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架空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Der Stern系列番外一《夢與葉櫻》

 

*佩特拉中心,有CP但不是里佩

 

*網誌體格式,歡迎留言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十月的蔚藍海岸,絲毫感受不到巴黎秋天腳步漸近的微涼,這裡的時間仍停留在夏天。海灘上人潮雖不比夏天熱鬧,還是有不少穿著比基尼的女孩、悠閒做著日光浴、打排球、甚至泡在海水裡的人。

 

  我想曬曬太陽、泡泡水,當我換上泳衣回來時,里維先生似乎很驚訝,因為他的眼睛又睜大了一點,然後別過頭去。

 

  「佩特拉,海風很涼的,妳要小心別感冒。」他低聲地說,單手將外套拋過來。

 

  「里維先生不下來嗎?」

 

  「不必,我......我在這裡看就好。」

 

  他彎下腰,碰了一下海水。

 

  接著,他就一直蹲在海浪線前端,伸長著手等待海水。

 

  「這是您第一次來到海邊?」

 

  「在出勤時去過幾次,但那畢竟是工作,而且……」他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我也跟著看向遠方。

 

  「我從沒親眼看過女孩子穿得像妳這樣,通常都是廣告……

 

  「咦?很奇怪?」我突然有點害羞,我的家鄉不靠海,但求學以來也有不少次和朋友一起,穿著比基尼在海邊玩耍的經驗,相比之下,里維先生似乎很保守。

 

  他還是沒有轉頭,不過泛紅的耳根子完全曝露了他的想法。

 

  「……不奇怪,老實說還不賴。很適合妳。」他補上最後一句,語氣生疏僵硬……我第一次受到稱讚後,感到如此害羞。

 

  「謝謝。」

 

  「不客氣。」

 

  我們並肩坐著,接著我又開始到處跑,玩水、浮板、和路過的小孩堆沙堡。里維先生則坐在遮陽傘下,悠閒地拍照、看書。

 

  美好的白日大概都在水面度過,下午則到舊城區探訪。尼斯的舊城區與里昂完全不同,色彩斑斕的建築頗有地中海風情,尼斯雖小,卻是個熱鬧的城鎮,穿著白色洋裝穿梭其中,我好像能將夏天的活力找回來。

 

  晚上,我們再度回到濱海,最熱鬧的盎格魯大道。里維先生對血拼沒興趣,我也不好意思讓他等,除非是真~的真~的很想要的衣服,否則我都會努力當作沒看到地走過去。

 

  晚餐再度由里維先生請客吃海鮮大餐,新鮮飽滿的生蠔配上冰涼白酒,我好像能再度想起小時候嚮往法國、愛上法國的感覺。

 

  里維先生吃的不多,喝了不少酒,卻連一點醉意也沒有的樣子,令我忍不住趁著微醺醉意,將心中一直以來的疑問說出口。

 

  其實我不懂他為什麼對一個自己跑來搭訕的女孩那麼好,那是種純粹的好,似乎不打算從我身上得到什麼。雖然說「免費常常最貴」,但里維先生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我從沒吃過這些東西,偶爾也想體驗看看」或是「反正就算妳不在,我也會來」,默默付了錢。

 

  「我以前…..很久以前,我做過一些會令自己後悔的選擇。現在的我希望可以做些補償,所以妳不必在意錢的事情,這反而是最不重要的,只要……只要過得開心就好。」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神情很是複雜,好像帶點欣慰,又參雜些許歉意。我不理解以前的自己做過什麼,能讓他露出這樣的表情,但我在無法完全看透他的同時,內心卻又湧起一股衝動,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是的,我過得非常開心!」我將右手放在左胸膛,由衷地說。

 

**

 

  結束晚餐後,我們在海濱散步。里維先生為了我耽誤行程,當初說好的兩天,在尼斯市區卻也快待上一週,明天就要啟程前往山區,或許暫時看不到海了。

 

  白酒的後勁還在,我趁著這股勇氣,硬是要求他多陪我走兩回,最後我們又坐回石灘上,白天的喧囂歡騰在夜晚完全失了蹤影,仰望著逐漸升起的星星,我發現這裡的溫差真不是普通的大,因為我冷得直發抖,又是里維先生將外套遞給我。

 

  「佩特拉,妳可以用『你』來稱呼我,不必使用敬語。」

 

  他說,這樣會令他想起軍隊裡的生活。即便不說,我也能猜到那大概不是什麼太快樂的事情。

 

  「在紐西蘭的人們也不會這樣叫我,除了一個傢伙……那個女天文學家的助手以外,不過他就算了,但妳不必這樣。」

 

  「現在的妳是個快樂的學生,我覺得這樣很好。多說一些學校的事情好嗎?我想知道,正常人怎麼上學。」

 

  他說他今年底也將前往紐西蘭就讀預備學校,為了進入基督城大學。他想讀文學系,但在這之前,他根本不知道文學系在做什麼,他連高中都沒有念就進了軍隊,即便日後的生活無虞,從三十歲開始往後的人生,卻也同時失了目標。

 

  或許酒精加持真的有用,即便看不出來,里維先生也醉了吧?否則今晚怎麼突然說了那麼多話?

 

  現在的話,某些本來有如禁忌般的話題,似乎也能問。

 

  「里維先生……您、我是說你,為什麼當初要離開她呢?」

 

  里維先生的眼神一動也不動地盯著遠方,他沒有立刻回答,我也不敢再說話,本來想為了自己的魯莽道歉了,才聽他再度淡淡地開口。

 

  「我似乎說錯話了......我沒念什麼書,中學畢業就進軍隊,在那裏,異常才是正常......譬如妳的朋友沒來赴約,是因為她有其他工作,我的朋友爽約,則是因為他『再也不會出現』,妳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點頭,似懂非懂。

 

  「......您今天意外地說了很多話呢。」

 

  「別胡說,我本來就很能說。」

 

  「但是,真奇怪。明白這個道理的你卻會選擇轉身逃跑,而不是轉身面對......

 

  這下,里維先生終於將臉轉回來了。我看著他,眼神堅定,雙拳緊握,其實我還是很緊張。嗯,即便知道接下來的話或許會傷到他、或許太直接,我還是要說。

 

  「明明道歉就好了,您的朋友隨時可能不能赴約,既然如此,您更應該把握與他相處的機會,不是嗎?」

 

  我看見他舉起手,我嚇得用力閉上眼,但是,料想的巴掌並沒有打下來。

 

  他從背包中掏出一個東西,一只鏽蝕嚴重的懷錶,遞到我面前。

 

  他沒有生氣,但是在黑夜中,我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里維先生......

 

  「這是他遺留下來的東西,我來到尼斯,是為了歸還這個,我拍照,是為了達成與他的承諾。佩特拉,或許妳說的沒錯,但我還是…….

 

  還是會害怕,是嗎?

 

  儘管里維先生總是表現出漠不在乎的模樣,如果他說錯的話,真的傷到了某個人,某個無比重要的人,他必須再度面對失去,上一次的死別,與這一次的生離,他再也無法承擔了,是嗎?

 

  我不知道他說錯什麼話,也無從安慰起,我的勇氣盡失,只能望著繁星點點,我們再度陷入沉默,不知道到底過了多久,我指著一顆不斷閃爍的星星。

 

  「我的朋友,她也是念天文學的,她告訴過我,星星的閃爍是因為大氣,因為光線透過溫度的變化傳到眼裡,才會看起來一閃一閃的。」

 

  「話雖如此,那種說法也不盡正確。因為行星或太陽、月亮並不會閃,它們也同樣透過空氣震動傳遞光線,那麼閃動的原因,尚須考量距離……」里維先生說到這裡,突然驚訝地捂住嘴,我也很驚訝,他明明說過自己連高中都沒唸的!

 

  「剛剛那是…….里維先生……你也很熟悉天文嗎?吶、可以講星星的故事給我聽嗎?」

 

  「不......不,對於這片天空,我並不太熟悉。」他的眼神茫然,眼中有股光亮,如同星星般閃鑠迷離,卻令我想起曾看過的迷途小孩,那是種令人感到心痛的、油然而生的無助感。

 

  好想抱抱他,將自己的溫暖傳遞給他……

 

  但在我伸手以前,我們卻被五個彪形大漢圍住了。

 

**

 

  現在回想起來,可以坐在這裡打字寫遊記的自己真的很幸運。不只有神的眷顧,更重要的是,我有里維先生。

 

  「嘿~我們都看到囉。這位小矮子先生好像帶了不少錢,介意請我們喝幾杯咖啡嗎?」

 

  那幾個男人以三流電影的方式接近,雖然我們立刻起身,但那群人包圍的速度更快,他們的笑容不懷好意,其中兩個手裡似乎還拿著小刀。

 

  我緊張地抓著包包,左顧右盼,才發現這個時間點,海灘居然完全沒有人,想拿手機報警,但手在包包裡掏了半天卻什麼也找不到(後來發現手機根本在口袋,我真的太緊張了……

 

  「里、里維先生……

 

  我看向里維先生,他只瞪了他們一眼,輕輕抓住我的手腕。

 

  「佩特拉,回去了。」

 

  他邁開腳步,我趕忙跟上,衣領卻被其中一個男人拉住。

 

  「不然的話,這位可愛的小姐陪我們玩玩也好,小姐,跟這種矮子沒什麼樂趣吧?」

 

  「放開......

 

  "碰"

 

  我扭了幾下想要掙脫他,話還沒說完,拉著我的男人立刻應聲倒下,只見里維先生雙腳擺開姿勢,大氣也不喘一下,眼神黑得十分的恐怖,那個男人似乎是被他過肩摔到地上的。

 

  這瞬間,我真的有種在看電影的錯覺,還是「身歷其境」地看電影。

 

  「……別用你們的髒手碰她,噁心死了。」他用英文冷冷地說,一邊示意我後退。

 

  「眼睛捂起來!」

 

  「是、是!」

 

  我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地照他的話捂起眼,耳邊傳來一陣陣慘叫,回頭時,那幾個男人已經連滾帶爬地跑遠,只剩下里維先生很嫌惡似地擦著手,汗都沒流一滴。

 

  然後他帥氣地撥了撥頭髮,轉身準備走人。

 

  這種……這種由衷生出的敬佩感令我忍不住想要五體投地,有神快拜!我媽問我怎麼跪在螢幕前、不對,怎麼跪在沙灘上!

 

  「里維先生......請讓我一生追隨您!」

 

  我還記得要遞出手帕表示敬意,大聲地說著同時,才發覺自己方才有多害怕,雙腳都在發抖,嚇得幾乎要哭出來。

 

  里維先生只是看了我ㄧ眼,沒有接過手帕,眉眼卻微微彎起。

 

  「那句話留給歐魯吧,妳要跟隨的人可不是我。」

 

  忽然出現的「歐魯」令我感到瞬間疑惑,也焦熄了那份幾乎打算獻身的熱情(媽我只是隨便寫而已妳不要生氣!)但接著便見他伸出手,將雙腳癱軟的我扶起來。

 

  「回去了,時間也不早,弄一弄趕快睡吧。」

 

  「是的!」  

 

  我說,滿懷欣喜及感動地。

 

  太好了,我好像又戀愛了。

 

****

訪客留言:          Fri 00:08                    

1 ㊣煞氣a頭號粉粉↖★佩佩一生推☆  

 

  什麼啊這傢伙,帥氣的歐魯才不會說要追隨誰的話呢(啊!舌頭!)

  不過他還是滿有兩把刷子的模樣,明明是個矮子(再咬到舌頭)

  佩佩沒事真是太好了,晚上本來就不該去海邊啊,看在那傢伙保護了我的女神的份上,這次就不跟他計較了吧。

  話說回來妳也太容易墜入愛河了吧?

 

 

  版主回覆:

  囉唆!

  晚上的海邊真的很美啊,星星亮得跟開燈似的!

  只是真的太晚了,才會遇到這麼恐怖的事情,明明就是托里維先生的福才能全身而退的!

  不會再有下次了啦……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