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Yuri!!on ICE》二次創作同人文

*維克托中心,應該沒有CP向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Who needs me?

Do you need me?

Do you want me…?

 

 

「他的自由滑仍令人嘆為觀止,花樣滑冰大獎賽五連霸,俄羅斯的現役傳說──維克托˙涅奇甫洛夫!」

 

  低頭親吻金牌,維克托˙涅奇甫洛夫聽著耳邊源源不絕的掌聲和尖叫,他伸長了手致意,動作自然地彷彿呼吸,他未注意到自己的眼神飄向群眾而未定焦距,看不見左右銀銅牌的克里斯和讓˙雅各,看不見二十多年來的教練雅科夫,目光迷離,他不知道自己在尋找什麼。

 

 「世界花樣滑冰大獎賽男子組短節目……緊接著花滑大獎賽,又在俄羅斯站、歐洲錦標賽中奪冠,他的狀態依舊很穩定……

 

  熟悉的台詞自動地竄進耳內,從三連霸以後,他總感到心中莫名的焦躁。

 

  四連霸、五連霸,時光飛逝,世界在改變,維克托卻沒有。

 

  他的時間停留在首勝,停留在每一次觀眾不絕於耳的喝采。他的時間被「驚喜」填滿,他為觀眾帶來的驚喜,每一次驚呼,每一次鼓掌,他都能感受到自己心臟的跳動,撲通撲通地,隨著熱烈歡呼鼓動。

 

  但是,焦躁卻也彷彿草原上的野火,小小的、點點星火,隨著時間漸漸擴大,他不知該如何是好,微笑,點頭致意,儘管他享受每個被注目的當下,當記者第五度問向他對於下一個賽季的抱負,他卻無法再隨心地說出期望。

 

  以指頭貼上抿著的唇,維克托正與心中的煩躁對抗。

 

 

  「下一個賽季的編舞,你覺得這樣如何?」

 

  當雅科夫──維克托親愛敬愛的教練,接過他草擬編舞的字條時,年邁而嚴肅的老人只是輕輕一瞥,便將紙條遞回。

 

  「很好。」

 

  他是天才選手的教練,只消一瞬變能算過分數,如果徒弟願意完全照著紙上寫的跳,維克托必定將拿六連霸。

 

  但這不是維克托想要的。

 

  「雅科夫,這樣的編舞還能取悅觀眾嗎?還能驚喜他們嗎?」

 

  他原本不打算問出口,左思右想還是說了,他最信任這個教練,儘管他不是很聽他的話。

 

  雅科夫聽著,只是冷冷一笑。

 

  「你說呢?你每次都能驚喜觀眾,尤其驚喜到我,還有那些本來要按著草稿報導的解說員。」

 

  這不是他想要的。

 

  但親愛的教練並未察覺。

 

 

  他是俄羅斯的英雄,住在聖彼得堡,奪冠的獎金及源源不絕的廣告片酬,足夠他過著豐衣足食,甚至是更好、更高品質的生活。

 

  年紀很小時,他便離開父母,正確來說,是他的父母將他托於雅科夫,他有天分,不該埋沒,比起念書,明智的父母更明白什麼對兒子才是好的。但從母親將他的手交於雅科夫起,他的世界便只剩下冰,只剩冰上的,寒冷而刺骨的世界。

 

  他沒有生活,沒有愛,他所追求的,只有一次次的歡呼喝采,一次次閃耀的金牌。

 

  維克托只有這個時刻,才知道自己原來還活著。

 

  「嗚嗚……

 

  愛犬的低鳴喚回他的注意力,若說誰是他最重要的家人,或許也就是大型貴賓狗的馬卡欽,然而,對維克托而言,最重要不過如此。

 

  他是職業花滑選手,以比賽維生,即使賽事辦在俄羅斯,他仍無法將唯一的家人帶去,一而再再而三地託付家人於寵物旅館,懂事的馬卡欽早也習慣,連寵物特有的分離焦慮症也不曾出現。

 

  「馬卡欽,對不起,又要讓你住旅館了。」

 

  將牽繩交予訓練師,維克托蹲下身體,拍了拍馬卡欽柔軟的毛,後者親暱地舔了他的鼻頭,便安分地跟著訓練師回房。

 

  牠不像其他的狗,掙扎、低鳴,牠甚至未曾回頭看過他一眼。

  

 

 

Who needs me?

Do you need me?

 

 

 

  花式滑冰的職業生涯很短,年過27以後,維克托知道,僅靠著驚喜他人與接受喝采為生的日子,即將到了盡頭。冬季賽事結束不久,米拉──雅科夫門下另一位選手,傳了一段影片給他。

 

  "嘿,你的小粉絲,他真是個性感的男人"

 

  那是練習前的短暫休假,半倚在沙發上,維克托撫著馬卡欽的頭,聽牠舒服地打呼嚕,邊點開了影片。

 

  老實說,最初的當下,他是沒有印象的。

 

  直到鏡頭拉近,看清楚了那張臉為止。

 

  ──Be my coach, Victor……

 

  那個晚上,衣衫不整,下身只剩一件內褲的日本男人緊緊抱著自己,他晃動著下身,酒氣沖天的臉龐靠向自己,玫瑰色的頰上綻出一個微笑。

 

  遠比克里斯色氣的景象,與他眼中純真的光芒呈現強烈的對比。

 

  那場鬥舞,實際上根本沒有分出勝負,儘管精彩,但沒有人有資格判斷誰勝誰敗,維克托酒量不錯,雖然自己也下去跳了幾場,他還不至於將醉漢的話當真。

 

  …..雖然,說當下自己沒有心動,並不正確。

 

  他的話語就像一扇窗,在維克托前往未來的道路上即將失去方向時,再度引領著他,即便這是一招險棋,他在拿自己職業生涯的餘生豪賭,維克托仍決意前往。

 

  他喜歡驚喜他人,更喜歡收到驚喜。

 

  心跳加速的感覺令他再度感受到生命,影片上傳的地點在日本九州,一個對維克托而言在陌生不過的地方,但是那裡,有一個等待著他的人。

 

  「馬卡欽,想不想去日本?」

 

  他握起馬卡欽的手,打了通電話給俄羅斯航空。

 

  好像還有需要聯絡的人?算了,等想起來再說吧。

 

  直到出發前一刻,維克托才想起必須想雅科夫請假的事,而回想到去年賽事上,冷漠拒絕自己合影邀請的人正是那個日本男人時,他已經抵達日本上空。

 

  勇利,勝生。

  

 

 

 

  你需要我嗎?

 

  你等著我嗎?

 

 

 

  那麼,我就會去找你。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