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甲鐵城內的卡巴內里〉二次衍伸同人文

*約為動畫第10、11集之間

*BGM:Dear(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B_onlAyZ04)

*忠犬及小姐的故事萬歲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一台重型機車沿著鐵軌旁的道路奔馳著。駕駛者是來栖,四方川家的武士。

 

  從與被克城強制連接帶走的甲鐵城分離,至今已有數日,他全力衝刺,馬不停蹄地趕路,正是為了被困在甲鐵城上的主人──四方川菖蒲。

 

  「武士,何必為了拋棄你的主人如此拼命?」

 

  當他們停留在一處海岸邊,維修機車及補給食物時,上一場戰役的俘虜,克城上的科學家莊衛問到。

 

  他是天烏美馬看重的男人,為了他鞠躬盡瘁地研究,卻也同樣被天烏美馬所拋棄,這句問話半是挑撥,半是怨懟。

 

  當然,護主心切的來栖不可能縱容他人說起主人的壞話,他拔出佩劍,抵在不知死活的科學家頸部。

 

  「我並不像你,被克城拋棄,我必須趕回甲鐵城,菖蒲大人需要我。」

 

  他說,說的斬釘截鐵。

 

  自顯金驛陷落,四方川的家臣帶著領民坐上甲鐵城出逃以來,他無一刻得以鬆懈。

 

  死亡的城主、兩名卡巴內里、前往金剛郭的路上,遇到天烏美馬及克城裡的瘋子。抵達金剛郭以前,來栖明白自己的責任是守護菖蒲,守護四方川的一切,不讓任何一隻卡巴內有機會接近主人。如今,金剛郭或許已被克城衝破,甲鐵城的一行人又生死未卜,早知如此,當時無論如何也不應該離開菖蒲大人,就算一刀殺了這老頭,就算讓他純潔的主人看到不舒服的畫面也無妨,至少這樣,他還和她在一起……

 

  來栖痛苦地閉上眼。

 

  ──父親大人,祝您武運昌隆。

 

  腦海浮現的是年幼的自己,緊抓著比自己還高還重的武士刀,那是他的父親留下,要他長大以後,用來保護四方川主人家,而那把武士刀同時也是父親的遺物,他死在隨皇子出征,遠伐卡巴內的戰役之中。

 

  從此,來栖在四方川家的地位一落千丈,連帶牽連好友吉備士,四方川的武士對待兩人的方式很是苛刻,他仍咬牙忍著,忍著失去父親的傷痛,忍著不合理的訓練,腦中只有一個信念──守護四方川,守護菖蒲大人。

 

  作為武士,他隨時做好了為主人犧牲生命的覺悟。

 

  「我說你,該不會喜歡那位大小姐吧?」

 

  莊衛再度不看時機的問話迫使他睜開眼,瘋狂科學家笑得很賊,被他立刻賞了一拳。

 

  「開什麼玩笑,菖蒲大人豈是武士之輩得以肖想的……

 

  瞥了眼抽動在地的莊衛,來栖舒展著手臂。

 

  正因為她是大小姐,是高高在上的主人,來栖無意識地將情感藏得很深,深得連他本人或許都沒發現。不知從何時起,他的眼中只剩下大小姐。

 

  在顯金驛時,他們的距離是大小姐與護衛,是城主之女與武士。他看著她的背影,在深閨裡,吃著饅頭時露出幸福的表情;在庭院裡,練劍時凜然的模樣;面對逐漸成長、亭亭玉立的大小姐,絡繹不絕的追求者拜訪時,他只能跪在紙窗門外,遠遠的,門內是另一個世界。

 

  但是上了甲鐵城後,他發覺他們的距離近了,進得只要伸手,就能碰到遠在天邊的主人。

 

  他們仍是大小姐與護衛。但是,當她看見成為卡巴內的城主,哭倒在他懷中;當面對三番兩次的困難,她不再是嬌弱無用的大小姐,而是為了甲鐵城的人們,挺身而出的主人,除了慈悲與善心,她開始變得果決,身影也更加耀眼。

 

  不經意地對自己微笑也好,與倭文驛的家老談判時,自信強勢的模樣也罷,即使是吃著期待已久的饅頭,露出的可愛表情……他們的距離變了,變得太近,而這變化突如其來,來栖甚至不知如何才能處之泰然。

 

  就連深藏已久的心情,也像滿月一般,浮出海平面。

 

  只是,從前那個可以隨時捨命的武士,已經不見了。

 

  「喂,站起來。」

 

  來栖低聲地向倒在一旁的莊衛發號施令,遠處些許紅色光點不懷好意地接近,他拔出武士刀,站穩雙腿,擺出戰鬥姿勢。

 

  如今,他的這條命,只為菖蒲而活,即便要死,也必須在確認大小姐安全無虞,他才能從容赴義。

 

  所以,可別把命用在這個名不經傳的小海灘了,大小姐還在等著,在甲鐵城,在金剛郭。

 

  「武、武士,這數量有點多啊?」

 

  「閉上嘴乖乖跟在我背後就是,別想動歪腦筋,否則我把你和卡巴內一起做掉。」  

 

  他說,隨後,揮刀迎向衝過來的怪物。

 

**

 

  今晚是滿月。

 

  從室內的小窗裡,可以看到和饅頭一般圓的月亮。

 

  已經是出發後第幾天了?

 

  從磐戶驛離開以後,克城拉著甲鐵城不停趕往金剛郭,甲鐵城上的各位似乎仍然安好,只是被迫定期抽血,而做為甲鐵城主人,也做為顯金驛曾經的城主之女,四方川菖蒲雖未備受禮遇,至少亦未遭受不平待遇,天烏美馬將她軟禁在一間窄室,只有一個窗戶,每天定時運送飯菜,可以確定她不是他的目標,而活著的代價是什麼,菖蒲已心裡有數。

 

  不知道來栖在哪裡?還活著沒有?

 

  磐戶驛一戰,來栖與那名白衣老頭一起墜入塵埃後便消失無蹤,甲鐵城成為克城俘虜,無名成了天烏美馬的手下,若按照克城對付磐戶驛的手法,金剛郭在不久後也將成為地獄,面對大批卡巴內包圍,及顯金驛帶出的大批難民,她已經六神無主,實在沒有辦法了。

 

  菖蒲抱著膝,坐在冰冷的鐵板上。

 

  ──這種散漫的樣子成何體統?菖蒲,未來的妳可會成為顯金驛的城主啊!

 

  好像能聽到父親嚴厲的責備聲,菖蒲縮起身子,想到離開驛站時,成為卡巴內的父親,被甲鐵城無情地撞過去的慘狀。

 

  ──那不是城主大人,只是一個卡巴內而已。

 

  那個晚上,來栖將她拉下觀望梯,安撫了震驚痛哭的她。那時的自己既懦弱又愛撒嬌,甚至被無名責備沒有統治者的樣子,而甲鐵城自顯金驛走來至今,更可以證明她的判斷與能力的缺陷,才會導致如今被克城全盤控制的局面。

 

  但是,已經不能哭了。

 

  來栖下落不明,已經沒了可以依賴的對象,而甲鐵城的數十條性命仍掌握在自己手裡。

 

  菖蒲伸手摘下頭上的髮飾,那是成年禮後,來栖送給自己的禮物。

 

  他掛在配劍上,被菖蒲發現,便紅著臉遞出禮物,仔細回想起來,當時的表情,和在倭文驛掛竹子許願時的表情,還有點像。

 

  她將髮飾珍愛地靠近臉龐,當時,她還央求來栖替她戴上。

 

  ──不行,大小姐,如果被城主大人看到的話就不好了。

 

  ──那就快點替我戴上呀,來栖,這不是你送我的禮物嗎?

 

  ──大小姐……

 

  ──如何?好看嗎?

 

  ──我認為非常適合……我必須告辭了,恭喜大小姐成年。

 

  她明白,來栖對自己從未有過逾矩的想法。

 

  即使是同年齡的主僕,他的思慮也比自己來的成熟許多,當菖蒲還是無憂無慮的大小姐,來栖已經失去父親,終日為四方川一家奔波;當她因為自己的行為而身陷火海,是來栖毫無畏懼地拯救了她;當她哭泣、害怕,是來栖保護她;當無名與生駒仍然身分不明時,也是來栖搶在前頭,做為她的盾牌,質疑所有令她心力交瘁的事物。

 

  但是,那只是做為武士的他,盡忠職守罷了。

 

  並非為了菖蒲本人。

 

  她記得在倭文驛的七夕,她滿心想要復興顯金驛,除此以外,她還有一個願望。一個沒有署名的、掛在竹葉上的願望。

 

  ──大小姐,如果講出來就不會實現了。

 

  那麼,這次我就不要講。

 

  希望事件解決,當大家再度回到安居樂業的生活,不受卡巴內侵擾時,來栖可以獲得自由。

 

  他不必再為了四方川菖蒲而活,而是為了自己而活。

 

  然後,到了那時,希望自己並非以四方川家的主人,而能以菖蒲的身分留住他。

 

  如果這麼甜美的願望,能有實現的一日就好了……

 

  來栖,請你務必平安,因為我仍在這裡等著你的歸來。

 

  滿月似乎朝西偏了一些。

 

  敲門聲將菖蒲喚回現實,她趕忙放下腳,挺身正坐,進門的是克城的人,天烏美馬來訪。 

 

  活下來的代價,已到了兌現的時候。

 

  菖蒲握緊髮飾,這次,不能再哭著逃跑了。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