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進擊的巨人中學校》二次衍生文,與原作無關

*CP:里維X韓吉

*2016里維韓吉生賀文(快慶祝到2017生日了對不起ORZ)

*以上接受,以下正文

***** 

 

  那是梅雨季節後,迎來乾爽夏天的不久。

 

  鳳凰花開,又是一屆學生畢業,啟程前往遠方。

 

  那時的他們還未發生爭吵,仔細想來,或許是決裂的前一年,一台停在研究室前的破爛腳踏車,開啟兩人的故事,拉近兩人的距離。

 

  他不記得是誰提議的了。回過神來,自己已經坐在那台如果是平時的自己,絕對不肯碰的破爛腳踏車上,肩膀傳來扎實的重量,是她的手,壓著他。呼嘯過臉龐的,是夏日涼爽的微風,是貨車奔馳而去的鳴嘯,是她鬼吼鬼叫的吶喊。

 

  「衝啊!里維!GO──!讓我們飛向宇宙,浩瀚無敵!」

 

  「閉嘴,臭四眼,把妳的裙子拉好!」 

 

  那時的韓吉制服還在身上,雖然不久後就被失敗的實驗燒掉,但當時他可以感受到腰際,被她迎風而起的百褶裙拍打的感覺,想像著那個畫面,他忍不住心跳,耳際變得熱了起來,體溫與柏油路的氣溫一起升高。

 

  「你想看嗎?你很想看吧?讓我告訴你,國中女生的裙子底下有什麼!」

 

  啪沙──

 

  這次,他確確實實地感受到她的手離開他的肩,把厚長的百褶裙掀起來,還洋洋得意地大叫。

 

  「手抓好,笨蛋眼鏡,把妳的裙子放下來,不要臉也要有個限度啊妳這個臭女人!」

 

  一想到整條路的人都可以看到韓吉的草莓色內褲,里維氣得幾乎想立刻停車,握把開始左右搖擺,但他們還在下坡,重力加速度使得腳踏車開始不受控制,他一手將她拍回自己肩上,一手握著龍頭,如果有第三隻手,真想壓住她的裙子。不久後,前方突然出現一個金髮男人。

 

  「喂,那邊兩位同學,腳踏車不可以雙載,快下來!」

 

  男人毫不畏懼地站在路中央,隻手擋著他們,里維在心中各種問候他祖先,總算在撞上前剎車,但兩人也都栽了個跟斗。

 

  「痛死了,是不會閃開啊,你──」

 

  里維還想開口,一抬眼便看見韓吉的裙子,完全掀翻在肚子上,底下──不是預想的草莓內褲,而是難看的土紅色運動短褲。

 

  所以剛才才拼命要掀,害得他們摔車,這個白目!

  

 

 

 

  「哈──」

 

  里維驚醒在床上,大口地喘著氣,定下心神,才發現時針不過兩點,他們才剛剛入睡不久,而身旁打呼打得一點也不含蓄的女人正睡得四腳朝天,掀翻了肚子和棉被。

 

  「嘖,睡相也太差……

 

  他忍不住嘖嘴,將棉被確實地蓋在她身上,掩住一抹肉色,然後翻過身去,不再讓自己多想。

 

  對,比起草莓色內褲,不如想想土紅色運動短褲更能入睡一點。

 

  那是他對她記憶的開端,在這之前,一年級被分配到同一班的那年,他對她其實沒有太過深刻的記憶。

 

  或許她邀請自己加入研究社,或許她曾和自己說過不少話,他不記得,甚至不記得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將「臭四眼」掛在嘴上。

 

  那天他們似乎都被那個金髮男人給臭罵了一頓,他們被罰撿學校垃圾,撿了整整一天,然後,他們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至少,里維一廂情願地相信如此。

 

  在兔子死掉,在爭吵以前,國中二年級的那年,是他二十幾年來的人生裡,最快樂而充實的一年。

 

  「呼嚕嚕,蛋包飯……

 

  身後的女人不知羞恥地挨近自己,里維聽著那句呢喃,心裡卻一點慾望也沒有。沒有將韓吉推開的慾望,也沒有拉近她的慾望,他慶幸於自己的清心寡慾,閉上眼,再度進入夢鄉。

 

**

 

  「哈啊~早安啊,這真是神清氣爽的早晨!」

 

  韓吉在潔白而充滿陽光香氣的床上醒來,滿足的伸了個懶腰,打了一個霹靂無敵大哈欠。

 

  自從和里維同居的日子開始,她的精神和身體狀況真是越來越好,早上有他營養滿分的溫熱朝食,雖然午飯還是隨便吃,晚餐至少在里維強制輪流準備的要求之下,變得開始注重營養起來,她明顯感覺自己精神好、皮膚好,連帶心情也很好,還沒刷牙就想哼歌。

 

  「早安……

 

  與元氣滿滿的韓吉呈現強烈對比的,是睡眠不足,黑眼圈明顯得嚇人的里維。

 

  「咦?怎麼啦?你看起來沒什麼精神呢?沒睡好嗎?」韓吉瞄了眼餐桌,今天的早餐只有一份,里維的位置擺了一杯咖啡,難得的不是紅茶。

 

  而後者聽了這句問話,只是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臥室,接著繼續啜飲咖啡。

 

  昨晚替韓吉蓋上棉被後,對方幾乎是用捲壽司的方式將棉被完全捲走,里維在夜裡數度冷醒,又倦的不願下床開暖氣,弄得最後他幾乎沒睡,看著事主精神飽滿的吞食自己準備的早餐,里維覺得好氣又好笑,一口飲盡咖啡,他起身,整理領帶外套。

 

  「出門前記得上鎖,碗盤記得洗好,我今天要早會,先走了。」

 

  「路上小心~」

 

  雖在同一間公司,但不同部門的兩人並沒有一起出門的必要,韓吉明白里維肯定沒興趣談辦公室戀情,也不會讓人知道兩人同居,更何況兩人到底什麼關係、怎麼說明都不知道。

 

  她喝下熱呼呼的咖啡,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

 

  「唷西~出門!」

 

 

 

 

  韓吉的工作一直都很順利。天生具備研究腦袋的她,從不覺得自己是在「工作」,更多的是為了探究問題,而找足資料做足分析。工作並不痛苦,儘管上司給的題目她不一定都有興趣,只要被問了問題,韓吉就想用盡全力找出答案,給予對方一個自己也能滿足的回應。

 

  對於不明確的疑問,她喜歡追根究底,或許有些煩人,但這就是韓吉Style 

 

  所以,當與里維同屬一部門的納拿巴,不顧資料絮亂凹折而跑進研究室,只為了告訴她里維病倒時,韓吉瞬間懵了。

 

  她腦中浮現一百萬個為什麼,為什麼里維病倒要來找她?為什麼納拿巴選擇來找她?為什麼她要負責里維的病倒?更重要的是,那個臭矮子為什麼會病倒?

 

  抱著一萬個為什麼,她再度請假早退下班,將手邊的研究數據往莫布里特身上一塞,抓著外套衝回家。

 

  她到很久以後才想起要問,為什麼納拿巴知道他們兩人同居的事情。

 

*****

主題八:幫對方蓋被子

創作者介紹

夢 見たい

To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