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韓吉視角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那是最初的記憶,從速食店離開後,替我撿回錢包的矮小男人的身影一直在內心揮之不去,我變得開始會想索尼與賓以外的事情,這令我感到不安,卻也有些興奮。

 

  我想著如果和那個男人再見面的話,一定要好好和他說話。不過該說些什麼呢?除了教授,我從來沒有主動搭訕過人,聊的也總是學術話題,如果是這樣,那個男人會被我嚇跑吧?第一次產生了希望有誰留下來的想法,我一再提醒自己要收斂、要收斂,想著想著,手臂突然被碰了一下。

 

  一回頭,我就看見了,那個令我朝思暮想的男人。

 

  順理成章地達成共同出遊的約定,我哼著歌回到觀測室,被一臉憂心的艾爾文叫住。

 

  「韓吉,妳是認真地要跟那個來路不明的男人出去玩?」

 

  「他不是來路不明的男人,他有名字,他叫做里維。」

 

  艾爾文嘆口氣,搖搖頭。

 

  「韓吉,妳明白我在說什麼。」

 

  「艾爾文,我也以為你明白我在說什麼。」

 

  聽到這句話,他的凝重表情緩和了一些,看起來似笑非笑的,他充滿興味地盯著我,而我認得這種表情,以前在他底下做事時,為了引導我說出某些答案,他會露出這種臉。明明就知道答案,還要賣關子。

 

  「就算是小行星也要給他機會。」

 

  「妳又在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我的生命中註定會見到某些人,你、納拿巴、米可……里維,他也是,不,他就是那個人,命中註定的人。」

 

  「韓吉......

 

  「我相信就是他。」

 

  艾爾文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  

 

  「我只是想表達,妳簡直像在說自己心愛的人一樣。」

 

  這句話令我忍不住臉頰發燙,艾爾文真的很壞心,總是講話調侃人。

 

  「不然你跟我們一起去啊,反正你也有一堆沒休的假。」

 

  「咦?我當電燈泡可以嗎?」

 

  「不來就算了。」

 

  「不不、我也要跟,應該說,我無論如何也要去。」

 

  然後,我們一起去了好多地方,到後來艾爾文終於對里為感到放心,三人行成為兩人獨處,然後、然後......

 

 

 

  「佐耶教授,今天辛苦了,餐會以後有時間的話要不要小酌一杯呢?」

 

  「咦?嗯,好啊......

 

  令我自回憶中回神的是妮法,從周六開始舉辦研討會,我終於見到身為助理研究員的她,會議中我們沒有太多交談機會,會後時間卻是自己的,妮法微笑著給了我一張名片,輕聲補充。

 

  「這是個不錯的好地方唷,學姊先去吧,等我把這些大教授送走也會立刻過去的。」她眨眨眼,無論穿著套裝或是便服,妮法總是如此美麗又充滿自信,這樣的好女人死會時不知道有多少少男心碎,不過是被莫布里特追走也好,他們很般配。

 

  結束例行的寒暄,我沒有換衣服,披件大衣便直接來到妮法說的餐廳,那是間酒吧,還有歌手駐唱,年輕女歌手輕柔的嗓音嬌嗔地唱著。

 

  「J'n'ai jamais compris c' que tu me trouvais, non, non jamais.
   Dis moi pourquoi tu t'en allais

 

  輕快的旋律,卻傳達著略為感傷的愛情故事,我聽得有些入神,仔細想想,這首歌訴說的或許就是里維對自己的感情,將對方傷害得如此之深,還能得到原諒、回到他身邊嗎?

 

  這趟旅程中,我也曾想過幾次同樣的問題,雖然總是笑著告訴自己沒問題,不過,只有這樣的自我安慰是不夠的。

 

  應該要抱著見了面或許會更被對方討厭的心理準備,甚至,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直接轉身離去也很像他的作風...…

 

  「韓吉學姊,久等了。」

 

  妮法的出現再度打斷思緒,我抬頭微笑著,卻被她捧住臉頰,表情凝重。

 

  「學姊,妳是不需要在我面前強顏歡笑的,如果想哭就大哭,想喝到爛醉我也奉陪。」

 

  「妮法......謝謝妳,不過我現在沒事。」

 

  妮法向服務生要了兩杯紅酒,滋潤過喉嚨後,才又繼續話題。

 

  「我都聽史密斯教授說過了,到現在還是沒有他的消息?」

 

  「嗯......

 

  她輕嘆一口氣,向後仰時,齊耳的髮絲擺盪出優雅的弧度。

 

  「他什麼聯絡方式都沒有留嗎?啊啊……早知道上次至少也跟他要支電話或電子郵件的!」

 

  「他有留電子郵件,可是好像寫錯字了,到現在也沒收過回信。」

 

  我苦笑,妮法更顯忿忿不平。

 

  「里維先生也真是的......他明明什麼都瞭解,也比誰都在乎學姊,怎麼會在這種小地方弄錯......

 

  「什麼都瞭解?」

 

  講到這裡,她突然摀住嘴巴,最後對我低下頭,怯怯地道歉。

 

  「唔......學姊,對不起,我擅自向他說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什麼事情?」

 

  「上次見面時,里維先生問了我一些問題,我就把學姊以前大學時候的事情說給他聽......

 

  以前的事情啊……我聳聳肩,露出笑容安慰妮法。

 

  「不要緊,講了也無所謂,只是……他那時還好嗎?」

 

  她撫著額頭,輕輕搖頭。

 

  「他看起來有些憔悴,但是大抵還好。我……我可以理解學姊的想法,也不會責備妳什麼,但是……學姊,請不要再因為恐懼,放棄自己的幸福,妳遲早必須踏出那一步的。」妮法不如往常激動,而是一字一句,以柔和的口吻說著。

 

  「而且……我在想,如果學姊找不到里維先生,那我也不要回覆小莫了,就讓他等,直到找到里維先生為止!」

 

  「妮法!」講到這裡就有些過了,我苦笑著,握住她的手。

 

  「不可以放棄,學姊,就當是為了小莫和我,努力地尋找下去吧!我也會幫助妳的。」

 

  我閉上眼搖搖頭,「這不是你們不幸福的藉口。」

 

  「但是,會成為學姊絕對無法放棄的理由對吧。」她對我漾出微笑,帶著在眼眶打轉的淚水。

 

  「小莫一定也能理解,因為我們都最喜歡韓吉學姊了,學姊,加油。」

 

  我握緊她的手,打從心底感謝妮法。

 

**

 

  「這下真的不認真找不行了呢……」畢竟不僅是我,這件事也牽扯到妮法和莫布里特了。

 

  既然已經去過大部分能參觀的修道院,接下來,我開始打算循正規尋人管道,雖然時間很短,理由也不充足,畢竟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我們的關係,不過能做一點是一點。

 

  結束課程後,我帶著妮法給的祝福,正準備離開教室前,被一個聲音喚住。

 

  「韓吉教授,我想到您說過在找人的事情......如果方便的話,可否讓我幫忙?」說話的是阿爾敏,那位英國來的金髮紳士。他微笑著,極為優雅地敬禮。

 

  「我對找人還算在行,而且......也還算是有人脈。」

  

 

 

  如此說著的阿爾敏直接帶我前往警察局,而且不是派出所,是總局,有一堆辦公室和高級警官的那種。他和守衛的員警說了些話,對方便直接帶我們上樓,還到了有獨立辦公室的樓層。

 

  走過裝潢古典的長廊時,我忽然發覺自己好像太容易放下戒心了,阿爾敏說自己是個小小研究員,卻有這般能耐認識高等級的警察。畢竟能夠直接要求公權力發動的研究員,就連艾爾文都還做不到。

 

  我們停在最後一間,也是最大一間辦公室前,他敲了敲門,熟練地領著我走進。偌大的辦公桌前,一個斜帶警帽、將腳翹在桌上的男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打量我們好一會,才將腳放下來,站起身走近我們。

 

  「阿爾敏,這個奇怪的女人是你的新對象嗎?」

 

  「約翰,別這樣說話。」阿爾敏的微笑不減,但卻偷偷伸出一隻手繞到警察先生的後面。

 

  接著,那位警察就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

 

  「這位是自紐西蘭遠道而來的貴客,韓吉˙佐耶教授,她在巴黎想要找一個人,不知道基爾休坦警官願不願意幫我們這點小忙呢?」

 

  「......阿爾敏,我跟你說過那種東西不能拿到第二次了。」

 

  「那就簡單一點,他的住址就好。」

 

  名為約翰的警官嘖著嘴,轉向我。

 

  「先讓我確認一件事情,這位小姐和她想找的人是什麼關係?」

 

  阿爾敏也看向我,因為從未向他說明過,我想了想,盡可能將複雜的關係簡化。

 

  「我是他愛的人。」這是真的,他跟我告白了!

 

  ……只是不知道是現在進行式還是過去式。

 

  「噗。」阿爾敏很明顯地露出吃驚表情,約翰則大聲笑了出來。

 

  「天底下沒有男人會躲自己愛的女人好嗎?每天緊巴著都來不及了!」

 

  「發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我們不得不分開......總之,是我的錯,可是我想找到他,好好跟他道歉。」

 

  「哇喔,好一個愛神邱比特的任務。」約翰看向阿爾敏,後者仍一臉驚訝。

 

  「你肯定沒想過是要幫這種忙吧?這樣還拜託我嗎?」

 

  「拜託你!」我搶在阿爾敏回答之前先低下頭。

 

  「我無論如何都想找到他,拜託你!」

 

  「真拿妳沒辦法……那妳有他的什麼資料?生日?身分證號碼?」約翰抓了抓頭髮,邊嘆氣邊說。我聽了,趕忙掏出軍籍牌。

 

  「他是軍人?這麼重要的東西都給妳了,妳怎麼會找不到他啊?」他收下吊墜,仔細端詳。

 

  「所以說,是非常情況。」這次阿爾敏率先回答了,我看著他,他則朝約翰點頭。

 

  「……我知道了,你們在這邊等一下。」

 

  那一下真是忐忑不安,約翰拎著軍籍牌出去到回來,大約也過要一小時,本以為會見他抱一堆資料,沒想到只有一張紙,薄薄的一張紙。

 

  一想到那張紙承載著那個男人三十多年的人生,我的胸口忍不住感到揪疼。

 

  「這裡是他讀過的學校,還有住過的地方......他現在登錄的地址是這個,離這裡不遠,他的資訊就這樣了,沒有手機、沒有座機,真是的,他是古人嗎。」

 

  約翰邊嘟喃邊將紙與軍籍牌遞給我,我顫抖著雙手接下它。

 

  「那是出租的房子,所有權在另一個名下,所以可能會撲空喔,即使如此妳還是要去嗎?」

 

  「我不就是一直在失敗中前進嗎?約翰警官,謝謝你。」我微笑著,約翰睜大了眼,便甩頭冷哼。

 

  「太謝謝你了!警官!」阿爾敏也說,一邊拿出地圖找地點時,他突然向他靠近。

 

  「哼,這個人情不要忘記了,阿爾敏,明晚七點,老地方。」 

 

  阿爾敏好像有些驚訝,他彈跳一下避開約翰,臉上掛起勉強的笑容。

 

  「我知道,謝謝、謝謝。」

 

*****

既阿爾敏後,約翰(馬臉!)也出場了!

我絕不說自己覺得阿約也不錯ㄘ這種話!!

是說韓吉在酒吧聽到的歌,就是法文版的〈旅行的意義〉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水管找來聽聽,與陳綺貞的不同的韻味唷//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