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韓吉視角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朝陽攀進年代悠久的花窗,將我喚醒。經過一夜大哭發洩鬱悶的心(雖然給艾爾文添了不少麻煩)我終於排解所有重擔,一身輕盈,拉開窗戶,朝清晨美麗的巴黎市街,我深吸一口新鮮空氣。

 

  「Bonjour, tout le monde!」

 

  啊咧?好像喊得太大聲,引來不少路人抬頭張望呢......

 

  我趕忙縮回室內,拉上窗簾,開始更衣前不忘提起掛在胸前的小吊牌,輕輕一啄。

 

  「Bonjour,里維。」

 

  再套上最後一件襯衫後,敲門聲適時響起,是艾爾文。

 

  「早安,韓吉,今天聽起來很有活力的樣子呢,是時候該出發囉。」

 

  他笑瞇瞇地說,便領著路,準備前往巴黎第十一大學,開始為期二十多天的講課。

 

**

 

  古老的建築刻劃著歲月、承載著記憶,是歷史長河的見證者。穿梭其間的莘莘學子,恭敬順從地從穿著深色長袍的教授手中接下知識瑰寶,再轉身將其傳承給下一個世代...…

 

  這是我對大學教育的嚮往,經典到近乎刻板的印象大約來自我父親,以及英國大學城嚴格恪守老規矩所致,藍天綠地,吸入的每一口氣都帶著書香,聽到的每一句話都富有哲理趣味。雖然我是「學者」,不是「教授」,但同樣是知識的傳播,應該不會有太多差異。

 

  是的,第一天踏入講堂的我仍抱持著如此天真的想法,直到第三次踏入這8101教室起,我知道自己,完全搞錯了。

 

  在此先簡單說明,艾爾文和我所負責的短期講座,以一天兩小時,一人一小時的方式進行。艾爾文禮讓我優先授課,先不論前一小時稀稀落落、慘不忍睹的聽眾(畢竟跟艾爾文相比,我終究小咖)後一小時簡直可以比喻為羅比˙威廉斯的演唱會,場場爆滿不說,下課後學生的踴躍程度也與我授課時有雲泥之別。

 

  雖然都不是關於天文學,而是關於艾爾文自身的問題。

 

  「史密斯教授!人家不太懂~所以教授還是單身對嗎?」

 

  「史密斯教授,可以再說一次剛剛提到的段落嗎?就是那個、喜歡哪一型女生的?」

 

  「史密斯教授,課堂結束以後有空嗎?我們想請老師吃ㄧ頓飯!」

 

  進入巴黎大學擔任客座講習的第一週,每堂課結束後,我幾乎是爬出教室的,不當然因為巴黎人多,比起寧靜的約翰山天文台,這裡的人有百倍千倍之多,人聲鼎沸好不熱鬧,更重要的是我已經好久沒有做接觸人的工作,奧克蘭的研討會比起巴黎的講堂真的是小菜一碟,

 

  不過迷失在偌大講堂而喘不過氣的似乎只有我,艾爾文看起來非常怡然自得,四天下來對於猛獻殷勤的女學生群體絲毫沒有懈怠,仍然露出「艾爾文教授招牌閃亮亮笑容」,笑瞇瞇地接待每個前來朝聖的女學生,而且即便如此,與學會成員的餐敘聚會亦從未遲到。

 

  真是不可思議……

 

  「韓吉,今晚的餐敘比較休閒一些,不出席也不要緊,妳要一起去嗎?」

 

  「既然可以不出席當然不要去,艾爾文,辛苦你啦!」

 

  我正準備一如往常地擺脫這熱情的氛圍,一個女學生突然揪住我。

 

  「佐耶教授,您和史密斯教授是戀人嗎?」

 

  「咦?啊?蛤!?」我堆起笑容,本來以為有個正經問題,結果還是艾爾文!重點是我們兩個應該怎麼看都比較像監護人和受監護人的關係不是嗎?比父女好一點那種。

 

  「就是說啊,不然為什麼總是一起吃飯呢?史密斯教授也總是直呼佐耶教授的名字。」

 

  那是所謂的應酬啊孩子,除了我們還有好~多~好~多的人,艾爾文甚至總是扔著我不管,去搭訕有錢的資助者千金呢。

 

  「我們不是......

 

  「千萬不能說這種話,和我這樣的老男人扯在一起,對佐耶教授來講真是太可憐了。」艾爾文適時插入對話,伴隨著誇張的語氣和痛心疾首(是在痛心疾首什麼?)的表情,引起女學生們一陣驚呼。

 

  「咦~怎麼會?」

 

  「史密斯教授很帥呀,年齡反而是一種優點!」

 

  「吶、史密斯教授,再多說一點關於自己的事嘛~」   

 

  艾爾文朝我使眼色,趁著女孩們再度簇擁而上,我才順利擺脫這個圈子。既然能偷得一晚空閑,不用陪笑陪說話陪吃飯,我當然要繼續尋找里維的任務,走向學院另一端,我打算從現有線索開始。

 

  其實里維有留下聯絡方式,不過身為退伍軍人,完全3C白癡的他,好像除了電子郵件以外什麼都沒有,沒有社群網站、沒有電話、沒有固定地址,留在那疊文件末尾,唯一聯繫的電子郵件,也因為眼淚沾濕,看不清楚了。

 

  從決定前來巴黎以後,我勉強照著郵件地址傳訊息給他,每天都傳,但連一封回信也沒有,不知道是他正在一個無法接收郵件的地方,或是地址根本寫錯。

 

  既然如此,只能按照最傳統的方法,沿線搜索,或許戶政機關不給查,警察機關總有機會吧?尚未調查的修道院也還有幾個。更何況……我將掛在脖子上的銀鍊掏出來,這是里維的軍籍牌,該有的資料都有了,有辦法的,總有能夠找到他的辦法。

 

  「韓吉『分隊長』。」

 

  「是?」

 

  下意識地回頭,我看見一個金髮高個兒的男孩站在柱子後面,帶著微笑面對我。他抱著書,似乎已經站了很久,緩緩向我走來。這時我才意識到,他喊我「分組長」,而不是「教授」。

 

  「您好,我是有參與講習的學生。適才您講的部份實在很有趣,如果這之後有時間,方便向您仔細討教嗎?」

 

  「咦?這樣啊,真是謝謝您,只是時間上……

 

  「關於星系成因的探討,我從沒以這樣的方法思考過。您不覺得如果按史坦恩教授所著的經典,套用在您的學說,會有新的發現可能?」

 

  「哎呀……

 

  我忍不住放下已經提起的包包,仔細聽男孩講起話來。

 

  「怎麼說呢?我的意思是,我對您說的話很感興趣。」

 

  「譬如這樣說吧,史坦恩教授與佐耶教授的差異比較的話……

 

  我與金髮男孩越聊越投機,聊到後來,男孩邀請我到大學咖啡廳,點了兩杯卡布奇諾,坐下來繼續討論。

 

  「這樣說來,不是都能說通了嗎?您的學說也可以解釋許多史坦恩教授的未竟之謎,老實說,我深受感動。」

 

  「謝謝您,我也深受感動,沒想到在巴黎有您這樣的人……所謂千里遇知音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可以請問該怎麼稱呼?」

 

  「啊!我也真是的。」男孩起身,朝我優雅地敬禮。

 

  「我叫做阿爾敏˙亞魯雷特,來自英國,現在正在巴黎留學進修。」

 

  「我是……

 

  「佐耶教授,請稱呼我為阿爾敏就好,也可以省略敬稱,如果這樣講起話來比較舒適的話。」

 

  「......非常謝謝你。」

 

  我盯著阿爾敏的臉,總覺得似曾相識,但似乎不是這張散發成熟男性魅力及紳士氣質的模樣,而是更中性、更稚氣的臉龐...…

 

  他也盯著我,一臉期待。

 

  「阿爾敏......啊,你是登上天文學刊專訪之中,最年輕的男孩!」

 

  我突然想起在哪裡見過他,忍不住大聲了點,但大學城裡人聲嘈雜,沒有人注意我們。阿爾敏一聽,露出了彷彿害羞,又有點失落無奈的表情,我思索著自己是不是講錯了什麼頭銜,但他立刻接著說:「這麼久以前的事情就不用再提了,不過是篇小小專題,現在的我也沒甚麼長進......

 

  十月的巴黎,約下午七時就完全日落,但學術討論令我完全感受不到飢餓,阿爾敏似乎也是如此,等到話題告一段落,四周早已全黑了。

 

  「對了,我知道巴黎難得可以好好看星星的地方,今晚如果沒事的話,要不要一起去?」

 

  男孩優雅的笑容依舊,但卻將手搭在我放在桌上的手上,即使再遲鈍如我,也看得出單純的邀約似乎帶著粉色的氣息。

 

  「謝謝你,可是我……我答應要跟一個人看遍全世界的星星……不對,其實我們也還沒約定,不過如果要看星星的話,我只想和他一起……不好意思。」

 

  我悄悄收回手,阿爾敏只是微笑,搖搖頭表示沒關係。

 

  「不要緊,看來是相當重要的人呢。」

 

  然後,我們就彷彿沒有這段插曲一般地繼續討論學術議題,並一起共進晚餐,阿爾敏送我回大學城宿舍,離別前,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以便隨時切磋。

 

  「佐耶......韓吉教授。」

 

  「是?」

 

  男孩突然更改名稱的叫喚方式令我感到疑惑,抬起頭時,又見他帶著落寞的微笑。

 

  「請問您相信輪迴嗎?」

 

  「咦?」

 

  男孩揮著手,面露苦笑:「雖然沒有科學根據,可是譬如藏傳佛教,不也都有這個想法嗎?所以,我有點好奇您會怎麼想。」

 

  「嗯.....我並不全然只相信有科學依據的東西。」

 

  「願聞其詳。」

 

  我看著男孩認真的表情,忍不住想笑。雖然只相處了一天,但我發現一但提到知識,他成熟優雅的笑容就會褪去,露出充滿求知慾的孩子氣表情。

 

  「科學方法是要大膽假設,小心驗證的嘛,那個大膽假設,有時就是一些不科學的東西,要以科學驗證哪。所以輪迴也是一樣,假設有這個現象存在以後,我們再輔以科學,如果無法以現階段的科學解釋,就代表我們還有努力空間,進而將知識往前推演,科學的發展,不就是這樣嗎?」

 

  我站直身體,「雖然現在我們的技術還無法解釋所謂輪迴的現象,但不能因此否定它的存在,我相信輪迴,不過,就個人情感而言,我更在乎能不能好好把握今世喔。」

 

  阿爾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令我感到有些得意。

 

  「所以......」我對他的愛,與前世無關。

 

  咦?

 

  我愣了一下,自己剛剛準備說些什麼來著?

 

  「韓吉教授?」阿爾敏見我忽地打住,出聲提醒。

 

  「不,我只是想說,與其拘泥於前世做過什麼,不如以今生的行為評價一個人,會比較好……大概是這樣。」

 

  ……沒錯吧。

 

*****

不要叮我關於天文學亂七八糟的那部分!!那篇完全亂掰,千萬不要認真(更不要谷歌什麼史坦恩教授,那其實就是Stern(星星)的譯音而已XDDD

這周有幸參與了一堂醫學系的課程,深深體會到什麼叫隔行如隔山,然後我就這麼掛在半山腰了Orz

恭喜阿爾敏終於出場~先來說一下,這裡的設定大概就是進巨的大家會不斷以不同年齡現身,彷彿平行世界般地在世界各地,有些人「記得」有些人不記得,完全就是看執著程度(所以韓吉大概完全不執著

跳一下!大學部開學第一周,大家還好嗎?

我是死去活來地忙著,完全不好(燦笑)

天氣又濕又冷的小心不要感冒唷

那麼,感謝連murmur都看完的你/妳,下周見//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