決心從未自葵皇毅胸中消逝,他力爭上游,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留在朝廷,成為旺季的盾牌,但除此之外,他也懷抱著另一個心願。

 

  那個願望,便是旺飛燕。

 

  葵皇毅不天真,應該說是實際的很,他從不妄想救命恩人會將寶貝女兒嫁給罪臣之子,繼承被滿門抄斬的家號。但愛情不同於心計,他只能一再壓抑滋生的愛苗,充耳不聞,視而不見,再偷偷收藏兩人相處的珍貴時光。

 

  他的這點心思瞞不過旺家人,擅長吹奏龍笛的葵皇毅在勤加練習後技巧越發爐火純青,是冰冷的、鋒利的笛聲,但只在旺飛燕面前,冰會融化,化為滋潤大地的水,融合於空氣之中,柔和於兩人之間。

 

  儘管凌晏樹和鄭悠舜在背後偷偷推了好幾把,葵皇毅始終未曾踏出那條界線,他心繫旺季、心繫朝廷,既然不打算也不能迎娶旺飛燕,他寧願無視一切,繼續在決定好的道路上行走,實現理想。

 

  於是,那夜,旺飛燕主動走向他。

 

  夏季末尾,即將入秋前,沒有蟲鳴的夜晚,皎潔月光之下,寧靜的庭園裡,為她吹奏龍笛的葵皇毅,與坐在一旁側耳聆聽的旺飛燕,看似稀鬆平常,連敏銳的葵皇毅都沒有察覺變化。

 

  柔和的笛聲,被同樣柔和的叫喚打斷。

 

  「皇毅。」

 

  旺飛燕的聲音略顯遲疑,但葵皇毅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她鮮少、應該說是根本不曾在他演奏時打斷過,他停下笛聲,望向她。

 

  「怎麼了?」

 

  「我愛你,帶我走。」

 

  旺飛燕語氣堅定,開口前連多吸一口氣的空檔都沒有,葵皇毅定睛看著她,不確定自己到底聽見什麼。

 

  「妳在說什麼?」

 

  「開玩笑的,不用那麼緊張。」

 

  「這種事情一點也不好笑。」

 

  不過旺飛燕倒是笑了出來,她低頭順了順髮尾,又抬起頭來。

 

  「如果我真的帶你走,晏樹會哭吧?他這麼喜歡你。」

 

  誰管那個傢伙。葵皇毅挑眉,這種時候提到他做什麼?想到今天早上凌晏樹還握著旺飛燕的手,威脅皇毅要把公主奪走(因為她收下了他的桃子!)逗弄他好一段時間,現在聽到那名字就令他再度上火。

 

  「是我帶妳走,別忘了妳剛才說過的話。」

 

  「嘻嘻、太認真的人,會老得很快唷,你看你,都有皺紋了。」

 

  她伸手戳戳他的臉,按理這個年紀早該男女授受不親,但旺飛燕似乎特別黏葵皇毅,總是不分禮節地親近他,雖然凌晏樹對旺飛燕也是一樣的親暱。

 

  嘖、又想到那傢伙了。

 

  「......發生什麼事?」

 

  他抓著她的手,將它帶離。即使她不在意,葵皇毅還是很在乎,他可不要旺家千金因為他而冒出奇怪傳聞。

 

  「沒事。」飛燕答得迅速,既然不能戳乾脆收回吧,她喃喃低語著收回了手。

 

  「有時候人會想要開個玩笑,一生一次的玩笑,剛剛就是我那一生中惟一一次玩笑,所以你不必放在心上。」

 

  這只是玩笑嗎?

 

  葵皇毅垂下拿著龍笛的手。

 

  如果不是玩笑,他又能怎樣?其實根本不能怎樣,那好,就當作玩笑吧。

 

  「妳還想聽嗎?或是想聊天?」

 

  她沒有回答,只是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吶、你還記得母親大人說過的,薔薇姬的故事嗎?如果是皇毅,你會成為拘禁薔薇姬的人,或是帶她走的人呢?」

 

  「妳並沒有被任何人拘禁,飛燕,妳是自由的。」

 

  「我知道。」

 

  她走向他,正面面對著他。

 

  葵皇毅這才發現總是笑吟吟的旺飛燕,今晚的神情有些古怪,似乎想哭,又似乎想笑,嘴角不自然地勾著,月光被雲霧遮住,他又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總是這麼認真,認真過了頭,真不有趣。」

 

  「不有趣真不好意思。」

 

  如果要有趣的話,去找凌晏樹不就得了,葵皇毅半賭氣地想。

 

  他有點擔心她,正打算伸手,旺飛燕又繼續說下去。

 

  「但我還是愛你,就連這麼不有趣、不輕鬆的性格,還是深深愛著。」

 

  這句話就令他不得不正視她,而旺飛燕雖然掛著微笑,眼眶中卻似乎有水霧打轉。

 

  「就連告白也要女人來做,身為男人,你實在太失敗了。」

 

  「妳......

 

  「晚安,皇毅。」

 

  她轉身,離去前又朝他一笑,那是往昔的笑,就像他們初相遇時,帶著凜然氣質的笑容。

 

  「晚安。」

 

  不天真的葵皇毅不妄想迎娶旺飛燕,也明白她總有一天嫁作人婦,只是他從未想到那是他們最後一次交談,兩天後,旺飛燕為了政治目的,正式嫁予縹家宗主縹璃櫻。

 

 

他記得那個夜晚的氣溫,和今天很像。

 

  同樣有個水池,同樣沒了蟲鳴、月光皎潔的夜晚,水邊有個人,是女人,雖然蹲著,但從體格一看就知道,而會出現在沒有娶妻的國王的外廷的女人,其身分一想即知。

 

  她就是紅秀麗,紅家嫡出千金,國王「寵愛的對象」,第一個女官吏。

 

  葵皇毅站在樹林深處,盯著那蹲下碎念的身影,猛然一看,和她居然有幾分神似。

 

  ……明明都過了十幾年。

 

  旺飛燕的成親禮與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葵皇毅不可能參加,而出嫁後幾個月,府邸便傳來她過世的消息,聽說留下一個孩子,扣在縹家也不可能有見面機會,雖然他對那個孩子沒興趣。早在選擇夢想時,就放棄了與她有關的一切,但是……

 

  如果他們都生得晚一些,再晚十年,以飛燕姬的學識能力,肯定也能成為官吏吧。與性別無關,一心向著人民國家的她,一定會投入官場,就像當年她選擇縹家,是為了蝗災一樣。

 

  她將愛情留予他,「帶我走」固然是戲言,「我愛你」卻是她的真心誠意,早知生命的盡頭將至,旺飛燕極力燃燒自己,不僅將重要的救災資料一點一滴帶出縹家,更為一脈單傳的旺家留下血脈。

 

  他們同樣為了旺季、為了父親,走在夢想實踐的道路上,葵皇毅不曾後悔,相信旺飛燕也是相同的,即便至此陰陽相隔,葵皇毅也不會回頭。

 

  ──飛燕……

 

  他望向穿著冗官服的少女。

 

  眼前有一朵花苞,正要盛開。

 

  聽說她獲賜年輕國王的「蓓蕾」,在葵皇毅眼中,紅秀麗也是同樣的,蓄勢待發,年輕有為。

 

  ──如果將她收入御史台……

 

  如果自己能成為令花苞綻放的人,似乎也不壞。腦海中再度浮出那張凜然笑容,雖然只有一瞬,他閉上眼,再睜開,已經不再受回憶迷惑。

 

  葵皇毅不假思索地走出樹林,向紅秀麗走近。

 

*****

雖然我超愛陸清雅,不過如果認真要選丈夫,大概會在陸清雅和葵皇毅兩位之間兩難吧(沒人問妳

這種外表冷冰冰,私底下超熱情溫柔的個性最令人受不了了(羞)尤其《籠中黑蝶》中的葵長官,簡直是長官界的典範!

跟他相比那個紅黎深喔......)

這是個悲戀的故事,因為沒有快樂結局,關於聽說長得很像紅秀麗(大概都有那個,仙人血統)的旺飛燕,還有深愛著她卻為夢想(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留在朝廷)放棄的葵皇毅的故事,其實兩個人都很愛旺季,所以雖然深愛彼此(?)卻都願意為了旺季放棄,這是這樣一個概念(旺季果然公主啊無論是誰都好愛旺季,為了旺季願意放棄這個放棄那個的人彩雲國可以拉出一大票人)(?)

總而言之,最近又把故事複習了一遍,覺得格外心酸,到了最後,大家都幸福了吧?(流淚)

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對於彩雲國或是陸清雅、葵皇毅有興趣的人,歡迎留言換個噗浪聊天什麼都好喔~(覺得孤單寂寞冷)  

 

p.s皇毅與秀麗的相遇是動畫版劇情,跟小說好像有點不同(一個是皇毅靠近一個是秀麗靠近)請別在意......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cacreation0629
  • 看見彩雲國文忍不住浮出水來了!
    《彩雲國》系列一直是我很喜歡的一套小說,
    從高中追到大學,甚至有一次的通識期末報告還把它當題目XD
    大概前年時把整套小說從頭再看了一遍
    感覺跟體悟就又都不一樣了

    現在唯一的遺憾是外傳《乞骸骨》沒有中文版T^T


  • 嗚嗚嗚同好!!(緊抓手)
    彩雲國物語是奠定現在努力基礎的,對我人生而言有莫大意義的作品(尤其是紅秀麗!)這作品真的不同年紀看有不同感受,以前還看不懂的陰謀最近再拿出來都覺得真的驚心動魄有驚無險><
    那本番外,聽說是雪乃老師不願意中翻,不過網路大概都有(?)可以去一看究竟(很傷很傷就是了)
    她將結局寫得很完整,雖然還漏了好多解謎的部分,可是,真的很感謝遇見這部作品,感謝雪乃老師♥

    Toku 於 2016/02/21 00:32 回覆

  • ccacreation0629
  • 恩恩!《乞骸骨》我大概知道故事大綱,被虐心虐得一塌糊塗阿~QQ

    私心覺得雪乃老師未解的最大之謎就是清雅的過去,埋了好多梗結果都不出番外解釋讓人無限在意XD
  • 就是說啊,至少把陸清雅像茶朔洵那樣寫清楚一點啊!
    還有葵皇毅跟旺飛燕我也好在意啊,為什麼旺季要把寶貝千金嫁給老璃櫻那種人?至少就我來看,除了為了拿到蝗災資料,而且飛燕姬又快掛了(如本篇所寫)不然根本沒必要啊(哭)
    如果茶朔洵的重要程度(兩本還兩本半)都可以寫這麼多了,陸清雅也多寫兩段嘛(從綠風如刃到籠中黑蝶耶!)
    不然至少把像《御史台的一日》這種可愛小短篇集結成冊,就算日文我也買啦(在這邊murmur編輯部也看不到

    好在意啊......

    Toku 於 2016/02/27 12:54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