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架空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Der Stern系列番外一《夢與葉櫻》

 

*佩特拉中心,有CP但不是里佩

 

*網誌體格式,歡迎留言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里維先生在里昂舊城區(第五區)租了一間短期公寓,第一天我們在巴特勒迪噴泉等待房東來給鑰匙,再拉著行李沿索恩河走,轉過幾條小巷就是了。

 

  接下來的每天,吃過他準備的豐盛早餐後(里維先生手藝真好!)他便抱著單眼、我扛起畫具,一起出門觀光。(說真的,這個人看起來跟單眼相機一點也不搭,但他操作的還滿有一回事的樣子!)

 

  我們在舊城區閒晃,這裡是歐洲最大的文藝復興街區之一,起源於義大利商人,十五世紀時,他們將文藝復興風潮帶進里昂,所以這裡的建築有別於其他地方,是非常古典的中世紀哥德建築。

 

  比肩繼踵的房子,圓拱門下有時是櫥窗,有時是通往店內的玻璃門,澄黃與玫瑰色並列的街道,形成夢幻氛圍。有時他在拍照,我就坐在一旁素描,他也會來看我素描,就像好奇的小孩那樣,偷偷接近,被我發現了,又假裝沒事一般地拿起相機。

 

  我問他為什麼會選擇里昂,因為這個人看起來不像喜歡旅行,他來這裡更像為了某種目的,只是在達成目的以前,可以放慢腳步而已。但他只是指指我的畫,「妳為什麼要畫畫?用相機不就好了?」

 

  啊,原來這台相機是為了記錄,而不是為了藝術。

 

  我讓他自己觀察為什麼,這應該是我第一次沒有正面回答他的疑問,所以他看起來更加疑惑,(大概在)思考答案的那幾天,臉色都黑得嚇人……(早知道就不要這麼自虐了,誰知道他會這麼認真!)

 

  除了舊城區,有時我們也會做路面電車,到市政區採買生活用品,我們過的是步調悠閒的觀光客日子。里昂沒有巴黎的快步調,舊城區的步調又更慢更輕盈,濃濃的鄉村風情令人陶醉,不知不覺,一個星期就過去了。

 

  這段期間,孤男寡女同居一個屋簷,有幾件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事。(咳咳、不是那種的,不必多想)

 

  記得第三天早上,我難得非常非常早起,早得甚至來得及看日出。因為到目前為止所有的伙食費、租金,全是里維先生出錢。

 

  「反正就算沒有妳,我也還是會住這裡,會吃這些東西。」所以他完全不讓我出一分一毫。

 

  抱著報恩的想法,我決定來做早餐,沒想到他會驚訝得連我都看得出他在驚訝。(這是真的!!他的臉部表情實在細微得難以察覺!)

 

  看來,他似乎對會做菜的女生感到非常有趣,軍隊中到底都過著怎麼樣的生活呢.......

 

  「不,跟軍隊無關,只是我認識一個只會煮泡麵的女性,應該說妳是第一個在我面前下廚的女人,有點新奇,所以......」他端起--正確來說是抓,五指貼著杯口的拿法。啜飲一口熱騰騰的紅茶,雙眼突然睜大了點。

 

  「這紅茶也是妳泡的?還不賴。」

 

  還不賴是很好的意思嗎?我站在桌旁,緊張地抓著托盤,觀察他的反應。

 

  「妳不吃嗎?佩特拉……妳在緊張嗎?為什麼?」

 

  他看了我一眼,又低頭望著紅茶,以食指和拇指伸展自己的眉頭。

 

  「我的臉天生就長這樣,不必緊張。妳做的菜......還不賴。」

 

  啊啊,又來了。

 

  那個有點懊惱,有點害羞的樣子,令人打心底覺得可愛,我摀嘴偷笑,在對面椅子坐下來。

 

  「那個只會煮泡麵的女性,可以說說她的是嗎?我也有點好奇......

 

  他的動作明顯地變得僵硬,我立刻發現自己說錯話,趕忙向他道歉,但里維先生搖搖頭,又喝了一口紅茶。

 

  他告訴我,那是他在紐西蘭認識的女天文學家,是個完全的生活白癡,天文控、望遠鏡控。

 

  里昂是她的家鄉,他來到這裡,只是想看她成長的地方。

 

  即使他沒明說,我還是明白了。

 

  為什麼會隻身在巴黎,為了前往里昂的車票而苦惱;租下這間公寓,每天只是漫步閒晃、到處拍照;看起來總是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模樣。

 

  他和小王子一樣,都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玫瑰,並同樣地為了這朵玫瑰,踏上孤獨的旅程。

 

  如果沒有遇見他,這個人又會沉默到什麼地步呢?

 

  如果一份早餐、一杯紅茶可以令他稍微開心一點,每天做也無所謂。

 

  胸口突然變得好緊好緊,我靜靜地聽他說,聽小王子說,那朵玫瑰的故事。

 

**

 

  某天下午,結束採買後,我們回公寓放了東西,里維先生又拿著相機,再度準備出門。

 

  他說要去聖母院,富維耶聖母院,我問他已經傍晚,再過不久太陽就下山,聖母院也關了,要看什麼?他卻又搞神秘,反正天黑了沒辦法畫畫,我乾脆放了畫具,只拿一本小素描本,輕鬆地跟著他出門。

 

  通往里昂信仰中心--富維耶聖母院的道路,是一條長得看不見盡頭的石梯。里維先生不愧是退役軍人,健步如飛,一口氣都沒喘,但身體爛得可以回收的我就不同,一開始還走得輕鬆,三分之一以後十步喘一口,再來是五步,最後,我真的不行了,明明聖母院近在眼前,卻無論如何也走不到,我乾脆席地而坐,大口呼吸,意外發現了新天地。

 

  規劃整齊的里昂市街,廣闊的天配上紅磚屋頂,遠處可以見到群山隆起,夕陽即將落下,從橘紅到深藍的漸層色,將整個天空渲染出難以言喻的美,已經有幾顆星辰悄悄升起,一切都有如莫內的畫,柔和、美麗而震撼。

 

  就算是我,也沒辦法將這幅畫完整地畫下來。

 

  從石梯往下俯瞰的景致,居然這麼美。

 

  「佩特拉,妳還好嗎?」里維先生發現我停下,又走回來,我還在喘氣,話都說不好,乾脆揮舞手臂,示意這幅畫讓他看,剎那間,我發現他也被震懾到,因為他再度睜大了眼,雙唇微啟。

 

  「里維先生......我們休息一下好嗎?」我順勢提議,他也乾脆地坐在我身旁,相機握在手裡翻弄好久,最後又頹然放下。

 

  「您不拍照嗎?這樣的......美景。」

 

  他搖搖頭,「妳呢?不畫畫嗎?」

 

  我也模仿他搖頭,「這樣的景緻我根本畫不下來。」

 

  「說的也是,我也拍不下來……只能用腦袋記著了。」

 

  他說,換我驚訝地闔不上嘴。

 

 

  我第一次見到他笑,嘴角勾起的弧度微乎其微,雙瞳染上夕陽的顏色,彷彿有另一個生命,在這個總是冷淡處事的人心中,閃閃發亮。

 

  站在已經關閉的聖母院外瞭望台,遊客都準備下山,里維先生卻開始架起相機,我靠著欄杆觀察他,偶爾低下頭,可以看見里昂的夜景。只是這裡終究不是巴黎或紐約那種大城市,燈光三三兩兩,算不上驚艷。肚子開始咕嚕咕嚕地叫,里維先生仍然沒有準備下山的打算。

 

  「佩特拉,妳餓了嗎?」

 

  我不好意思地撥撥頭髮,「有一點……里維先生,您到底在等什麼?」

 

  「我在等星星,我想看……里昂的星星。」

 

  我突然想起紐西蘭的那位女天文學家,里維先生肯定是為了她,才會待在這裡等待,等到天完全變黑,等到星星逐漸升起。

 

  「既然如此,我就陪您一起等吧。」

 

  這幾天天氣都很好,萬里無雲,我也學他靠著欄杆,儘管肚子好餓也沒關係,因為,我相信我們一定能等到最美的星空。

 

****

訪客留言:                 Wed00:17                    

1 ㊣煞氣a頭號粉粉↖★佩佩一生推☆  

  

  好好保護自己啊佩佩!防狼噴霧劑帶了嗎?緊急求救鈴呢?

  居然、居然睡在一起!?我不能接受!(咬到舌頭)

  我也好想吃佩佩做的早餐啊!

  還有,我也好想……跟妳一起看星星。

 

  版主回覆:

  里維先生不是那種人,那些東西都不必要啦!

  還有,我們分房,分房間!怎麼可能睡在一起嘛>///<

  今天是怎麼啦頭號粉粉大人,最後兩句看起來簡直像在撒嬌啊,如果有天經過你的城市,儘管告訴我吧。

  為頭號粉絲做一次早餐這種事,我還做得到啦。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