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一路從韓吉生日慶祝到里維啦哈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走出辦公大樓時,天色已顯得微暗,不久前還看到得夕陽落下,現在才不過六點多一些,卻只剩一抹橘紅,獨立與即將籠罩的黑夜對抗。  

 

  夏天已然結束,秋天則在不知不覺中接近。雖然他比較喜歡冬天,冷風吹過面頰時凍得發疼的感覺,但秋天有韓吉,這是她出生的季節。

 

  「里維學長,這邊!」

 

  熟悉後輩的呼喊聲將里維吸引過去,站在大樓外邊奇形怪狀的藝術品旁的,是嬌小可愛的學妹佩特拉,以及緊牽著她的手的,即將一同步入禮堂的未婚夫歐魯。

 

  佩特拉用力揮舞著手,深怕里維看不見自己似的,即便天氣轉涼,仍穿著一貫的迷你裙與長靴,一旁的歐魯提著一堆紙袋,勉強舉手微笑,里維朝著他們的位置走去,臉上勾起一道自己也未察覺的微笑。

 

  「這是我們的喜帖,這場婚禮可以順利準備,都多虧有學長的幫忙,請學長務必要出席!」

 

  「哪裡……恭喜你們。」

 

  里維從佩特拉手中接過印有自己名字、紙質滑順的信封袋,裡面是燙金印刷的帖子,一面是新人美麗的婚紗照,一面則寫著婚禮的舉行地點及日期。

 

  "歡迎攜伴參加。"

 

  一行備註列在帖子一角,里維突然想起還有一人。

 

  「這麼說來,韓吉的…..

 

  作為準新人的兩人聽著這句話,互相對看了一眼。

 

  「對了,歐魯趕快拿出來!」

 

  歐魯被佩特拉輕輕一推,趕忙從公事包中拿出另一張喜帖。

 

  「可以麻煩學長轉交嗎?」在歐魯不小心咬到舌頭以前,里維便伸手接過給韓吉的邀請函。

 

  「當然。我很期待你們的婚禮,再度恭喜你們。」

 

  「我們才是,這場婚禮受了學長多方幫助……」歐魯害羞地抓了抓頭,佩特拉也露出害羞的笑容。

 

  「早點回去休息吧,學長,路上小心。」

 

  目送著學生時代至今對兩人百般照顧的學長,佩特拉將頭靠在歐魯手臂上。

 

  「本來要自己拿進去的,結果里維學長連學姊的也一起拿走了,這樣表示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嗎?」

 

  「或許吧…..等等,我的準老婆,妳難道還想著學長嗎?這可千萬不、痛!」

 

  看到未婚夫激動得咬到舌頭,佩特拉忍不住想笑,又裝出生氣的樣子,雙手叉腰。

 

  「你懷疑我嗎?我的準老公。如果是十年前,我會很肯定地說『對,我愛里維學長,里維學長一生推!』,但是現在…..

 

  接著,她環著他的後頸,墊起腳尖在他的鼻頭輕吻。

 

  「我只愛你一個人。」

 

  「佩特拉……

 

  歐魯還想再索求一吻,被佩特拉輕盈地推開了。

 

  「回家了啦,笨蛋準老公。」

 

**

 

  最近不僅天氣改變,季節更換也表示推出新一期商品的時節到來,各部同仁忙得天昏地暗,加班是家常便飯,每每回到家都已經凌晨,睡個三、四小時後又得奔向公司賣肝。

 

  研究部的韓吉自然也不例外,平時里維會自主加班,一邊預支隔天的工作進度,一邊等她下班,再一起吃晚餐、回家休息。但今日早已與佩脫拉準夫婦約好見面,只能單獨回家,同時在心中盤算著替韓吉準備消夜的事。

 

  走進超市前,一群學生走過,打鬧嬉戲著,發出高分貝的笑聲,熟悉的青澀模樣令他回想起自己,對韓吉的看法完全改變的那天。

 

  雖然那是與現在的秋高氣爽完全不同,即將進入夏天前的悶熱,空氣幾乎使人窒息,彆扭的國三男學生,正為了自己的同學、鄰居兼青梅竹馬開始發育、微微隆起的前胸,難為情得不知該如何與她相處,同時,也為了自己過度意識對方的存在而不自在,又為了不能好好和她說話感到氣餒,各種複雜的感情堆積在內心時,將自己約在放學後的教室,可愛又能幹的學妹說的話像一陣來自北方的風,除了驅散炎熱以外,也讓自己的腦袋降溫散熱,得以重新思考。

 

  就在學妹緋紅著臉,以淚水將近要奪眶而出的表情向自己告白後,里維突然明白這陣子突如其來的不知所措,全是與學妹相同的原因。

 

  因為喜歡。

 

  因為自己,喜歡上那副笨蛋眼鏡了。

 

  「『好啊』…..雖然我很想這樣答應妳,但是,我有喜歡的人了。」

 

  他說,說出「喜歡」兩個字時,全身的寒毛都顫慄了起來,雖然外表波瀾不驚,內心卻是波濤洶湧。

 

  「我知道,是韓吉學姊對嗎?」

 

  而學妹佩特拉完全未現驚訝之情,只是瞭然地點頭,眼底的淚光仍在閃耀。

 

  原來女孩子會比較早熟,是真的啊。

 

  而且難道全世界都知道,只有自己不知道嗎?

 

  里維覺得驚訝,所以沒有回答,只是垂下了眼。

 

  「我早就知道自己沒有希望的…..里維學長,希望你可以和學姊幸福快樂地在一起。」

 

  說完以後,佩特拉便奪門而出。里維所不知道的後續,是學妹奔向在校門口等待她的學弟歐魯,緊緊抱著他放聲大哭了好一陣子。

 

  「我終於說出口了,歐魯,我終於說了…..嗚嗚嗚…..好不甘心,為什麼還是贏不了學姊呢?可是,看著學長和學姊的樣子,又明白自己沒有機會…..

 

  當時的佩特拉和歐魯確實是冤家,同時也是里維學長後援會的頭號粉絲和頭號女粉絲,兩人總是吵吵鬧鬧的,不是鬥嘴就是互嗆,吵架激烈時甚至還會打起來,沒想到十年後,居然要結婚了。

 

  而在那之後的里維,自己好像懷揣著一股激動得想立刻與她傾訴的心情,前往韓吉經常窩居的生物教室,但是那天他並沒有找到她,不僅如此,她一向珍視的索尼和賓所居住的兔籠,竟然是開的。

 

  ──對了,那時候的韓吉…..

 

  那時候,里維錯過了最佳時機,再下來,他們為了尋找消失的兔子幾乎翻遍學校每吋土地,不久後卻發現了被野狗咬死的軀體冰冷地躺在草地,他記得韓吉不顧血染制服,擁抱著牠們大哭的樣子,接著她變得鬱鬱寡歡,不說話也不笑,而他開始為升學作準備,一忙起來,這些事情卻也忘了。

 

  直到自己對她說出過分的話語以前,他們似乎沒了交集,不過說了反而更沒交集,那個轉捩點實在多餘,里維忍不住想到,當下說了那種話的自己其實肯定仍深深喜歡著她,但他拉不下臉道歉,一拖竟拖了十年。

 

  時光飛逝,自己和韓吉又會如何?還是仍停留在十年前,隱藏著內心感情而無法坦率說出口的小孩模樣呢?他又想到在路上遇見醉酒韓吉的那一晚,以及隔天早晨,向她告白後,滿臉震驚說不出話的她。

 

  那個早上的告白,他其實毫無準備,只是自然地看著韓吉睡憨的臉,便脫口而出罷了,那是他最真確的心情,他的心意不會改變,然而她並沒有給他明確答覆,同居至今將近半個月,她只曖昧地提到過結婚蛋糕。

 

  ……這麼說來,韓吉的年齡也不小了,或許她是默示(漠視?)了自己的告白,下一步直接步向禮堂?!

 

  那麼,自己是不是該準備婚戒了呢?買新房的頭期款早早存好了,結婚基金也還有一些,那麼婚戒該買什麼款式?又該在什麼時候提出好呢?

 

  里維放下紅蘿蔔和玉米,為了是否該立刻衝向珠寶店的問題,煩惱得皺起眉頭。

 

**

 

  最後一份實驗結果出來時,時針已經過九了,研究室內橫屍遍野,副主任莫布里特幾乎掛在桌上無法動彈,身為主任的韓吉只差一枝筆,撐著下巴,否則就要直接倒去。

 

  最近公司推出新企劃,除了研發嶄新化妝品項,同時亦要求研究部門的員工根據市面上四大化妝產品做出詳盡分析報告,研究部忙得昏天黑地,好不容易在上頭要求的時限以前交出資料,接下來可以連放三天假期,她早已決定一回家就要死死賴在床上,就算潔癖鬼把她踢下床也要抱著棉被一起下。

 

  「快回家去吧,莫布里特,記得不能開車,肯定會死在路上的。」

 

  「是的,那麼一起坐電車回去吧?韓吉小姐,記得戴上眼鏡再走。」

 

  韓吉勉強撐開眼皮,她其實很想直接睡在研究室,只是晚上空調會自動關閉,這裡又沒窗戶,他們會先被悶死,與一群助手道別後,上司與屬下兩人便相依著一路撐到車站,一坐上電車,神智反而清明了起來。

 

  然而,一想到回去要面對的畫面,韓吉又感到頭疼。

 

  自從被房東趕出來到現在,她還沒時間仔細查找租屋資訊,里維願意收留她固然值得高興,但他畢竟是要結婚的人,吃拉麵的那天,晚上梳洗過後要睡覺之前,發現他安穩地靠坐在床的一邊,她實在吃驚到眼鏡都要破了。

 

  「我家只有一間臥房,結婚以後或許會搬家吧…..啊,不過不用擔心,這張床是雙人床。」

 

  雙人床就可以嗎?先生,你有未婚妻耶!?

 

  看到里維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韓吉乾脆自暴自棄的上床,沒想到第一晚輾轉難眠,導致隔天精神不濟,工作效率不佳,第二晚居然就睡得像小豬一樣,甚至不用等里維上床,自己已經睡得毫無知覺,早上醒來再度回到電腦被重灌開機以後的狀態──神清氣爽。

 

  她覺得自己的羞恥心與道德感正在與日遽減,都是他害的,明明有未婚妻,還可以表現得一副非常能夠接納自己的樣子。

 

  難道學妹也知道這些事情嗎?

 

  神智清醒佐以精神不濟的情況就是,韓吉完全無法控制自己胡思亂想的腦袋,只要一閉上眼就能看到他與她在蛋糕專櫃前幸福洋溢的模樣,對比自己目前的寄人籬下,找不到棲身之處,還與他同床共枕的落魄模樣,她覺得自己不應該,卻又無力改變…..或是根本不想改變。

 

  不行,韓吉,不能做出踰矩的行為。

 

  不可以。

 

  她乾脆睜開眼睛,用力拍打自己的臉頰,不一會兒便到站了。

 

**

 

  從車站走到里維的住處大約十分鐘,忙得沒時間吃晚飯、飢腸轆轆的韓吉,像隻覓食的熊一樣四處張望,但或許時間太晚了,只剩路燈還亮著,這一區是安靜的住宅區,最近的便利商店還要多走幾步,回想起平時似乎總是與里維一起下班,今晚他難得沒有等自己,這種時間說不定也已經上床休息,畢竟婚期在即,他也過得非常忙碌吧。

 

  在那之後,無論她怎麼問,里維都不肯告訴她喝醉的那晚,自己到底對她說了什麼,但導致他的態度大轉,甚至對自己百般溫柔呵護的契機,肯定在那個晚上。

 

  韓吉想不出解答,只能悶悶地走向熟悉的「家」門,掏出鑰匙。

 

  乾脆睡覺吧,睡覺就不會肚子餓了。

 

  才剛這樣想著,一走進房子,一股香味變撲鼻而來。

 

  「來,吃吃看。」

 

  映入眼簾的便是穿著圍裙的里維,他一手拿著湯匙,一手護在下方,將晶瑩飽滿的米粒送進還搞不清狀況的韓吉嘴裡,咬下去的瞬間,充分吸收番茄醬汁的米溢出濃濃香氣,她立刻明白這是什麼。

 

  「蛋包飯?天啊,真的太好吃了!可是為什麼是這個…..

 

  一身家庭主夫打扮的房屋男主人,一臉理所當然地,鬆口氣般的轉回流理台。

 

  「什麼為什麼?妳不是最喜歡蛋包飯嗎?紅蘿蔔也沒加,我猜妳肯定還沒吃飯,快去洗手,過來吃完再去洗澡。」

 

  他像個老媽子一樣一股腦地說,一邊嫌棄地朝韓吉揮手。

 

  「還不快去?直接吃東西會生病,趕快去洗──」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聽到這句話,里維的手僵在半空,他不明所以地轉向她,看到的是與方才驚訝的表情不同,似乎既生氣又難過的,脹紅了的韓吉的臉。

 

  「明明有未婚妻,不久後就要結婚的人,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你不是說你曾經喜歡我嗎?那現在呢?你不把我當女生了嗎?你做這些,你未婚妻知道嗎?學妹、佩特拉她知道這些嗎?你這樣子,我實在很困擾!」

 

  隨著她越來越激動的情緒,眼眶也泛起了淚光。

 

  你難道不知道,對一個人這麼溫柔,她的心也會陷落嗎?

 

  然而韓吉沒有講出口,她的全身無法控制地顫抖,一片白色的東西遞了過來,她以為是紙巾,那片東西卻硬得異常,仔細一看,上頭還印著自己的名字。

 

  信?這種時候不是應該的手帕或紙巾嗎?遞這種東西做什麼?該不會是繳費明細?我該不會讓里維欠費了?啊啊、是上次開著水龍頭就睡著,還是忘了關客廳的燈──

 

  理性瞬間打斷感性,她的怒火像是被白色信封澆熄,打開看過內容後,更像是被扔到冰河,冷得全身寒毛直立。

 

  "歐魯˙波札德 與 佩特拉˙拉魯 

   將於1025日於希娜大飯店舉行婚禮

   敬邀 韓吉學姊 蒞臨

 

  她抬起頭,里維也隨之蹲下身子,與韓吉平視。

 

  「妳剛剛說,未婚妻是誰來著?」

 

  他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韓吉認得這張臉,這是里維想要大笑,又天生顏面神經壞死,而露出的反而顯得很恐怖的表情。

 

  他緩緩地向她靠近,韓吉只能不斷退後,退到無路可退為止。接著,他伸出手,將她禁錮在牆角縫隙之間。

 

  「再說一次,洗手,吃飯。」

 

  「是、是、遵命!」

 

  這一次,韓吉確實是飛也似地逃跑了。

 

*****

主題四:餵食

 

為了一個餵食鋪了好長的梗啊......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圓
  • 嗚喔喔喔喔喔壁咚了!!!!!!!!((你幹嘛
    想要大笑但顏面神經壞死wwwwwww有種很內傷的感覺wwwwwwww
    話說韓吉什麼時候坐下的XD
    看到"里維也隨之蹲下身子,與韓吉平視"的時候"诶?"了一下XDDDDDD((我的後頸怎麼涼涼的
  • 對耶壁咚XDDDDD(自己寫都沒發現)
    我想要描寫的是,一路退到無路可退的韓吉就滑坐在地上,縮成一團在角落然後被壁咚這樣,寫得不夠清楚不好意思><
    放心放心,兵長絕對不會這樣就開殺戒的(磨刀)

    Toku 於 2016/09/16 23:4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