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架空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Der Stern系列番外二《夜空中最亮的星》

 

*里維中心,CP兵韓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離開玫瑰,是為了回到她身邊。就像旅行,終究是為了回家。

 

 

 

  傳入耳中的,是紙張磨擦的細碎聲響、和一段不成調的、以鼻音輕哼的小星星,我睜開眼,發現枕邊已空無一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只穿著內褲和襯衣的女人,在梳妝鏡前走來走去,歌曲是她哼的,床邊還散落了一堆文件書籍,我用力地閉眼睜眼,等待視線對焦,也等待失落的記憶片段復甦。

 

  這裡應該是她的房間,自從接下莫布里特的工作──天文台導覽員後,她常替我上課,補充天文相關的最新資訊,以免被來參觀的遊客問倒,只是昨晚課程似乎上到一半,就開始上別的,比起天文更令我感興趣的東西。

 

  咳、咳咳。

 

  「你醒來了?里維,這真的是一幅很漂亮的畫,很傳神,尤其是你的表情哈哈!畫裡面這兩個女孩是誰?」

 

  她轉過身,手裡攤著一張紙,是佩特拉畫的圖,昨晚,我帶來托她替我裱框。

 

  「佩特拉,妮法的朋友,我跟你說過的女孩,另一個是伊莎貝爾。」

 

  關於佩特拉、伊莎貝爾及在南法發生的點點滴滴,我認為沒必要對她隱瞞而全盤托出,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佩特拉經營著一個部落格,在美國還算小有名氣,佩特拉將我們的旅程鉅細靡遺地記錄在部落格裡,所以我漏說的地方,她也可以自己看。

 

  「把畫放下來,韓吉,過來。」

 

  我向她招招手,時間還很早,外頭還不算太亮。逐漸聚焦的視線中,我看見她勾起微笑,向床邊走來時,動作大得像在走伸展台,那件襯衣穿在她身上有點大,應該是我的,現在她必須物歸原主。

 

  儘管我也還沒要穿它。

 

**

 

  韓吉生病了。

 

  當我回到紐西蘭,前來接機的艾爾文見到我第一句話不是問候,而是告訴我韓吉生病了。

 

  自從巴黎回到紐西蘭,她便開始沒日沒夜的工作,口頭上說要補回滯留期間的研究進度,實際上是想藉工作忘卻找不到我的失落。莫布里特離開後,她的情形越發嚴重,有時已經待在研究室好幾天也沒人發現。

 

  沒有人可以阻止她,即使是艾爾文也不能,當她病倒時,艾爾文自責著自己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她,也責備我為何無法再快點回來。

 

  「那都是程序問題。」

 

  「我知道,總而言之,接下來幾天韓吉就交給你了。不只有她的截稿日期緊迫,我也是。」

 

  我點頭表示理解,因為艾爾文將近零時差地運用電子郵件,鉅細靡遺地告訴我發生在特澤威爾的事,我彷彿一直置身於此,從未離開。因此回到這裡對我並無太多感觸,艾爾文也沒時間感觸,他以不輸給韓吉的瘋狂程度飆車,送我回到她身旁。

 

  他將所有叮囑寫在紙上塞給我,又飆車回去天文台工作。

 

  開門走進韓吉的房子時,我仍帶著些與躊躇,但看見躺在病榻上臉色泛白、直冒冷汗的她,我的猶豫全部拋到九霄雲外了。

 

  幾個月,我們的分別僅僅幾個月,我卻彷彿幾千年沒在見到她,除此之外,我從未見過如此虛弱的韓吉。

 

  就算是好幾天沒洗澡的髒鬼,也比這樣毫無元氣的人好得多。

 

  我當下立刻按著艾爾文的指示,替她擦汗、換毛巾,也把被汗浸濕的衣服換掉──如果她會因此而生氣,等她康復後,我可以毫不還手的任她修理無妨。

 

  仔細想想,艾爾文真的將她照顧得很好,作為她的朋友,實在夠好了。

 

  甚至,好過於朋友。

 

  無意間,我覺得自己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理智命我打住思考,繼續專注在照料韓吉的事,既然她本人還沒醒來,距離起床吃藥也還有些時間,我便開始打掃房子。

 

  我慶幸著這間房子還是和記憶中一樣凌亂骯髒,文件亂丟、書本亂擺,這至少可以拉回與韓吉的疏離感,手上有事可以做,我也不會再胡思亂想。

 

  在這期間,臥房傳來些許動靜,韓吉還沒醒,但換過衣服後她似乎舒適許多,翻了身又繼續陷入深深的睡眠之中。我站在床邊,將掃帚隨意擺放,房子已經打理得差不多,休息一下看看她也可以吧?

 

  我仔細地以眼神描繪她的輪廓,她確實瘦了,沒有戴眼鏡時,可以清楚看見下眼窩凹陷得明顯,臉頰也消了,嘴唇有些乾裂,我忍不住拿了布巾沾水,滋潤她的唇。

 

  「韓吉……韓吉……

 

  韓吉不能理解我對她思念的深度,就像我也無法想像她如何瘋狂地在巴黎尋找我。我們扯平了,因為我們對彼此的愛同樣深不可測。

 

  她或許在作夢,眉頭輕輕皺著,左手微抬,彷彿想抓住什麼,我將她的手握住,下一刻,她突然睜開眼睛。

 

  當下我確實嚇了一跳,正以為她已經清醒,但她動了動被握在手心的手,隨即又昏睡過去。

 

  接下來,韓吉的狀況就穩定多了。雖然叫她起床時,她對我的出現一點反應都沒有,似乎不感意外,雙眼無神的像是黑洞。她幾乎無法進食,也不說話,像個人型大娃娃,只喝水吃藥,隨即又閉眼昏迷,醒來又是喝水吃藥,如此折騰半天後,米可夫婦來了。他們帶了一些料理,同時傳話艾爾文找我過去。

 

  既然韓吉已經醒來,讓她單獨留著一下應該很安全,我坐著米可的車前往天文台,一路上氣氛很是凝重。

 

  因為他們以為我拋棄韓吉,所以對於我的回來,他們有點不知該如何反應。

 

  艾爾文找我去天文台,果不其然是為了罵我,他已經把論文採點丟出,接下來的時間,他要好好責備我為什麼不等等韓吉,明明說了要相信她,我卻連一個聯絡方式也不留給她,電子信箱甚至寫錯。

 

  被這三人輪番數落,讓我感覺很是不好,因為從這三人擔心韓吉的程度,我明白她被這裡的人們深深愛著,如果莫布里特也在,肯定連他也會生氣,再加上妮法、佩特拉…..

 

  全世界的人都愛著韓吉,而我為此感到欣慰,甚至由衷感動。

 

  就是這種明明被罵還感動得想哭的感覺,讓我覺得很不好,我太深愛她,愛得已經失去自己。

 

  我真的,太愛她了。

 

**

 

  指甲深深埋入背中,她的嬌喘在懷中起伏。

 

  「慢點…..里維、慢一點…..」她咬著我的耳垂,很痛,背也很痛、肩膀也很痛,她抓著我的力道絲毫不手軟,我相信一定有哪裡已經流血,溫溫熱熱的,卻也令我有了擁抱著她的實感。

 

  我不想放手,不只現在,以前,從今以後,我都不要放手。

 

**

 

  當下,我從未想過從她的口中仍有機會,聽到她說愛我。

 

  當我走出天文台,準備返回韓吉的住處前,米可和納拿巴的叫聲先吸引了我的注意。

 

  在滿滿的魯冰花叢中,有個人對著蒂卡波湖畔大吼大叫,隨風飄揚的白紙引來不少注意和圍觀,在其中瘋狂揮手的女人,就是我朝朝暮暮的韓吉。

 

  我以為她的腦袋被高燒燒壞了。

 

  「里維,對不起,我不該離開你,生日快樂!生日快樂!」

 

  我三步併兩步,全力往湖畔衝刺,好不容易穿越過搖曳的魯冰花,坐在其中的女孩,在色彩斑斕的景緻中背對著我的身影,卻又美得令我忍不住停步。

 

  而她對著空無一人的湖畔喊的話語,又令我想哭、想笑。

 

  ……究竟該拿妳怎麼辦才好?

 

  曾經獨身馳騁沙場的自己,被一個女孩緊緊抓著心,我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是好了。

 

  當她轉過身,當她驚訝的神情溢於言表,當她說我愛你,再度用盡全力奔入我的懷中,我知道,我回到家了,而這一生最重要的事物,已經在我手裡。

 

  她的腦袋沒有燒壞,只是我們都太想念彼此,為了愛情,陷入瘋狂而已。

 

**

 

  撫過被汗水沾濕的前髮,她抬眼,沒有眼鏡遮擋的茶棕色大眼中,有我的倒影。

 

  像個小傻瓜一樣,她發出細細的笑聲,然後又打了個噴嚏,我替她將棉被拉上來,蓋住充滿吻痕的身體。

 

  「你害我又翹班了,里維。」她說,聲音很是沙啞,氣息還未調勻,有點喘。

 

  「今天休假,只有我晚上要去做導覽。」

 

  「你倒是很樂在其中嘛。」  

 

  她伸出手,帶著戒指的那隻手,輕觸我的臉頰,然後伸長脖子,在額頭上親吻。

 

  在蒂卡波湖畔「重逢」那天,我立刻向韓吉求婚,並遞出庫榭爾修女的戒指。

 

  我們仍然分居兩處,但再過不久就會在一起,婚禮定在一年後,也就是今年的十二月時,當蒂卡波湖畔再度百花盛開,韓吉的好友們也將從巴黎前來。

 

  這一年,基督城預備學校的課程已經開始,韓吉的助理仍然空缺,但在我的嚴密監督下,她已經不太超時工作,另外,為了彌補觀光季時導覽者的嚴重缺乏,現在的我也在天文台工作,至少不再完全只靠退休金的生活,終究還是踏實一些。

 

  韓吉趴伏在我的胸膛,抬起無名指,看著那枚戒指。  

 

  「吶、你知道嗎?其實庫榭爾修女就是你母親。」

 

  「嗯?」我瞥了眼講話沒頭沒尾的韓吉,她盯著我,眉頭罕見地皺起來。

 

  關於韓吉在巴黎的事情,艾爾文已將所有所知告訴我,但她去見肯尼這一段,肯尼沒有細說,我自然也不知道她究竟聽到什麼。

 

  但是,這件事我知道,所以我點點頭,像撫摸小狗一樣輕拍她的頭。

 

  「嗯,知道。」

 

  「你知道?」

 

  「嗯,就算不是親生也無所謂,我確實將她當作我的母親一般愛戴。」

 

  我想著大修女的話,若有所思地說,韓吉的表情忽地有些莫名,難以言喻,她挑高眉毛,嘴角似笑非笑,最後,突然用力將我一抱。

 

  「喂、妳--」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更愛你了,嘖。」

 

  「……臭四眼,妳到底在說什麼?」

 

  「現在沒戴眼鏡,而且我洗得香香的,全~身都是你的味道!」

 

  她指的是肥皂味,只是一絲不掛地說這種話實在令人忍不住想將她整得無法下床,我也將她攬在懷裡,一邊克制自己,是時候該起床了。

 

  「那婚禮的時候,把肯尼也一起找來吧?」

 

  「都可以。」他的地址似乎在我的皮夾裡,現在寫信的話肯定能在婚禮前收到,乾脆直接附上來回機票,免得被他臨陣脫逃。

 

  我再度抬眼凝視韓吉,她也看著我,笑彎的眼像弦月。

 

  幾個月後在蒂卡波湖畔的婚禮,將會是這輩子最美的記憶。

 

  而她就是我的歸屬,我永遠溫暖的家。

 

*****

里維篇全文完結~~

暑假也開始了XDDD

到這裡為止,是將Der Stern全系列補完,接下來的阿爾敏篇和艾爾文篇或許都不會太愉快,但是屬於這系列的背景故事,所以還是會依序放上。

里維篇的上中下,主要以友情(弗蘭)親情(庫榭爾)和愛情(韓吉)為主軸描寫,穿插小王子的一些思想和小星星的旋律,背景音樂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推推法文版,好聽~)

歡迎留下各種感想喔,那麼,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