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一路從韓吉生日慶祝到里維啦哈哈!)

*BGM:巴哈,聖母讚主曲(Magnificat BWV 243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她記得那個時間是放學後,因為走廊上已經沒有人,黃昏的夕陽在山一頭,將走廊照耀得橘紅。

 

  她走回教室,似乎是為了尋找說好要一起社團活動,卻遲遲沒有來到教室的他。走廊的窗戶都關了,悶熱的空氣令她有些難受,所以下意識地拉著襯衫,又想起他會生氣,趕忙將鈕扣扣好。

 

  就在他們共處了將近三年的教室裡,她聽見了一個女孩的聲音,那並不陌生,是他們一起參加的地下組織「調查團」中,二年級的那個,能幹又可愛的女孩的聲音。

 

  「里維學長,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

 

  她站在門旁,遲遲不敢拉開那扇門,她的手停在門把上,因為那句話,她變得無法動彈。

 

  他在這裡,就在教室裡面,或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或許站在講台前,啊……記得他今天好像是值日生的樣子,是因此而遲到嗎?原來如此…..

 

  「好啊。」

 

  然後,她聽見他的聲音,語氣淡然得就像今天早上,她向他借錢買午餐時,他說的話:「好啊。」

 

  韓吉不記得自己是如何離開走廊的,她不記得那天發生的事情,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回到生物教室,把住著索尼和賓的籠子關好…..或許就是那天,她沒有走回教室,索尼和賓才會一起不見,不久後,被發現在學校後面的草地上,被野狗咬死的吧。

 

  她什麼都不記得了。

 

**

 

  一陣悠揚的音樂奏響,好像是貝多芬,還是巴哈,在包覆著黑色隔音板的音樂教室裡,他們總是被矮小又禿頭的老師一再地要求背誦這些旋律,她不是討厭音樂,只是喜歡更純粹地欣賞音樂,而非為了成績單上冰冷又毫無生命的數字。

 

  她睜開眼,看見陌生的白色床單,沒有兔子的花紋、沒有清洗不掉的口水漬,用力吸一口氣,也只聞到暖烘烘的、太陽曬過棉被的味道,沒有霉味。

 

  這裡是哪裡?

 

  她睜開眼,揉了揉眼睛,宿醉的疼痛在腦中"轟"地炸開,她發出嗚咽聲,咬牙撐過一陣天旋地轉。

 

  「妳醒了?記得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嗎?」

 

  一股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響起,她好像聽過這個聲音,在哪裡?在那間被夕陽染紅的教室,那個說了「好啊」的人,是誰?啊啊、是他……

 

  可是,怎麼會!?

 

  韓吉猛地睜開眼睛,彈跳似地蹦下床,一撞再度撞出宿醉,她痛得哇哇大叫,聲音的主人終於現身。

 

  「…..幾年不見,妳還是一樣冒失啊?」

 

  「里維!?你怎麼會在這裡?」

 

  男人──里維正在打領帶,他瞥了眼地上連同棉被一起亂成一團的女人,嘖了嘖嘴,便好整以暇地面對鏡子,繼續手邊動作。

 

  「這裡是我家,妳果然什麼都不記得了,嘖,這就是我討厭醉鬼的原因。」

 

  韓吉大吃一驚,她拉開棉被,就像所有三流愛情喜劇那樣,發現自己喝醉了,醒來以後倒在前任、路人或是死對頭的家裡,低頭望向棉被底下,自己一、絲、不、掛!

 

  「Merde!」高分貝地喊完以後,她的頭又開始不識相地疼痛了起來。 

 

  「小聲一點,我放了一些解宿醉的東西在廚房,梳洗完以後把它吃下去再出門。」

 

  「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才沒有,對醉鬼能做什麼?」他嫌惡地皺了皺眉,明明好久不見,韓吉卻悲哀地感受到一股懷念。

 

  但下一刻,彷彿接續那場夢的畫面,她又想起了令自己感到厭惡的過往。

 

  「說的也是,而且還是又髒又臭的我…..

 

  雖然現在仔細一聞,只有清爽的肥皂香而已。

 

  潔癖鬼肯定在自己喝醉不清醒的時候把自己像塊骯髒抹布一般地仔細清洗過了吧?韓吉想著,煩躁地抓了抓頭髮。

 

  媽的,還梳得那麼柔順,這真的是自己的頭髮嗎?

 

  里維停下動作,盯著她沉默不語半晌。

 

  「韓吉,對於當年的事情,我很抱歉,可我是因為坦率說出自己的心情,畢竟當時的我就是個乳臭未乾又自以為是的臭小鬼,所以……所以,才會傷了妳。」

 

  面對他突如其來地道歉,她反而震驚了,可惜在這棟陌生的屋子裡,她知道自己的眼鏡被放在哪裡,否則真想好好端詳他的表情。

 

  里維彷彿聽到韓吉的心聲,他自發地從床頭櫃方混亂的衣物裡面抽出她的眼鏡,替她戴上。

 

  十年了,他的模樣幾乎沒有改變。

 

  想必在他眼中的自己,也是一樣的吧?既然如此,昨晚果然是酒後亂性──

 

  「我必須告訴妳,我喜歡妳,韓吉。」

 

  Merde!!!!

 

  心中罵出髒話的同時,里維的表情倏地輕鬆了下來,彷彿雨後放晴的天空、劃破黑暗的朝陽、點亮旅人路途的星子。

 

  她怎麼還有時間想形容詞!?

 

  「……你現在是在說什麼?」

 

  「我說,我喜歡妳,正確來說是我曾經喜歡過妳,從國中到現在,一直喜歡著妳。」

 

  說罷,里維甚至露出微笑,她記得那個笑容,國一第一個返校打掃的日子,當他拿到全新掃帚時,也曾露出類似的表情。

 

  只是現在這個模樣,看起來比當時更為欣喜。

 

  「我該去上班了,出門時記得拿備用鑰匙,就放在玄關上,還有把湯喝完再走。」  

 

  不顧癱坐在地上的韓吉有多麼震驚,無論是臉上呆滯的表情還是完全闔不上的嘴,里維拿起公事包,愉快地走向大門。

 

  "碰"

 

  直到門板關上,韓吉才彷彿大夢初醒。

 

  這是什麼神進展!?蛤!?

 

  「把我十年的眼淚還來啊,你這個潔癖臭矮子───!!」

 

  起居室裡,立體音響仍流洩著悠揚的古典音樂。

 

*****

主題一:叫醒對方。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