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二次同人衍伸文

*CP:里維兵長x韓吉分隊長

*與第83回可能有點關聯吧(?)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第一次見到他,是在圖書館二樓閱覽室的小角落裡。

 

  不,說見到並不精確,應該是「意識」到他的存在。

 

  她是圖書管理員,平日工作的空檔,最喜歡來到二樓閱覽室,這個別具心裁的小角落。這裡擺放的書,主要是艱澀難動的自然科學原文書,除了相關科系學生,以及偶爾來訪、幾對情竇初開的國高中小情侶(他們當然不是來看書,別想多了!)以外,幾乎不會有人出現。  

 

  夏天時,中央空調吹不到這個角落,冬天時,冷風又總能無情地自天窗灌入,可謂夏熱冬冷,打掃書櫃的工讀生也從未記得這裡,所以除了自然科學的書本,這幾櫃間也形成自己的「自然生態系」。

 

  她不在乎那些事情,不在乎夏季的熱氣近乎凝結,將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風,不在乎取書、放書之間還要打擾小小的蜘蛛先生或書蠹小姐,負責早班的圖書管理員,只要中午十二點一到,就會立刻來到這個角落,沉浸於書本之中,直到七點關門為止。

 

  她的作息日復一日,規律得彷彿鐘擺,意識到他的存在,是在知了開始大聲嚷著夏天到來以後,某個下午。

 

  她突然發現,每天中午,大約二十分以後,男人會出現在這裡。他一本書也沒有拿,只是筆直地走向角落,靠近窗戶的一張四人桌,然後就趴下來開始睡,直到一小時後,也就是一點二十分時,他會再度起身,頭也不回地離去。

 

  那一天,韓吉才突然發覺,她最鍾情的圖書館,原來也能拿來睡覺。

 

**

 

  他是圖書館附近某間公司的職員,她猜想。

 

  他出現時,脖子上總掛著一條尼龍繩,延伸到胸前的口袋裡,雖然她還不是社會人,但看也知道那是工作識別證,他出現的時間與附近公司午休的時間一樣,而且炎熱的夏天還穿著長袖襯衫和西裝褲的人,不可能是學生吧。

 

  她發揮推理的精神,細細觀察他的一舉一動:來到角落的固定座位後,首先抽出酒精和紙巾,仔細地將桌椅擦拭乾淨,再來,趴下,開始睡!一點二十分一到,他立刻像是被設定鬧鐘一邊地醒來,然後再度仔細擦拭桌面,起身,頭也不回地離去。

 

  彷彿就像沒有看見坐在對桌的自己一般,韓吉不可思議地想著,因為太喜歡圖書館,其實自己已經成為圖書館的幽靈,卻不自知嗎?

 

  不對,根本是那個男人太囂張了,目測身高那麼矮還那麼囂張,圖書館可不是拿來睡覺的啊!

 

  她忿忿不平地想,但意識到他存在的幾天以來,卻一次也沒將他叫醒。

 

**

 

  第二次見到他,是在下班的人潮裡。

 

  那天是星期一,圖書館只開到五點,韓吉收拾書包,準備漫步回家。她所工作的圖書館,坐落於市區中心,這裡有學校、有商業大樓、也有各式店家,是市區最熱鬧的地段,圖書館是城市的綠洲,安靜地守護像她一般的愛書人。

 

  在人海茫茫裡,韓吉緊抱著珍貴的書籍,她一再告誡自己不可以翻、走路要專心,因為不久前,她才因為邊走邊看書,連錢包被扒了都不知道,那一次的損失是整整一周的飯錢,對於生活頗為拮据的她而言,自己只能成為名符其實的書蟲,靠著看書止飢了。

 

  回家的路上,有一座頗為寬敞的四線道十字路口,綠燈時,行人一齊穿越馬路的畫面很是壯觀,韓吉想像自己站在天橋上觀賞這幕現代都市特有的景致,一邊大步穿越馬路,擦過身旁的男男女女無不低頭滑著手機,絲毫不顧秒數不斷減少。

 

  真是危險哪。

 

  她心想著,環顧四周時,看見了他。

 

  在一片低頭族之中,挺直著背、平視前方走路的他,他注意到她的視線,轉過頭來。

 

  「你好。」那一刻,韓吉基於不知名的心態,主動舉手向他問好,男人比起往常來到圖書館的模樣,更加全副武裝了一些,手裡拿著公事包和西裝外套,但掛在脖子上的識別證仍插在口袋,他似乎很驚訝,因為對於她的招呼,他楞了好幾秒才給予回覆。

 

  他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地點頭致意。

 

**

 

  第三次相遇,對她而言是措手不及。  

 

  那個下午,輪值的妹妹臨時掛病號,無法前來,韓吉只好擔當整天的工作,反正坐在櫃檯也能看書,只是不能一直走動,必須一次多拿幾本過來。

 

  她翻著樹蛙圖鑑,欣賞牠們的斑斕色彩時,一個富有磁性的男聲突然響起。

 

  「請問,《幾何天文學》放在哪裡?」 

 

  是來問藏書的民眾,正巧那幾天圖書館的檢索電腦送修了,韓吉索性拿了紙片做書籤,替他認真地查起索書號。

 

  「850.15…..我替你寫下吧?」

 

  「麻煩妳了,另外還有《幾何學中的歸納法》…..

 

  「799.25.」

 

  「《笛卡爾的秘密手記》?」

 

  「這個在一樓喔,算傳記類的,451.50。」

 

  「《汽車構造與機械原理》?」

 

  「658.75.」

 

  「妳的LINE號碼?」

 

  「HANS090…..你問這個做甚麼?」她一抬頭,便見到那位常來圖書館補眠的上班族男人,他的眼底帶著顯而易見的笑意,銀灰色的瞳孔稀有得令她目不轉睛。

 

  「真可惜,差一點就問到了。」

 

  「這招也太老套了,先生。」韓吉覺得好氣又好笑,她將寫著索書號的紙片遞給男人。

 

  「真的?這是同事教我的,他還跟我保證一定有效。」

 

  男人已經歛起笑意,看得出這大概不是他習慣做的事情,最後的問句轉得太硬,韓吉終於忍不住笑出聲。

 

  她將紙片抽回,完整地寫上自己的聯絡方式。

 

  這就是開始。

 

**

 

  他們一起度過了整個夏天,在圖書館二樓,那個人煙稀少的角落。

 

  男人叫做里維,就只是里維,他確實在附近公司上班,午休時間時來到圖書館,也確實只為了午睡,自從要到韓吉的聯絡方式,他便照三餐聯絡她。

 

  "早安。"

 

  "午安,今天也可以在圖書館見到妳嗎?"

 

  "晚安,吃過晚餐了嗎?"

 

  男人的問候很無趣,配上一隻有著一雙死魚眼的表情娃娃,韓吉也是愛回不回,她本來就不喜歡通訊軟體,比起沒有生命力的螢幕,她更喜歡面對面溝通──噢,她忘了圖書館禁止喧嘩,里維來了也總是在睡覺,她就坐在他對面,他們仍維持著沒有講過一句話的關係。

 

  有天,里維將手往前伸了點,點到她的指尖,她沒有縮回。

 

  隔天,里維將手掌覆蓋在她的手上,她沒有縮回。

 

  再隔天,里維握住她的手,她仍沒有縮回。

 

  然後,她看到里維的微笑,儘管他趴著,一隻手臂無法掩飾他的笑意,這惹得她也想笑,所以她將書本放在桌上,用空著的手掩嘴,輕輕地笑了起來。

 

  他們就這樣笑了一個中午,輕聲地,身體微微顫抖著。午休結束前,里維說要請韓吉吃晚餐,她同意了。

 

  接著,他們又一起度過一個秋天,每天,他仍來到圖書館,周末,他們約好一起出去玩,去水族館、去動物園、去植物園,去每個韓吉想去的地方,看每部韓吉想看的電影、吃每家韓吉想吃的餐廳,他們度過了愉快的秋天,轉眼,冬天就要來了。

 

**

 

 

  她是從讀者借閱資料中知道的,他的生日就是隔天,聖誕節那天。

 

 

  韓吉想準備禮物,送給第一次給予自己心跳悸動感覺的對象,但她不知道該做些什麼,二十幾年來,她從未也不必顧慮任何人的感受,揣測任何人的心思。

 

 

  她先從讀者借閱資料分析他的喜好,發現里維借閱書本沒有一定的標準,更像是一時興起或是臨時需要,他閱讀的書本廣泛,有時是小說、散文,有時是工具用書,或是她提過的書,她找不到共通性,正感到苦惱之際,一組白瓷茶杯提醒了她,曾在他家看過的各種茶葉。

 

 

  他好像喜歡紅茶,喜歡自己沖泡紅茶、蒐集各種茶葉,喜歡關於紅茶的所有資訊。於是,韓吉蒐羅所有關於紅茶的訊息,茶葉品種、產地,不同茶種的沖泡方式,適用的杯具等等,她熬夜整理資訊,將這些東西做成手工小書,現在這本小書被包裹得精緻完美,躺在她的提包裡。

 

 

  他的手握得很緊,隔著手套,她感受不到那帶點粗糙感的手心,只是,不斷有溫熱的暖流自兩人手中傳遞。

 

 

  聖誕節即將來臨,相識至今即將滿六個月,他所給予她的是無法形容的,美好而充實的感覺,現在韓吉已全然依賴著他,她想確定一些事情,想確定自己,不必抱持著擔憂失去這份依賴的恐懼。

 

 

  「里維……我們兩個,算是在一起了嗎?」

 

 

  她問,一反總是大喇喇地作風,顯得格外內向,帶點顫抖的聲音連帶使他也感到害羞,里維很是驚訝,至少在她提問以前,他一直以為他們在一起,從他鼓起勇氣向她要求連絡方式那天,從他緊緊握住他的手那天,他們已經在一起,度過兩個季節。

 

 

  就像在人潮中認出彼此的那天,他沒有回答,只是輕輕點頭。

 

 

  韓吉突然開心地跳起來,用力擁抱他,她唱歌、她跳舞,她繞著路燈轉圈,在一年中最溫馨的節日前夕,氣氛溫馨的街道上,散播自己的喜悅。

 

 

  「韓吉,其實……我有一個東西想要給妳。」她聽到他這麼說,因為自己的身體幾乎掛在路燈桿上,她只能探出一顆頭,勾起他最喜歡的那帶著聰慧調皮的笑容。

 

 

  「真的嗎?是什麼?」她想起自己提袋中的禮物,突然有些害羞。

 

 

  「這個嘛……總之,妳先下來好嗎?」

 

 

  此時,第一片雪花悄悄落下了。

 

 

  她跳下來了,望著他,雪花首先吸引了她的注意,他來不及繼續說,韓吉張開了雙臂,仰起頭,輕盈地眨著眼,嘗試以睫毛接住雪片,當白淨的雪花落在睫毛尖端,她突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灼熱。

 

 

  ──好燙!

 

 

  五彩繽紛的街道,瞬間消失了。不斷播送的歌曲、劃過頰邊的東風、圍在頸上柔軟的圍巾、以及一直牽著自己的,溫暖的手,瞬間消失殆盡。

 

 

  那不是雪,是灰燼,燃燒殆盡的白灰,韓吉嚇得用力閉上眼,再睜開時,里維已經不見。

 

 

  自己身處在黑暗之中,烤肉般的焦味充斥鼻腔,她看見了上頭的光亮,努力往上攀爬,眼中所及之處,卻是殘破的世界,以及焦黑的、只剩半邊完好的身體。  

 

 

  莫布里特,她最親愛的副官,湛藍的雙瞳已經完全化為白濁,被她推開時一動也不動,同時,她感受到自己視力的不平均,左邊的眼睛已經失去知覺,連帶的世界也傾塌了一半。

 

 

  她爬起身,抬頭,她知道,現在的自己只剩一個該去的地方。

 

  在陪伴自己的小隊步入地獄以前,她還有一個無論如何,必須前往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