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一路從韓吉生日慶祝到里維啦哈哈!)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沒想到她的反應會如此之大。

 

  在那頓不知該說是誤會冰釋或是尷尬至極的晚餐過後,里維手裡清洗碗筷,腦袋仍飛快運轉。

 

  她一直誤會著自己,在這之前的反應才顯得怪里怪氣,他以為是十年不見的韓吉,變得成熟而沉默,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在廚房都能聽見她在浴室邊洗澡邊哼歌的聲音,恐怕是無意識地吧?因為她知道他沒有未婚妻,所以心情放鬆,不自覺地哼起歌來。

 

  這種想法真是自大。

 

  里維自嘲地想,將手甩乾後,從圍裙口袋中抽出幾張傳單。

 

  從超市出來後,他還是忍不住跑了一趟珠寶店,簡單地檢視過最近流行的婚戒式樣。最後,面對熱情的店員連環珠砲般地提問,絲毫沒有招架能力的里維只能匆匆告退,臨走前不忘索取幾張廣告單。

 

  他在心中琢磨過幾百種旁敲側擊的問法,想要問出韓吉喜歡的戒指類型,不過從她從頭到尾都誤認自己要和佩特拉結婚這點看來,現在提出結婚實在不是時機。

 

  ──不是說你曾經喜歡我嗎?那現在呢?你不把我當女生了嗎?你做這些,你未婚妻知道嗎?

 

  他以為她沒聽清楚,因為那個早上的告白倉促而平淡,他甚至懷疑她到底清醒了沒,然而實際上,她知道,也將自己的告白放在心上。只是她似乎仍不打算回應,就算知道自己誤會大了,在飯桌上也是安靜壓抑地吃飯,吃完後再度逃跑似地衝向浴室。

 

  想起方才她在里維懷裡睜大了眼,各種驚訝情緒與尚未收回的淚水在茶色眼眸中流轉,他實在為沒有趁勝追擊的自己感到惋惜,如果他說的不是「去洗手」,是「嫁給我」的話,韓吉也會答應嗎?

 

  早知道至少偷親一口也好,兩個人的距離,是前所未有的近。

 

  話說回來,原來同床共枕的期間裡,她對他一點戒心也沒有的模樣,也是因為誤會他有未婚妻,絕對不會亂來?如果冷靜下來想一想,有未婚妻的人怎麼可能還讓別的女人上自己的床?韓吉到底是沒常識、沒知識,還是根本對自己信任過頭?

 

  之前熱切地討論著婚禮,並不是籌劃她與他的婚禮,而是他和別的女人的,這麼說來,她對自己的感情又是如何?

 

  韓吉到底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呢?

 

  里維脫下圍裙,替自己沖了溫熱的紅茶後,便頹敗地將自己扔進沙發。

 

**

 

  原來他沒有要結婚啊…..

 

  從里維不發一語地將學弟妹的婚禮邀請函遞向自己開始,韓吉就覺得自己的腦袋真的當機了,被這則巨大資訊狠狠一轟,她變得完全無法思考,機械性地洗手、更衣,明明應該為了睽違十年再度入口的美食感動不已,仍機械性地吃著蛋包飯,然後機械性地將自己脫個精光,泡進滿溢香氣的浴缸裡。

 

  接著,才彷彿重新開機一般,她一可以思考,想到的便是原來他沒有要結婚。

 

  長長地呼出一口氣,韓吉將自己完全浸入水中,滿足地瞇上眼。

 

  ──不對,為什麼要鬆口氣?

 

  因為自己的行為不必再顧慮著不存在的未婚妻?嗯,肯定是這樣的。

 

  她開始哼起歌來,緩慢地泡澡,等起身離開浴缸時,壓在肩上,緊繃的沉重感神奇地消失了。

 

  一定是因為熱水澡很舒服的緣故吧。

 

**

 

  睡覺時間,韓吉背靠枕頭,屈膝滑著平板電腦,身旁的男人看似熟睡,背向自己,身體規律地起伏,不一會又轉過身來。

 

  「把小燈關掉,妳明天開始連放三天,我可沒有這種好事。」  

 

  「欸?什麼?」

 

  「妳在看什麼?」

 

  不管還在呆滯,行動緩慢的女人,里維一把抓過電腦,映入眼簾的是整齊清晰的租屋資訊,全是一人小套房,地點都在公司附近。

 

  「為什麼突然在看租屋網?」

 

  「什麼為什麼…..總不能一直賴在這裡吧?」

 

  韓吉口頭上如此回答,其實只是習慣性地點開列在最愛網頁第一格的紀錄,她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在看什麼,今晚好累,明明已經不想思考,身體卻不聽使喚地持續保持亢奮,她想藉由放空營造想睡的感覺,一與里維說話,精神卻又回來,睡神又遠了。

 

  「為什麼不行?住在這裡的話妳只要負擔一半的水電,妳不是很喜歡買一些實驗用具嗎?這樣剛好可以存錢。」

 

  里維將平板關機,一手撐著頭,認真地看著韓吉。

 

  「你怎麼會知道我喜歡買什麼…..不行,這裡沒有書房,我要工作很不方便。」

 

  居然不是先討論臥房的問題,里維挑眉,沒有再嘗試說服韓吉,而後者則是望著已經黑成一片,可以做鏡子的電腦,繼續說著不能留下來的「理由」。

 

  「況且本來我會錯意,以為你要結婚了,這樣下去多糟糕呀,對未婚妻很失禮!現在既然你沒有要結婚,那就表示我們兩個住在一起,兩個都是單身,那我……

 

  她自顧自地說,突然意識到里維沒有未婚妻,等於單身,單身的意思就是沒有女人的男人,男人的意思是……

 

  「這麼說來確實是呢,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還同床共枕,妳卻總是一副毫無戒心的樣子,睡到衣服翻起來也不知道,真是令人困擾。」

 

  里維慢悠悠地開口,他和韓吉想到了同一件事,便將她震驚地說不下去的話接完。

 

  「什麼衣服?都睡死了我怎麼會知道,而且明明是你要我跟你一起──」

 

  韓吉跳了起來,平板電腦準確砸向身旁的里維。

 

  「痛死了,混蛋眼鏡,我家就只有一張床,這是明擺的事實啊!」

 

  「那、那我睡客廳?」韓吉趕忙抱住枕頭,向後退了好幾步,幾乎要摔落床下。

 

  「我沒有多餘的棉被。」里維沒好氣地說,將平板放上床頭櫃,又背向她翻身躺回枕頭上。

 

  「而且一早就看到露著肚子的女人睡沒睡相的躺在沙發上,心情差到開不了朝會的話,妳會負責嗎?」

 

  「……不,我沒有能力負責。」印象中里維的職位似乎頗高,是僅次於副總的營業部協理,單單主任級的韓吉,還是完全不觸及營運的研究部門,她可一點辦法也沒有。

 

  「那就把小燈關掉,睡覺了。」

 

  這是今晚里維第二次以命令的語氣對待自己,不過自認會錯意而無禮在先,韓吉還是乖乖關燈,乖乖躺下。

 

  她捉著棉被,心中還有千言萬語,閉上眼後紛亂的思緒才緩緩沉澱,好不容易有些睡意,身後再度傳來摩擦聲。

 

  「韓吉,留下來。」

 

  「可是我…..

 

  「不要再離開我。」

 

  「里維?」

 

  韓吉轉向他,但里維仍保持著背對的姿勢,緩緩地說。

 

  「請給我時間,彌補十年前的錯誤,我知道妳不排拒我,因為妳還在這裡。」

 

  「那個晚上、妳喝醉的晚上,妳說妳想我,說想見我,是妳,讓我想起自己對妳的心意從未改變,請妳不要繼續拒我於外,請妳……請妳再給我一次機會,韓吉。」

 

  面對黑暗中鬧鐘帶來的微光,里維一字一字,吐露自己真實的心聲,經歷分離的十年,天知道他有多想念她,如今已近在咫尺,隔著一層棉被,他仍沒有擁抱她的勇氣,好不容易趁著黑暗,像個膽小鬼背對著她,他屏息等待著,韓吉的回答。

 

  「我愛妳,韓吉。」

 

  背後仍然沒有一點聲音,里維在心中默數到十,終於忍不住轉過身去,果不其然,渾蛋四眼不知在哪句話的時候,早已睡死了。

 

  「韓吉?韓吉?呿、可惡,到底一開始就睡著還是已經聽到哪一段了……

 

  最初被韓吉的小夜燈弄得睡不著,如今是被這傢伙氣得無可奈何,又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熟睡的韓吉發出規律的呼吸聲,似乎真的非常疲憊,已經毫無睡意的里維乾脆側撐著頭,在雙眼適應黑暗後,近距離觀察韓吉的臉。

 

  他輕輕替她撥開蓋在臉上的髮絲,發現她的臉龐仍保有學生時代的輪廓。

 

  算了,來日方長。他無聲地嘆氣,以手肘支撐體重,湊過身去,在她額上輕吻。

 

  這已經是他忍耐的極限了。

 

*****

主題五:嫌亮要對方關燈

當初選擇這二十題,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看見了這第五題,明明強調是無CP向的同居二十題,為什麼會有這種看起來根本同房同床的題目呢XDDD

是說這周中秋連假,大家過得還好嗎?有沒有吃很多烤肉或是柚子呢?(這個中秋胖了!!!)

最近開始準備出國的用品,接近焦頭爛額,所以更新速度可能又會慢些,再加上最近實在難以冷靜思考,希望人物描寫不要太崩,如果真的崩得不像巨中的里維韓吉,敬請原諒.....

那麼,在一個強颱與一個中颱共同來湊熱鬧的節日,祝大家中秋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