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架空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Der Stern系列番外一《夢與葉櫻》

 

*佩特拉中心,有CP但不是里佩

 

*網誌體格式,歡迎留言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里維先生回去了,一個人,回到巴黎。

 

  呃……這說起來有點複雜,也有點奇怪,只不過總而言之他自己回去巴黎,我則仍和伊莎待在尼斯。

 

  這件事不全然是因為那晚我狠狠地向他勸說一番,還有其他原因。

 

  當天晚上,我講完話以後,雖然很想頭也不回的跑進房間,把自己永遠關在房裡不要再見到里維先生,但是我沒有,或許是因為嚇得腳軟,跑也跑不動吧?一口氣說完話後,里維先生只是看著我,最後,他站起身,伸出手──

 

  --我以為他要打我,對啦反正我就很怕他嘛……但是他沒有,手又放下,要我早點去睡。

 

  我在房裡哭了整整一夜,直到黎明才睡去,伊莎沒有來叫醒我,因為昨晚她其實也沒睡,我的聲音太大,把她吵醒了,她誤以為我們在吵架。

 

  聽說後來,里維先生並沒有回房裡,他摸黑出門,被吵醒的伊莎也跟去,他們去了弗蘭先生的墓──跳過管理員室,直接翻牆進去的,聽說他們在那裏待到黎明,所以隔天,我們都睡到日上三竿。

 

  「早餐」時,里維先生明白告訴我他會回去,等到在尼斯的事情處理完後,我想他指的或許是說故事給弗蘭先生聽,這一餐很沉默,因為我的眼睛太腫,實在不太想講話。

 

  留下來的這周,我們不再只是待在伊莎家裡,也有兩三次進城玩耍,雖然伊莎就住在尼斯,就在海邊,但似乎不常品嘗海鮮料理,所以我們又再度吃了一次海鮮全席,吃到肚子鼓鼓的,再到已經不收費的海灘上玩耍,我們也去博物館、畫廊,去幾間瑪格喜歡的小店,還有可愛的服飾店,這次有兩個女孩一起,里維先生也不得不等我們。

 

  不過我們也陪他一起去了他想去的地方,記得在討論行程那晚,伊莎將觀光地圖展開、平舖在桌上時,里維先生只指定了一個非去不可的地方。

 

  尼斯天文台。

 

  我們挑在日落時去,在所有血拚活動告一段落後,驅車前往位於山坡上的圓頂天文台,它的規模不比紐約的海登天文館,穹頂之下是曾為世界最大的望遠鏡。曾有電影在此取景,我們就是看中電影片段,才會在夕陽西下時前來,因為這裡也是著名的觀星景點,我突然很想念妮法,她在的話就可以聽故事。下次我一定要找她一起來拜訪伊莎,三個女生玩起來一定更有意思。

 

  回想起來,或許這也是緣分。

 

  我們去的那天,天文台其實沒有開放,它只開放星期三和六,所以我們看不到最大的望遠鏡,不過里維先生好像還是很滿意,他對著天文台拍很多照片,這次,我知道這些照片不是為了給弗蘭先生說故事,而是遠在天邊的玫瑰小姐。

 

  同樣身為天文學家的那位玫瑰小姐,里維先生是想著她而按下快門的吧。

 

  當天晚上,帶著滿滿的收穫,我們開心地返家,輪流等待洗澡時,我接到妮法的電話。

 

  「這就叫做心有靈犀一點通,我正好想到妳呢。」

 

  妮法為了放鴿子的事情向我道歉,我則將里維先生的事情告訴她,多虧她放的鴿子,我才有機會認識里維先生,認識伊莎,還有一趟如此美好的旅程。

 

  我們聊了將近一小時,靠在小木屋的門板上,我觀賞著南法的美麗星星,一邊向遠方的朋友訴說這段奇遇。

 

  「所以這是艷遇囉?哇~妳可要好好把握~不過歐魯那傢伙現在應該焦急得要命!」妮法的語氣輕快,說到歐魯時,我好像還能想像她那雙大眼睛,故意眨呀眨的模樣。

 

  「歐魯?妳提他做什麼?」我問的莫名其妙,電話那頭則傳來不懷好意的笑聲。

 

  「佩特拉不要裝傻喔,好啦,我差不多該掛電話,明天還有會議要開。」

 

  「......工作狂,早點休息啦。」

 

  「我也想啊,但是最近多了一份工作,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個,在紐西蘭工作的學姊嗎?她男朋友回法國以後就失聯了,我正在幫忙協尋中。」

 

  「呵,那男人是誰?說不定我見過。」我隨口說著,紐西蘭的學姊,該不會也是天文學家吧?

 

  「一個叫做里維˙阿卡曼的人,妳最好會見過啦,那個男人黑頭髮、矮矮的,有一雙很凶狠的眼神......真是的,明明不久前還見過面,我怎麼就忘記留下聯絡方式,他可把我學姊弄得魂不守舍的……

 

  這下我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回頭望了眼仍亮著燈的室內,里維先生已經洗好了,坐在木桌旁喝茶等我。

 

  實際上在法國叫做「里維」的男人不少,但又姓阿卡曼、又矮眼神又兇,全世界怕是只有一個人。

 

  「……妮法,妳還記得我跟妳說,我搭訕了一個男人來替代妳的位置。」

 

  「妳五分鐘前才說過的,做什麼?好啦我保證下次旅行一定不會再放妳鴿──」

 

  「他的名字,就叫做里維˙阿卡曼。」

 

  世界真小,真的好小好小啊……

 

 **

 

  妮法和她的學姊約好要來尼斯,我們則留在這裡等待。

 

  其實我一開始沒有打算告訴里維先生,不要問我基於何種心態,如果自己能夠弄清楚,我就不會那麼辛苦了。掛斷電話,我裝作沒事人一樣地經過他面前,準備梳洗休息,小小一段路走得我是膽顫心驚,我毫不懷疑那就是他的玫瑰,韓吉˙佐耶小姐,她就在巴黎,他朝思暮想的人,只在一個車程三小時的地方。

 

  她們大概明天下午就會到了,到時候我再找個藉口帶里維先生前往車站迎接,在尼斯車站來個大重逢,哇,好浪漫……

 

  但是,天不從人願,隔天,伊莎家唯一一台可以得知外頭資訊的收音機,就廣播起全國交通大罷工的新聞。端著剛出爐、熱騰騰的麵包,伊莎慶幸地說還好我們要待到周末,到時候罷工應該就結束,有車可以回去了,里維先生一臉淡然地啜著紅茶,等等準備洗手劈柴,只有我,坐立難安、不斷為了心中的秘密難以冷靜。

 

  期間,我又和妮法通過幾次電話,她們相信罷工很快就會結束,或許幾小時,請我留住里維先生,但一天過去,罷工持續進行著,到了晚餐時間,我終於還是忍不住告訴里維先生。

 

  我真後悔告訴了他,卻也大大鬆了一口氣。

 

  里維先生知道後,二話不說地收起行李,他要沿途搭便車回巴黎,他一刻也無法等,無論伊莎和我怎樣勸說,他的心意已決,行動力更快。

 

  這或許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有活力的里維先生,即便他的臉色蒼白,雙眼瞪得老大,手卻完全沒閒下來過,他的行李不多,打包很快,他的腦袋也沒停滯,一下列出所有可能需要用到的東西。

 

  這就是對待妹妹與玫瑰的差別,我知道,小王子即將回到自己的星球,而我們的道別似乎可有可無。

 

  儘管相處了整整一個月,我的存在依舊薄弱的彷彿蔚藍海岸的浪花一角。

 

  「祝您旅途順利,里維先生。」

 

  我說,背對著還在收拾的里維先生,步履闌珊地回到房內,心想著明天早上就看不到他了,好難過,有點想哭。

 

  我完全不想睡,隨意翻著畫冊,回想這個月來的點點滴滴,翻到畫著里維先生和弗蘭先生那一頁。我將它撕下,在空白處描上伊莎和我的輪廓,將我們一起畫進那幅畫裡,我急速地揮舞著畫筆,那怕趕上離開前的最後一秒──

 

  然後,門突然被打開了。

 

  「佩特拉,我可以進來嗎?」是里維先生,他說他敲了幾下門,我都沒有回應,他就自己開門了。

 

  我仍繼續揮舞畫筆,他則坐在床旁,顯得手足無措,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話,「佩特拉,我仍舊不明白,為什麼妳要畫畫,而不是拍照?」

 

  我有點想笑,也笑出來了,對這問題糾結好久的里維先生令我感到很開心。

 

  「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原因,我喜歡透過自己的方式去欣賞美景,當然,像里維先生拍照有自己獨特的角度也很好,只是我更喜歡畫畫。」

 

  我不認為里維先生半夜跑來只單單為了這個問題,但他不主動開口,我就繼續說。

 

  「里維先生,你之前不是常問我『正常人』怎樣怎樣的嗎?我覺得這個問題根本不重要,里維先生就是里維先生,你的行為並不『異常』,也不必擔心自己不夠正常。」我發現用英文可以更流利地表達自己所想,雖然很對不起念到研究所的法文,今晚,我想用自己最熟悉的語言說話。

 

  他問我接下來怎麼打算,我回答在伊莎家待到罷工結束為止,我還要回巴黎,或許我們還能再見。

 

  勾勒出伊莎熱情的笑容,以及有點害羞靦腆、蹲在一旁的我,我將完成的畫作遞給他,作為餞別禮物,這趟旅程無論是物質上或心靈上,我都受到他各種幫忙,雖然只給得出這種東西,沒想到,他似乎非常高興。

 

  因為他盯著那幅畫好久,手指小心翼翼地劃過紙面,停在黑髮男人身上。「這是我?」

 

  「嗯,紅髮的是伊莎,褐髮的是我,弗蘭先生……我是依憑瑪格給我的照片畫的,不知道像不像?」還有一個小彩蛋,在畫面中里維先生拿著的照片,那是韓吉小姐,我已經偷偷上網查過她的事情。

 

  「……謝謝妳,佩特拉。」

 

  他再度伸出手,這次,停留在我的頭上。

 

  「謝謝妳……和我一起旅行,這一次,妳要過得更加幸福快樂。」

 

  我笑著,鄭重地向他說:「請你今後也要保重,路上小心,里維先生。」

 

  希望我們還能再見面。

 

  我說,而他也允諾我了。

 

  我終於明白,那種懸掛心上、忐忑不安的心情。

 

  因為,我想跟他好好道別。

 

*****

 

訪客留言  

 

1 路人一號     Mon 16:33

 

  頭香!好奇怪啊今天頭號粉粉怎麼不在?

  佩佩在尼斯生活還好玩嗎?

 

 

2 巴黎小妮子    Tue 22:03

  什麼時候回巴黎?讓我請妳吃一頓超棒的下午茶吧~

  頭號粉粉大概受不了,跑去買機票了吧?XD

 

 

3 路人二號     Wed 00:05

  覺得有掛,期待頭號粉粉和佩佩女神之間的故事(竊笑)

 

 

 

*****

 

  黑髮男子揹著行囊徒步下山時,褐髮女孩和紅髮女孩一路追到山頭,拼命揮舞著手臂。

 

  「里維大哥!還要再來給瑪格講故事喔!」

 

  「里維先生!路上保重!祝您早日回到她身邊!」

 

  兩個女孩輪番大喊,男子也舉起手輕揮,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山坡盡頭。

 

  從此,直到交通大罷工結束以前,褐髮女孩總是坐在山頭。

 

  她當然還是要幫著屋主採果子做果醬、搬柴打掃,冬天就快到來,她們必須為過冬做足準備,但是閒暇時,她就在這裡畫畫,一邊懷念著過去一個月,在南法度過的美好時光。

 

  收音機傳來罷工結束的消息那天,她仍坐在山頭,沒有第一時間得知這項資訊。遠處,有個黑影逐漸靠近,這令她感到驚奇,因為住在這裡三周多以來,她發覺這是個幽靜的地方,同時意味著不會有人來。

 

  她站起身,為了想看清楚一些,往前跑了幾步,然後,她忍不住驚叫出來。

 

  「歐魯!你怎麼會在這裡?」

 

  是她老家的鄰居、童年玩伴、死對頭、青梅竹馬的男人──歐魯˙波札德。他放下沉重的行囊,喘著大氣、揮汗如雨,一點都不帥氣,卻令她紅了眼眶、酸了鼻頭,激動得忍不住想哭。

 

  「我是來迎接女神的,佩佩,煞氣a頭號粉粉報到!啊──!」

 

  「……難道一直以來都是……你實在是太白癡了,可我還是好感動!你這個笨蛋!」

 

  再度以咬舌收場的男人張開雙臂,將心目中的女神迎入懷中。

 

  當伊莎貝爾聽見動靜衝出家門時,只見兩個相擁的男女,不知為何還在大哭,她露出無奈的微笑,輕聲嘆息。

 

  「好不容易熱鬧起來的……里維大哥以後,連佩特拉都要回去啦……大哥,我還是繼續留下來陪伴你吧。」

 

  秋季的天空晴朗不已,萬里無雲。

 

  即便冬天就要來臨,今年肯定會是個暖冬。

 

  她如此深信著。

 

 

 

 

******

番外佩特拉篇-《夢與葉櫻》完結!
這應該是所有番外中最長的一篇(或是後面的會寫到爆字數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在我心目中的佩妹就是個可愛的妹妹,和妮法不一樣的是她應該比較穩重、自我要求高,屬於小班長或是模範生的那型,對外表有點在意可是不會到太在意,更在意的是隔壁班學長以及這次模擬考分數XD
所以這樣年紀小小的女孩才會被選入特別作戰班吧,然後領便當,全班一起領的話就不會寂寞了呢......(誤)
不好意思,但最新那一話實在,已經不是用SHOCK可以形容的,大概就是「難過到想吐」的等級
算了,反正巨人什麼不多便當最多......
下一篇是里維中心的番外《夜空中最亮的星》(法文版太長了還是用中文好了)
關於與歐魯的後續,他們肯定在一起了妥妥的(欸)歐魯應該就是國高中生那種想吸引喜歡的女生注意,就一直捉弄她的類型XDD
不過模仿隔壁班帥翻的學長沒有用的喔,要找出自己的優點!所以他只好用不太帥但是充滿意志力的方式獲得女神芳心了(?)
在這裡,歐魯和佩特拉什麼都沒想起,反而是被艾爾文點醒的里維各種尷尬,不過學長就多擔當吧,畢竟學弟妹那麼可愛~♥
講了好多廢話,總而言之,謝謝看到這裡的你/妳!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