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延伸架空文,與原著無關 

*背景就是現代,21世紀以後

*CP:里維X韓吉

*韓吉視角

*BGM:夜空中最亮的星-法語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最後幾天,SAF替艾爾文與我辦了一場餞別宴,我找不到理由,也不應該不出席,幸好納拿巴早料到這種情況,替我準備小禮服放在行李箱中,那是和里維在奧克蘭時穿的,妮法將它直接送我,不知詳情的納拿巴或許認為我那樸素無趣的衣櫃裡,只有這件衣服能夠支撐這種場面。

 

  酒紅色的平口絲質小禮服,以及隨侍身側,打扮得英俊挺拔的艾爾文,哪一個比較受人矚目呢?總而言之,當我踏進晚宴會場時,總覺得全世界的目光都在我身上,沉重得難以抬頭。

 

  一群人首先圍上來,看年紀或許是研究員吧,但其中說不定也有像阿爾敏那般,超齡的優秀院士。

 

  「韓吉小姐!我終於有機會能夠一睹您的風采。」

 

  「新發表的論文非常精采,一直好想找機會與您討論呢。」

 

  幾個人熱絡地討論著我的文章,閃閃發光的雙瞳,令我實在無法判斷僅僅是客套話,亦或由衷地對這種冷門主題感興趣。如果是後者的話,或許這裡是個適合我生活的地方,如果留在SAF的總部,也能隨時等待里維回來……

 

  「話說回來,韓吉小姐和佐耶教授長的好像唷!簡直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對呀對呀,而且兩母女都有優秀的研界成果,真是天文學界的一大福音。」

 

  話題突然轉向母親,我不知所措地握緊雙手,努力維持笑容,聽著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的恭維。

 

  果然不是對我的論文有興趣,而是以後的地位吧?如果我真的與母親如此相像,說不定也有機會坐上天文學界權威的寶座,所以現在來逢迎巴結了嗎?這裡果然不適合我,唉......真想趕快回家。 

 

  「我一直很好奇,請問韓吉小姐,妳和史密斯教授在一起嗎?」

 

  結束母親的話題,又轉向我的私生活,總覺得這個問題似曾相識,尷尬地想否認時,一進會場就立刻不知去向的艾爾文就像算準時機一般地突然出現,一把攬住我的肩,笑瞇瞇地湊近好事者們。

 

  「是的,所以你們霸著韓吉不放,令我感到很寂寞呢。」

 

  「呀,還真是強烈的獨佔欲呢。」

 

  「看不出史密斯教授這麼深情。」幾個人輪番調侃幾句,我已經僵直的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隨艾爾文輕輕一推,走向大廳中央,人少些點的地方。。

 

  「那麼,我們先失陪了。」

 

  直到遠離那群人,我才低聲地說著,一邊將他推開。

 

  「艾爾文,你說那種話,瑪莉會難過吧?」

 

  「聽妳這麼一說,奈爾才會更難過吧?」

 

  奏樂聲忽地響起,我正想退出中間,讓出舞池,但見那群毫無知覺地討論我事情的人們還在,感到進退兩難。

 

  艾爾文見狀,便挽起我的手,欠身行禮。

 

  「來跳舞嗎?至少能保證不被打擾五分鐘。」

 

  我勉為其難地點頭,老實說我根本不會跳正式的社交舞,和里維在一起時,總想著反正他也不會,兩個人愛怎麼跳就怎麼跳,不過艾爾文好像也不會,只是牽著我的手、摟著我的腰,隨意地左右擺動。

 

  「這件禮服非常適合妳喔,如果不戴眼鏡就更好了。」

 

  「嗯......謝謝。」

 

  他微微一笑,帶我轉了一個圈,依稀能聽到周圍人們讚嘆的聲音,不過那是對艾爾文,而不是頂著母親光環,被漠視自身研究的我。

 

  「既然無法逃脫,就好好享受吧。我想那些人也是無心的,畢竟明白妳們母女處境的人並不多,即使是妳那時亂七八糟的文章們,也只讓外人覺得妳們感情真好,連研究都互相輝映。」

 

  「真的有人這樣想嗎?」

 

  艾爾文頷首,眼神暗指著那群人。

 

  「況且,我相信除了他們,妳早已有自己的支持者了。」

 

  我想起阿爾敏,雖然他幫我找人是出於私心,但在那之前,我們對於天文學的討論,並不像演戲,話說回來,他今天怎麼沒出現?

 

  我們沉默地跳著舞,又轉了幾個圈,加入舞池的人們漸多,艾爾文便將我摟得更近,他的胸膛寬闊,身高也比我高很多,我可以完全被他擁在懷中,與那矮小的男人完全不同。

 

  但是...…

 

  但是,即使是半蹲也好,跪下來也無所謂,我最想唸的還是他的懷抱,他的氣息,以及他試著觸摸我時,微微顫抖的指尖。

 

  我還是好想他。

 

  「韓吉,妳還好嗎?」艾爾文低聲地詢問將我拉回現實,我仍舊在他的懷中,鼻腔裡是他慣用香水的味道,雖然不會令我反感,但這樣的距離似乎真的太近。

 

  我不著痕跡地後退一步,微笑點頭。

 

  「我沒事,我很好。」

 

  「韓吉......韓吉,妳聽我說。」

 

  但艾爾文完全不給我空隙,他自然地往前,我們再度貼在一起。他皺著眉,低下頭,就在那雙天藍色的眼眸越來越接近時我的鏡片時打住。

 

  「什麼?」

 

  「我知道妳滿腦子都是尋找李維的事情,但是,再過四天就要回去了,準備給納拿巴和莫布里特他們的禮物,妳已經買好了嗎?」

 

  我呆愣地看著他,感受到眼眶逐漸放大。

 

  「我完全忘記了------!」

 

**

 

  隔天,艾爾文主動陪我採買禮物,我將大家給我的清單列成一長串,雖然已經來到巴黎將近一個月,這裡還是我以前待過的地方,哪家店賣什麼我還是不知道,全靠艾爾文帶路。

 

  納拿巴要的巧克力、米可的底片,還有送莫布里特的小紀念品,林林總總買了一堆,尤其是可以長期保存的糖果餅乾,明明不嗜甜,看到那些精美得可以做藝術品的小點心,我還是忍不住敗了一堆,不過買這麼多,手裡卻還是很輕盈,等回過神時,才發現不知何時,艾爾文已經將它們全部接走。

 

  「哇啊啊,對不起,這些......

 

  「沒關係,我來拿就好,再來還有什麼東西?」

 

  「咦?呃......絲巾和包包.…..

 

  因為納拿巴對我多方照顧,所以雖然她並沒有要求,我還是想趁在巴黎時多買些禮物,而且她其實也是注重打扮的人,收到這些東西應該會很高興吧?我想著,和艾爾文來到香榭大道上的奢侈品店。

 

  「歡迎光臨~」

 

  店員小姐親切地招呼著,雖說在法國,冷漠臭臉的服務生比例的確高一點,但這裡的店員十分親切,解說各種秋冬新款的商品,我對於時尚毫無概念,但想艾爾文應該理解一些,便不時回頭問他的意見。

 

  「現在回去時是春天,如果想讓納拿巴立刻可以用上,亮色的比較好吧?」

 

  「說的也是,那麼就這條好了。」

 

  結帳時,艾爾文再度接下包裝精美的紙袋,我忙著拿發票,只聽店員小姐微笑著說我們的感情真好,真是位體貼的男伴。

 

  如果身邊站的是里維,也會得到同樣的評價嗎?

 

  總是擺著臭臉,又有著恐怖眼神的他,或許會因為嚇到店員小姐而無法得到正面評價,也沒辦法做到像艾爾文一般一聲不響又自然而然地提行李,但他同樣地溫柔體貼,甚至,比艾爾文更加溫柔。

 

  應該是這樣,沒錯吧。

 

**

 

  午餐時間,仍然是艾爾文帶路,那是間位在轉角的輕食餐廳,距離十三大很近。我們邊吃邊聊科學期刊上的文章,這種感覺讓我好像回到天文台,和身為所長的艾爾文討論公事,但周圍的氣氛又太悠閒,我無法完全融入,情不自禁地再度想起里維。

 

  他總是默默地聽我說,偶爾點頭,偶爾提幾個小問題,但是不具備天文學知識的里維無法像艾爾文一樣,準確地點出我論調中的盲點,或做更為深入的討論。   

 

  「妳沾到醬汁了。」才發愣一下,生菜沾醬立刻沾到嘴角,艾爾文動作優雅地抽出一張衛生紙,輕輕替我擦拭嘴角,突如其來的距離拉近令我暗暗吃驚,半晌,嘴巴便不聽使喚地動了起來。

 

  「艾爾文,你看過《小王子》嗎?」

 

  我嚇了一跳,不知道自己問這個問題的用意,艾爾文似乎也愣住,因為話題轉得太莫名,我正打算打哈哈敷衍過去,他便鄭重搖頭。

 

  「看過,但已經不記得內容,怎麼了?」

 

  「不、沒事。」

 

  心裡暗暗鬆一口氣,如果他看過的話......其實也不會改變任何事情。

 

  「那麼,喜歡的童話?」

 

  「稱不上喜歡,但有印象深刻的,〈傑克與魔豆〉。」

 

  「為什麼?是因為有巨人?」

 

  「嗯,是因為有巨人。」

 

  我隨口一問,艾爾文突然變得沉默,臉色也黯淡起來,我不曉得自己誤觸什麼地雷,但提及「巨人」時,他那張萬年不變的職業笑容總會變得有些苦澀。

 

  「啊哈哈,話說回來,你居然知道這麼漂亮的餐廳,該不會是十三大的女孩們帶你來的吧?」

 

  「我以前來吃過幾次。韓吉,妳知道我不會和學生有私下的接觸。」

 

  「那你都和誰吃晚餐?」

 

  他聳聳肩,如果要說艾爾文這種正經又古板的人會做出什麼輕浮的動作,這應該就是他最輕浮的極限。

 

  「如果不是學會的應酬,就是自己吃。」

 

  在我拋下艾爾文,四處尋找里維時,他度過了好幾個孤單的夜晚。雖然這不完全是我的責任,但這趟出訪確實只有我們倆人,互相照應也是應該,我不禁感到抱歉。

 

  「不然的話......今天晚上,我們一起吃晚餐?」

 

  我想到妮法帶我去的酒吧。

 

  「我知道一個不錯的地方。」

 

**

 

Oh, dans le ciel éclairent des étoiles

(夜空中最亮的星)

 

De vous approcher, laissez-moi

(請指引我靠近你)

 

Etoiles éclairent dans la nuit, est-ce qu'ils ont su

(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知道)

 

Quiconque nous accompagne, ou se trouve-t-il aujourd'hui

(曾與我同行的身影,如今在哪裡)

 

  今夜,女歌手仍以慵懶的嗓音唱著歌,一邊撥著吉他琴弦,結束晚餐後,我們又點了兩杯酒小酌,話題有一搭沒一搭的,沉默半晌聽著這首彷彿素說自己與那男人故事的歌,我忍不住開口。

 

  「艾爾文,可以告訴我,那時候你是怎麼走出來的嗎?」我怕他不明所以,立刻補充說道:「在瑪莉離開你,與奈爾在一起以後。」

 

  他嗆了一下,以手帕掩口。

 

  「妳的問題總是那麼直接。還有,妳什麼時候對我的私事這麼有興趣?」

 

  我本來以為自己冒犯了他,但艾爾文只是低頭沉思一會,便悠悠地說:「並不是瑪莉離開,是我離開。我認為,她和奈爾在一起比較幸福。」

 

  我點頭,因為不知道該回應什麼。雖然話題是我開的,但沒想到他會這麼爽快地說給我聽,之前的大綱還是米可狂灌艾爾文酒時,酒醉的他一點一滴吐露出來的!

 

  「不過,現在我只覺得,那是當時自己想要過輕鬆生活的藉口而已。我不必為了帶給瑪莉幸福而努力,不必為了她的笑容而努力,這只是藉口,我不想努力的理由。

 

  所以,沒有什麼走不走得出來的問題,自己的抉擇,往後的路也只能自己承受。但是......韓吉,妳還記得我說過愛有很多種形式,妳其實大可不必抗拒戀愛。無論里維回來與否,妳的人生,仍然在妳手裡。」

 

  我知道他擔心我,我知道不只他,納拿巴、妮法、莫布里特和米可也擔心我,但是,除了里維,我認為自己已經不會再愛上別人。

 

  「艾爾文......我已經決定等待,即使回到紐西蘭,我也會繼續等待,直到里維回來。就算那時他身邊已經有別人也無所謂,到時候我就會死心,安分守己地做好自己的研究工作,一生與天文為伍。」

 

  艾爾文看著我,神情複雜地看著我,那眼神好像還有好多話想說,卻被意志力強大的他壓抑下來。良久以後,他才低低地說道。

 

  「……這句話或許會惹妳不高興,但是,妳真的和佐耶教授好像。」

 

  「你是說毅力?還是冷酷的程度呢?」

 

  「不,都不是......

 

  他將杯底的酒一飲而盡,擦嘴起身。

 

  「我們該回去了,就算明天沒事,太晚也不好。」

 

  「艾爾文......」我也跟著起身,應是從他手中搶下幾袋巧克力,不能再欠更多人,對於照顧我的人,只是幾袋糖果餅乾,是還不清的。  

 

  我們繼續公務的話題,一路聊回到宿舍時,卻見妮法等在門口,手裡拿著電話,一臉焦急的模樣。

 

  「妮法?發生什麼事了?」

 

  「學姊,怎麼都不接電話......我、我好像知道里維先生去了哪裡,他現在大概在尼斯。」她說,上氣不接下氣地大口呼吸,似乎剛剛才跑過來。

 

  「尼斯!?」這地方聽著耳熟,但里維的故鄉就是巴黎,去那麼遠的地方做什麼?觀光?

 

  「妮法,妳確定嗎?」

 

  「我想是的。」妮法回得有些支吾,我細問消息來源,她卻不願意再講。

 

  「學姊要去嗎?我、我已經定了高鐵的票,雖然沒有飛機快速,但是立刻趕過去還是遇得到的,我會請人將他留住,學姊、學姊......

 

  後天就要回紐西蘭,我回頭看了眼艾爾文,他鄭重地點頭,接下我手中的提袋。

 

  「去吧,來不及的話,在紐西蘭見就是。」

 

  我立刻轉向妮法,抓住她的肩膀。

 

  「妮法,那麼妳呢?妳熟悉尼斯嗎?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

 

  妮法拼命點頭,將車票塞進我手裡。

 

  「學姊,總算、總算找到他了……

 

  儘管心情同樣激動,但我的反應卻出奇平靜,無語地望著幾乎要哭出來的學妹,我不斷在心中詢問。

 

  尼斯,里維,你就在那裡嗎?

 

*****

預告下集最終回。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