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韓吉視角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這是我最喜歡的段落,尤其是狐狸和小王子的對話,在小王子口中,玫瑰變得好珍貴,本來我以為自己最喜歡的是地理博士呢,沒想到最後卻希望自己可以成為那朵玫瑰。」

 

  「會的,既然是妮法的話,肯定會成為誰心目中獨一無二的玫瑰。」

 

  「真的嗎?」女孩笑得好甜,雙頰漾起的酒窩就像盛開的玫瑰般粉嫩。

 

  「學姊肯定也是,也會成為誰心目中最重要的那朵玫瑰吧。」

 

  她的話猶延在耳,我要離開法國的那天,在戴高樂機場,妮法忍著早已紅透了的眼眶,笑得好甜好甜。

 

  「學姊,不要忘了妮法,一定要再回來看我唷。」

 

  「我會的,妳也好好保重自己,要為了小王子當一朵漂亮的玫瑰。」

 

  「學姊真是的......

 

  她最後好像還是哭了,精緻的小臉皺在一團,看了好捨不得。

 

  我沒有實現我們的約定,我一次也沒有回到法國,直到妮法主動來到紐西蘭以前,我們都沒有見面。雖說就最後她得以遇見小王子莫布里特的結果是好的,妮法也總是對我微笑,寄一堆好吃的東西給我,但從未信守約定的我,仍然對她懷有內疚。

 

  "飛往 香港 的班機,請前往一號登機門"

 

  如今,我總算能實現一個承諾了吧?

 

  「韓吉,到巴黎要好好照顧自己唷,乖乖聽艾爾文的話,如果想家隨時打電話回來也沒問題……

 

  米可和納拿巴幫我們送行。與我一起整理行李的納拿巴像媽媽一般叨唸不停,就連原本只塞了五件襯衫,除此以外都是論文資料的行李箱,也被她改放許多日用品、急用口糧等。

 

  「納拿巴馬麻,沒問題、沒問題,不過去一個月而已,倒是你們有沒有什麼想要的紀念品?」

 

  他們倆夫婦對看一眼,搖搖頭,一人一句地說。

 

  「什麼都不用也沒關係。」

 

  「把自己照顧好就好了。」

 

  場面簡直像是第一次參加童軍營的小孩和擔憂不已的父母,為了防止納拿巴繼續喋喋不休,我立刻提起行李箱,手刀衝向海關。

 

  「艾爾文,韓吉就拜託你了。」

 

  「另一位也麻煩你了。」

 

  只聽見他們如此地說,不久後,艾爾文也跟了上來。

 

  「興奮嗎?韓吉,久違的祖國。」

 

  「我們是出差,不是去玩。」我故意掘著嘴,不過形象已定,看起來大概只像個裝大人的小屁孩吧。

 

  從香港轉機後,直航飛往巴黎約半天多,艾爾文一路怡然自得,完全商務人士的模樣,不習慣長時間坐飛機的我就不行,看了一部影片後開始暈機,向空姐要了紅酒助眠又時睡時醒,昏昏沉沉之中,我好像看見里維坐在我旁邊,翻著一本旅遊雜誌,封面寫著南島。

 

  「里維……?」

 

  「太久沒出去玩,太興奮了嗎?」

 

  他聽見我的呼喚,伸出手來蓋在我的額頭上,冰冰涼涼的很是舒服。

 

  「妳昨晚完全沒睡吧?還沒到但尼丁,快多休息一點。」

 

  「里維……那你還會走嗎?」

 

  「妳在說什麼傻話?」我看見他的眼神微暗,定定地看著我。

 

  「我哪都不會去,就在這裡。現在,趕快睡覺。」

 

  我安心地閉上眼,再度睜開眼,飛機已經要下降了。

 

  學會提供的機票是商務艙等級,我旁邊根本沒有座位,更當然不會有里維,身上蓋了一件毛毯,艾爾文說是空姐替我蓋的。

 

  那只是一場夢,大概是去但尼丁的時候發生的事,話說回來,那時候六小時的火車都比這趟飛機舒適多。

 

  我踏出海關,跟著艾爾文走,學會已經派人來接了,舉著大大的牌子寫著我們的名字。

 

  里維就在這裡,巴黎的人口數有兩百多萬,他是其中之ㄧ,而那時的我,還天真地相信自己一定能在短暫的一個月內與他偶遇,在這花都巴黎。

 

**

 

  這個月的行程除了五六場研討會以外,大致都將在巴黎第十一大學度過。天文學會替我們安排住宿於第十四區的巴黎大學城,與艾爾文比鄰而居,因為行李不多,幾間衣服幾本書只用一個晚上就收拾好,隔天早晨,我連時差都顧不得調整,和艾爾文約定晚餐見面後,便騎著腳踏車,展開尋找里維之旅。

 

  老實說,我對巴黎的印象僅停留在時尚、古老、優雅而美麗的國際都市,畢竟大部分的故事都發生在里昂,身為學會測試員的期間又短又急促,我根本來不及瀏覽花都之美,每天都待在小辦公桌上埋頭寫文章,如今,藉著尋找名義,我終於有機會可以漫步過巴黎的每個美好角落。

 

  突然後悔自己學生時代怎麼沒多看一些國產電影,不然英國美國片也好,才知道男女主角總是在哪裡偶遇,又會以如何的方式偶遇。

 

  騎向塞納河畔,我開始幻想里維或許坐在某個轉角的咖啡館,一邊讀著世界報,一邊啜著咖啡……不不不,紅茶控的他肯定點了紅茶,不過話說回來,里維泡的紅茶真是世界第一,搭配妮法寄的小點心,是用腦過度後的完美補給品。等等繞去買那種小點心吧?如果找到里維,還可以一起吃,他泡茶的手藝好,說不定會嫌咖啡館的不好喝,一想到那張皺著的臉,我忍不住想笑,緊皺的眉心一向一按就開,不知道這段期間還有沒有人會替我按開他的眉心……?不,肯定不會的,為了不讓那張好看的娃娃臉長太多皺紋,還是趕快找到他吧。

 

  行經莎士比亞書店,想到在奧克蘭的書店裡,高聳的書架堆下找到他的片段,我忍不住停下車來。

 

  捧著天文圖鑑認真研讀的表情,我明白儘管沉默寡言,他仍努力想進入我的世界。

 

  ──如果我的生命裡也有個南十字星引導,是不是就不會迷路了……

 

  如果我能成為你的南十字星,我不會再放棄這個機會。

 

  將車停在書店外的自行車架上,我提起背包走進被書堆簇擁的狹小的門內,平日早晨的書店還是有不少人,一方面這裡距大學城不遠,另一方面觀光客更多,熙來攘往的走道上,有個黑髮的矮小背影。

 

  「里、里維!」

 

  對方還沒完全轉過來,我就知道自己認錯人,暗罵自己太急躁。

 

  「不好意思,認錯了......」我趕忙向那張溫和微笑著說沒關係的臉道歉,腦海裡浮現的卻是他那雙銀灰色的眼。

 

  也是,怎麼可能那麼順利。

 

  我低頭走出書店,跳上車繼續前行。

 

  午餐是路邊的Kebab,我面向塞納河,回想著里維說過的話,他可能會出現在哪裡,住哪裡、去哪裡吃飯、散步、沒事都會做些什麼?

 

  我毫無頭緒,即使閉上眼睛努力集中精神,還是一點想法也沒有。里維說過軍旅經驗、說過在修道院度過的童年,對於退伍後到前往紐西蘭的那一年生活卻幾乎隻字未提。

 

  他似乎有提過一個心理醫生……我開始感到深切的悔恨,里維只有在床上才會講自己的事情,而我總是累得陷入半昏迷狀態,常常有一句沒一句的聽,這下自食惡果,連要怎麼找人都不知道。

 

  說到修道院,這似乎可以成為一個好線索。我攤開在河畔舊書攤買到的巴黎地圖,開始圈出標是教堂的位置,林林總總大約四十個,規劃路線,我決定以西提島為中心,一間一間尋找收留孤兒的教堂,尋找他的蹤跡。

 

  訂下目標後,沉悶的心情才驅散了一點,望著波光粼粼的塞納河,我給自己打氣鼓勵,緊抓著這兩百萬分之一的機會。

 

  時近傍晚,秋天的天又黑得早,巴黎不完全是平坦地形,崎嶇坡度的地方也了不少,一整天下來我早就又累又倦,距離晚餐還有點時間,午餐補充的能量又早已消耗得一點不剩,我將車隨意停放,在地圖上圈圈改改。

 

  城區中心的教堂幾乎都繞完了,有育幼院的沒幾個,一間都沒有里維的消息,我突然發現這是個艱難的任務,不如想像中簡單,再加上強忍時差造成的不適,心情忍不住再度低落,胸口有個冰涼的東西,是他的軍籍牌,我將他握在手心,突然一陣鼻酸,忍不住哭了起來。

 

  「大姊姊,妳怎麼在哭?肚子痛嗎?」

 

  一低頭,一個穿著褐色牛角扣大衣的小男孩,和另一個圍著紅圍巾的小女孩正睜著水汪大眼看著我。

 

  「不……沒有,我只是……

 

  想到里維,我又繼續掉眼淚。

 

  「大姊姊不是肚子痛,是找不到、找不到很重要的人……

 

  「大姊姊......」女孩拉起她的圍巾,好像要我用圍巾擦眼淚。

 

  「啊、不用不用,姊姊有衛生紙。」

 

  「對了,米卡莎有手帕。」

 

  女孩拿出滾著蕾絲花邊的精緻手帕,繡著大概是名字縮寫的M.Y

 

  「這個太漂亮了姊姊不敢用……不過還是謝謝妳。」

 

  女孩盯著我,再盯著手帕,小臉蛋露出有點失落的表情。

 

  「我想到了!大姊姊,一定沒有問題的!」

 

  「咦?」

 

  「艾蓮?」

 

  「米卡莎,就是那個啊!我在找爸爸的時候,爸爸也都在找我,所以大姊姊在找那個重要的人的時候,他一定也在找妳。兩個人都在找的話,很快就能找到了!」

 

  女孩聽了也猛點頭,兩個小孩看著我一起用力點頭,可愛又令人不捨的模樣令我忍不住又想哭。

 

  「說、說的也是呢,兩個人一起找的話,肯定很快就能找到了。」

 

  那麼,里維也在找我嗎?

 

  「謝謝你們哪,小弟弟和小妹妹,不過天都已經黑了,你們不回家沒關係呢?爸爸媽媽呢?」

 

  兩個小孩對看一眼,突然都變得淚眼汪汪,小男孩甚至已經開始哭了。

 

  「我們、我們找不到爸爸媽媽,他們走丟了…….

 

  應該是你們走丟了吧……

 

  「別哭別哭,那姊姊帶你們去找警察叔叔好嗎?」

 

  兩個小孩對視,用力點點頭,這時候,一個慌張的腳步急急接近我們。

 

  「艾蓮、米卡莎!」

 

  「爸爸!」

 

  「爸比……

 

  兩個小孩立刻跑向那位跑向我們的男人,那位先生向我點點頭,抱起哭成一團的小孩們。

 

  「真的非常謝謝您。」

 

  「不,我什麼都沒做,反倒是您的小孩,給了我很多幫忙……

 

  孩子們的父親只是微笑著向我致謝,抱著孩子們往反方向走去。

 

  「大姊姊,妳看吧!爸爸也在找我們,很快就會找到了喔!」小男孩趴在爸爸背上,臉上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還是很努力地向我說話。

 

  「所以大姊姊不要放棄,不要哭,妳很快就可以找到那個人了!」

 

  「謝謝你,謝謝……弟弟,你叫做什麼名字?」

 

  男孩聽到這句話,笑了出來,用力揮著小手。

 

  「艾蓮˙葉卡!我叫做艾蓮˙葉卡,大姊姊,我們下次再見!」

 

  「再見。」

 

  望著逐漸遠去的身影,我拉出銀鍊,握在手心之中。男孩的話語,給了我莫大勇氣與希望。 

 

  一定會的,我們會再見面的。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llery  Que
  • 分隊長到底能不能找到兵長呢?
    不過對於艾蓮這那句話 "兩個人都在找的話,很快就能找到了"
    讓我想到之前很喜歡的另一篇同人的一句話 "當你找不到一個人的時候,最好的方法,就是等他來找你"

    期待您的後文 ^^
  • 哇哇~Der Stern系列第一次有人留言了(感動哭)
    先謝謝您的回覆!

    關於艾蓮說的話,因為在我心裡來看,雖然身為主人公,他仍然是個小孩,而且是最幼稚最屁的那種(小聲)他讓原本的米卡莎好找,兩個人不斷地錯過、錯過......可是如果有一個願意停下腳步,另一個或許就能找到了。所以當小艾蓮說出這樣的話的時候,無論是他身旁,作為姊妹出生的小米卡莎,或是韓吉,或許都......

    再說下去會劇透,我想表達的只是,小艾蓮終究還是不懂(苦笑)不過,這保證是HE的故事,敬請期待吧!
    再次感謝您,終於有人可以交流了好開心♥

    Toku 於 2016/02/21 20:52 回覆

  • Ellery  Que
  • 那個.....沒有留言這件事我要先道個歉....
    因為在下是這兩個月才開始看利韓 感覺這CP不是很熱門 所以直覺地認為這文是個坑...
    再來 是因為在下有點龜毛又自認文筆不好很難表達出自己的感覺 所以 我留言都會等個一段時間 確定我真的有寫出自己的感覺(扭手~)
    啊~反正就是有很多藉口不留言就是了....真是不好意思....

    其實我蠻喜歡原著中的艾連的...勇敢衝動(初生之犢不畏虎) 雖然也很慘就是了...我覺得米卡莎對他有點像媽媽也像姊姊 但就是叛逆期的小孩 對於親人的關心總會不以為然....
    他也是那種會毫不猶豫甩下身旁的人向前衝 的人...雖然就像他在母親死後後悔當天跟媽媽吵架這件事一樣 他以後一定會後悔的....

    啊啊~離題了....避免劇透 我就等下文吧.....

    另外 在看Der Stern第二部時 看著韓吉的掙扎 讓我想到同人漫 "迎來歐律迪克的早晨" 後篇 中 姊弟的那段對話
    "....因為我不能實現和你的約定 不能回應你的愛 我 已經不能生下你的孩子了 "
    "....我那時高興的是 在你心中 有著與我白頭偕老的未來啊 "

    我想 Der Stern 轉身逃跑的韓吉 除了不能生育的原因外 是不是也擔心自己無法給對方一個家呢?
    當局者迷 旁觀者卻都很清楚 他們真正想要的其實只是彼此而已….

    啊啊…我又開始不知道自己想表達什麼了….等我組織好文字再留言好了….
    還是感謝您勤快的寫文…非常高興看到您的回覆….
  • 歐律迪克那篇好經典啊XDDD
    不忍說我的文章大概也受到那個影響,他們的相處模式可能也跳不出這個框架(這就是里韓)
    越喜歡,越會想太多。畢竟不想就不是喜歡了,我是深深如此相信著。
    多留言吧(會不會很強人所難啊,會的話就請無視吧)因為我喜歡互動,喜歡看大家看我的文以後的反應嘛XDDD(怕寂寞的傢伙)
    然後這CP在台灣冷,日本可是很熱喔,還算多糧了~不過就是慢慢來也沒關係//
    再次感謝你的留言♥

    Toku 於 2016/02/27 12: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